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四十四章 新兵

第四十四章 新兵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两人说完话,回来却是只有络腮胡一个人。

    走到杨帆海身前,络腮胡盯着他看了几眼,开口说道:“你就是那个……杨……”

    “前辈,在下杨帆海!”杨帆海拱手,再问道:“冯副将呢?”

    络腮胡摆了摆手:“他有事,先走一步,我带你去便是!”

    停了一下再问道:“听说你有方石信将军的文书?拿出来给我看看!”

    杨帆海没有过多犹豫,便将文书拿了出来,教导络腮胡手中。

    接过文书,看了看,络腮胡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把马交给他们,你跟我来吧!”

    杨帆海不疑有他,将战马交给门口的士兵,再跟着络腮胡朝城内走去。

    络腮胡在定城之中该是一个比较有身份的人物,一路过去,不时有士兵见到他行礼,称之为“蔡骑督”。而络腮胡则是闭口不言,一脸严肃,只顾领着杨帆海赶路。

    片刻之后,在络腮胡的引领下,杨帆海到了一处校场之外。

    “走,进去!”络腮胡指了指校场大声说道。

    杨帆海有些奇怪的问道:“齐将军在这里吗?”

    他感觉一方主帅应该事情繁忙,不会没事到校场来才是。没想络腮胡却是直接反问道:“谁告诉你说是来见主帅的?”

    杨帆海忙说道:“可……方石信将军是让我带着文书来见齐将军的。”

    “文书?我可没见什么文书!”络腮胡冷笑一声,背手而立。

    “你……你骗我!”杨帆海一愣,不曾想对方居然会是这样。如今文书在对方手中,唯有动武方能抢回来了。

    络腮胡一脸冷笑:“我最看不得你们这些走后门的家伙,仗着家里势大,逼方石信将军举荐你过来当偏将。自以为有些本事,还不是个软不拉几的毛头小子。”

    “什么家里势大?”杨帆海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络腮胡眼神却是更加轻蔑了:“还装是吧,冯武阳已经都给我说了。你乃邴城杨家的人,以输送物质为由,让方石信将军举荐。明知道前线艰难,还落井下石,你杨家的人可真是长脸!”

    “说到底,你邴城杨家也不是多大的世家,实力没有,这些臭习惯倒是已经学会了。看看人家冯武阳,方石信乃是他亲姑父,可人家从头到尾就没得到过自己亲姑父半点照顾,你还真差远了。”

    原来方石信将军乃是冯武阳的亲姑父,杨帆海倒真是不知,不过也是被对方所说弄得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冯武阳看自己不顺眼,可绝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对付自己。心中一气,已经是将手中黑色长枪握紧。

    “怎么,还想动手不成?”络腮胡冷笑一声:“看清楚这是哪,这是定城,不是你家邴城。莫说你一个毛头小子,就算你整个杨家来了,到了这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趴着。”

    “你以为当兵的只是拿上武器就算数吗?天真!战场上何等艰苦!我蓟国要的是吃苦耐劳的真正男子汉,不是你这种想着走关系的软蛋孬种。”

    “偏将是要用战功来换的,你一个毛头小子一来就想当偏将,有这么好的事情吗?要么就给老子滚蛋,想当兵,就从新兵干起,休想走关系。”

    说话间,络腮胡将文书撕碎,直接摔在了地上。

    杨帆海愕然,握紧黑色长枪的手力道慢慢松了下来。他本感觉络腮胡如此,不仅仅是因为冯武阳说了什么,还是因为自己在城门口抓他皮鞭让他下不了台,趁机报复。

    而此刻听来,似乎并非如此。冯武阳的确是在这事上挑拨了些什么,但络腮胡说话铿锵有力,表现出来的是他对于这种靠关系成偏将之人真正的不屑。

    不过对方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虽然还不太明白军功军衔之类的东西,但想要加官封赏,该是要有功劳才是。自己不曾入伍,一到此处就要做偏将,对于其他战士的确是不公平。

    想了须臾时间,杨帆海心中恼怒顿消,对着络腮胡拱手一礼:“前辈说的是,本不该如此,既然这样,那我就从新兵开始。”

    见杨帆海这般动作,反倒是让络腮胡一愣。大世家对于军中之事不屑一顾,一些近些年开始崛起的小世家想要夸大影响力,也是会常让族中弟子来从军。

    别人也就罢了,但凡落在他手中的就没有一个吃了甜头。其他世家弟子遇到眼下这种情况,无不是暴跳如雷,想要动手。

    而那也正是络腮胡想看到的,大闹校场,不管什么理由,都可趁机将对方撵走。不曾想眼前这毛头小子居然会变得气定神闲,毫不在乎一般了。

    “好,倒是有些门道!”络腮胡点了点头:“你跟老子进来,老子亲自给你办好手续。”

