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六十四章 绑匪

第六十四章 绑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被人在手臂上扎了十几刀,清秀男子痛的脸色惨白,难以自定,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后果!”许帆做出一脸惊奇状,提起匕首又是在清秀男子的腿上扎了六七下:“哎呀,想起来都可怕,我这人一被吓到就喜欢扎人。”

    “不过你放心啦,我对人体的每一条血管和经脉位置都清清楚楚,不会让你出多少血的,你放心,我保证!”

    一脸无辜模样,而事实也正是如此,被扎了近二十刀,清秀男子的身上却是没有太多的鲜血,只有点点血花而已。许帆的每一刀都避开了大的血管,令人惊叹。

    “你想要怎么样!”淳于将军沉声问道,他知道眼下局势已经失控,自己的一个疏忽,主动权到了对方手中。

    许帆又将匕首别在清秀男子的脖子上,一脸淡然的说道:“昌国京城不是多好玩,我们两兄弟玩腻了,想离开了,就劳烦各位不要拦着了!”

    说话间,挟持着清秀男子往杨帆海方向移动。两人身形看起来差不多,但此刻清秀男子在他手中竟仿若鸡仔一般,根本无法反抗。

    经过淳于将军身边的时候,淳于将军突然说道:“放了我家主子,我让……”

    还没把话说完,就见许帆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夸张的喊道:“你怎么突然说话了,吓了我一跳,哎呀呀,匕首都进去一半了,真是抱歉啊,放心吧,没捅到你的血管,等会给你抹点口水就行了。”

    再见那匕首竟是真的刺进去了一半,仅留一寸长在脖子外边。这自然是吓得清秀男子一脸惨白,淳于将军也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直到移动到杨帆海身边,也再没有人敢对许帆说什么,一开口,谁知道这家伙又会丧心病狂给清秀男子捅几刀。

    “不是说劫持昌国大王子吗?怎么劫持他了?”杨帆海轻声问道。

    许帆哼了一声:“那家伙跑远了点,不好劫持。再说了,最大的威胁不是那个穿铠甲的家伙吗,这家伙是他的主子,劫持他更有用!”

    随即又对淳于将军大声说道:“这位穿铠甲的兄弟,我想接你家主子去我国京都做客一段时间,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不行……”淳于将军自然是直接拒绝。

    “哎呀!”许帆惊呼一声,匕首又是在清秀男子脖子扎进去一半,再一脸遗憾的说道:“既然你不愿意你家主子去我国都城做客,那我只能陪他一起去六道轮回做客了。”

    淳于将军此时哪还敢说半个字,似乎无论答应拒绝都不合适。

    “别犹豫了,劳烦这位铠甲兄弟给我弄两匹马来,这路太远了,我怕你家主子等会累着了!都别往我这边动啊!”

    许帆大声喝止了一些意图来包围两人的士兵,又是用匕首在清秀男子腿上扎了几下:“谁多余的动了一脚,我就扎一下。虽然我本事不凡,肯定不会扎到重要经脉什么的,但扎多了也是不好的,说不定到时候喝个水都漏水,那就真是遗憾了。”

    淳于将军脸色阴沉,若是抓的昌国大王子,他此刻恐怕都不顾一切出手了。可对方抓的是自己主子,又是个不能常理度之的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还没动作,莫非是觉得你家主子脚力好,走这么远不在话下?”

    这犹豫间,许帆又是往清秀男子脚上扎了十几下:“那只好再委屈他了,都扎成这个样子了,恐怕一会爬都爬不动了,你就行行好,饶了你主子吧!”

    整个场面被许帆控制,淳于将军无奈,只能去卸了马车上的两匹马,对着两人牵了过来。

    等走到约莫六米远的时候,许帆急忙喊住:“等等,你站那就可以了,别过来。你这一身精武之气,太让人不敢直视了。我这人脑子又不正常,等会受刺激就不好了!杨帆海,你去把马牵来。”

    杨帆海走过去,从恨得牙痒痒的淳于将军手中将马绳接过,再与许帆各乘一匹。清秀男子被横放在了许帆身前马背上,两人呼了一声,便骑马疾驰而去。

    “这……这……这如何是好!”

    等到两人离开,昌国大王子才一脸焦急的大声呼喝。

    淳于将军没有回答,拿出一个号角呜呜吹响,不多时,便由两千人马从远处奔来。戎装在身,一身悍武之气。

    淳于将军拉过一匹战马,翻身骑上,对身边一名骑兵说道:“大王子被人劫走,你速速去通知澹师父,其他人跟我追!”

