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七十章 凌薇道人

第七十章 凌薇道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帆的第三个要求令澹师父和公孙蔚青都无法接受,情急之下,澹师父竟是抓起杨帆海,想要要挟对方。

    杨帆海唯恐黑色长枪有失,也不管他人看不到看得到,忙将其缩小收入怀中。

    “一个换一个,不然我就杀了他!”

    澹师父话音刚落,就见许帆伸手朝自己怀中一摸,摸出三把飞刀,二话不说直接对着杨帆海的脑袋射了过去。

    速度快疾,杀意十足,杨帆海呼吸一窒,澹师父也是立刻将手一甩,拖着杨帆海躲过了那三把飞刀。

    而许帆不依不饶,又是摸出几把飞刀射了过来。他自然是知道自己杀不得澹师父,每一刀都是杀向杨帆海。

    一挥手,一股气流扫过,将飞刀尽数击落,澹师父沉着脸看着许帆说道:“你倒真是绝情是,自己的兄弟也杀。”

    许帆笑笑,摇了摇头:“我和他是兄弟不假,但并非如你说的绝情。一换一的后果是什么,白痴都知道。莫说我和他,今天这里的蓟国士兵,一个都活不下去。”

    “与其所有人都牺牲,倒不如就牺牲他一个,也许还能少一些痛苦。我这可不是绝情,而是大爱哦!”

    似乎说的极有道理,令人无法反驳,可杨帆海心中还是恨得牙痒痒,这家伙那几下绝不是说说而已,若非澹师父动作快,自己已经死了。

    “不说废话了,一年时间,一年之后定然送大王子回国!我呢,和大王子殿下就先回了。至于我的那个兄弟,你若喜欢带他去有熊国住住也行,放他回来也不错!”

    说话间,许帆拿出一根银丝,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系在了银针上,再用两根手指夹着银线慢慢移动,到尾端方才紧紧捏住。

    “大王子殿下,我这就走了,你可得跟紧了。如果这线不小心断了,我们就都死定了。”

    许帆一脸笑意,边笑边走,公孙蔚青不得已,只能迈开步子紧紧的跟了上去。猛一眼看去,仿佛骡子一样被人牵着走。心中满是耻辱,可不得不忍住。

    眼看着两人走出几十米,澹师父浑身颤抖,终于是忍不住将杨帆海对着许帆扔了过去,怒吼一声:“给我站住!”

    许帆轻巧一跳,吓得公孙蔚青也跟着跳了起来,步履踉跄,极为狼狈,却是恰好躲过了被当做石头砸过来的杨帆海。

    他大爷的……杨帆海暗骂一声,爬起来就跑。此刻已经恢复了不少体力,但绝没有回头与澹师父战斗的想法。都不是心中畏惧,而是觉得许帆那家伙自己就能应付。

    果然,眼见澹师父似乎将要发怒,可许帆却丝毫无惧,转过身来,看着澹师父一脸淡淡的笑意,慢慢后退。

    “把大王子留下,没的选择!”澹师父沉声说道,仿若炸雷一般在四方惊响,轰隆阵阵,气息冲击四方,引动天地元气化作一阵狂风呼啸,卷起沙石冲天,将要淹没整个世界一般。

    众人心惊胆战,不仅仅是蓟国士兵,昌国士兵同样也是如此。他们压根不清楚这个澹师父的来历,唯恐此人暴怒之下连同自己也一起杀掉。

    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彷如末日来历,天仙修士神威显露无疑。

    “啊!”

    一声大叫,杨帆海被狂风卷中飞上了天空。澹师父虽然暴怒,但还没失去理智,诸多可怕手段环绕在许帆和公孙蔚青周围,但并没有真正攻击两人。

    但拔腿抛出一点距离的杨帆海就遭殃了,一下成了攻击对象。

    眼看着地面越来越远,自己怕是已经飞到了数百米高空之中,杨帆海心中升起万分惧意。这个高度掉下去,自己定然尸骨无存。

    “住手!”

    一声沉喝,一道金光划破长空而来,霎时间将混乱的天地元气压了下去。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尽数消失,战场一切在瞬间恢复正常。

    又见一道银光闪过,有人使用御剑术将从空中掉落的杨帆海接住。

    “谢谢,谢谢!”杨帆海惊魂未定,连连道谢。

    “不用客气!”

    声音清脆,令杨帆海一愣,似乎在哪听过,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愣,失声说道:“是你!”

    “是我!”

