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七十六章 新兵刺头

第七十六章 新兵刺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实力提升了许多还是功法缘故,尽管风师父并没有教他判断他人实力的方法,但杨帆海还是能第一时间感觉到对方的大概实力。

    这一群新兵实力都是不差,皆可与军中一般偏将相当,从服饰还有一些动作来看,大部分似乎都是来自一些不错的家庭,给人一种养尊处优之感,也许都是世家子弟。

    其中又有几个尤其厉害,而这几个厉害的人中,好几个都是杨帆海认识的,而且印象深刻。

    婺城吴家的二公子吴烬、司城邓家的老三邓元武,还有一个居然是在翠微山时当过自己短暂盟友的林振佩。

    吴烬和邓元武还好说,两人去翠微山争的是核心弟子身份,外围弟子不值一提。两人失败后,离开翠微山也是顺理成章。可这林振佩就是奔着外围弟子却的,怎么会也到了此处。

    此时身形高大的邓元武正捏着手指,对着吴烬哼哼说道:“难怪各家弟子都不愿意来从军,果真是没有一个能打的!”

    刚才那名偏将教头便是被他击飞,大半年不见,他与吴烬和林振佩都是突破了先天之境,进入了炼气期。加上一些家传功法,一般这偏将怎么可能是他对手。

    吴烬一脸肃穆,没有说话,一旁的林振佩则是哎呀几声,指着邓元武说道:“你这人也正是的,我们是来当兵的,又不是来闹事的,你一来就把人打成这样,这还怎么搞?”

    “老子是来变强的,他这等实力怎么能让我变强!”邓元武哼了一声:“大不了老子不当兵就是,他们还能把我怎么者。”

    虽然并非家中最重要的弟子,但终归还是邓家子弟,而且也算是英才,只要不犯大错,定城军方还真不好拿他怎么样。

    “哟哟哟!看来定城没有好的教头,只能让齐元帅亲自来教我们了啊!”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大声笑道,一脸揶揄。

    此人杨帆海却是没有见过,看似干瘦,但手臂肌肉让一看便知道力气不小,其身上背着的是一柄极大的破山刀,非一般人可轻易使用。

    从感觉上来看,此人实力比吴烬只高不低,显然是个带头的刺头。

    被几个新兵挖苦,诸多士兵都是一脸怒火,却不好发作。

    “哇,真是刺头啊,怎么搞?”许帆看着杨帆海笑眯眯的问道。

    “你在一旁看着便是!”杨帆海没有多说,朝躺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偏将走去。

    邓元武气势汹汹,出手镇住全场,此时根本没有人敢有大动作,哪怕是教头倒地都一直没有人敢走过去扶起。突然看到有人破开人群走动,自然是第一时间引起了众人注意。

    “是杨帆海,他回来了!”有人认出杨帆海的模样,惊喜的叫了一声:“新兵头子对刺头,这下有得看了。”

    之前新骑兵营的训练本就让所有人注目,尤其是杨帆海,以绝强实力超过其他战友,加上之后又临时被封做骑兵营队长出征。所以狼口山之战后,很多人都称呼他做新兵头子。

    “呀,是杨兄弟啊!”林振佩亦是认出了这个自己的短暂盟友,惊呼一声。

    吴烬眉头一动,目光落在了杨帆海的身上,邓元武则是气息一滞,不见之前嚣张模样。

    那个背着破山刀的男子亦是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哟,貌似来了个不得了的人啊,胖子,再上去弄他一下。”

    “你闭嘴!”

    邓元武哼了一声,自然是不会轻易应下。他可以轻视别人,却是轻视不得杨帆海,翠微山一战,自己输得无话可说,直到如今他还时常想起对方捅破自己铁锤的那霸绝一枪。这是一个无论速度、力量还是刚猛都要胜过自己的人。

    将偏将拉起来,杨帆海轻声说道:“抱歉将军!”

    这些刺头都将是他的兵,自然需要表示一下歉意。

    这名偏将缓了缓气,轻声说道:“你小心点,这些家伙都很强!”

