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五十五章 托付

第五十五章 托付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昌国人马,押送囚车,杨帆海不曾看清楚囚车之中关的谁,但第一时间已经做出了决定。手中黑色长枪朝天一指,双腿一夹,已经下令进攻。

    “小心点,领军乃是柳威麾下副将,据说已经有近乎筑基期的实力了,不可小觑!”

    身后偏将出言提醒,可话为说话,杨帆海已经犹如一阵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他不是没有听到偏将所言,但断头刀柳威既然与雷豹并称,两人实力想来也是相差不远。当初自己就能杀雷豹,如今冲脉已经灌满真气,实力更进一步,更是不用多说。

    既然自己无惧雷豹,自然也无需畏惧柳威。连柳威自己都不怕,又何必怕他麾下所谓的副将。

    身后近五千兵马见杨帆海冲了出去,也是一个个大声叫唤跟在后方。被杨帆海带领不过一天时间,但他们都已经习惯这样的节奏。

    杨帆海持枪冲阵,自己跟在后边冲锋,等对方溃散之后,再打扫战场。

    不经意间,他们心中已经了一个莫名的念头:只要杨帆海还在前方,胜利就是属于自己的。

    他们这般想,但对方却不是这么想。领军副将不知道杨帆海的厉害,见到一个毛头小子对着自己重来,不由得哈哈大笑:“又有来送死的了,兄弟们,跟我杀!”

    将手中狼牙棒一挥,策马狂奔,对着杨帆海迎了上来。

    杨帆海屏气凝神,将真气灌入手臂,等到距离合适,枭首枪法直接杀出。这一击,他用了十成功力,要的就是一击毙命。

    两人瞬间冲到一起,昌国副将狼牙棒横扫,意图凭借自己的武器更加沉重,以力硬拼。只是刚刚接触的瞬间,狼牙棒就被黑色长枪直接捅碎。

    “什么……”那副将双目一瞪,不敢置信,手臂上传来的巨大震动令他极为难受。

    趁着对方错愕的时间,黑色长枪带着一圈圈黑色气旋,长驱直入,直接刺中对方胸口。

    “砰!”

    一声脆响,高大的身躯连同盔甲一起破碎,仿佛一个气泡炸开了一般,碎裂的盔甲和血肉四散飞射。

    “敌将已死,给我扫平他们!杀!”

    杨帆海一声大吼,仿佛一柄利剑插入对方大军之中。刚才那一枪,他没有控制力度,刻意让所有真气直接爆发。穿透力虽然有些减弱,但已经足够。

    那种爆碎的视觉效果,最是搅乱人心。这一天收拢残兵下来,他发现个人勇武并不能完全主宰战争的胜利,但在这样的小战场,个人勇武却是常常可以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你杀的越干净利落,造成的效果就越发不错。

    “杀!”

    身后五千人马一起大吼,声势震天,气势如虹瞬间压过对方。一千昌国精兵,面对五千蓟国新兵,谁胜谁负,本来是个未知数。

    只是杨帆海击杀副将太过干净利落,令昌国大军士气大落,一瞬间便被冲乱了阵型。

    黑色长枪若杀戮莲花,所过之处无人能挡,不过片刻功夫,一千人马被杀死大半,其他人四散逃窜。

    命令麾下人马清理战场,略作整理,杨帆海策马到了囚车前。车内锁着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衣衫褴褛,皮肉绽放,仿佛死尸一般。

    等到看清楚那人面容,杨帆海浑身一震,立刻翻身下马,一枪将囚车捅碎。

    车中人一脸浓密胡子,不是络腮胡又是何人。

    “将军,将军!”杨帆海将络腮胡扶起靠在自己身上,大声呼喊,可一时之间又如何有回应。脸色惨白,气若游丝,仿佛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猛然间感觉络腮胡身上有些不对,往其左手臂处一抹,心中一凉,竟然是空荡荡的。将衣服掀开一看,心脏更是猛烈收缩,手臂被齐肩斩断。

    让他心中极为难受的是,断臂处凹凸不平,血肉和经脉被拉成一条条的,森然可怖。

    很明显,动手的人为了增加络腮胡承受的痛苦,用的并非是利刃,更是粗糙钝物,慢慢的将其手臂磨断的。

    柳威……杨帆海把这个他本是陌生的名字在心中念了一遍。这个仇,络腮胡自己肯定是没办法报了,自己定要给他找回场子。

    “来人,有没有大夫,有没有!”