    随即便引着杨帆海进了一旁的一栋木屋。

    木屋内有不少人,皆是在排队,看情况应该都是招募的新兵。有人报着自己的情况,有专门的文书帮他们记载。

    络腮胡领着杨帆海直接走到了最前面,敲了敲桌子。

    那正在记事的文书抬头,见得是他,立刻站起来行了一礼:“蔡骑督。”

    络腮胡指了指身后的杨帆海说道:“先把他的弄好。”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那边新兵的不满,有人大声吆喝:“凭什么让他先啊,我们都排队这么长时间了。”

    “就是,就是!莫非是什么走关系进来的?”

    “走关系进来的就直接当官去呗,来新兵营干什么啊?”

    一阵喧哗,令络腮胡脸色一变,一巴掌排在桌子上:“都给我闭嘴!”

    那蛮横模样,平添几分煞气,立刻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再见络腮胡指着这些人大声吼道:“吵什么吵,这里老子说了算。有谁不服气的,我给他机会。想和他一样优先办理的,站出来就是,老子今天给你特权。”

    这般说话,令人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加上络腮胡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自然是让人不敢接话。不过也是有些年轻气盛,叛逆心极重的,竟是真的走了出来。

    数量不多,但也有十来个,一个个都颇为强壮,向来平日里都是不服人的那种。

    “可以先办吗?那正是太好了!”此时门口冲进来一个男子,个子不矮,但相对瘦弱,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了络腮胡吼的话,一溜烟的冲到了桌子前对着那文书问道:“我要怎么做?”

    这人……文书一愣,看了看络腮胡一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络腮胡哼了一声,大手一挥:“给他办!”

    文书忙对着那男子问道:“叫什么名字!”

    “许帆。”

    “哪里人士?”

    “蓟国人士。”

    “我问你哪个地方的!”

    “蓟国的啊!”

    文书翻了翻白眼,也懒得纠结,继续问道:“想做什么兵?”

    听得这话,那叫许帆的男子眼睛一亮,急忙问道:“那个长官,那个兵种比较厉害,最好在战场上可以秒天秒地秒空气那种!”

    “啪!”

    一声大响,络腮胡一巴掌排在许帆屁股上,直接将他拍飞,口中大声骂道:“死人最厉害,你当不当!”

    许帆重重的落在地上,哎哟哎哟叫个不停,哪敢再接话。

    络腮胡则是对着文书说道:“这些站出来的,全给我编入新兵骑兵营,老子亲自来操练。”

    骑兵营……不少站出来的人眼中一亮,暗中窃喜,而没有站出来的则是一脸后悔。

    诸多兵种之中,以骑兵造价最高,待遇最好,也是最受那些将军重视。能入骑兵营,被提拔升官的可能性自然也是远远大于其他兵种。

    看向络腮胡的目光也是开始变得不同,不曾想这个络腮胡胖子居然这般厉害,能随意决定新兵的去向。

    众人心情各是不同,唯有杨帆海一脸平静,倒不是他不知道骑兵营意味着什么,而是他知道那个“亲自训练”意味着跟着自己入骑兵营的这群家伙,肯定都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吃苦,而且是大大的苦头。

    至于他自己则是无所谓,这种士兵的训练最多只是无理而已,而在盘山之时,风师父给他的训练时常没有人性。

    此时那个叫许帆的男子已经办完手续,络腮胡推了他一把:“到你了!”

    文书抬头看着他:“叫什么名字。”

    “杨帆海。”

    “哪里人士!”

    杨帆海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络腮胡再说道:“邴城。”

    文书点头,也不再多问,自顾自的填了起来:“骑兵营。”

    有络腮胡在此看着,无人再敢喧哗,不出片刻,十几个人已经是尽数办完。

    络腮胡随意喊了来一个士兵,便带着一行人去领了生活用品,再安排了下榻之处。

    一行人为自己骑兵营的身份极为兴奋,却是不曾看到引路士兵离去时,眼中近乎怜悯的眼神。

    月朗星稀,不觉间已经是深夜。杨帆海躺在床上看着身边这些逐渐睡去,即将成为同僚的人,不经意的想起了二弟和三妹,也不知道在翠微山上是什么情况了。

    就在他感觉瞌睡渐渐袭来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大响,大门被踢开,一身戎甲的络腮胡握着一根马鞭走了进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