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五十四章 聚拢残兵

第五十四章 聚拢残兵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旭日东升,晨光破晓,孟城南方二百多里处。

    一百多人席地休息,打着盹,战马也在一旁吃着青草。杨帆海则是站在一个土包上,远眺四方,眉头紧锁。

    昌国大军三万多人,吃喝拉撒定然是个问题,他本以为就算没有援军,对方也需要后勤补给才是。自己在这一片地域扫荡,便可截住对方粮草。

    可扫荡了一整夜都不见人影,此刻他自然是感觉情况有些不对了。可具体哪里不对,他却是说不上来,此刻已经是在犹豫到底继续在这里执行任务,还是回大营请示。

    可无论是哪个决定,都担心会坏事,思索许久,还是不知道如何决定。

    正犹豫间,突然看到前方地平线上出现大量黑影,疾驰而来,略作靠近之后,发现分明都是人影,立刻大声令下:“所有人上马,准备作战。”

    一时间,所有人皆是惊醒过来,翻身上马。经过一次生死之战的洗礼,这些人对于所谓战争已经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所谓的老兵,也就是他们这样的新兵经过一次次生死血肉锤炼而不死后,慢慢炼成。

    手持黑色长枪,杨帆海心中极为紧张,不清楚那里来的究竟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片刻时间,等看清楚对方旗帜后,心中一沉,分明是昌国人马。近千人在追逐几百人,那几百人貌似溃败兵马,仔细看去,果然是蓟国盔甲。

    无需多想,杨帆海将手中黑色长枪朝前一指,大声喝道:“所有人,给我杀!”

    一百多名骑兵,见对方人数近千远超己方,第一时间还有些发愣,不敢上前,只是见得杨帆海已经冲出去,也不再多想,牙关一咬都是跟着杀了过去。

    昌国士兵不解此地怎么会出现蓟国骑兵,但见对方不过百来号人,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一阵阵嗷嗷叫唤中,准备将这不知死活的百来号人给收拾。

    只是交战之后,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

    杨帆海双腿夹住马鞍,手上黑色长枪若毒蛇吐信,点向前方。每一枪皆是杀招,或穿透心脏,或刺破脑袋。

    这些士兵根本无法与其抗衡,所过之处,留下一地尸体。

    不曾想过眼前少年身手如此了得,昌国士兵立刻一脸骇然,士气大落,而杨帆海身后的百来骑兵自然是士气大涨,不再畏惧。

    若狂风扫落叶一般,杨帆海领着身后百来骑兵,顷刻间就将诸多追兵杀了个干干净净。

    不曾想会在此处得救,被追逐的蓟国士兵,一部分既然狂奔逃散,另一部分人则是停了下来,看着杨帆海,似乎在等待指示一般。

    “把所有人给我聚拢!”

    杨帆海令麾下骑兵立刻行动,自己则是到了一个逃兵身前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逃……逃到这里来?”

    “败了,败了!”那名逃兵立刻带着哭腔说道:“我们败了啊!”

    杨帆海一把将他盔甲抓住,大声问道:“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败了,败了!”可那士兵此刻似乎被吓破了胆,只知道重复这两个字。

    无奈之下,杨帆海索性一巴掌拍在那人脸上:“给我说清楚,别像条丧家犬一样。”

    这一巴掌极为凑效,那士兵猛然间回过神来,看了杨帆海片刻再开口说道:“孟城城主陈涛投敌,我军中了埋伏……”当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昌国大军攻来,根本不止三万,而是八万人。冲到孟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加上领军者又是号称断头刀的柳威,凶名赫赫。

    孟城城主胆怯,不敢应对,僵持了不过几个时辰就开城投降。接管城池之后的柳威将五万大军驻扎城内,再留三万大军在城外佯装攻城,引人来支援。

    尽管络腮胡已经是小心翼翼,可压根没想过敌人就在城内,结果被昌国大军里应外合,包了饺子。

    数量上差别巨大,士兵素质也是不如对方,一番苦战,没坚持多久,孟城外的蓟国大军就兵败如山倒,四散逃窜。

    “将军,完了,完了!”那士兵大声哭泣,浑浑噩噩,竟是称呼杨帆海做将军:“我听说他们破了孟城还要去打定城,现在怕是没了。”

    “闭嘴!”杨帆海吼了他一声,自己也是心浮气躁,感到一阵害怕。

    自己第一次出战,没想就遇到这种情况,心中感触已经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各种念头在心中闪过,直到有人在他身边请示道:“队长,所有人已经集合。”

    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周围,溃散士兵足有四五百人,不过状态极差,只有自己麾下那百来名骑兵精神尚好。

    这场战争究竟成什么样子了,杨帆海有种六神无主之感,他个人实力不差,可对于所谓的战争完全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掌控。

    百般念头闪过,却是感觉手足无措,许久之后,才终于作出决定:情况已经如此,只能做自己该做的了。

    杨帆海翻身上马,大声令下:“所有人,跟我走!”

