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五十一章 分兵

第五十一章 分兵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探子带回来的并非前线主战场之事,而是另一个城池被围的消息。

    孟城乃是离定城最近的一个城池,与潍城一般,乃是辅城。因为离最大的定城不远,所以兵马数量不多。此次前线主帅被围,都以为昌国的兵马也是朝狼口山聚集,无暇他顾,因而将辅城的兵马也抽走了许多。

    却不曾想在这种时刻,昌国居然还能调动兵马出来,绕过前方战线,直接扑向后方。

    “咚咚咚!”

    鼓声阵阵,激荡人心,络腮胡站在校场点将台上手持大刀,一动不动。与平日暴虐的他不同,今天的络腮胡一脸严肃,颇有将军威势。

    鼓点急促,集合很快,不出片刻,两万多名新兵集结完毕,城中老兵也是集合在了外围。

    络腮胡拿出一张军令大声说道:“主帅出征,留下此令,城中人马一切由我调度。”

    “喏!”

    所有人大声应道,虽然那些新兵不解这个络腮胡教头怎么突然一下好像官职挺大了,但看诸多老兵没有多说,他们自然也是不敢说话。

    “牙门将军刘顺德听令!”络腮胡一声大喝。

    立刻有人出列:“末将在!”

    “领第一、第二枪兵营在城外列队等候!”

    “遵命!”

    那人立刻领着新的枪兵营往城外而去。

    “牙门将军周天赐听令!”

    “末将在!”

    “……”

    络腮胡在台上点将,以城中留守偏将牙门将领军,将两万新兵分好,尽数带出了城外。

    “第一骑兵营!”

    络腮胡看向杨帆海等二十来人,新兵两万人,骑兵营自然不止他们一个,按编号他们是第一骑兵营。此时校场人马都已经调度出去,仅剩他们二十余人还站在这里。

    “杨帆海为队长,随我出战!”

    杨帆海一愣,没想到居然会临时选自己当队长,但此时也只能策马出列,大声应道:“遵命!”

    络腮胡翻身上马,手提大刀,就要出发,一旁的监军上前有些担心的说道:“只带两万新兵,会不会不够?再带五千老兵才比较可靠。”

    络腮胡摇头:“昌国这次下手极狠,前线焦灼,居然还派了人来我军后方侵扰,恐怕还有更多的算计在里面。我担心他们的人马还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些。”

    “定城守军本就不到三万,我若带走五千,兵力更加捉紧。一旦对方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看似围孟城,实则打定城,那就麻烦了。”

    “定城不容有失,一切有劳监军了!”

    虽然定城军方人员与这监军关系并不好,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只能携手面对危机了。

    拱手一礼,络腮胡领着第一骑兵营出了定城,再令大军发出,朝孟城方向而去。

    孟城里定城不是很远,急行军下,第二天凌晨已经到了孟城地域。

    络腮胡没有急着出兵,在离孟城不过三十里的地方让大军停下休息,同时派出大量斥候去侦查敌方大军的消息。

    营帐内,听着探子送来的情报,络腮胡不断的用手指在地图上滑动,眉头紧锁。杨帆海与许帆手持长枪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络腮胡本不过是个骑督,自然没有侍卫,如今领军出战,身边必须要有人,索性就将嫡系的第一骑兵营当成了侍卫使用。

    看了地图许久,络腮胡眉头紧锁,似乎情况极为不妙。许帆性子好动,看了许久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骑督大人,什么情况了?”

    络腮胡这次没有骂他问不该问的,而是摇头说道:“情况相当不好。”

    再用手指指着孟城说道:“昌国三万人马围了孟城,一直在进攻,但攻势并不是很猛。孟城守军不过三千多人,若对方全力进攻,此时孟城已经被拿下才是。”

    “他们先围城打援吗?”许帆问道。

    络腮胡点头:“恐怕正是如此!”

    许帆却是皱眉:“三万人围城,至少留五千人马对应城内,余下可用人马不过两万五。我军也有两万人,以两万五对两万,对方就真有这么十足的把握能赢吗?”

    “而且这里乃是平原,我方人马展开阵型,可以急速冲刺,那五千人的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哪怕我方都是新兵,这三万人也不可能吃的下我们。”

    “不错!”络腮胡点头,随即有些惊讶的看着许帆问道:“你打过仗?”

