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三十九章 截脉枪法

第三十九章 截脉枪法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一记硬拼,一匹壮硕的战马竟是被两人的力量硬生生震死,那口吐鲜血倒地身亡的马尸令所有人心中惊愕。

    这小子好强……跌坐在不远处的冯武阳目瞪口呆,之前还道杨帆海是可欺之人,此时方才发现自己小看了对方太多。

    暴屠雷豹是何等人物,在正面战场立下赫赫战功的狂徒,堪称凶名昭著,便是潍城的守将都不是对手,此刻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看起来也不是多大的小子竟是可与他战的平分秋色,难以置信。

    再看黑色长枪所指,昌国骑兵无法抵挡,皆是落马身亡,之前跟在冯武阳身后追出去的骑兵们亦是暗自庆幸,若这野人有伤人之心,恐怕用不着昌国大军杀来,他们也没有多少可以活着回来。

    坐骑被杀,雷豹怒火冲天,心中更是惊愕。对方使一杆长枪居然能与自己的大锤这等重武器硬拼,还不落下风,这是什么力量。

    同一时刻杨帆海亦是惊讶,自己从山中走出来这么长时间,枭首枪法除了打那条黑色大蛇时吃了点亏,一直无往不利。尤其是与人武器硬拼的时候,也唯有沈雨薇的凌薇宝剑没有被损坏。

    如今对方的铁锤居然丝毫无损,要么是眼前这人实力惊人,要么就是这一双大锤也是法宝了。

    “呀!”

    此时雷豹一声大吼,双眼之中满是杀意,握着双锤的手臂不断鼓劲,黑甲之间露出的手臂上,可见一道道青筋,仿佛藤条一般,极为可怕。

    须臾之间,竟有一股仿若清风的罡气在其周身出现。

    筑基期……看着那似有似无的罡气,杨帆海又是一阵错愕。炼气期,乃是开始修炼真气的初始境界,再进一步便是凝气筑基。

    筑基期最大的一个特征便是可在周身凝聚护身罡气,令战斗力进一步变强。

    惊愕与对方实力的同时,亦是惊讶自己的实力。吃朱果之前,自己不过先天力魄境界,虽然风师父给自己划分的境界与其他人不同,但他以为自己更进一步,也就相当于一般修士炼气期的程度而已。

    可此时自己与这筑基期的黑甲壮汉过招,却是不落下风,说明自己也是有了筑基期的实力。

    风师父究竟教自己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此刻便是连杨帆海也摸不着头脑了。

    “啊!”

    一声大吼,雷豹手持双锤犹如狂兽一般对着杨帆海冲了过来。身高体大,又有一双大锤,每一步走来,感觉大地在震动一般,砰砰作响。

    狂舞之间,一双大锤几乎将整个城门给封了起来,让人感觉整个黑甲壮汉的手臂好像伸长了一般。

    此人力量极大,又有罡气护体,杨帆海虽然好像有了筑基期战斗力,却是无法做到凝气真气化为罡气,硬拼是为不智,第一时间选择了游斗战术。

    矮身躲过一锤横少,黑色长枪攻击雷豹双脚,等到对方大锤回防,又是一个弹跳朝其脑袋杀了过去。

    一时间,两人战成一团,城门口锤影枪芒绵绵不绝,无论蓟国战士还是昌国人马,靠近便非死即伤。

    雷豹力大,一双铁锤在他手中仿若一般长剑,舞的风生水起,水泼不进,令人震惊。

    而杨帆海身手矫健,常年在山中与野兽为战,最是擅长在险恶地形腾挪辗转。纵然此刻城门之内看起来不过几米方圆,在那锤影之中也是仿若闲庭信步一般,游刃有余。

    为两人实力而震惊,亦是不敢掺和这样的战斗,纵然双人马加起来过万,此刻却是被这一场龙争虎斗而隔开,无法交战。两处大军,皆是焦灼在了城门口,等到战斗结果。

    腾挪之间,杨帆海小心的躲避大锤轨迹,不敢掉以轻心。雷豹战斗力惊人,一旦被扫中,怕是非死即伤。

    可游斗亦不是办法,雷豹乃是筑基期,还已经凝聚出罡气,怕是已经到了大圆满境界,真气浑厚远胜自己,如此打下去,先出现破绽的恐怕会是自己。

    心中思索许久,猛然间有了主意。

    迷雾谷时,风师父曾教过他一招扰乱对手内力的枪法,名叫截脉。可通过灌入内力,让长枪有扰乱对方内力的效果,专门破某些刚猛功法。

    只是在山中之时,交手的都是野兽,无内力可言,所以这枪法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出山之后,枭首枪法无往不利,自然也是用不上,此刻似乎正是时候了。

