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七章 出盘山

第七章 出盘山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ps:看《征战洪荒》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月华如霜,洒落在一望无际的树林上,四面传来一阵阵虫鸣,为这月夜增添几分静谧。一道身影在树林间急速前行,正是杨帆海。

    周围的气息安静的让人昏昏欲睡,但杨帆海的心神却是绷紧到了极致。不仅仅是因为背后的弟弟妹妹病情堪忧,亦是因为四周的危险。

    “嗷!”

    一声狂啸,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丛林之中跳了出来。眼如灯笼,一身黑毛,乃是一头黑色大狼。

    与杨帆海以前接触过的狼不同,这头狼太大了,超出普通野狼四五倍,仿若一头公牛,让人心惊。

    一双大眼盯着杨帆海,森森绿光之间,闪烁着一股贪婪的杀意。

    深深吸了口气,杨帆海平复心绪,握紧手中黑色长枪,凝神以待。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攻击了,出山路上的凶险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过一天半的时间,已经连续被野兽伏击了好几次,算上眼前的黑狼已经是整整十次了。

    而且被攻击的频率越来越快,好像自己出山的方向错了,前方并非是通往山外,而是野兽巢穴一般。

    不仅仅是如此,就连攻击的野兽也远远强过了自己往日遇到的。

    为何会这样,他不明白,他可以肯定昔日父亲出山就是走的这个方向。

    但最让人不解的是,父亲虽然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但绝非练武之人,以他的能力,绝不可能战胜如眼前这般的野狼。

    若是如此,昔日他又是如何出山再安然回来的?

    是娘亲吗?

    猛然想到了什么,杨帆海心中一动。同一时刻,黑狼终于是按捺不住开始攻击。

    沉喝一声,仿若一道黑色的闪电对着杨帆海杀了过来,身形未至,便能感觉到一阵狂风呼啸而来。

    屏气凝神早已做好准备的杨帆海一个马步扎稳,将手中黑色长枪一扫,直接扫中黑狼肩部。

    血花一闪,这一枪力道极大,竟是直接拍碎黑狼肩部皮肉,令那一片血肉模糊。

    “砰”的一声,黑狼被扫到一旁落下,而巨大的冲力亦是让杨帆海后退三步。

    “嗷!”

    黑狼吃痛,凶杀之意更胜,不等杨帆海站稳,大吼一声,又是冲杀过来。

    虽然远比自己遇到过的那些狼要强大,但野兽的攻击无非就是这么几种方式。杨帆海昔日被风师父收做弟子,刚开始学的就是如何与狼战斗。

    见得黑狼杀来,早已做好准备的他,不慌不忙,一脚用力一跺,踏入土地三寸,以之为起点,再借着后退力道原地一转,盘旋三百六十度,长枪一递,一记枭首枪法对着黑狼脑袋杀了过去。

    这一记枪法快疾无比,仿若惊雷,瞬间之间,已经是直接击中。

    “砰!”

    彷如瓜果破碎,黑狼直接化作了一团团血肉洒落。

    微微松了口气,杨帆海没有停留,继续赶路。

    这样的黑狼,攻击力惊人,若非自己已经进入了先天力魄之境,力气倍增,纵然有黑色长枪定然也不会其对手。

    自己尚且如此,父亲就更不用说。如果自己猜的不错,他能出入平安十有八九是娘亲在暗中保护。

    以当天黑衣人出现后的情况来看,娘亲应该也是修行者,实力不凡,杀这等妖兽自然不在话下。

    怕也正因为有娘亲在,所以自己居住的那一带只有弱小野兽,不见这般凶兽。

    思索之间,不由得又是在猜测娘亲身份,可不得而知。

    继续赶路,一路急行,击杀了十来波拦路的凶兽后,茫茫山岭终于看到了边沿。

    此刻二弟与三妹的情况更加不妙,腹泻呕吐严重,脸色惨白,嘴唇干枯。

    一番奔腾,出了山岭,第一次离开盘山,踏入了外边的世界。

    对于盘山之外世界的了解,杨帆海都是来自于父亲所说和书籍记载,极为有限。

    华夏神州分作九州:西北的雍州,西南的梁州,东南的扬州,东北的兖州,北边的冀州,南边的荆州,东边的青州与徐州还有中部的豫州。

    其中冀州、雍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和豫州皆是人类统治,唯有梁州与荆州一带是一个叫做巫族的种族占据。

