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三十八章 暴屠雷豹

第三十八章 暴屠雷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一路大军杀来,竟是昌国人马,银甲将军心知不妙,立刻舍了杨帆海,招呼骑兵队逃回城中。

    这石城名叫潍城,是前线一座辅城,主要作用是物质中转,供应前线,不容有失。

    城中人马本来不少,但因守将有军令在身,带走了七成人马,远不如杀来的昌国兵马之数,城外作战,定然不敌,若让对方趁现在杀入城中,后果如何不用多说。

    身穿盔甲,又无坐骑,速度自然不快。此刻离潍城尚有三千多米,而昌国人马又是奔腾而来,冯武**本不可能提前进城。

    无奈之下,只能纵身跃上身边一个下属的坐骑。

    一下凭空多了一个人加一副银甲的重量,那匹骏马低鸣一声,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奔跑之间,甚至还能看到四脚颤抖,难以支撑一般。

    昌国大军领先之人乃是一个身穿黑甲的壮汉,手上提着两把大锤,头戴尖刺头盔,威风凛凛。

    冲过丘陵,见到城外的人马,尤其那一身银色盔甲的冯武阳,黑甲壮汉第一时间一阵愕然,随即一阵狂喜,大吼一声:“杀,杀,给我杀!”

    不过马上又想明白了什么一般,改口大声令下:“冲,给我冲进去,先入潍城者记首功!”

    两国交战,胜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事情,双方主帅斗智斗勇,不仅仅是在前线交战,更会不时派麾下偏将领军杀入对方内部。

    这一支人马此处任务就是如此,坚壁清野,让粮食无收,若还能趁机掠劫补给,更是有功。

    如今潍城居然有支人马在城外未归,而且城中副将也是在外,这意味着自己今天不仅仅是骚扰这么简单,甚至很有可能拿下这座石城。

    如此天赐良机,怎能心中不喜,仿佛间,他已经看到了一场大功劳就在前方。

    一个逃,一个追,两军人马争分夺秒,皆是全速朝城门冲去。

    “冯武阳,哪里逃!”

    黑甲壮汉手持双锤,靠在马背上哈哈大笑。

    冯武阳此刻乃是与属下共乘一马,速度远不如其他骑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后大军越追越近,心急如焚,冲着城墙上大声下令:“射箭,射箭!”

    可惜此时城墙上只有一百多弓箭兵,其他人马还在登城墙之中,箭雨一阵阵,犹如毛毛雨一般,并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

    左思右想,无计可施,冯武阳终于做出决定,一把抓住了身前下属,低声说道:“潍城不能失,对不住了!”

    话音一落,就将属下一提,直接扔了下去,口中大声喊道:“快跑!”

    再骑着骏马,头也不回的朝潍城而去。

    这般情况,何处可逃?被扔下去的骑兵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将军对这般对待自己,回过神来不过跑出三五米,就立刻被追过来的昌国大军淹没,踩成了肉泥。

    前军一个个进入城中,冯武阳眼看希望就在眼前,身后是穷追猛赶,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咚咚咚!”

    终于踏到了护城河的木板上,眼看将要脱险,猛然间却是听见一阵呼呼之声传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凌空飞了过来,气势汹汹。

    仔细看去,分明是一柄大锤,杀气腾腾。

    冯武阳心中一惊,深知追兵将领实力,哪里敢让铁锤砸中,第一时间就从马上跳起,往地上一滚,躲过了这可怕一击。

    可惜胯下坐骑就没能躲过了,一声惨叫,半个身子被砸的血肉模糊,一命呜呼。

    躲过了必杀一击,但局势反而变得更为严峻。此时拉上城门尚还来得及,可冯武阳刚才为了躲避铁锤,竟是滚到了城门之外。

    若是其他人,守城士兵自然是毫不犹豫为了潍城将其牺牲,可眼下落在外边的却是城中副将。尤其是此刻主将因有事离开,冯武阳便是城中最高首领,哪有士兵敢牺牲城中最高首领的。

    眼看着马蹄声逼近,冯武阳冲到了城门上,再朝前方大门而去。士兵正要将城门拉起,黑甲壮汉却是已经冲了过来,身后两名骑兵手中大刀挥动,将城门上的拉绳一一斩断。

    此时城门上已经聚集了大量弓弩手,箭如雨下,却是已经拦不住昌国大军。眼看已经无法阻挡,城门内门之中立刻冲出来大量骑兵,欲救援冯武阳。

    城门之上,双方大军瞬间冲到了一起,战成一团。

    无法避免,只能迎战,冯武阳此时心中已乱,只知道潍城决不可失,伸手从一名士兵手中抢过一杆长枪,就迎着黑甲壮汉杀了过去。

    “冯武阳,你可不是我对手!”黑甲壮汉操起落在地上的大锤,一锤击中。虽然用手中长枪挡了一下,但冯武阳还是被击飞甚远,手中长枪更是已经变形。

    落地翻身,冯武阳一时间竟是无法站立,只能看着黑甲壮汉狠狠的喊了一声:“雷豹!”