    心中一动,将真气灌入黑色长枪内,竟是化作一道道一丝丝黑色气旋,如疾风劲扫,攻向雷豹薄弱之处,逼的其急速回防。

    这枪法虽然灌入真气,但并不能加强攻击力,只能扰乱对手真气,以雷豹那一身黑甲的防御,就算他直接让黑色长枪点中,也是没有多少伤害。

    可惜他又如何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种枪法,看杨帆海出手更为迅猛,直道对方也是用了压箱底的本事,自然守得水泄不通,不敢让对方得手。

    如此正是合了杨帆海心意,每一枪击中对方,无论是武器,还是盔甲,都能造成不小的影响。那些黑色气旋,犹如跗骨之蛆缠在了雷豹身上。

    起初不觉如何,片刻之后,雷豹心中大惊,他感觉自己体内仿佛出现了无数钢针,不断的扰乱体内真气,甚至让经脉隐隐作疼。

    莫说全力施为,就算能发挥一半的战斗力都不错了。身上罡气也是变得若隐若现,将要消失一半。

    一时间,竟是忍不住大声喝道:“你这是什么邪枪!”

    邪不邪,杨帆海不知,他只是惊喜的发现,使用真气催动之后,截脉之枪竟是比用内力催动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尤其是那黑色气旋,以前在迷雾谷时刻从来不曾出现过。

    同一时刻更是有一种感觉,黑色长枪似乎与这套枪法十分相合,有神龙如海之感,更为凶猛,以至于让截脉枪法产生了质变之感。

    游斗许久,雷豹的大锤挥动已经明显没有了之前的霸道气势。莫说交手的两人,便是被堵在城门两侧观战的将士都能感觉到。此时那一双大锤仿佛陷入了沼泽之中一般,难以发挥。

    胜负的局势似乎已经有了要分出来的趋势,没有人想过雷豹会输,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雷豹心中不服,可无可奈何,感觉自己被戴上了枷锁一般,难以施展。

    “啊!”

    眼看那该死的黑色长枪又要杀来,雷豹突然一声怒吼,直接迎了上去,双锤舞动,却不是迎向长枪,而是敲向杨帆海。

    继续鏖战不利,拼着两败俱伤,定要拿下对方。

    同一时刻,杨帆海亦是有了同样的想法,截脉枪法虽然效果不凡,但真气消耗也是巨大,他无法确定谁先到尽头,倒不如硬拼一记。

    身形一旋,一记枭首枪法带着旋转枪芒对着大锤捅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如流星一般分开,掉落在人群之中,压倒一片。

    翻身而起,皆是大口喘息。雷豹满头是汗,将要力竭一般。截脉枪法的黑色气劲仍在,扰乱体内真气,极为不适。

    杨帆海亦是面色发白,纵然已经让对方状态远不如之前,可自己消耗也是不小,硬拼之下,并没有占便宜。

    截脉枪法的黑色气劲不可能永远存在,一旦消散,自己体内真气已经无法再将对方耗成这个程度。

    为今之计,除了短时间内击败对方,再无他法。如此做,唯有枭首枪法可用,可已经试过两次,虽然能对那一双铁锤造成一定损坏,但离击碎还差了太远。

    时间无多,如何是好。

    心中各种念头闪过,猛然想起风师父昔日所说:“这招枭首枪法,要的是目标上半截粉碎,而下半截丝毫无损。你并没有做到,却自以为得,不打你打谁?”

    风师父要求的是半块石头,而自己那一日明明将整块石头都击碎,似乎效果更好,可是还被怪责,所以枭首枪法要的并非是直接狂暴的破坏力,而是要将所有力量凝聚成一点,击中目标死穴。

    再想起以前风师父还教导过自己,杀人败敌,无需要打的何等惊天动地,只要能击中对方死穴,一击毙命,便能胜利。

    或者说这招枪法讲究的不仅仅是破坏力,更是看重对于力量的控制程度。

    之前无法做到的事情,今日怕是非做不可了。

    此刻黑色气劲扰乱之力变弱,雷豹恢复了不少力量,挥动大锤又是冲了过来,他看得出对手此刻也是不好过。

    杨帆海深深地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手中黑色长枪一转,大吼一声,一记枭首枪法迎了上去。

    一块变半块,便是破坏面积变小。若一枪捅中目标,要将破坏的面积变小,唯有将力量压缩,让其凝而不发,更为迅疾。

    正如大江大河奔腾而来,涌入峡谷之中,便可爆发出更强的破坏力。虽然不能洪水泛滥,淹没万里,却是可以开山崩石,如利剑一般斩断天堑。

    心随意动,仿佛之间,看到了峡谷川流迸射而出。

    冲刺的黑色长枪上气旋盘旋,霎时间纷纷附在了枪头上,闪烁更为慑人的黑芒,可怕无比,若彗星一般对着大锤捅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