    杨帆海看着地图一言不发,因为他压根就看不太懂,许帆却是说的头头是道,自然让他有这般想法。

    许帆立刻嘿嘿一笑:“想我少时熟读兵书,精通经略,这算什么,我们那地方人都叫我天才许,只是这些年时运不济。如今终于有机会发挥我的本事了,骑督大人,你若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这场战斗不如让我来指挥算了!”

    “你个鳖孙!”络腮胡抓起桌子上的砚台就砸了过去。

    新兵之中,这家伙的确是个人才,可一天到晚每个正形,总是感觉让人放心不下。

    骂过之后,心中一动,又是问道:“依你看,这战该怎么打?”

    自己忧心忡忡,难以定计,也许问问这毛头小子还真是个办法。

    “真让我指挥啊!”许帆嬉笑一声,见络腮胡又要砸东西了,急忙变作一脸正色,伸出一指点着地图说道:“依我看,枪兵营与刀兵营五千之数在孟城十里外这个方向驻扎,再来五千在孟城十里外这个方向驻扎,互相照应,可令敌方不敢全力攻城。”

    “再以弓骑兵骚扰,进一步分散对方精力。骑兵一千,在这一块扫荡,隔断昌国补给。”

    “等等,还有一事你不知道!”络腮胡打断许帆,指着他所说的骑兵扫荡一块说道:“这个方向派出的斥候没有一个回来,我现在就是担心这个方向是不是藏了昌国兵马。”

    那是昌国攻来的方向,又多树林,非常适合隐藏兵马。

    许帆摸了摸额头,做深思状,再摇头说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昌国兵马本就从这个方向杀来,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如此,我们也会要防备这个方向。”

    “依你所见?”络腮胡问道。

    许帆指了指那个地方说道:“依我看,这地方根本就没有大军,对方只是派了大量斥候在此,专门狙击我军斥候,让我们以为那个方向危险,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分散兵力。”

    络腮胡皱眉,微微点头:“不无道理,但如你所说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若他是故意让我们生出这般想法,以忽略那里,实则在那里藏了大量人马,又该如何?”

    许帆哈哈一笑:“这好办!”

    指了指杨帆海说道:“这家伙挺能打的,你让他领一支骑兵过去看看,只要个三两百人就行了。若有情况,一般斥候应该是留不住他,他可回来复命。若没有情况,就领着那三两百人去扫荡这一片,但凡昌国人马,尽数截杀。”

    “不是要一千骑兵吗?”杨帆海忍不住问道。他听不太懂这两个人说的东西,但似乎很有意思,也是用了心的听。此刻听到本来的一千骑兵成了两三百,自然是问了出来。

    倒不是他觉得自己带的人少,危险,只是不解为何会这样,想弄清楚。

    许帆微微一笑:“若你不去,自然是要以前,可若是你带队,就只要两三百人了,你一个能顶七八百,怎么样,看的起你吧。”

    杨帆海笑笑,也不再多说。

    许帆却又是诡笑一声:“其实我是觉得你这统兵能力,最多一百就够了,三两百的已经是极限,再多一些,你根本就带不过来。”

    杨帆海又是笑笑,也不计较。

    络腮胡看着地图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如此不错,不过杨帆海经验不够,依我看还是派个有经验的领军,他跟随出战较好。”

    许帆却是摇头:“骑督大人,你这是多此一举了。说道经验,难道你派出去的那些斥候经验不够吗?为什么一个都没回来?”

    再指着杨帆海说道:“这家伙是在山里跟野兽玩大的,天生直觉超出常人。这种眼前一抹黑的时候,经验无用,正是需要他的直觉。你弄个偏将来带他,等于是在老虎身上捆枷锁,适得其反。”

    “山里!”络腮胡一愣,看着杨帆海问道:“你不是在邴城吗?”

    “邴城也有山!”杨帆海讪讪一笑,也不多说,谁知道这劳什子的邴城在哪个方向。

    络腮胡没有多问,思索片刻,再点了点头:“就是如此了!”

    再哪来纸笔,写下军令,盖上将印,交给杨帆海,沉声说道:“杨帆海,你拿我军令去拨三百骑兵出发,给我去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遵命!”

    杨帆海领命,就要退出营帐。

    “等等!”络腮胡又喊住他,一脸严肃的叮嘱道:“记住了,你们的第一任务是看看此地是否有伏兵,若有,不要缠斗,第一时间回来。若没有,再做其他计划。”

    “明白!”杨帆海点头。

    络腮胡又拍了拍他的手臂:“安全第一!”

    “多谢骑督大人,属下明白!”

    杨帆海退下,持军令点了三百骑兵,出了大营,往南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