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四十三章 同行

第四十三章 同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蓟国南部,荒原千里,两道身影顶着烈日前行,正是杨帆海与冯武阳。

    两人虽然都不喜欢对方,可方石信的安排让他们无法拒绝,只能一同上路。冯武阳久在前线,习惯了这种赶路,自然无事,可杨帆海就遇到麻烦了。

    这麻烦倒不是天上的烈日,而是胯下的骏马。

    他久居山中,何曾骑过马。老虎倒是骑过,但那是为了杀虎才骑在了对方的背上。如今骑在军马背上,让他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莫说策马奔腾了,能坐稳了不落下去就算不错了。

    “真是……连骑个马都不会,方将军居然还让你去定城当兵,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一旁的冯武阳哼了一声,冷嘲热讽。

    方石信安排两人一同上路,还将雷豹之事说清楚,自然是想让两人能够化解矛盾,增进感情。

    可惜他心思虽然活络,却是没有看清楚人性格的能力。冯武阳不是一个会轻易改变自己看法的人,尤其是在雷豹之事上。

    虽然雷豹是被杨帆海击成重伤(在他看来,当时的雷豹未死,只是重伤),但最后斩落雷豹脑袋的就是自己。不管怎么说,这功劳本就该是自己的。

    真要算起来,就是功劳三七分,自己才是七分的那一方,无需承杨帆海多少情。

    诸多士兵议论也就罢了,毕竟自己可以慢慢把这事情压下去,可方石信都如此说就不同了,令他总感觉好像被人在头顶压了一块石头一般,极为难受。

    这般心思之下,令他看杨帆海更为不顺眼,压根没有与他化解误会的意思。

    他是如此,杨帆海就更不用说,他也是一个并不会太在乎陌生人感受的人,不然昔日在翠微山也不会打成那样。

    既然冯武阳要这般模样,他也懒得多说,反正只要这家伙将自己领到定城即可。

    此时听到对方冷嘲热讽,杨帆海不气不恼,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若不喜,自可先走,我有地图,自己一人也能找过去。”

    “你……”冯武阳心中又是火气上升,声音调高了八度。

    杨帆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还想与我动手不成?”

    对方的伸手,他心中有数,莫说一人,哪怕来五个,自己都能轻松放倒。

    冯武阳自然也是明白,打又打不过,走了到时候又怕不好交代,只能吞下怒火,不紧不慢的跟在一旁,冷看杨帆海不断出丑。

    此时杨帆海正努力尝试提升自己的骑术,可无人指点,光靠自己摸索,一时之间又如何做得到。虽然这几天下来已经进步了不少,但依然还只能让胯下骏马慢行,无法疾驰。

    定城离潍城甚远,一般情况下不在潍城补给范围内。前些时间是齐少虎的命令,才让方石信亲自押送物质。正因为太远担心出事,所以才带了大量人马。

    加上杨帆海策马难行,两人离开潍城半月有余了,方才走完六成的路程。

    又是过了近半月时间,定城已经越来越近,这里的环境也变得好了许多。不再仅仅是荒草,还有大量的农田。

    定城乃是南边战线最大的城池,也是人马驻守最多的一处。尽管鏖战多年,但昌国也不敢轻易来此地骚扰,使得此处的收成还算稳定。

    夹紧胯下马鞍,合适的鞭策,令战马的速度加快了几分,令杨帆海心中微喜,又是进步了一些。

    穿过一片稀稀疏疏的树林,遥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排黑影,再跑近甚远,仔细看去,分明是一道长长的城墙,定城到了。

    虽然对于从军之事,杨帆海一直都抱着风轻云淡的心思,但确定定城城墙的这一刻,还是让他忍不住心神激动起来。

    那是蓟国南边战线最大的城池,也是自己将要开始另一种生活的地方。

    “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冯武阳冷哼一声,双腿一夹,策马奔腾,对着定城而去,这一趟路总算是到头了。

    离定城尚有数千米远,突然见得路边有几十个士兵冲了出来,手持长戈将两人挡住。一个身穿铠甲,队长模样的人走到前边对着两人沉声问道:“什么人?”

    他们乃是城外斥候,本是不会随便检查进出城百姓的。但看两人骑乘的似乎都是蓟国军马,自然要出来询问一番了。

    冯武阳拿出一块令牌对着那名队长说道:“我乃潍城副将冯武阳,奉城主方石信将军的命令来此拜见主帅。”

    结果令牌,确定无误之后,那名队长点了点头:“原来是潍城冯副将,失敬!”