    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是一片寒意。眼前的黑甲壮汉可并非什么无名之辈,乃是昌国前线有名的战将之一。

    手持双锤,力大无穷,虽然不过三十来岁,却是得高人指点已经有了筑基期实力,乃是昌国崛起速度最快的新星之一。

    战场上所过之处,敌人连相对完整的尸体都无法战场,人称暴屠雷豹。

    若城门未开,自己尚能坚守,可如今此处城门无法关上,后果如何,不言而喻。

    最强的副将力竭,其他人更是难以抵挡,雷豹手持双锤,一阵狂舞,七八个骑兵连人带马被敲的血肉模糊,直接身死。

    战况如此,无可奈何,一众将士只能拖着冯武阳且战且退,朝城中而走。

    “哈哈!”

    雷豹大声狂啸,骑着战马奔腾冲刺,领着身后人马,仿佛一干长矛,杀的潍城守军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关门,关门!”

    冯武阳大声叫喊,希望还有一丝机会。可此时的城门又如何关掉上,雷豹一锤子砸过去,几个准备关门的士兵被直接砸死,血肉飞溅。

    “杀,给我屠了这!”

    大锤一挥,雷豹直接下了屠城之令。他性子狂暴,不然也不会得到暴屠之称号了。这样的城市他是不可能守住的,唯有尽可能造成最大的破坏了。

    军令一下,身后人马嗷嗷叫唤,杀气腾腾。

    突然之间,一道身影踩着城墙石壁疾驰而来,纵身跃起,枪影如雨,从天空落下,顷刻间杀死数十名昌国骑兵。

    再见黑色长枪如毒龙出洞,对着雷豹后背杀去。

    战场军士,对杀气极为敏感,雷豹反手一记重锤,将黑色长枪攻势击偏。

    这一击力道极大,令那身影被余力影响朝一侧飞去,但其伸手矫健,接着力道冲上城门石墙,飞檐走壁落到了雷豹身前。

    “啊!”

    雷豹大吼一声,骑在战马上居高临下,手中大锤仿若小山一般砸了下去。

    那身影一个转身,手中黑色长枪朝天一刺,一招指天式直接刺在了大锤之上。

    “砰!”

    一声巨响,枪尖与大锤之间火星四射,可怕力道爆发,化作一阵旋风,将两人分开。持枪之人退后近十步方才停下,雷豹连人带马亦是后退了三步。

    呼呼风声中,那身影腰间缠着黑色狼皮,光着膀子,手持黑色长枪,一身放荡不羁的草莽之气,正是杨帆海。

    “你……”看着眼前持枪而立的杨帆海,雷豹一惊,随即大喝一声:“哪里来的野人,找死不成。”

    此时他也是心中暗惊,一个交手便已经知道对方身手不凡,一杆长枪竟可使出那般力道。尤其是看着杨帆海这一身放荡不羁的装扮,心中警惕之意自然更胜。

    杨帆海不言不语,黑色长枪一动,对着雷豹杀了过去。

    虽然他是误入这场战斗,也还被蓟国的人马误会,但不管如何,他终究是蓟国人,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雷豹杀戮蓟国人。

    眼见对方将领下了屠城之令,他没有过多犹豫,便直接出手了。

    现在强攻,只因为对方占据了人数优势,决不能让他们突破城门,否则一旦阵型拉开,回天无力。

    “好胆!”

    眼见这来历不明的野人竟然主动强攻,雷豹忍不住也赞叹了一声,再大声令下:“你们杀进去,我先解决这个野人。”

    “想冲进去,没那么容易!”

    杨帆海轻喝一声,一招百花缭乱使出,真气催动,枪头上带着黑色气旋,舞动之间,仿若一朵朵黑色花朵在虚空绽放。

    城门不到十米宽,仅容六七匹马齐头并进,黑色枪头锋芒毕露,加上两侧还有潍城士兵,杨帆海硬生生的将冲过来的骑兵逼停下来。

    “找死!”

    雷豹怒喝,大锤挥动,驱动胯下战马,对着杨帆海冲杀过去。

    那高大的身形,加上此刻的狂怒气息,杀气腾腾,正如其名号一般:暴屠。

    杨帆海却是不闪不避,原地一个转身,一招枭首枪法带着黑色气旋对着那巨大的铁锤捅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气浪喧嚣,两人皆是无法止住自己的身形,一个后退数十步,另一个则是被硬生生的从马背上打了下来。、

    再听见一声长嘶,战马到地,口中吐血,抽搐几下便再无动静,竟是被两人一记给硬生生的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