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六十九章 谈判

第六十九章 谈判

        沧海三叠浪耗尽全身真气,杨帆海终于无力倒下,尽管体内真气又在急速衍生,但最佳战机已经失去,董祠峰举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

        这是个人才……看着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饶是敌对立场的董祠峰也在心中给与了肯定。可惜这是个敌方的人才,不可能手下留情。

        另一座小山上的齐少虎等人心中无限惋惜,这个让他有种看到黎明曙光的少年就要殒命于此。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见一声大吼:“给我住手!”

        随即见得一道青光从远方而来,猛一眼看,仿若一道青虹,耀人眼目。速度快疾冲入大军之中,竟是踩着诸多士兵的头颅前行。

        这般方式,却是如履平地,眨眼间便已经落在了小山之上,离董祠峰不过五米距离。

        一个高瘦男子掐着一个清秀男子的脖子,正是许帆和公孙蔚青。

        看着董祠峰,许帆加大掐住公孙蔚青脖子的力度,大声说道:“董祠峰,不想公孙蔚青死就给我住手!”

        不等董祠峰开口,又是对着四面八方要围过来的大军大声吼道:“有熊国的人都给我听着,你家大王子公孙蔚青在我手中,不想他死,就都给我住手。”

        董祠峰眼中闪过一丝利光,随即大声说道:“公孙蔚青王子乃天之骄子,又岂会被你这等废物擒住,你以为你说一说我就会信吗?”

        说话之间,举起方天画戟又要出手,这次不是对着杨帆海,而是对着许帆杀来。

        他没见过公孙蔚青这个有熊国大王子,但也知道这个清秀男子就是公孙蔚青本人。只是如今正是蓟国与昌国之战的关键时刻,成败在此一举,只能装作不认识了。

        “住手!”

        此刻有数名偏将冲来,大声叫喊,穿着昌国盔甲,却是有熊国的人,他们自然是认得自家主子。

        可董祠峰就当没有听见,杀意坚定。

        “呼!”

        猛然间一股可怕的气息凭空出现,仿佛天威浩荡,引动风卷残云奔腾而来,可惜的威压竟是令董祠峰感觉一阵眩晕,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等到众人感觉恢复正常之后,发现几人对峙的小山峰上突兀多了一人。身穿一身黑褂,面容看起来四五十岁,满头黑发,胡须斑驳,散发着一股令人难以直视的气息。

        “澹师父!”见得此人,公孙蔚青满脸惊喜,仿佛看到了自己脱困的希望。

        天仙修士……趴在地上尚未完全回过气来的杨帆海则是心中一沉,此人正是那个追着自己和许帆绕了大半个昌国的天仙强者。

        如今不过让公孙蔚青离开黑色长枪这点时间,对方居然就已经追了过来。

        筑基、结丹、元婴、空冥、渡劫,再到仙人境界,之后才是天仙修为。所谓仙人境界,便是超凡脱俗,已经不能再用普通人来定义,天仙境界就更不用说。

        自己不过结丹期战斗力,就已经能在几十万大军之中进退自如,这一个足足高了五个大境界的修士,可以轻松主导这样一场战争的走向。

        杨帆海心中胡思乱想之际,许帆却是一脸平静,嘴角甚至出现了一丝笑意,似乎就是在等此人出现一般。

        松了掐住公孙蔚青的手,一掌拍在其胸口,拍的其闷哼一声,脸色更为难看。

        被唤作澹师父的黑发修士眉头微皱,淡淡说道:“当着我的面还这般动作,真是不怕死了!”

        许帆哈哈一笑:“虽然我不知道你来历,但作为护卫身份的你在公孙蔚青出行之时,自己居然抛出游山玩水了,毫无疑问,你定然并非有熊国的军人。”

        “有熊国这些年东征西讨,疆域急速扩大,不少山门为了弘扬自己的道统,开始纡尊降贵与国君少典结交,你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

        “是又如何!”澹师父傲然说道。眼前的战场,他一人之力足矣逆天。莫说昌国一方军马还占了极大优势,就算所有大军站在敌对位置,也不被放在眼中。

        许帆淡淡一笑:“以你的修为,足矣在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人就走,但你偏偏要弄出这般阵势,以显得你修为非同一般,好在我手中这位有熊国大王子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我只想告诉你,你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若你直接动手,一切皆休,但你给了我一个继续威胁你的机会。”

        说话间,空出的那只手在怀中一抹,摸出一根约莫四寸的银针,捏在双指尖,再对澹师父说道:“这是蒺藜锁神针,你们修行者是用来锁元神的,我修为不够,做不到这般,却是用可以来锁心脏。”

        说话间,将手中银针对着天空一扔。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丢上天空的银针仿若花骨朵绽放一般,急速展开。本是细弱发丝,顷刻间却是绽放成了一朵巴掌大的银质花朵。

        花瓣薄如刀刃,还满是尖刺,美丽的银光之中蕴含着危险的气息。

        澹师父眉头一皱,隐隐感觉自己怕是失策了,而许帆则是继续说道:“我刚才已经在公孙蔚青身上拍了这么一根针,正入心脏,还有小半截在我手指尖,你可以看到的!”