    救他之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在翠微山上曾败于自己之手的沈雨薇。一袭长裙,飘飘欲仙,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霜降仙子,美的令无数士兵心中惊叹失神。

    看着眼前的杨帆海,沈雨薇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终归没有开口。御使凌薇宝剑从空中降下,落在了地上。

    再见空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名道姑,手持拂尘,脚下踩着一团云霞,云霞之中闪烁着宝光应该也是有什么宝物。

    以沈雨薇的修为自然是无法阻止澹师父,动手的应该就是这名道姑了。挥手之间就能让澹师父的神通尽数消散,此人修为应该要高出他不少。

    “你是何人!”看着那突然出现的道姑,澹师父一脸紧张,不过一个交手,他已经知道自己并非对方的对手。

    道姑挥动拂尘,行了一礼:“无量天尊!贫道乃荷花山凌薇道人,见过道友!”

    原来是凌薇道人,杨帆海心中暗道,难怪沈雨薇会出现在此处。

    “无量天尊,见过道友!”澹师父亦是行了一礼,再开口问道:“凌薇道友是想为蓟国出手吗?”

    凌薇道人摇了摇头:“非是为蓟国出手,只是五千年前,昊天大帝曾颁下谕旨:修行者不得干涉人族之事。我兖州修行界这么多年来一直恪守大帝谕旨不曾违背,今日你插手人族之事,贫道自然是要阻止的。”

    澹师父一脸沉色说道:“昊天大帝的谕旨我也有所耳闻,但我听说的是严禁仙族插手人族之事。我虽然是修行者,却是货真价实的人族,不算违背。”

    “抱歉,不管你是仙族还是人族,但凡修行者在我兖州土地上都不得插手人族之事。你若再强行出手,贫道也只能将你禁锢了。”

    澹师父立刻大声说道:“可他掳走我有熊国大王子,难不成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走?”

    凌薇道人摇了摇头:“我在一旁已经看了片刻,诸多事情略知一二。有熊国为豫州大国,既然想来插手兖州之事,自然也要为自己所做之事承担。”

    “此为人族内部之事,与修行者无关,他们说是如何解决,那就如何解决,你不得插手。”

    “道友此言差矣!”澹师父摇头:“昊天大帝不管华夏神州之事已经多年,你兖州为边陲之地,固步自封,自是不知其他大洲的修行者早已经与凡人生活到了一起。天下大势如此,你以为你兖州能够幸免吗?”

    凌薇道人甩了甩手中拂尘,淡淡说道:“天下大事非贫道之力能够改变,不管其他地方如何,我兖州规矩没变,就是如此。你若是担心有熊国大王子之安全,贫道可保证,一年之后,若他们不给人,贫道自去蓟国京都接人。”

    话说道此处,凌薇道人态度坚决,摆明了毫无转圜之地。澹师父心中不愿,可对方实力远非他能对抗,强者为尊,修行界的规矩,他只能作罢。

    当即大声说道:“好,一年之期,一年之后,希望道友遵守诺言!”

    明明是许帆与他约定的条件,他却是与凌薇道人来说,在他心中,许帆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他谈论条件。而且以凌薇道人的实力,他不得已做出退让,日后说出去也不会有人能说他什么。

    凌薇道人打了个稽首:“无量天尊,自是如此!”

    “有劳大王子殿下在蓟国修养一年,一年后贫道自来接殿下回国!”

    又远远地与公孙蔚青说过一声,澹师父便飘然而去。

    有熊国人马已经撤走,公孙蔚青在对方手中为人质,又有仙人插手,董祠峰心中不愿放弃眼下破蓟国的大好时机,但也知道事已到此,无法再做什么,只能下令撤退。

    等到昌国人马撤走,齐少虎在小山顶上跪下,对着凌薇道人行之大礼,大声说道:“多谢仙长出手相救。”

    “将军言重了,我只是按修行界规矩行事而已!”凌薇道人又看着许帆说道:“一年之期,记得遵守诺言!”

    “自然,自然!”许帆笑嘻嘻的点头。

    凌薇道人看了许帆片刻,似乎在思索什么,好一会才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与亟魂邪君是什么关系,但蒺藜锁神针乃是凶兵,为人忌惮,你还是少用的好,不然难免会引起他人的敌意……”

    许帆一脸肃色的点头:“多谢道长提醒,我压根不认识什么亟魂邪君,这针是别人送给我的,我见好用所以留了几根,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你好自为之就是!雨薇,走了!”

    凌薇道人甩了一下拂尘,准备离开。

    沈雨薇对着杨帆海欠身行了一礼,再轻身说道:“杨公子若有空闲,可来我荷花山看看!虽然不比翠微山,但也是不错的。”

    没想对方会突然邀请,杨帆海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沈雨薇笑笑,再御剑飞行,跟随凌薇道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