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六章 入先天

第六章 入先天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征战洪荒最新章节!

    ps:看《征战洪荒》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心事重重,回到迷雾谷。

    入谷之后,杨帆海将满腹心事暂时放下,回到了石洞门口。

    刚到门口,就大吃一惊,二弟和三妹皆是醒着,并没有出大问题,却是伏在洞口喝着一旁草根之中渗出的水。

    立刻上前一把将两人抱了起来,大声喝问:“二弟,小妹,你们怎么喝脏水!”

    除了风师父,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此处的艮兑之阵。这里的水皆是从不远处的沼泽地流出来的,那些都是腐烂的植物,甚至还有动物。

    莫说弟弟妹妹年纪尚小,体质不堪,便是自己喝了恐怕都免不得要拉稀腹泻。

    被杨帆海一喝,三妹立刻哭了起来:“大哥,我渴!”

    见得小妹一哭,二弟也是哭了起来:“大哥,小妹要喝水,我不知道上哪找。”

    看了一旁被吃了不少的烤野鸡,杨帆海暗呼自己大意了。

    突逢变故,已经过去了一夜有余,三妹和二弟一直都是滴水不沾。之后自己只是为他们准备了食物,不曾准备淡水。

    再吃了那些烤熟的肉之后,岂能不渴。

    迷雾重重,两人不敢离开洞口,加上年幼不懂事,能忍到现在才喝脏水已经是不错了。

    看着一脸泪痕,委屈哭泣的弟弟和妹妹,再想起被黑衣人抓走的父亲母亲,杨帆海心中一酸,眼眶通红,泪水已经在其中荡漾。

    “大哥,娘呢?”三妹抱着杨帆海轻声问道。

    这话让杨帆海将几乎落下的泪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家逢变故,父母不在,自己是家中长子,所有的事情只能自己扛。

    当即平息了一下心情,紧紧地抱了抱三妹,轻声说道:“爹和娘有点事要去办,过些事情就会回来的。”

    “真的吗?”三妹摸了摸眼泪问道。

    杨帆海点了点头:“当然,大哥一定会带着小妹去见爹娘的。”

    “嗯!”

    三岁小孩自然好骗,三妹立刻连连点头,尽管脸上泪痕未干,已经是不再啜泣。

    “你们在这等等!”

    放下三妹和二弟,杨帆海出了艮兑之阵,在附近找了些许野草。这都是些治疗腹泻的简单草药,乃是风师父教给他的。

    以前自己肚子痛的时候,风师父就给他吃过,自然认得。

    又拧了一些大叶片的植物回来,这里面水分充沛,以前误入阵法的很多人都是靠喝叶片里面的水撑过十天的。

    回到石洞门口,将草药捣碎,活在叶片拧出的水中哄着两个小家伙吃下。不知道对喝下去的脏水有没有用,但此刻别无他法,只能如此了。

    等到两个小家伙倒在角落上睡着后,杨帆海也是席地而坐,开始调息。

    连番战斗,让他消耗不小,此时急需恢复。恢复之际,也同时运转风师父教他的内功心法。

    运转不过片刻,身上冒出腾腾热气,体内更是传来一阵阵如同虎啸龙吟般的响动。

    杨帆海神情一动,屏气凝神,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片刻时间已经让他全身湿漉,仿佛从水中捞出来一般。

    人体内有正经十二脉,奇经八脉。修炼正经十二脉乃是正统修行,提升实力的正常途径。但奇经八脉亦是不可忽视,尤其是其中的任督二脉。

    任脉主导十二正经中的六阴经,督脉引导十二正经中的六阳脉。两脉相通,则是百脉相通,也意味着一个人从后天之境进入先天之境。

    此前杨帆海一直在后天境界停留不前,持续了已经好些年,没想到此次家中造逢变故,连连战斗,竟是让他成功做出了突破。

    不过经脉相通,非是栓根绳子这么简单,伐毛洗髓,碎骨重连,其中痛楚,足以让人昏厥。

    若是他人,昏迷渡过也就罢了,可昔日风师父教导之时就曾说过,杨帆海所学不同,打通任督二脉是他习武之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所谓奇经八脉乃是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阳蹻脉、阴蹻脉。

    其他人练武都是练十二正经,等到十二正经之中的内力量变引起质变之时,便可打通任督二脉。

    如此却也导致寻常人练武根本不练奇经八脉,除了被打通的任督二脉之外,其他六条奇经都是舍弃不练。

    与一般功法不同的是,杨帆海所练功法练的不仅仅是正经十二脉,还有奇经八脉。

    任督二脉连通之时,他必须保持清醒,将体内超过九成内力灌入打通的任督二脉之内,唯有如此才能将将任督二脉填满,借以激活其他六条奇经。

    一旦昏迷,内力无法灌入任督二脉,则意味着他修炼的功法将彻底失败,从此难有半点精进。

    此刻纵然心神疲惫,杨帆海也不敢抱有半点侥幸,忍住经脉撕裂之痛,将一身内力尽数朝将要被打通的任督二脉之中灌入。

    一点点,一滴滴,每一次的灌入,都好像在一处撕裂了的伤口之中,强行塞入琉璃碎片一般,苦不堪言,痛不欲生。

    如火焰焚烧,若怒雷轰击,一把利剑在干涩的经脉之中疯狂斩动,一寸寸,一段段,直到终于豁然开朗。

    “啊!”

