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六十章 追踪

第六十章 追踪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骑术不佳,被甩了太远,此刻在树林间一阵转悠,竟是跟丢了目标。

    杨帆海原地环视片刻,突然觉得脚下一矮,胯下战马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大声喘气,无法再继续前行。

    杨帆海下马,眼中杀意仍在,没有打算就此放弃。重新进入树林,凭借在林中生活多年的经验,不多时便寻到了柳威逃窜路线。

    跟着一路前行,不过片刻时间就见到一匹倒地的战马,亦是到了强弩之末。

    没有管战马如何,杨帆海循着踪迹一路前行,穿过一片丘陵,前方出现了一座城池。城池并不是很大,甚至还不如潍城,应该也是昌国的一座辅城。

    看柳威逃走的踪迹,该是已经进入了其中。

    看着眼前的城池,杨帆海没有就此离去的打算,他并不是凶暴之人,却是个有些倔强的人。在盘山之时,打交道最多的野兽就是狼,而狼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一旦锁住了目标,就绝不会轻易放弃。

    杀过太多的狼,杨帆海也有了同样的性格,尤其是此刻,不知名的原因影响,让他内心变得甚至偏执。

    最大的问题是眼前的城池,城墙虽然远不如定城那般高大,但也有七八米高,不可能轻松进入。

    不过这并不能让杨帆海打消念头,心中不过闪过几个年头,已经做出决定。千军万马都拦不住自己追击柳威,这区区一座城池又能如何。

    打定主意,正好蛮干,突然感觉肩上传来力道,有人将手搭在了自己身上。心中一个疙瘩,反手就是一枪,一道身影连连后退,如同灵雀一般轻盈的闪过了自己攻击。

    “你大爷的,不就是让人射了你几箭,又没有受伤,至于吗!”那人很少不满的说道,居然是许帆这家伙。

    杨帆海顿时一愣,失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许帆立刻嘻嘻一笑:“那群家伙说你不要命的追柳威去了,都是担心你。我想着吧,咱俩好歹兄弟一场,不能不看着你的,只好追过来了。”

    “不是,我是问你怎么找到我的!”杨帆海又是问道。

    这才是他最为惊讶的,他一路狂追,如今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可许帆居然一路追了过来。就算这家伙身法不凡,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追上,说明对方完全没有走弯路。

    许帆立刻一脸严肃:“开玩笑,行走江湖,当然得有非常手段。这算什么,老子以后可是要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咦,你眼睛怎么了?”

    杨帆海一愣,不解其故。

    许帆在身上掏了掏,居然掏出一面小铜镜递了过来。杨帆海结果,仔细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自己此刻双眼通红,其间甚至还可见一丝丝黑气,极为恐怖。

    “这……这是怎么了!”他心中一慌,急声问道。

    “我哪知道!”许帆摊了摊手,随即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是说道:“不过我听人说起过类似的事情,倒是知道有个原因也许会造成这样!”

    “什么?”杨帆海急切问道,一脸紧张。

    许帆一脸严肃的说道:“据说男的要是偷看女孩子洗澡,就会长针眼,跟你这情况好像,你莫非趁我不注意……”

    “滚!”话未说完,杨帆海就忍不住一脚踢来。不过许帆早已做好准备,嘻嘻一笑,轻松躲过。

    “不闹了,不闹了!”许帆再说道:“柳威人呢?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杨帆海指了指前面的城池:“那家伙到城里面去了!”

    “城池里面去了!”许帆一愣,随即惊呼一声:“老子看你刚才准备过去,难不成你准备追到城里面去杀他?”

    “正是!”杨帆海点头:“这家伙让络腮胡成了废人,也让那么多孟城百姓身死,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许帆白了他一眼:“看你平日里冷酷的跟个啥玩意一样,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肠了。”

    “不与你废话,你在城外等我,我去去就来!”杨帆海吸了口气,手持黑色长枪就准备出发。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许帆摆摆手:“进去找人就行了,没必要弄得毁天灭地一般,老子帮你!”

    说完便一把拉住杨帆海的右臂,沉声说道:“准备好了!”

