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六十三章 挟持

第六十三章 挟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虽然对于自己的境界划分尚且不清不楚,但刚入定城之时,杨帆海就已经有了筑基期的战斗力。之后的定城一战,暴怒之下令他再次突破,更使得他如今煞气缠身。

    不过顷刻间便能在战场上击败柳威,他此时的战斗力已经超越了筑基期,足以与结丹期修士匹敌。

    此刻这冲过来的士兵躲在后天和先天之境,对于一般人来说乃是武中强者,可对于杨帆海来说,却不过是一群普通的野狼般。

    杀狼,他可是极有心得。黑色长枪仿若死神收割灵魂的力气,挥舞之间,一片片士兵倒在了枪风之下。任此时从城门内冲出的士兵极多,却是根本无法奈何杨帆海。

    昌国大王子暴怒,对着一旁的柳威大声吼道:“柳威,柳威!还站在那干什么,给我上,给我杀了他!”

    柳威本就是属于见机行事之人,之前在定城被杨帆海打的几乎丧胆,一路狂逃而来,但了那辅城处才想起自己战败之过将会影响巨大。

    为了化解影响,这才想着先带陈涛回京城复命,让大王子高兴一番,日后朝中好为自己说话。可怎么也没想到,杨帆海这个亡命之徒居然一路追到了此处,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死了陈涛。

    此情此景,他第一时间想的是自己该如何是好,压根不曾想过要出手阻拦。不仅仅是不能,更是不敢。

    此时听到昌国大王子大声喝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乃是武将,此时此刻怎能袖手旁观。

    为了日后大好前程,只能拼一拼了……心中闪过这般念头,柳威从一旁倒地的侍卫手上抢过一把长刀,仿若狂风一般对着杨帆海杀去。

    可此时两人战斗力本就已经有了差别,加上柳威心中惧意仍重。杨帆海手持黑色长枪略作挑动,便一记横扫将其直接击飞落在了远处。

    被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击飞,无法近身,遇到这样的对手,诸多士兵本就已经士气低落,心中畏惧。如今连柳威都如此不敌,更是令诸多士兵心中恐惧。

    杨帆海大杀四方,仿若战神,顷刻间已经将大片士兵扫飞,大步向强对着昌国大王子冲了过来。

    虽然许帆那家伙关键时刻不见了踪迹,但他制定的计划却是没有问题。别看这些士兵拦不住自己,但城中定然还有更强的高手。顷刻间可能就会到,到时候定然会成围杀之势。

    自己想要逃离,最好的方式还是趁城中强者未到,先劫持昌国大王子。

    一枪杀数人,再动又是几十人,杨帆海无人能挡,顷刻间已经杀到了昌国大王子面前。

    “来人啊,救驾!”昌国大王子连声大吼,双脚哆嗦朝后边退走。

    杨帆海一手抓出,眼看就要将人抓住。突然间,一旦寒光袭来,仿若寒月瀑布,杀气冲天。来势汹汹间,令杨帆海不得不放弃抓人,急速后退。

    站稳身形后才发现,出手之人乃是那清秀男子身后的盔甲侍卫。

    很强……杨帆海眉头抖了抖,他不知道如何区分他人境界,但只从气息来看,这人实力超过了自己看到过的所有武者,恐怕唯有璟露公主身边的穆先生能强过他。

    “虽然我不是昌国的人,但有些事情你做的过火了!”那名被清秀男子唤作淳于将军的盔甲侍卫沉声说道,手中拿着一柄黑刀,闪烁着慑人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武器。

    计划恐怕要做出改变……杨帆海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倒不是说自己一定打不过眼前这人,但想要打败对方恐怕没有大半个时辰无法做到。到时候城中高手都已经赶到,自己死路一条。

    既如此,只能准备逃难了。心中打定主意,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清秀男子眉头微皱,再淡淡说道:“淳于将军,助盟国捉拿刺客该是我等分内之事,还愣着干什么,把那人给我拿下来!”

    淳于将军略作犹豫,终于还是应命道:“遵命,殿下!”

