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四十九章 铜牌

第四十九章 铜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巴掌将黑影拍晕,许帆甩了甩手,丢了个东西,骂骂咧咧:“他大爷的,这家伙脑袋好硬。”

    此时杨帆海才发现,刚才这小子手里面竟是抓了一块石头,已经碎成几块。

    甩了甩手后,许帆开始扯那黑影身上的东西,头环、草藤披风……一一扯去,再把脸上抹干净点,乃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

    “这家伙是什么人?”许帆好奇,索性开始拔那人的衣服,看还有什么东西。

    杨帆海在他身后将黑色长枪缩小,纳入怀中,看着许帆背影不做声。相比那个黑影男人,他更想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人。

    看起来胆子甚小,有情况就跑,可一个不留神,又溜了回来。看黑影貌似被自己击败,可真正让对方失去胜机的却是那几把镰刀。

    这几把镰刀摆放的并不简单,先不说许帆如何在这点时间内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镰刀收集,也不说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镰刀摆放在这里。

    单单是能预料到黑影男人会在此处落脚,就已经是非同寻常了。

    “哎呀!果然有东西!”

    此时许帆惊叫一声,从那个男人怀中掏出来一块铜牌,上面什么都没写,就只有一个熊的图案。

    “你看看,这什么玩意!”

    将铜牌丢给杨帆海,许帆继续翻腾,可惜直到将那人近乎剥光,也没有再找到什么。

    “呃!”

    一阵轻轻**,那人竟是有了意识,似乎将要醒来。许帆下手毫不留情,抓起一块石头又是拍在头上,再次将人砸晕。

    “别把他砸死了!”杨帆海急忙喊道,这人来历不明,也许能查到有用的线索。

    许帆嘿嘿一笑:“放心吧,这家伙脑袋硬得很,没那么容易死的。”

    “那里,那里,就是那里!”

    此刻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再见有几十名骑兵奔驰而来,领头者正是络腮胡,一个骑兵营新兵正在为他指路。

    冲到几人眼前,方才停下,络腮胡大声问道:“情况怎么样……嗯,就是找个人吗?”

    近了身,自然是看到了被打晕的黑影男人。

    翻身而下,络腮胡仔细查看一番后,不由得惊呼一声:“筑基期……”

    他久经沙场,自然有办法判断他人的境界。这答案杨帆海也早已知道,一个交手就知道此人刚猛稍有欠缺,刀法却更是狠厉,实力比雷豹犹有过之,自然也是筑基期。

    络腮胡此言一出,所有骑兵都惊讶的看着杨帆海和许帆两人,一个筑基期的强者,在战场上可是能当一军先锋大将,如今竟是被这两人放倒在此,感觉有些不真实。

    “哈哈,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许帆一阵得意大笑:“虽然我这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但你们老这么看着,我也是不好意思的!”

    “来人,把他用铁链锁了,带回去发落!”络腮胡一声令下,立刻有人上前绑人。

    再看着杨帆海问道:“怎么把他拿下的?”

    他知道杨帆海实力不错,但训练之时因为不曾使用真气,所以感觉能力有限,最多先天之境到炼气期之间,绝不会是筑基期的对手。

    “哈,这个你就得问我了!”许帆立刻抢着说道:“骑督大人,你是不知道,当时这两人打的一个激烈啊。杨帆海眼看就身死,幸亏我及时用一招流星石……嗯,没错,也就是弹弓打的这人乱了手脚,然后……”

    不能不说,这家伙很有才,本来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事,硬生生的被他说的绘声绘色,好像旷世大战了一般。

    所有人听的很入神,但回头一想却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仅仅知道这黑影男人最后自己踩在了镰刀上,然后被许帆一石头给敲翻了。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杨帆海发现听了对方所说后,感觉自己的功劳少了许多,似乎能拿下这个人靠的全是许帆……的运气。

    不过这也正好他意,他最近喜欢这种新兵默默无闻的训练生活,不想表现的太过耀眼。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许帆对着络腮胡一脸讪笑:“骑督大人,我们可是拿下了一个大大的奸细,应该有重赏吧。”

    “你想要赏什么?”络腮胡瞄了他一眼。

    许帆毫不犹豫的说道:“黄金百两,放假半年。”

    “滚!”络腮胡立刻一脚踢了过去,再瞪了他一眼:“奖赏自然是有,但要看能问出点什么来。”

    “问出点什么!”许帆眉头一挑,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用胳膊肘碰了碰杨帆海:“铜牌,那个铜牌呢,说不定有线索。”

    杨帆海猛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抓了个铜牌,忙递了过去。

    “有熊……”络腮胡接过铜牌,只是瞟了一眼,就脸色大变,声音戛然而止,也不给其他人看清楚,直接塞到了怀中,再大声令下:“回城。”

    骑兵上吗,呼啸而去。

    “我……我们呢!”