    杨帆海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在散落的武器里面挑出一根长枪,再对着那群新兵走去。不过三米处站定,看着一群新兵,凝眉不语。

    那群新兵也是凝视着他,不出一言。这些新兵要么是一些小世家的子弟,要么就是一些草莽之徒,向来不会轻易服人。此时又有邓元武、吴烬几个带领,气焰更是嚣张。

    互相凝视之间,四周围观的士兵都是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氛,静谧的有些可怕,似乎战火一触即发。

    好一会后,还是林振佩嬉笑一声说道:“杨兄弟,你怎么会在这,我还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你了……”

    话未说完,就听见杨帆海沉喝一声:“闭嘴,军中规定,长官没让你说话,谁都不能开口。”

    本想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杨帆海如此不给面子,林振佩嘀咕了一声,自然是不再说话。

    杨帆海再对着诸多新兵说道:“我叫杨帆海,是你们的教头,以后你们并成一队,一切训练事宜,都由我来安排。”

    “你……当我们的教头?定城这些当官的都疯了不成?”

    背着破山刀的男子哑然失笑,杨帆海气息内敛,难以判断实力,容貌却是可以看清楚,不过十六七岁而已。

    这群新兵,便是最年轻的也有二十来岁,尤其这背着破山刀的男子,怕是已经将近三十。让一个只有自己一半大的男子来教自己,他自然觉得可笑。

    这话一下子便引起了诸多新兵回应,一个个大声嚷嚷。

    “让个小孩子来教我们,这都什么鬼地方。”

    “该不会是大的不敢出来,怕丢人,就让个小子来敷衍我们吧。”

    “乳臭未干的家伙,赶紧滚回去喝奶,不然等会没奶喝了可别哭鼻子哦!”

    谩骂声、耻笑声,一阵一阵。

    “闭嘴!”杨帆海一声大吼,用了些许真气,在房子里面回荡,仿若炸雷,令新兵报到处立刻安静下来,新兵们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我不想与你们多说废话,看你们喜欢动武,那就按你们的规矩办!”

    杨帆海手持长枪,指着诸多新兵说道:“一个个的上没什么意思,今天我们就立一个赌约。这房子就是擂台,无论什么手段,凡是逃出这个房子的,就算输,输了的以后就得听赢了的。”

    “哟,好大的口气,不过我喜欢!就按你说的办!”背着破山刀的男子哈哈一笑,其他人也是一一应下。

    吴烬和邓元武都没有说话,这样的方式令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翠微山侧峰之战。

    一旁的林振佩亦是大声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话音一落,就唰的一声从窗户处跳了出去,再笑眯眯的对杨帆海说道:“杨兄弟……啊不,杨教头,我以后就听你的了。”

    众人一愣,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围观士兵一阵大笑,随即就听到一群新兵骂了起来。

    “这个懦夫!”

    “这个叛徒!”

    “这个没卵用的家伙!”

    “……”

    林振佩却是一脸笑意,怡然自得,毫不放在心上。

    许帆则是眼睛一亮,哈哈大笑:“哟,这家伙我喜欢!贼狡猾!”

    杨帆海看着周围士兵说道:“各位兄弟,麻烦都退出去,给我们腾点地方。”

    “好耶,我们给你让地方,揍死他们,新兵头子!”

    有士兵吆喝一声,所有人都退了出去,一直退到离新兵报到处三四米远的地方站好观战。

    新兵报到处一时宽敞起来,只剩杨帆海与五十多名新兵。

    “若没有什么要说的了,那就开始吧!我是教头,你们是新兵,就由你们先攻。”杨帆海将手中长枪一抖,一脸肃色。

    邓元武与吴烬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动手。一旁的男子则是将背上的破山刀取了下来,握在手中,再用布条缠住,一双眼睛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看着杨帆海说道。

    “我叫胡根生,以前是个山贼头子,人称‘破山猿’”

    “不用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杨帆海冷冷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猴子,哪怕是当朝王子,到了这里,你都只是个新兵,都得听我的。”

    他没带过兵,毫无经验,唯有如络腮胡所说,第一天来个下马威,只有将这些人打趴下了,日后自己才好带领他们。

    一旁的吴烬也终于做出了决定,将手上的盾牌握紧,看着杨帆海大声说道:“翠微山一别,待我看看你是否有所长进。”

    “放心!”杨帆海微微一笑:“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杨帆海,再来战过!”

    邓元武大吼一声,手持镔铁锤已经杀了过来。这一次与之前切磋不同,而是直接用了真本事,面对杨帆海,他知道自己决不能所有保留。

    气势汹汹,仿若一头蛮牛在荒原在奔腾。

    杨帆海不退反进,直接冲了过去,手中长枪一动,一招指天式,以硬碰硬的方式,将枪头直接点在了镔铁锤上。

    再用力一挑,只听见“砰”的一声,邓元武手中镔铁锤被直接挑飞,在房顶砸了个洞,仿若流星一般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