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二十三章 弃卒

第二十三章 弃卒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若还是在之前犹豫上不上场的心态,此刻的杨帆海也许会选择随意应对,甚至放弃。但既然已经选择上来,很多事情就只能抛到一边,最后的胜利才是自己的目标。

    黑色长枪挥舞,如毒蛇吐信,径直朝吴烬的眉心杀去。

    这一枪气势汹汹,却是不见杀意。杨帆海要的只是胜利,并非杀戮。在没有使用枭首枪法的前提下,多年浸淫枪技的他,有信心能将黑色长枪用的如臂使指。

    只是想要解决吴烬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枭龙盾微微移动,挡在了黑色长枪前行轨迹上,再一掌拍出,不是攻击杨帆海,而是对着黑色长枪抓了过去。

    此刻他的手掌已经不仅仅是赤红,而且还出现了层层火焰。

    家传玄功,让他已经开始步入炼气期。武者进入炼气期,乃是将内力转化为真气的一个关键阶段。尽管还没有转化完全,但这些火焰,已经带着玄功真气,相当可怕。

    手抓黑色长枪,不仅仅是为了限制杨帆海的攻击,更还存着用火焰烧断黑色长枪的想法。

    杨帆海身形瞬间一停,抽动黑色长枪的同时,身形不退反进。脚下一顿,身体一旋,力道压缩之下,黑色长枪若长鞭一般抽打在吴烬手上。

    再见枪头出现黑色气旋,犹如蒺藜一般扫了过去。

    破坏力惊人,令人心惊。可惜吴烬也是谨慎,一手不曾抓到黑色长枪,第一时间将手一缩,枭龙盾已经顶上,挡住了可怕枪头气旋。

    得势不饶人,杨帆海立刻使出浑身解数,将黑色长枪舞的如同狂龙奔腾,从四面八方压制吴烬。

    此刻他也是无奈,不仅仅是对对手的情况不甚了解,实际上就连自己的情况也是不清不楚。至少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黑色长枪究竟强到了何种程度,是否能顶住对方的火焰。

    对方的玄法一旦完全施展会是何等情况,也是完全不知,与其被动防守,倒不如主动进攻。如暴风雨一般的进攻,只要能将对方压制,无法反击即可。

    他不懂玄法,但有一点却是明白的。

    风师父曾说过,天地相对公平,有得必有失,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一样。吴烬使用这功法突然提升实力,想来也是付出了代价。看他此刻模样,怕是无法完全掌握。

    只要自己全力进攻,让他消耗变大,相信持续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功法缘故自乱阵脚。

    这念头虽然只是他的猜测,却是正好命中事实。

    家传玄功本就残缺,有极大的缺陷,而去他境界也还是差了一线。那火焰诚然可以攻击别人,也是在焚烧他自己。伤敌一千,自损三百。

    此刻被杨帆海疯狂攻击,难以还手之下,只能拼命防守。虽然凭借枭龙盾可以守得滴水不漏,但体内真气之消耗却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坚持不过片刻,身体表面的赤红已经开始出现溃退之势,气息也开始逐渐减弱。

    反观杨帆海,身若蛟龙,速度快疾,围着吴烬不断移动。黑色长枪仿若毒蛇出洞,不断攻击枭龙盾守护之下的破绽处。

    一时间,黑影婆娑,石台上仿佛出现了一朵黑色花朵一般,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似乎在越战越强。

    树顶上的执法长老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那些翠微弟子却是有些沉不住气了,看向杨帆海的目光带上了一些莫名敌意。

    玄法强于武技,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事情。眼下吴烬该是高了半个境界,还用了玄法,却反而被杨帆海压着打。

    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吴烬恐怕就会落败。

    那样的结果将不仅仅是他个人荣耀,还让人感觉玄法不如武技了。

    众人都能感觉到的事情,吴烬本人也是明白。防守,意味着慢慢落败,没有其他结果。

    既如此,倒不如行一险招,也许还能绝地翻身。

    眼看黑色长枪又是如毒蛇一般杀来,吴烬突然做出令人大为惊讶的举动,不做防守,反而迎着杨帆海的攻击冲了过去。

    这简直是赴死之举,所有人竟是一愣,不解其故。

    但这赴死之举,却是硬生生的将杨帆海逼退了。他不想杀人,除非是对方威胁到了他的亲人或者朋友,而吴烬没有。

    在他心中,这只是比试而已,可分胜负,没必要分生死。尽管第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对方为何如此,可还是选择变招。

    而这变招,却是给了吴烬爆发的机会。

    “啊!我不会输,我不能输!”

