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七十五章 新的职务

第七十五章 新的职务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定城,骑兵营营房内。

    “杨帆海,这可真怨不得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发誓,我绝没有独揽功劳,而且一再说了是你杀的陈涛,甚至还说了是你抓的公孙蔚青,我不过与对方谈判了而已。”许帆很认真的对杨帆海解释着。

    看着这家伙,杨帆海笑而不语。送俘归来,许帆还带来了蓟国国主的嘉奖令。

    他自己的封赏已经在京都领取,因在狼口山谈判出色,大展其无双智谋,因而被封做军师将军。不说赏赐的钱财和房子,单是封地两千亩,品秩五百石,就已经令人羡慕,算是个正儿八经的官了。

    而杨帆海的封赏,就令人大跌眼镜了。钱财自然是不少,与许帆相当,可官职居然依然是偏将,并无提升。品秩仅仅八十石,甚至还是由定城发放。

    唯一的提升,则是给了一个教头职位,顶了络腮胡的缺。

    在他人看来,两人都是少年英雄,此次狼口山解围,功劳相当。可这封赏下来却是天壤之别,令人有种亲生儿子和继子的区别。

    许帆担心杨帆海误会,自然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他解释。

    不过杨帆海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这般封赏结果其实他早已料到。虽然狼口山之围被解,可孟城兵败却是事实。

    络腮胡一时不慎,导致新兵近乎全军覆没,而且一度让定城陷入危机之中。尽管他自己被柳威取了一手一脚,成了残废,但这并不能弥补他战败的大过。

    军中赏罚分明,狼口山之战后,齐少虎接见他时曾说起过此事。除之后增援的军官,其他出战者都会受罚,尤其以齐少虎和络腮胡过失最大。

    齐少虎因为是南边战线主帅,不可能罚的太过严重,不过罚俸禄,降个意义不大的品秩而已。而络腮胡就不同了,以孟城之战的结果来看,直接下狱都算轻的。

    络腮胡虽然早些时间折磨了骑兵营不少,可并没有真正坏心,而且也算是指导过自己。加上杨帆海对于所谓的战功和赏赐并没有太大兴趣,所以便与齐少虎商量,以自己的功劳抵络腮胡的过错。

    此次许帆回来并没有带来关于络腮胡的罚令,想来是朝中已经接受了这般做法。

    这样的结果倒也不错,唯一让杨帆海觉得头疼的是那个所谓的教头一职。想来是因为见过了自己在狼口山的身手,所以才这般封赏。可问题是自己才十六岁而已,新兵一个,哪知道教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带兵。

    许帆不知道杨帆海心中所想,还当他在计较,只能很认真的解释:“真不管我的事,不过我也打听了一下,听说坏你封赏之事的是璟露公主身边的一个人,好像叫什么穆师傅。不知道他给大王说而来什么,总之你的嘉奖令就变成了这样。”

    穆师傅……杨帆海微微一愣,若非许帆提起,他压根没想过这事。

    但许帆并不认识穆师傅,想来不会信口开河冤枉他,这其中恐怕还有穆先生的影响。

    虽然杨帆海并不在意封赏,可穆先生如此做似乎有打压自己的感觉,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心生各种念头。但当天提议让自己来从军的就有穆先生,他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有些不解,只能暂时放下。起身,往营房之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许帆追出来问道。

    “王将军给我安排了新兵,已经在新兵营房处等我,我去看看!”杨帆海说明自己的去向,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回头问道:“你知道怎么练兵带兵吗?”

    “哈哈!”许帆大笑一声:“开玩笑,老子可是练兵教头出身的。老子虽然被封了个军师将军,但不过虚职,并无实权。反正没事,就去给你当当军师算了。”

    “你……”杨帆海有些狐疑,怎么看着家伙都有些不正经。

    许帆则是一脸严肃:“不用怀疑,行走江湖嘛,练兵这行当,多多少少总是得会一点的。话说回来,就算不会,不是还有络腮胡吗?用他那一套就行了。”

    这倒也是……杨帆海心中暗自点头,络腮胡虽然免了大过,可身体残废已经无法再上战场,如今齐少虎给他在定城安排了居所,自己若有不知道的倒是可以去问问他。

    当即也不拒绝许帆,两人往校场而去。

    刚到新兵报到处附近,远远的便看到围了不少人,似乎很是热闹。靠近之后,更是听到不少人在议论纷纷。

    “这次招募的新兵好像很强啊,说是有筑基期的高手在里面了。”