    将络腮胡抱起,杨帆海大声喊着。抱起之后发现手上又有空荡荡感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络腮胡少掉的不只是一条左臂,还有左腿。

    此刻长裤中还渗着鲜血,湿漉漉的一片,让他心神难定。

    呼唤声,让偏将等人都赶了过来,看清楚杨帆海手中抱着的人后,都是大吃一惊:“蔡骑督。”

    他早已料到,若络腮胡落在柳威手中,定然会要吃个大亏,但怎么也没想到,竟是成了半个废人。

    “大夫,快去找大夫来救人!”

    杨帆海大声喊着,近乎嘶吼。之前战场上死的,都是他不熟悉,甚至不认识的人。而络腮胡不同,这是他的教头,几乎算半个师父的人。

    可任他喊破喉咙,这一时半会哪能找到大夫,偏将等人只能面面相觑的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没有大夫,也没有药,杨帆海心中一片混乱,好一会后,福至心灵一般想到一事。

    朱果药效奇特,能让自己耐过饥饿一个多月时间,也能恢复伤势。自己当天是囫囵吞枣一般的吃下,也没有太正儿八经的炼化过。如今时间不过几月,也许药效还在。

    当即从身边一人身上抽出一把长刀,在自己手腕上一割。

    “你干什么!”偏将一惊,不解其故。

    杨帆海没有解释,掰开络腮胡的嘴,直接将手腕塞了进去。心中默默祈祷,只希望血中还有药效残留。

    约莫半刻钟时间,一旁的偏将终于忍不住将杨帆海的手臂一拉,从络腮胡口中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杨帆海又惊又怒。

    “你在干什么才对!”偏将大声吼道,一边用刚才撕好的布条给杨帆海手腕缠上,一边大声问他:“你知道你还要干什么吗?定城被围,将军已经不可能领军,我也没有资格来领军。”

    “狼口山鏖战未消,还不知道要打过久,定然也不会有援军,如今能救定城的已经只有你和身后的这些兄弟。”

    “你这样能不能救将军还是未知之事,但你如果继续下去,定然会因为血气大亏而无法作战。到时候我们这五千人马何去何从,定城之围如何解救?你告诉我!”

    “我……”杨帆海想要反驳,却是说不出话来。

    一方是络腮胡的性命,另一方则是五千兄弟和定城之围,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位那一方更为重要,心中茫然。

    迟疑了好一会才喃喃说道:“我……我没想过我要做这么多!”

    他不过一个新兵,上阵之后只是听从命令冲锋陷阵。可命运就是这么可笑,莫名其妙的就到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要去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做不了……也要做!”

    有人轻声说道,有气无力,乃是从他怀中的络腮胡口中传出。不知道是不是鲜血的作用,昏迷的他已经醒了过来。

    毕竟是战场老将,醒来之后并没有茫然,第一时间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军,你醒了!”杨帆海惊喜的喊道。

    “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杨帆海,你听好了!”络腮胡开口说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虚弱,随时都可能再次昏迷。

    “陈涛叛国,我的手臂和腿,都是他用钝刀磨掉的。他还令我一万多兄弟枉死沙场,这个仇一定要报。我已经废了,你能帮我吗?”

    “将军,你放心,我定然会取他头颅回来拜祭兄弟们!”杨帆海点头。

    络腮胡喘了喘气,又是说道:“柳威击溃了我们,再让昌国士兵穿了我们盔甲去定城,估计是想骗开城门……”

    “啊!”杨帆海和偏将都是惊呼一声。

    “不用担心,我看到许帆突围了,若他回了定城,此计定然无用。我但心的孟城百姓,柳威歹毒,定然会驱赶百姓攻城,生灵涂炭。定城应该已经被围,你要速速去营救。”

    “我该怎么做!”杨帆海急忙问道。

    络腮胡艰难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觉得如何合适就如何做。但一定要记住一点,绝不可能杀戮百姓。军人是用来保护国民的,武器决不能对准自己国家的百姓,一定要记住!”

    “一定……”

    叮嘱一声,络腮胡气息一软,已经昏迷过去。但呼吸相对之前要平稳了许多,想来是血液中朱果药效仍在。

    招手喊过一名新兵问道:“你知道出了定城最近的城池在哪吗?”

    “知道!”新兵点头。

    “好!”杨帆海又点出二十来人,再将络腮胡交到他手中,一脸肃色的叮嘱道:“你们几个,送将军去最近的城池,决不可出意外,明白吗?”

    “明白!”二十几人连连点头,将络腮胡抱上马背,便疾驰而去。

    等到这二十几人离开后,杨帆海翻身上马,大声喝道:“集合,准备出发。”

    看着定城方向,心中默默了念了两个名字。

    柳威……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