    随即带着这五六百人朝孟城方向而去。

    一上路不时遇到溃兵奔逃,昌国人马四处追杀,每次杨帆海自然都是全力相救。非是大军出战,散兵游勇正是让他得到机会,个人勇武无人能挡。

    到达孟城之时,已经击杀了数千追击的昌国士兵,收拢的残军亦是达到了五千之数。

    孟城前一片狼藉,尸体无数,火焰寥寥,灼烧尸体发出的焦臭味传遍了四方。

    这就是人肉被烧焦的气味吗……杨帆海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他烤过不知道多少野兽的肉,但人肉的被烧的气味还是第一次闻到,令他心中生出莫名寒气。

    这还不过是孟城一处的战斗而已,狼口山那边如今又是杀成了什么模样?仿佛间,尸山血海出现在眼前,孤魂野鬼四处苦啸。

    从军以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今才发现并没有,战争的残酷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现在该怎么办,将军!”杨帆海轻声问道。

    他身后跟了一个身穿铠甲的男人,乃是络腮胡点出来领军的一员偏将。大军兵败如山倒,无人可力挽狂澜,他是偏将也不例外,只能仓惶逃命。若非遇到杨帆海一路救来,怕是也已经身死。

    虽然他职位比杨帆海高了许多,但此时此刻他也知道身后近五千人马纯粹是被杨帆海个人勇武重新凝聚起来,若强行自己来领军,士气恐怕会一泻千里,只能暂时将自己定位在副官了。

    偏将轻声说道:“先派人进孟城看看里面的情况,稍作休整!”

    杨帆海点了点头,如他所说照做。派人进城查过一番后,发现已经近乎成了空城。

    “空城!连百姓都不在了?难不成是带去昌国了?”

    这样的结果令那偏将一愣,无法置信。孟城毕竟是辅城,离边境稍微有些距离,在定城未破的前提下,是绝不可能被昌国占领的。

    劫掠之后放弃城池是正常之举,可连百姓也劫走,这就有些诡异了。劫掠之事要的就是来去如风,带着百姓赶路,无意于自寻死路。

    “不!”杨帆海摇了摇头,看向定城方向:“他们绝不会就此离去,应该是攻打定城了。”

    他本不是笨人,而且之前许帆与络腮胡商议的时候他也在一旁听着,此刻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原因了。

    “驱逐百姓攻城!”偏将脸色大变:“这太阴毒了。”

    将百姓放在大军之前攻城,到时候定城守军杀不是,不杀也不是,不管结果如何,孟城的百姓怕难以活下几个。

    “战争……还有不阴毒的吗?”杨帆海低声说道,再将黑色长枪一举:“所有人听令,跟我回援定城。”

    胯下战马一夹,领着大军朝定城方向而去。

    看着一路狼藉,杨帆海沉声问道:“将军,能跟我说说敌将的事情吗?”

    此去定城,定然是一场恶战,他需要知道更多。

    “断头刀柳威,与暴屠雷豹,血枪薛城桐三人并称昌国三凶,皆是以杀闻名,都有筑基期实力。”

    “其中血枪最强,暴屠最狂,而断头刀则是最为毒辣,他是一个为了胜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人,尤其是在面对蔡骑督的时候。”

    “为何?”杨帆海一愣,自是不解。

    偏将立刻解释道:“断头刀这称号,不仅是因为他喜欢砍人头,更因为他脸上曾挨过一刀,差点被直接斩断,而砍那一刀的人正是蔡骑督。”

    接着又是叹息一声:“不知道蔡骑督如今情况如何,若是落在了柳威手中,怕是……”

    后果难以想象,无法再说的下去。

    杨帆海心中更是一紧,如偏将所言,一个以狠毒闻名的人,赶着十几万百姓去定城,能做出什么来,的确让人后怕。

    但已经如此,无法改变,唯有面对。

    一路前行,到离定城约莫百里处,突然见得一支人马,约莫一千多人,一身戎装迎面而来。

    中间有一辆囚车,似乎在押送什么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