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五十六章 百姓攻城

第五十六章 百姓攻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定城。

    昌国大军超八万之数,堵在定城南门和东门,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

    许帆站在城门上,指着外边的昌国大军骂个不停,大部分都是在嘲讽对方用这种下三滥计谋被他轻松识破。

    昌国大军前,脸上一道伤疤的柳威看着城门上跳个不停的许帆,脸色阴沉,令他身边的属下都心生寒气。

    好一会后,才听到柳威狠狠地骂了一声:“这个该死的杂种,没见过这么能跑的。”

    此番出征,他的任务并非如往常一般是劫掠,而是攻城,目标自然不会是孟城,而是眼前的定城。狼口山鏖战未消,若他将定城拿下,等于是直捣黄龙,对前方士气将是致命的打击。

    陈涛的投降让他看到了一个可轻松解决的机会,假装围孟城以围城打援。若络腮胡领定城老兵出战,只要一鼓作气击溃,定城轻松可下。

    如果络腮胡领新兵出战,只要将其击溃,假扮溃军,便可骗开城门。一切都进行的很成功,击溃对方大军,俘虏蔡骑督后,柳威亲自领着轻骑一路朝定城而来。

    遇人便杀,杀的逃兵都不敢往这个方向过来,让孟城之战的消息无法传回定城。

    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直到遇到许帆。

    一个跑起来,连战马都自愧不如的男人,更扯蛋的是,定城近二十米高的城墙,这家伙居然如履平地一般直接跑了上去,连城门都不用打开。

    之后还是尝试着假扮溃兵来骗开城门,可惜有许帆在,此计自然无用。

    计谋被破也就罢了,还被人如此嘲弄,柳威恨不能冲上城头,将那跳个不停的家伙一刀断头。

    “这……这……这能守住吧!”

    此刻许帆身边站着一个儒雅男子,正是定城监军。他平日里虽然也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哪怕是齐少虎很多事情都要问过他的意见。

    他也时常参与各方战事情报的分析,但真正如此直接参战,却还是来定城后的头一遭。尤其此刻还是敌强己弱,他心中自然惊慌。

    “监军无需担心!”许帆立刻安抚道:“兵法有云:十倍围之,五倍攻之,倍而分之。我军有定城之坚,他没有十倍人马,根本就想都不用想。”

    “不过比我们多了不到两倍的人马,就算是野战都不一定能赢,何况攻城战。监军请看,他柳威仅仅只是围了南门和东门,可见他也知道兵马不足,没有信心。”

    监军左右看过后,方才松了口气:“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凝视许久,柳威将手中长刀对着定城一指,口中大声喊道:“城里的人听着,齐少虎被困狼口山,自身难保。蔡老头两万人马皆是已成黄土,你定城不会有任何支援。”

    “现在若投降,我可不做计较,不然就等着被我屠城吧!”

    “放你的狗屁,你破个城给我看看!”许帆指着柳威大声骂道,话音未落,猛地一跳,竟是沿着城墙跑了下来,冲到柳威面前不过一百米处,嚣张的喊道:“老子现在都出来了,你来杀一下试试!”

    扭了几下屁股,咻咻几声,沿着城墙又是跑了上去,令柳威气的怒火三丈,手中大刀一挥,大声令下:“把那些废物给我推出来!”

    话音一落,立刻有大量的百姓被长枪利刃驱赶到了大军之前。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监军疑惑不解。

    “孟城的百姓!”许帆一愣,随即脸色一沉,暗呼糟糕,自然是已经猜到对方想要干什么。

    一群普通百姓,纵然生活在这边陲之地,可面对如狼似虎的敌方大军,一时间也是浑浑噩噩,仿若绵羊一般,不知道该做什么。

    柳威拿过一张大弓,搭箭拉弦,手一松,呼啸一声,一名百姓被穿胸而过。箭矢力道极大,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在顷刻间连续穿过了七八个人,方才止住。

    杀戮一起,所有百姓立刻惊慌起来。柳威大声喊道:“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现在给我跑,跑近定城就能活,不然,杀无赦!弓弩手准备!”

    话音一落,数百弓弩手张弓搭箭,等柳威命令一下,数百支利箭飞了出去。

    “啊!啊!啊!”

    一阵惨叫传来,数百名百姓中箭,倒地不起。

    “快逃啊!”

    有人大喊一声,所有人立刻对着定城方向跑了过去。

    “准备,放!”