        仔细看去,其按在公孙蔚青胸口那只手的食指和中指间果然是夹了一根银针,与刚才那根一模一样。

        “你不用想着杀我救人,蒺藜锁神针被催动后,只要施展者真气一断,便会如同刚才一般展开。虽然您老修为不凡,不过我想你应该还没能力救一个心脏破碎的人。”

        “若我一直这样不动,公孙蔚青自然是无事。一旦我身死,真气一断,他必然给我陪葬。”

        “你以为我会信吗?”澹师父沉声问道。

        许帆冷冷一笑:“不信可以试试,我反正贱命一条,能拖着有熊国大王子给我陪葬,感觉实在是赚大了。至于你,我们两个如同蝼蚁一般的家伙,居然可以杀掉你保护下的公孙蔚青,日后你所在宗门自然是会成为豫州修行界的笑话,恐怕少典国君弘扬道统之际会直接将你的山门排除在外吧!”

        因为天仙修士的出现,整个战场已经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是看着此处的交涉,为许帆的架势暗自惊叹。

        面对一个天仙修士,居然风轻云淡,毫不在乎,完全以平等心态与之谈判,换做自己绝不可能做到。

        “你想要怎么样,说!”

        凝视许久,澹师父沉声说道,很明显,他选择了退让,别无选择。他虽然是修行者,但世间还有很多事情也不是他能主导的,保住公孙蔚青的命是他此刻最好的选择。

        许帆咧嘴一笑,似乎极为满意,慢慢说道:“我与大王子殿下已经说好,他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不伤他性命。第一条已经完成,第二条则是有熊国的军队全部退出昌国,不得再参与两国之间的战斗。”

        这话音一落,董祠峰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近在咫尺,自己却偏偏没有办法阻止。

        一旁的澹师父没有回答,似乎在犹豫什么。许帆也是不急,慢慢等着,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却是被他制住的公孙蔚青急了,大声吼道:“撤兵,所有人给我撤回有熊国,撤!”

        他此刻已经被这个叫许帆的人给弄怕了,一路被人捅刀子捅着玩也就罢了,如今居然在自己的心脏里面还弄了这么根可怕的东西,他光是想想都不寒而栗。

        军令如山,不得违反,澹师父虽强,但大王子才是他们的主子。这命令一下,不少偏将开始整队,领着大批人马往有熊国方向而去。

        不过一刻钟时间,有熊国人马已经撤的干干净净。训练有素,令行禁止,如此军纪,难怪为天下最强国家之一。

        “如你所愿,说吧,第三个条件是什么?”澹师父又是开口说道,极为平静,实则在压制心中怒火。

        许帆捏了捏公孙蔚青的脸,一脸笑嘻嘻:“这些天与大王子殿下同甘共苦久了,免不得有了感情,若是就此分别,心中实在是舍不得。择日不如撞日,这第三个条件嘛,就请大王子殿下到我蓟国京都小住一年,也好欣赏一下我蓟国的风土人情。”

        “不行!”

        澹师父与公孙蔚青同时喊道。

        “没有别的选择!”许帆脸色一肃:“我若现在放他走,下一刻你们别可带着大军卷土重来。如今我蓟国损伤惨重,不可能挡住,到时候依然是死路一条!”

        “既然都是死,那就干脆一拍两散,起码老子可以拉几个垫背的。”

        公孙蔚青立刻大声说道:“我发誓,一年之内绝不对蓟国动武!”

        “我发誓,你就算在惹我不高兴我也不会再捅!”许帆亦是大声发誓,再冷笑一声:“你信吗?”

        “誓言这种东西,小孩子才会相信。我一天可以发几十个誓言,没一个兑现,也不见有什么报应落在身上。所以,别跟我说这么幼稚的话!一年时间,决无更改。”

        斩钉截铁,令澹师父心中满是怒火,却不好发作。猛然间瞟到趴在一旁的杨帆海,立刻手一张将其吸了过来,握在手中,再对许帆说道。

        “一个换一个,不然我就杀了他!”

  http://www.biqiuge.com/book/365/3256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