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四十二章 安排

第四十二章 安排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方石信所说让杨帆海一愣,有些意外。

    本以为方石信是想为白天银甲将军的事情解释,没想不仅提都没提,反倒是在这里想招募自己从军。

    璟露公主如此说,方石信也如此说,看来前线战场已经是真的有些缺人了。

    不过这事情,他一时片刻也是没有决定,只是反问道:“前辈为何突然问我?”

    方石信叹了口气:“我蓟国虽然在兖州东北一带也算不小,可前些年与周边国家纷纷开战,国力消耗巨大,如今已经是大不如前了。”

    “更重要的是人才凋零,如昌国还出了雷豹这等骁勇战将,而我蓟国除了老一辈的将军,后辈无人能与之抗衡。如今见得少侠身手不凡,又比雷豹还要年轻,我自然是心喜,有些唐突了。”

    “倒不是!”杨帆海摇了摇头,不解的问道:“说人才凋零倒是有些过了,我前些时间去过翠微山,见到了各家世家子弟,身手资质皆是不凡,只要稍微熟悉战场,定然不弱雷豹。”

    这话并非乱说,不可否认,雷豹的确要强过吴烬等人,但吴烬等人年纪比他小了怕有十岁。杨帆海相信,无需十年,如吴烬等世家精英子弟,绝对可超过如今雷豹的程度。

    此言一出,却是令方石信脸上突然黯淡,连连摇头:“这事,更是令人痛惜。国主征战多年,国力消耗甚大,大多心思都放在了这些战事上,对于蓟国的管理自然落下。”

    “如今蓟国虽然还是以王室为主,可各地的治理主要都是靠了这些世家。王室控制力度减弱,使得这些地方的世家俨然已经成了一方方小势力,对于上边的命令时常用各种借口推脱,阳奉阴违。”

    “如今莫说让他们自家子弟上战场,便是要他们输送一些兵马过来,都已经相当困难了。再加上有消息说仙山宗门开始收我凡人弟子,这些世家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上面,哪还有心思管这些地方啊。”

    “还有这种事情!”杨帆海大为惊讶,他久居山中,见得事情有限,大多了解都是从杨父口中说出。

    而杨父是一个愤世嫉俗之人,大多都是在宣泄对于王室征战昏庸的不满,杨帆海自然是不知道各地世家情况。

    方石信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啊!以前尚且阳奉阴违,如今一旦依傍上了仙山,纵然国破,他国人马也不敢轻易对他们的家族怎样,怕是会更加有恃无恐了。”

    杨帆海皱眉,为方石信所说思索,再想起翠微山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心中莫名有火,但不知道火从何来,只是感觉这些所谓的神仙人物似乎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美好。

    “抱歉,感觉与少侠投缘,一时兴起,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此时方石信感觉自己似乎多言,笑过一声已经打住,转而又问道:“不知道少侠对我的提议是否有兴趣?”

    “这……容我想想!”杨帆海没有直接拒绝,实际上他此时正好是不知前路在何方,既然璟露公主也那么希望自己从军,也许去军中并非坏事。

    方石信见对方没有拒绝,立刻继续说道:“诛杀雷豹之事,我知道九成功劳都在少侠身上,但少侠并非我军中之人,这功劳也是不好上报。所以我准备将这事都落在冯武阳身上,少侠若有需要补偿只管开口便是。”

    “无妨!”杨帆海摇了摇头,倒不是他何等大度,实在是对这些所谓的军功没有几分概念,压根不清楚到底有什么意义。

    反正他出手之际只是想着阻止对方屠城,不曾想过要有回报,方石信如此处理,也是无妨。

    见杨帆海毫不在乎,方石信心中松了口气,又是说道:“军中现在各处招募新兵,从头训练。看少侠身手,自然是无需如此。”

    “我潍城乃是囤积物质城池,多是防守,留在我这怕是会浪费了少侠之能力。若少侠愿意,我愿意修书一封给定城主帅齐少虎将军,推举你去做个偏将,你看如何?”

    杨帆海不是军人,给他斩杀雷豹的战功并没有多大意义,倒不如让冯武阳得了这份好处。而且就算杨帆海是一个普通小卒,得了这份功劳,怕也只能暂时提拔到偏将而已,不可能太多。

    定城齐少虎将军爱才,以杨帆海之身手,足以让他直接封做偏将,自己这般举荐,一来是补偿了杨帆海,二来亦是为齐少虎将军输送了英才,可谓是一举多得。

    方石信能当这一城之主,可不仅仅是只有修为,心思也是过人,不过杨帆海却是不曾想这么多,思索了一番后,终于点头:“如此也行。”

    说完之后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在无意之中已经答应了对方所说,当即苦笑一声:“前辈好生厉害!”