    将令牌还给冯武阳后,又挥手让身边的人退了下去,让开了路。

    两人继续前行,刚到门口便听到前方一阵喝骂:“一群新兵蛋子,这么点事都做不好,有个屁用?”

    再见十来个年轻士兵光着膀子,扛着一根一米粗细,十来米长的木头从城中走来。这木头明显泡过水,极为沉重,怕是有三千来斤。

    十来个士兵都算强壮,但看得出都只是庄稼汉,莫说修炼,怕是还不曾练武,扛着这么一根木头依然无比吃力,每一步迈出,都是在剧烈颤抖,一个个都憋红了连,连大气都不敢出,唯恐有失。

    旁边一个身穿盔甲的男人,身形微胖,脸上满是络腮胡子,一脸凶光,手中拿着一条皮鞭不断抽打着这些士兵,口中骂个不停。

    那木头本就沉重,十几个士兵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任那皮鞭打在身上,半口气的不敢出。

    见那身穿盔甲的络腮胡男人甚是蛮横霸道,杨帆海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但知道不可随便生事,只能当做没有看到。

    有人上前检查过两人的身份证明后,便朝城内走去。

    刚走到络腮胡男子身边时,此人又是扬起了手中皮鞭,狠狠的抽下去,大声喊道:“快点。”

    这一下力道颇重,被抽中的士兵忍不住痛叫一声。

    平常也就罢了,此刻这一声却是出了大事,这种情况下,身上的力量仿佛胸中的空气一般,一旦憋紧了就不能轻易松开,不然会立刻松弛泄气。他这一声大喊,自然是让力道一松,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十几个人扛着这木头已经到了一个极限,莫说失去一份力气,怕是压上几根稻草都足以令他们倒下。此刻此人一倒,其他人亦是发出一阵可怕的低吼,呆立原地不动,面色痛苦。

    再看所有人都是摇摇晃晃,浑身颤抖,明显已经是难以为继。

    如此下去,怕是所有人都有危险,杨帆海再不能视若无睹,立刻从马上跃下,身形一转,一记枭首枪法直接捅在了木头上。

    这一击不曾控制力道,爆发之后,直接将整根木头爆碎。一片片碎木飞射,扫向四方,让人纷纷躲避。

    一阵呜呼哀哉之声,抬着木头的十几个人纷纷倒地,**不止。

    “你干什么?”络腮胡男子怒喝一声,手中长鞭抽了过来。

    对此人心无好感,杨帆海又岂会让他抽中,反手一抓,直接将那皮鞭抓在了手中。

    “好胆!”络腮胡大喝一声,想将长鞭抽回来,却是发现无法做到。瞪大了眼睛,将手中长鞭一扔,就要拔剑。

    一旁的冯武阳眼看情况不对,立刻开口说话了:“老蔡,何事这般恼怒!”

    他自是巴不得杨帆海惹事,再被追责。但方石信是让他带人过来,一旦出了事,自己脱不开干系,无奈只能出面了。

    好在这络腮胡男子他是认识的,说的上话。

    络腮胡回头,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惊讶的说道:“冯武阳,你怎会在这里?”

    “说来话长,稍后再说!”冯武阳笑笑,将络腮胡拔出一半的剑按了回去,再问道:“这几个家伙犯了什么事,要这般重罚?”

    络腮胡摇了摇头:“什么犯事,这些都是新兵崽子,这是在训练他们,现在新兵的事情都是我在负责。”

    “训练?”冯武阳一愣,随即摇头说道:“这力度也太大了点吧。”他还以为这些人是犯了事的,没想到居然只是日常训练。

    “若强度不大一点,怎么练的出来!”络腮胡毫不在乎的哼了一声,再问道:“你不是在潍城吗?怎么来这里了?”

    随即想到了什么一般笑着问道:“对了,前几日有封赏文书到了定城,听人说有你的名字。究竟又做了什么什么事?该不会是你姑父为你谎报军功吧。”

    看的出两人很熟,这种玩笑都敢开。

    “哪敢!哪敢!”冯武阳摇了摇头,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你说现在新兵都是你在负责?”

    络腮胡点了点头:“没错。”

    冯武阳似乎有了主意,忙拉着络腮胡往城内走去:“你过来,有事跟你说。”

    再与杨帆海吩咐道:“我先有点事,你在门口稍等片刻。”

    杨帆海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看了看那些躺在地上还无法动弹的新兵,也没有再上前,牵着马站在了一旁等着。

    等了好一会后,才见那络腮胡回来,不过却是孤身一人,不见冯武阳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