    听父亲说过,本来整个华夏九州皆是人类所有,但五千多年前曾发生过一场大战,使得梁州与荆州落在了巫族手中。

    关于那场大战的具体内容,父亲也是不知,只知道传言如此。

    自己一家人居住的盘山很大,位于九州之中的兖州,与蓟国、唐国和昌国边境相连。因为父亲自己是蓟国人士,所以连带说起自己一家人时也是以蓟国人士称呼。

    九州之地,人族占据七洲,大国小国无数。蓟国不算大国,也不算小国,一般程度。

    国家林立,免不得战火四起,蓟国也是如此。与多个国家接壤,加上国君也是好战,这些年战争无数,让蓟国国疲民乏,也正是如此,才令杨父灰心丧气与杨母一起到盘山之中隐世不出。

    可惜有些事情无论躲到哪里都是躲不过的,如今还是免不得亲人分离,不知去向。

    出了盘山依然不见人烟,此处植被已经远不如盘山密集,可明显没有太多人类活动的痕迹。

    心有弟弟妹妹的病况,杨帆海将黑色长枪缩小,大步向前,全速前进,宛若一只猎豹,很快便走出了盘山腹地,到了一处大路上。

    遥看远方,看到大量身影走来,杨帆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心跳速度不由得加快,急忙迎了上去。

    可走近之后却是发现情况与自己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人很多,可都是带着一种诡异的颓废之气。

    一眼看去,大量伤者,不然便是老弱病幼,只有极少的男人,也都是瘦弱,没有几个壮实的。

    这些人皆是衣裳褴褛,面黄肌瘦,好像很多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一般,有气无力。或拄着拐杖,或互相搀扶前进。不时的有人摔倒在地,只见身体微微起伏,却是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是怎么了……杨帆海莫名惊讶。眼前的这些人与其说是活人,倒不如说是书籍上记载的僵尸,双目失神,只知道蹒跚前行,却是感觉不到多少生气。

    毕竟不曾见过多少世面,这些人的诡异让杨帆海有望而却步之感,不敢上前。但一想到自己背着的弟弟妹妹,只能壮了壮胆,上前与一个瘦弱的男子问道:“您好……”

    虽然因为紧张,声音有些颤抖,但并不小,可那瘦弱男子却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自顾自的继续前行。

    这人……杨帆海无奈,只能继续询问其他人。

    可没有人对他有回应,都是自顾自的往前走着,犹如木石。

    这……杨帆海心中莫名窝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索性站在大路之中大声吼道:“哪里有大夫,谁能告诉我。”

    声如震雷,总算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也就稍稍看过一眼,便是不做理睬。

    如此怕是得用些其他手段了……杨帆海心中暗想,正要有所动作,突然听到一阵咚咚咚之声从身后传来。

    回头一看,一个身上披着铁甲的人,骑着一匹黄马从大路一头疾驰而来。

    人未至就能听到他在大声吆喝:“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紧急军文,撞死了活该。”

    虽然见得前方有大量难民,可这人却是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直接冲撞而来。

    这些人都是有气无力,反应都是说不出的迟钝,又如何闪避的开。几个刚刚走过杨帆海身边的人,瞬间便被撞的高高飞起,口中鲜血飞洒,还没落地便已经死去。

    骑马之人却好像根本没有感觉,继续奔驰,正对着杨帆海冲了过来。

    杨帆海不是没杀过人,不久前就借助艮兑之阵杀了两个黑衣人。但那是因为那两人想对自己不利,自己才动手的。

    可眼前这些人明显没有任何攻击的意思,那个人为何还要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撞死?

    愣神之间,猛然发现对方连人带马已经到了自己身前。

    见对方还是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甚至还能看到对方眼中那种不屑一顾的轻视冷光,本就因为无人搭理找不到大夫救弟弟妹妹的杨帆海顿时怒了。

    手中长枪变大,随意一刺,直接将对方所骑之马脖子刺穿。再把长枪一抓一扫,直接将骑在马背上的男子给扫了下来。

    这一下力道不小,纵然有铠甲保护,落在地上也是剧痛无比。

    那人翻过身,艰难的爬起来,指着杨帆海大声骂道:“你……这个刁民……找……找死吗?”

    不知道是因为惊惧,还是剧痛,说话都是结结巴巴了。

    可话音未落,就感觉脖子一紧,已经被杨帆海一把将喉咙抓住,余下的声音戛然而止。

    看着眼前的这人,杨帆海心中怒火熊熊。莫名的感觉,他讨厌眼前这样的人,视人命如草芥,罪不可恕。

    正要动手逼问一些东西,突然听见一阵砰砰之声,回头一看,只见那些犹如僵尸一般的人,此刻都好像被激发了活力一般,跌跌撞撞的朝被自己杀死的那屁马冲了过去。

    围成一团,密不透风,只能听到一阵阵犹如碎步被撕裂的声音。

    等到这些人略作散开后,看到的东西令杨帆海瞠目结舌。

    那匹马,竟是在这片刻间被吃的只剩骨头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