    “筑基期的有没有不知道,不过炼气期的还真是有几个。尤其是那个用盾和用锤的,真是厉害,好几个将军败在他们手中了。”

    “现在的新兵怎么都这么厉害,我听说前些天立下大功劳的杨帆海和许帆也是新兵,第一次上战场就立下了那般功劳。”

    “这也不错啊,以前不老是被人说我蓟国军中后继无人吗?现在就不同了。”

    “麻烦的是这些新人不好带啊,怕是只有主帅才能压下他们,一般将军降伏不了啊。”

    “而且我还听说这些新兵好像并非来自同一个地方,而是从其他城里招募的,再挑选出来后被一并送过来的,都是刺头儿。”

    议论纷纷,令许帆不由得来了兴趣:“嘿,还有这样的刺头儿啊,让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杨帆海亦是想看个清楚,正要与许帆一起挤进去,突然听到一旁有人喊自己。

    “杨帆海!”

    循声看去,一个老兵坐在一旁,缺了一手一脚,正是已经赋闲的络腮胡。一战下来,无共有过,自己还成了残废,不管曾经多么意气风发,都免不得要遭受巨大打击。

    以前的络腮胡虽然面容有些显年纪,但只能算是中年人,此时的他却是满头白发,俨然成了一个耄耋老者,令人心酸。

    “骑督大人!”

    杨帆海与许帆忙走过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孟城之败,非战之罪,谁也不曾想到陈涛会不做抵抗直接投降。

    络腮胡看着杨帆海点了点头:“此次要多谢你了。”

    “哈哈,还不是骑督大人教导有方,不然我们两个哪能立功啊!”许帆一脸嬉笑,他还以为是说狼口山解围之事。

    “应该的!”杨帆海笑笑,络腮胡与齐少虎关系非同一般,自己以功劳为他抵过之事应该是已经知道。

    “我那位置让你顶下,也算不错!”络腮胡点头说道:“虽然你身手不凡,可终归来军中时间太短,让你以教头身份训练新兵,不仅仅是训他们,也是训你自己。”

    杨帆海点头:“属下明白。”

    “里面来的新兵都是其他城池招募的刺头,是齐少虎将军特意调到此处来交给你训练的。”

    “交给我!”杨帆海一愣。没有试过也知道这样的刺头肯定不好带,自己毫无经验,怎么会自己来做。

    络腮胡微微一笑:“我需要道歉,第一次见面时我被冯武阳给骗了。你不是世家弟子,而且也的确当得起偏将一职。不过只是从武艺上而言,我还是认为,军职要以战功来换,不仅仅是公平,更是因为只有那样才会对自己所处的位置有使命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杨帆海点头:“属下也认同你的观点!”

    络腮胡又接着说道:“这种军中刺头你与他说道理是没有用的,唯有直接将他们打趴下了,他们就会服从。你的武艺放眼整个南线战线,怕是只有齐将军能与你一较高下。齐将军不可能亲自来训练他们,所以这事情交给你最为合适。”

    杨帆海微微思索一番,没有再谦虚,而是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络腮胡淡淡的说道:“今天第一天,需要给个下马威。很简单,进去把那些不服的打到服气为止。只要不死不残,多重的伤也没关系。这个下马威弄好了,以后就简单了。”

    “哇!”许帆立刻哇哇叫唤:“骑督大人,你那时候就是这样对我的吧,第一天就把我打趴下了。”

    络腮胡笑而不语,杨帆海则是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骑督大人你在这休息,我进去一会就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你。”

    再行礼告退,以蛮力分开人群朝新兵报到处里面走去。

    被人强行分开,这些士兵自然心中不喜,却是扛不住杨帆海的力气,等到看清楚来人后,一个个都是不敢多言,这里大部分都是知道杨帆海是何模样的。

    刚挤进里面,就听到“砰”的一声大响,一道身影被击飞,撞碎了一个落兵台,落在地上好一会都没有起来。

    那是一名与络腮胡一般同为教头的偏将,实力还算不错,此刻却是吃了个不小的亏。

    “不好意思啊,力气用大了点!”有人嚷了一声,随即能很清楚的听到他嘀咕一声:“就这点能力,还好意思来教我们。”

    一众士兵心中怒意熊熊,却是不好发作。

    杨帆海循声看去,见到那群新兵不由得一愣,里面好几个居然是自己认识的,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成为新兵出现在此。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