    再见其吸了口气,一阵疾风在身边出现,接着就恍如一匹野马一般狂奔起来。力道极大,杨帆海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已经到了城墙跟前。

    许帆没有停下的意思,一脚朝城墙上一踩,居然如履平地一般对着城头冲了过去。杨帆海被其拖在手中,仿若一面旗子一般摇晃不停。

    眨眼间踏上城头,又见其一个弹跳已经到了城墙另一侧。速度快疾,时间也是恰到好处,城头上巡逻的士兵不曾觉察半点,许帆已经在城墙另一侧一个弹跳,化解力道落在了地上。

    又拖着杨帆海一阵狂奔,直到一栋民舍之后躲藏了身形,方才停下。

    “你……你……”杨帆海无比惊愕,结巴了好几声才问道:“你这身法从哪学的。”

    他一直自以为身法算是同辈之中很不错的了,也一直知道许帆身法不凡,此时此刻才发现,这家伙的身法造诣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许帆拨了拨头发,冷冷一笑:“开玩笑,行走江湖,岂能没点特殊本事。你还不是一样,老子以为你能跟柳威打个难分胜负就不错了,哪知道你突然变得像条疯狗似得,硬生生的将他从定城撵到了这里。”

    “我要是柳威,每天诅咒你一百次再睡觉。你别问我从哪学的,我也不问你是从何处,这年头,谁没点自己的秘密呢。”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杨帆海也不再多问,环顾四周,便朝城中走去。

    作为辅城,规模也不是多大,城中远不如潍城那般繁荣。而麻烦的是,城中人口不少,破坏了柳威留下的痕迹,让两人压根就找不到半点头绪。

    在城中搜寻了许久却是一无所得,只能到一隐秘处商量该怎么做。

    “别想了,摸到城主府去抓个人问问就是了。以柳威的身份,来了这里,城主府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许帆直接建议,毫无疑问,这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而此时此刻的杨帆海也是心中无惧,一场厮杀下来,千军万马之中追击敌将,令他对自己的伸手信心倍增。当即也不多想,两人朝城主府而去。

    皆是身手矫健之人,悄无声息翻过围墙,已经潜入府中。

    城主府不是多大,两人搜寻片刻已经找到城主所在位置。杨帆海正要强行动手,却是被许帆拉住,摇头示意:“别急,先听听再说。”

    此时正好有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在门外请示,然后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情吗?”城主问道。

    “禀告城主,柳将军刚来过。”

    “柳威!”城主一愣,停下手中工作问道:“他来了?怎么没有动静?”

    柳威领军出战,如今回来该是千军万马才是,不可能到了还没有一点动静。

    侍卫摇了摇头:“就他自己一人,所以没有什么动静。”

    城主凝眉,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息,再站起来问道:“他现在人呢?我去见见他!”

    “他已经走了!”侍卫急忙答道。

    “走了!”城主更为吃惊:“那他来我这是想做什么?”

    “柳将军是与投诚的孟城城主陈涛一起走的!”侍卫又是答道。

    “陈涛!”这城主一愣,随即大声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都没先请示我一声。”

    侍卫急忙说道:“柳将军一到,就要带着陈涛走,我们……我们实在不敢拦他啊!”

    断头刀之名,不仅蓟国士兵害怕,昌国士兵也同样畏惧。

    城主立刻大声骂道:“你们这些蠢货,岂能这么轻易放行,若出了意外,谁来负责?他们可有说去哪了?”

    侍卫赶紧答道:“柳将军说是带陈涛回京城……属下看他有些慌乱,身上不少伤口,极为狼狈,莫不是前线出事了?”

    “那不关你的事,少胡思乱想!”城主凝眉,再拿起笔快速写了封信交给侍卫:“你让人快马加鞭把这封信给我送到京城去,管他什么情况,先撇清比较好。”

    “遵命!”侍卫拿信,退了出去。

    许帆对杨帆海打了个眼色,两人悄无声息的又是潜了出来。

    到了一安静处,许帆立刻说道:“行了,打听到了,那家伙已经走了。也不知道追不追的上,还是回去吧!安全第一。”

    杨帆海却是摇头:“连陈涛也在,正好一网打尽。你若害怕你便先行回去,蔡骑督的仇,我一定要给他报。”

    “蔡骑督……他死了吗?”许帆问道,大军冲散之后,他还未见过络腮胡。

    杨帆海摇头:“没死,但已经废了!”

    随即将蔡骑督的情况简单说明,许帆一听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这家伙也太狠了吧,好在你将人救下了,不然天知道还会怎样。”

    再叹了口气:“行,我陪你去。老子不帮你,你估计连昌国京城在哪都不知道。”

    “你知道?”杨帆海一愣,他还正想去抓个人来问问。

    许帆立刻自信一笑。

    “那当然,行走江湖,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搞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