    不知不觉中令自己应下了这事,包括处理斩杀雷豹功劳之事,虽然对方似乎很会算计,但一切都是很坦然的告诉了自己,令自己难以生出厌恶之心。

    “哈哈!”方石信大笑一声:“我一片诚心,可没有其他想法。既然如此决定,我今晚便修书一封,明日少侠带上出发去定城便是。”

    “这……”杨帆海尴尬的摸了摸头:“我对这里一切都不熟悉,不知道定城在哪。实不相瞒,来潍城我都只是误打误撞而已。”

    方石信点了点头:“这无妨,我稍后让人拿一张地图过来,你正好可好好熟悉一下前线一带的地形,对你以后也有帮助。”

    “这……好吧!”

    杨帆海本意是希望对方能派个人带自己过去,可对方既然如此说,自己也的确并不喜欢,就如此决定了。

    方石信又指了指门外:“就如此了,我还有事,你若有什么事情,可与门外侍卫说一声,让他通知管家便是。”

    “前辈好走!”

    杨帆海点头,送方石信离开。稍后有人送了地图过来,简单的看过之后,便收入怀中,继续在榻上调息疗伤。

    一夜无事,直到拂晓。散了功法,立刻感觉神清气爽。

    说不出的原因,杨帆海越来越觉得风师父神秘了。以前还以为他教自己的只是普通内功心法,如今方才发现不是。

    那些心法换成真气后也能运转催动,甚至效果更佳,让他感觉这些功法似乎就是为真气运转而创造的。

    尤其是回春术,昨天内腑伤势不轻,一个晚上的时间不到,竟已是完全恢复,甚至还有精进,难以置信。

    真不知风师父到底是什么来历,也许也是个强大的修行者吧。

    放下心中念头,到了城主府大厅,准备与方石信道别。只是通报之后刚进门,就发现已经有人在等候,正是冯武阳。

    此时没有军务在身,冯武阳并没有穿他的银甲,只是一身简单的布衣,少了几分英姿,但依然看得出练武之人的强健体魄。

    看到杨帆海走进来,冯武阳眉头微皱,鼻翼抖动了一下,就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看得出他并不喜欢杨帆海,不过并没有表现出太多。

    他对杨帆海不喜,杨帆海对他也没有好感,自然也没有说话,两人自顾自的站着。

    好片刻后,方石信才大步走了进来,看着杨帆海边走边说道:“抱歉,抱歉,杨少侠,犬子闹得很,缠了好一会才作罢,让你久等了。”

    杨帆海摇了摇头:“无妨,无妨,反正时间还早。”

    昨天在那侍卫引着来城主府时,为了安全起见,他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这城主的事情,以作防备。

    方石信是纯粹的军旅出生,并没有什么背景,一生功绩都是靠他自己。从一介平民做到一城城主,自然是付出了许多。

    多年来投身军旅,不曾婚娶,到了四十多岁方才成亲。看起来中年模样,已经是六十多岁。

    前些年,晚年得子,自然是喜不可言。虽然对其他人无比严厉,唯有对他这独子无可奈何,不说有求必应,那也是近乎百依百顺了。

    “将军!”一旁的冯武阳对着方石信躬身行礼,再问道:“不知道将军唤属下过来,所为何事?”

    “免礼吧!”方石信随手一挥,再对冯武阳说道:“昨天之事,我已经与杨少侠商量好了。斩杀雷豹的功劳就都落在你身上,不久后该会有赏赐过来,如我猜的不错,加官该是不会少的。”

    “你之前常念叨着想上前线,只是一直没有调令,我也不好让你离开,如今正是机会了。你在潍城已经是我麾下第一号人物,若再加官一级,除非我把城主位置让给你了。”

    “不敢!”冯武阳急忙低头,脸上却是有止不住的喜意。

    方石信摇了摇头:“不是你敢不敢的问题,暂时我这老骨头还得守在这里,所以只能调你离开。”

    “我已经与杨少侠商定,举荐他去定城。你的封赏也是先到定城,正好他对这里不熟,你便负责领他过去,顺便封赏。”

    原来已经安排了人带路……杨帆海心中暗道。

    两人虽然都是不怎么喜欢对方,但这般安排也是最为合适,也不再多说,纷纷告谢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