    柳威身边一名副官不断下令,弓箭一波波射出,孟城百姓一批批倒下。活着的心中无比惊慌,一片空白,对着定城方向跑去。那是自己的城池,只要能进去,就能活命。

    “这……这……这……畜生啊!”城头上监军一脸惊惧,他不曾想对方居然用这种方式来逼开城门。

    “监军大人,让人出去救援一下吧!”

    许帆看不下去了,有些无力的建议道。

    “不可能!”监军立刻拒绝:“我不会打仗,但我也知道,一旦打开城门,柳威就有会伺机而动,到时候定城丢了那该如何。”

    “可这是几万性命啊!”许帆也知道监军所言无差,可实在难以看着什么都不做。

    监军却是反问一句:“那定城的几十万性命又该如何?”

    许帆沉默,足智多谋的他此刻也是束手无策。

    “报!”

    此时一名斥候疾驰而来,到了柳威身边:“将军,有大量蓟国人马从东边杀来,约莫五千之数。”

    柳威一愣:“五千……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带兵支援?”

    “好像是蓟国败军,被人收拢后带过来的。”

    “哦,倒是有些意思,不知道领军之人是谁?”

    斥候摇头:“不认识,不曾见过!”

    说话之间,听见大地砰砰之声,回头见,可见一支大军从东边疾驰而来。

    杨帆海心急如焚,虽然他一直生活在盘山,可有个愤世嫉俗的父亲不时说着外边的局势,说着百姓的苦难,让他不知不觉中被影响。

    如今又有络腮胡所托,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将人救下,也一定要解定城之围,不然只会有更多的人死在断头刀的刀下。

    冲到战场边沿,一眼就见到了敌方大军之前那个身穿黑色盔甲的身影,甚至可见眼神之中的狠厉之色。

    惨叫声传来,一群群普通百姓在利箭之下倒下,鲜血一地。

    “住手!”

    杨帆海大吼一声,这样的话对于这样的战场来的不合时宜,令柳威冷冷一笑:“看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啊!”

    随即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把剩下的废物赶去后面,看他敢不敢冲!”

    孟城百姓十几万,他分成了两批,以待后用,此刻正好用上。

    又大声令下:“攻城!”

    此时诸多百姓已经跑到了城墙前不过百米处,若墙头上士兵射箭,没有盔甲保护的他们会比昌国士兵死的更快。

    军令一下,云梯、破城锥应声而动,数万大军浩浩荡荡朝定城冲去。

    “将军,是不是太冲动了,时间还有,可慢慢图之。”

    身边一个副官提醒道,攻一个三万守军的城,只要十几万人马才能稳操胜券。他们本可用各种方式来慢慢渗透,减少伤亡。

    柳威却是摇头,一脸冷笑:“不用担心,有人已经给我们打探过了,对方负责守城的是监军,而不是将军。监军这种狗东西,贪功怕责。若有功劳,他们会比恶狗还凶,若要他们担责,那就成笑话了。”

    “几万百姓的命在这,他今天就算赢了,日后恐怕也会成为仕途隐患。若是丢了定城,最大的责任是齐少虎,与他干系不大。我专门留了两张门给他逃命,他应该是知道如何取舍的。”

    柳威心思歹毒,但智谋不差,所料也是中了事实。

    眼看着昌国大军攻城,定城城墙上却是迟迟不见攻击命令。

    许帆一脸黯然,他本就只是个新兵,怎么下得了这种命令。而监军更是脸色惨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下令射杀几万国民百姓,就算他赢了今日,回去恐怕也是要锒铛入狱,一时间如何敢动。头疼欲裂,恨不能就此昏迷,让人送自己出城逃命,不用面对这麻烦的选择。

    战场另一方,杨帆海亦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柳威驱赶几万百姓挡在军阵前,正中他的软肋。

    “但一定要记住一点,绝不可能杀戮百姓。军人是用来保护国民的,武器决不能对准自己国家的百姓,一定要记住!”

    络腮胡的叮嘱在脑中环绕,就算没有他的叮嘱,自己也不可能踏着这几万百姓的尸骨冲过去杀人。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杨帆海心中一片乱麻,百姓的叫喊声,络腮胡昏迷前的托付,还有极远处柳威的冷笑不断在他心中萦绕。

    “杨队长,进攻吧,总要有人为这场战争牺牲的!”一旁的偏将出言建议,他此刻也是再无其他办法,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定城被破。

    此时前方的昌国大军已经沿着云梯往城墙上爬,虽然有一些箭矢抵挡,但力度不大,根本挡不住,好几处云梯尽头甚至已经开始交手。

    战况危机,思量许久,杨帆海终于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