    说话间,已经手持黑刀对着杨帆海追了过去。虽然以他的想法,这少年走就走了,与他无关,但也明白自家主子是想借此想盟友表现自己的实力,自己只能遵命。

    大步追逐,一刀斩出,黑刀之上寒光凝聚,再化作十几米刀芒落下,朝着杨帆海后背斩落。

    感受到身后凌厉杀气,杨帆海侧身一滚,险险避过,再将黑色长枪一抖,一招指天式迎向劈过来的黑刀。

    身形一转,飞龙探海杀气腾腾已经与淳于将军杀成一团。

    刀芒、枪旋仿若星辉月芒,争奇斗艳,卷动四方沙土,令这城门口仿佛刮起了沙尘暴,难以视物。

    这家伙真强……交手片刻,杨帆海心中暗叹。身着盔甲,看不出此人年纪,但刀法之凌厉,乃是他所见之人中最强的。

    对方的刀法不仅仅是快,更重要的是简单。

    与其他门派教授的复杂招式不同,风师父这么多年来教授杨帆海武艺时,强调最多的就是要他练最基本的枪法,纯粹的挑刺扫。

    按风师父所说,武功最难练的并非所谓的复杂招式,而是那些最简单的招式。哪怕是看上去再简单的招式,每一次使出的时候总是会不可避免的带上一些瑕疵。

    哪怕修为再高,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完美,只能不断减少瑕疵的存在。当那些瑕疵减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可将所学武艺提升到一个质变的程度,到时候看似极为简单的一招也能发挥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威力。

    就仿若枭首枪法一般,看似极为简单的枪,却能爆发出恐怖的威力。

    可惜自己练习了这么多年都还无法领悟,只能用的出皮毛,就连枭首枪法也只能说修炼有成,却还达不到领悟神髓的程度。

    而眼前这人似乎做到了一些,一招一式,都凝聚着无尽杀意,没有过多的动作,每一刀都是指向自己的死穴,只要自己反应稍慢,立刻死于非命。

    这样的刀法,绝非所谓名门大派能教出来的,感觉更像是在战场自己一刀一刀通过杀人领悟出来的,也许眼前这人被换做断头刀才更为合适。

    好在自己的武艺也是在丛林蛮荒之中与野兽战斗一招一式领悟出来,反应速度极快,应付起来不说闲庭信步,但也并没有太多问题。

    他吃惊的同时,对面的淳于将军也是无比惊愕。他十岁左右便开始在兵荒马乱之中求生,虽然得到过一些武者的指点,但从来未曾正儿八经的拜师学艺过。

    他一身修为和这些刀法都是自己从战斗中领悟出来,战场的激战,结果只有两个,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死。

    尸山血海之间,他不知道多少次差点被杀死,也不知道多少次将敌人杀死,最终领悟并创造出了这种简单但极为实用的刀法。

    一般强者,哪怕是同为结丹期也挡不住他多少刀,而如今眼前这人却是游刃有余,与自己相持不下。

    如此一直鏖战下去,难以确定胜负,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在对方这个年纪远没有这般修为。

    战过许久,感觉到有强者开始急速靠近,杨帆海终于逮住机会,一记枭首枪法与对方硬拼一记。

    “砰砰!”

    几声巨响,两人身形分开,可怕的力道反弹,皆受影响。

    淳于将军深深地吸了口气,对方的这一招攻击简直恐怖,几乎让他无法抵挡。

    而杨帆海也是心中微惊,对方手中黑刀果然不凡,自己这一记枭首枪法居然无法将对方武器损坏,反弹的力道令他也是难受。

    这样的人,不能留下来,不然日后恐怕会成为自己国家的一个心腹大患……淳于将军扬起手中黑刀,心中已经满是杀机。

    正要再次出手,突然听见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传来:“哟,哟,都不要乱动哦,我这把刀可是很锋利的,不小心滑到了不该滑的地方,那就不好了。”

    循声看去,只见城门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眉头跳动,嘴角翘起,两个酒窝,正是许帆。

    这家伙趁着所有人被杨帆海与淳于将军的战斗吸引的时候,居然冷不防的潜到了那里。不仅仅如此,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靠在了一个人的脖子上,而那个人正是淳于将军的主子,清秀男子。

    这家伙……杨帆海立刻心中一喜,也是为自己那么想对方而惭愧。看来这家伙并非逃走了,而是自己知道无法解决,所以暗中潜伏等待机会。

    不过说到底,这挟持什么的,以对方的身手的确比自己更适合干这事。

    主子被挟持,淳于将军自然是暂时放弃了杨帆海,一脸冷霜的看着许帆,沉声说道:“放了他,我放过你们,不然绝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啊呀,你还威胁我啊!”

    许帆声音提高了八个调,随即抓起匕首对着清秀男子的胳膊上扎了过去。

    一扎一个准,一扎一个洞,每扎一下口中都哇哇大叫:“哎呀呀,我好怕啊,快把我吓死啦!”

    如此连续扎了十来下,直到淳于将军大声喊着“住手”,这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