    这一刻,杨帆海终于是无法忍受的大声大叫起来,仿若受伤的野兽在黑暗中咆哮,震动四方,一下将在角落上熟睡的二弟和三妹惊醒。

    “大哥!”

    两个小家伙不知道杨帆海身上发生了什么,见得他不断咆哮,又是热气腾腾,吓得抱在一起哇哇大哭。

    忍着撕裂骨髓的剧痛,杨帆海终于是清醒的将九成真气灌入了被打通的任督二脉之中。

    犹如破而后立一般,在一阵疲倦乏力之后,力气重新在体内出现,不多时,便已经变得精神充沛。不仅仅是力气尽数恢复,还比之前要打了许多。

    昔日风师父教授,人体奇经八脉,一旦任督二脉打通,便合做七条,正好对应人体七魄。

    打通的任督二脉,对应的乃是力魄之精,如此,便使得人力气大增。

    这也是先天之境与后天之境的最大区别,从力气而言,两者已经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

    引导内力在体内重新平复,长嘘一口气,结束调息,睁开双眼。

    见得一旁已经吓成一团的弟弟妹妹,杨帆海忙上前安抚,好一会才让两人重新安静睡去。

    再盘坐地上,将体内真气略作引导,不觉间已经一天过去,到了拂晓。

    深吸一口气,杨帆海思绪又回到了现实。

    家逢变故,父母遭劫,自己此时不知道何去何从。那些劫走父母的人修为强大,却不过是下人而已,背后之人定然更加可怕。

    而去那些人来自何处,自己根本不知道,唯一的线索便是他们称呼自己的母亲为公主。

    莫非自己的母亲是王室?

    这是唯一的线索,却是帮不上杨帆海什么,没有了艮兑之阵,他连一个黑衣人都打不过,更不用说对抗他们所属的势力了。

    想来想去,怕只能等风师父回来了再说。

    一个艮兑之阵就足以让不够熟练的自己拿下两个黑衣人,若是他本人,该是更加厉害。自己如今能依靠的,似乎也只有他了。

    有艮兑之阵在,安全无虞。自己打猎搜集食物,山中又有溪流,要撑过一年半截自然是没有问题。

    心中正是思索间,突然听到三妹哼哼不停,随即翻身而起,哇唔一下,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三妹,怎么了?”

    杨帆海大惊,急忙将三妹扶起。

    这里呕吐刚停下,马上就听见二弟起身,哇唔一口吐了起来。

    “大哥……我……我肚子疼!”

    三妹轻声说着,声音气力不足,再看两人脸色苍白,显然是极为难受。

    糟了……杨帆海心中暗沉,沼泽之水,肮脏无比,之前的草药并不能消除后患,此刻两个小家伙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虽然知道病因,却是无计可施。

    他小时候尚且有过几次病痛,但风师父给他吃了那么些草药就安然无恙了。这些年下来,身体强壮,无病无痛,不再接触过什么草药之事。

    之前那些草药无用,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哥,好痛啊!”

    两个小家伙捂着肚子,痛的苦不堪言。将裤子除下,一阵淅沥之声,两人已经拉了起来。

    排泄之物恶臭无比,说那些沼泽水为毒物都不为过。

    如此下去,不是办法,风师父说过,寻常人若长时间上吐下泻,会有性命之危,更何况自己两个弟弟妹妹才这么点大。

    当即让两个弟弟妹妹继续留在洞口,自己则是收集藤条,编织了一个大藤条框。

    等藤条框编好之时,二弟和三妹已经是浑身无力,干呕不止,没有东西可拉。

    将两人往藤条框中一放,背在肩上,就朝迷雾谷外而去。

    从小到大,他从来未曾离开过这里,对外边的情况并不是多了解,皆是来自父亲的教导和书籍上的记载。

    但以前二弟有过一些不舒服,都是父亲去山外找人求了药回来医治的。从父亲教授的书上可知,山外有种叫大夫的人,是专门治疗病痛的。

    如今二弟三妹情况堪忧,风师父不知道何时回来,自己只能出山去寻找大夫了。

    背着二弟与三妹,带着满腹忐忑,杨帆海第一次走到了出盘山的路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