    许帆急忙喊道,却是只听见络腮胡的回音:“自己滚回去。”

    “大爷的,过河拆桥,没人性!”许帆对着他背影比划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看着杨帆海疑惑的问道:“怪了,刚才打架的时候明明看到你用了长枪,长枪呢?”

    “扔了!”杨帆海也不理他,自顾自的朝定城而去。

    络腮胡脸色大变的模样,他看在心中,毫无疑问,那个黑影男人身份定然不一般,怕是要引出一些什么事端了。

    回到营中,所有的新兵的都已经回来,看着杨帆海的目光变得与以前极为不同,竟是有了一些敬畏。

    毕竟那是一个二十几个人联手都被一招打败的男人,最后却是让杨帆海给拦了下来。虽然现在很多人都说许帆才是最大功臣,但经历了那片刻的他们却是感觉杨帆海更为可靠。

    刚进门,就有几名士兵跟了进来,一身黑甲,很是威武。扫视了营房一圈,其中一名长官模样的人大声喊道:“谁是杨帆海和许帆?”

    “我是杨帆海!”杨帆海看着几人说道。

    许帆也忙跑了过来,一脸嬉笑:“我是许帆,可是有奖赏了?”

    “两位请跟我来!”

    黑甲士兵长官看着两人说了一句,扭头就走。其他黑甲士兵则是围在两人身后,很明显不容拒绝。

    不解其故,但两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跟随而去。

    走了不过片刻,到了军营深处,跟着几人进了一栋大屋。

    “你们进去吧,几位大人在里面等你们了!”黑甲士兵长官吩咐一声,便领着几个黑甲士兵在门口站好,仿若雕塑。

    “定是领赏了!”许帆惊喜叫了一声,便急匆匆的冲了进去。

    杨帆海打量了周围一眼,这才慢慢的走进去。

    屋内光线通明,人却不多,只有寥寥三人:络腮胡和两个头发斑驳的男人,一个一身盔甲,另一个则是长衫在身,很是儒雅。

    许帆一进屋就哇哇叫道:“骑督大人,可是准备奖赏我们了?”

    那毫无形象的模样立刻令络腮胡脸色一沉,大声喝斥道:“老实点!”

    那个身穿盔甲的男人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问道:“就是他们两个吗?”

    “正是!”络腮胡点了点,再对杨帆海与许帆说道:“这是定城都尉王将军,齐将军不在,定城一切都是王将军做主,还不快来拜见。”

    看似责骂,却也是在提醒两人此人的身份。

    “属下杨帆海拜见王将军!”

    “属下许帆拜见王将军。”

    两人急忙行礼,许帆也收起了一脸戏谑。

    “不用多礼!”王将军随手挥了挥,再看着两人很是满意的点头:“非常不错,年纪轻轻已经可拿下筑基期高手,看以后谁敢说我定城年轻一辈无人。”

    世家弟子不愿意来,普通百姓难寻英才,以至于蓟国前线一直都是一些老将支撑,被人诟病后力不足,眼前的杨帆海和许帆让他感觉看到了新的血液,自然欣慰。

    “属下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许帆一脸肃色:“不知道会有什么奖赏!”

    “你个鳖孙!”络腮胡立刻怒了,就要一脚踢过来,被王将军拉住。

    “奖励自然是有的,不过……”王将军看着两人很是认真的说道:“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了确定一件事!”

    说话间,拿出一块铜牌,上面雕塑了个熊的图案,正是从黑影男人身上搜出来的那块。

    “这块铜牌,可是从那人身上搜出来的,千真万确?”

    王将军看着两人问道,极为严肃。

    杨帆海点了点:“真是,我们想搜搜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想只有这么一块铜牌,不知道有何用处。”

    王将军与络腮胡相视一眼,一脸沉色。

    “这铜牌可是有什么问题?”许帆好奇的问道。

    王将军吸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你们不用知道,今天喊你们来,还要叮嘱你们一件事: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尤其这块铜牌的事情,你们就当没有见到过。”

    杨帆海与许帆一愣,不解其故。

    “报!”

    突然有人大喊着冲了进来,半跪地上,大声说道:“昌国大军三路齐发,主帅被困狼口山,请求支援!”

    “什么!”

    王将军与络腮胡皆是脸色大变,难以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