    大吼声中,吴烬抱着枭龙盾急速盘旋,仿若疯魔一般对着杨帆海冲了过去。

    之前的动作是赌,他感觉不到杨帆海有什么杀气,所以拼死赌了一把,赌自己的拼命之举能让对方变招。

    这种赌命也许愚蠢,却是赌赢了。

    眼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戾气,令人心惊,也令杨帆海心中一震。这种目光,带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绝然。

    不仅仅是吴烬,在罗六、邓元武,乃至诸多世家弟子眼中都看到了类似的绝然。

    他们在憎恨某个东西,憎恨到想要不顾一切的得到这走青云路的资格。

    心中的愤怒,引得火焰在周身一张一合,状若狂魔,枭龙盾直接对着杨帆海甩了过来。急速盘旋,利刃呼啸,更是有火焰喷涌。

    这一刻的他竟是完全放弃了防御,全力进攻。那可怕的气势,令杨帆海也不能不转攻为守,急速避让。

    脚步极快,如蝶舞花丛,无迹可寻。这倒并非什么超凡步法,只是他常年与野兽战斗,光生死战斗培养出来的闪避直觉。

    “我不能输,我不会输,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走到他面前,告诉他,我才是吴家最有潜力的弟子。是我,是我吴烬,而不是他吴燚。”

    不知道是火焰炙烤的缘故,还是害怕失败,此刻的吴烬竟是犹如疯魔。

    他的实力明明要赢过大哥一线,对于吴家玄功的亲和力也是要胜出一筹。翠微山青云路的邀请函,本该是给他才对。

    可只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妾室,自己的身份是庶出,这可平步青云,改变一生的邀请函,就这样落在了大哥手中。

    他忘不了家族会议之时,族人对他和母亲的那种不屑目光,更忘不了母亲安慰自己时眼中的黯然和心碎。

    在外人眼中,他是吴家二公子,身份尊贵。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吴家,他不过是一个用来增强吴家实力的卒子罢了。

    不管嫡出的大哥有多无能,他都必须臣服在他的威势之下,听他发号施令,唯他马首是瞻。

    他不甘心就是这样决定自己的一生,翠微山是个改变命运的最好机会。纵然这里也有尊贵低贱之别,但没有族中那些已经从心里看不起自己的人。

    只要自己能以自己的实力从侧峰杀上青云路,定然能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才是吴家最合适的继承人。

    不仅仅是他,罗六、邓元武,乃至其他世家弟子皆是如此,区别只是情绪的强弱而已。

    本都是贵族子弟,自视不凡。可家族的选择却是让他们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他们都想要用真正的实力,在这片石台上找回属于自己的荣耀和存在感。

    耻辱引出的怒意,支配了吴烬的情绪,狂吼声中,不顾一切的杀来。

    那种疯狂而近似同归于尽的模样,足以令翠微弟子也心惊,却是无法让杨帆海畏惧。

    比这疯狂的野兽他都见过,岂会害怕。

    他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这一战,自己也不能认输,就是这么简单。

    困兽犹斗,此时的野兽相当可怕,但此时的野兽也是相当的脆弱,自己需要做的,只是找到对方的致命之处。

    屏气凝神,一步步退避,等到吴烬的枭龙盾再次从手中甩出去的时候,杨帆海突然脚下一沉,倾尽一身力气,一招长枪指天式,利用自己的蛮力,硬生生的将杀过来的枭龙盾朝天空挑了过去。

    身形一闪,避过吴烬火焰之爪,黑色长枪横扫,鞭打在吴烬胸口。

    “啊!”

    一身痛呼,一注鲜血喷出,吴烬带着一身火焰,倒飞而起,重重的落在了石台上。

    翻身而起,哇唔一声,吐出大口鲜血。这横扫一枪,力道汹涌,直接击伤其五脏六腑。

    杨帆海持枪而立,站在不远处,没有趁机进攻,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吴烬的模样,说不出的感觉,令他心中不忍。

    大口咳血,吴烬拼尽力气站起身来,捡起了一旁的枭龙盾,双眼赤红盯着杨帆海,双腿颤抖,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

    那眼神之中,满是怒意,而更多的却是不甘,乃至于绝望,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你这样一个人!”

    一声怒吼,无法接受失败的吴烬抱着枭龙盾合为一体,再次对着杨帆海冲了过来,带着玉石俱焚的决然之意。

    看着这个似乎要疯狂的人,杨帆海心中生出了一个莫名的念头。

    原来人和野兽还是不一样的。

    念头一生,大步向前,手提黑色长枪已经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