    将战马一夹,领着两千余人朝杨帆海与许帆逃走的方向疾驰而去。

    “你这家伙,我还当你临阵脱逃了呢!”

    脱身的杨帆海极为兴奋,他本以为今日免不得要死战一场,也许还要交待在此,却没想被许帆这么一弄,轻轻松松的逃了出来,不仅得了坐骑,还抓了个人质。

    “你这侮辱老子!”许帆撇了撇嘴:“老子这辈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临阵脱逃!”

    再指了指前方大路:“往那边走!”

    杨帆海则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后面肯定有追兵,我们先将他们甩了再说吧!”

    抓住这清秀男子以后,不仅是淳于将军,就连昌国大王子都不敢说半个字。很明显,这清秀男子定然也是极为重要的人物,那些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让两人离开。

    若从林间小道走,虽然速度会慢一些,但更好甩脱追兵。

    “无妨,无妨!”许帆笑笑:“你听我的就是,他们要是敢追,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你们两个会后悔的!”

    此时那清秀男子已经从一身剧痛之中略微缓过神来,不过说话声依然有气无力。任谁被捅了四五十刀都会是这般结果。

    许帆立刻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都当俘虏了还给我嘚瑟,小心老子先阉了你再说。反正只要你活着对老子就有用,那玩意留不留都没关系。”

    这威胁杀伤力极大,立刻令清秀男子闭嘴,一个字都不敢说。

    马背颠簸,此人又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如此趴着不多时便觉得极为难受,想要呕吐一般,浑身骨架都要散了。

    活动一下,想翻个身子,却是被许帆一拳擂在了背上,大声骂道:“谁准你动了,给我拿出点当俘虏的觉悟,觉得这样不舒服,老子就把你拖在马屁股后面跑了。”

    清秀男子恨得牙痒痒,可面对一个毫不在乎他身份的劫匪,他也只能闭嘴,死沉着脸忍受。

    两人疾驰许久,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咚咚咚之声,仿佛大地颤抖,回头一看,有大量骑兵急速追来。

    “你先走,我来断后!”杨帆海拉了下马缰,就要停下。

    “断个鬼的后,谁让你断了!”许帆却是骂道:“老子手上有人质,他们追上来又能怎样?”

    又见其嘴角一丝诡笑:“再说了,他们追的上来吗?”

    话音一落,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轰隆隆”“砰砰砰”巨响,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传来,令杨帆海一惊。

    循声看去,更为惊讶。只见后边大路上爆炸不断,大块大块的泥石被冲上天空,一片片大树直接倒下,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那一处仿佛出现了一头巨大的凶兽在疯狂肆虐一般,令人心惊胆战。

    “这……地龙翻身!”

    清秀男子更是震惊,看到那些骑兵追来之际,他还露出了一丝冷笑。就算这些人一时半会救不得自己,但只要紧跟身后,不追丢两人,自己很快就能获救。

    可如今突然出现这等异况,追击人马怕是得全军覆没,自己……更加危险了。

    可怕得爆炸持续了片刻方才结束,那一处一片狼藉,所有追兵都被沙石残木埋葬。好一会后,见得有一道身影从大坑之中爬了出来,正是淳于将军。

    此刻他一声盔甲破碎,气息不平,虽然未死,但身受重伤,战马也死了,已经难以追击。

    “快走,快走,别看了!”许帆催促一声,两人马不停蹄继续逃命。

    “那……那……”杨帆海结巴了一下,刚才自己可是也从那里走过,如果那个时候就这样了,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几个念头闪过,脑中灵光一闪,失声问道:“那是你干的?”

    “废话!”许帆哼了一声:“老子忙活了大半夜,耗费物质无数,没把那盔甲男炸死,已经算是老子失败了。”

    “这行走江湖嘛,总得多给自己留条退路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清秀男子忍不住又是问道,能做出这等陷阱的,怎么可能籍籍无名。这一刻,便是杨帆海也想知道。

    许帆直接又是给了他一巴掌,大声吼道:“老子是绑架你的人,少给我屁话了。”

    清秀男子此刻可谓是怕极了这行事夸张的家伙,自然立刻闭嘴。

    三人前行一个时辰,离了大路,往小路而去,无需多想,前方定然会有人马拦截。

    舍了战马,穿过一片树林,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仿若狂风暴雨一般在远方出现,疾驰而来,令人心惊。

    许帆立刻脸色一变,失声说道:“该死,天仙境界的修行者!”

    再看清秀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无须多问,这定然是他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