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征战洪荒 > 第五章 杀人

第五章 杀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看《征战洪荒》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黑衣人倒地,却并没有死去,这几个家伙都是修行者,本事强的难以形容,刀枪不入。

    不过黑色长枪正如第一个被击倒的黑衣人所说的一般,极为诡异,虽然无法破对方肉身,却是可以令被攻击的人头疼欲裂,难以自控。

    倒地的黑衣人丢了手中长剑,捂着头在地上翻来覆去,大声惨叫,痛不欲生。

    此刻的杨帆海有些紧张,他杀过野兽,但从来没有用自己所学去攻击过人。此刻不仅仅将黑衣人放倒了,接下来可能还要杀掉他,心中已经如怒海翻波了。

    操纵藤条再次扫荡,看黑衣人会如何应对。

    而此刻的黑衣人似乎心神已乱,根本没有半点防备,任那藤条在身上击打不停。

    杨帆海深吸一口气,手握黑色长枪,朝前一刺,抖出三个枪头虚影,直接击中黑衣人的脑袋。

    枪势不停,仿若暴风骤雨,瞬间在黑衣人的脑袋上击打了近百下。

    每一下都能让黑衣人感觉仿佛有人拿着钉锤在自己的脑袋内用力敲击,苦不堪言。等到枪势一停,已经是痛的昏死过去。

    感觉到对方尚未断气,杨帆海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他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该不该下杀手,更重要的是心中不可避免的畏惧。

    打人不难,可杀人……对于不过十五岁的他来说,实在是犹如一道沟壑横在了前方。

    犹豫片刻,终于是咬紧牙关,眼睛一闭,枪法如蛇,再次朝黑衣人头上击打而去。

    足足攻击了两刻钟,终于是听到黑衣人呜呼一声,全身瘫软下来。再看其呼吸已经停住,也无心跳之感,面色渐渐惨白,该是已经死去。

    成了……杨帆海心中长嘘一口气,瘫坐在了地上。

    第一次杀人,让此刻的他感觉手脚有些乏力,甚至有些眩晕感。但想到父母和弟弟妹妹的情况,让他大口喘息之际,紧紧地抓住黑色长枪。

    很多时候,有些战斗无法避免。

    这里得赶紧处理完……休息片刻,杨帆海提起黑色长枪又朝另一个黑衣人摸了过去。

    艮兑之阵中,无论是声音还是光线都被影响,虽然实际相隔的距离并不是多远,但刚才打斗造成的动静并没有传到此处来。这里的黑衣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已经身死。

    摸到一棵大树上,从迷雾和微风之间感受着前方的情况。杨帆海心中一动,已经有了其他主意。

    与死掉的那个黑衣人不同,这一个黑衣人误入了一片沼泽地带。

    艮兑之阵虽然是以迷阵和防御为主,但亦有攻击之效,只是杨帆海难以发挥而已。

    而他如今唯一能操纵的,便是大阵之中这一片沼泽地带的阵法攻击。

    虽然还不至于能如迷阵一般操纵的随心所欲,但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自己可以进一步掌握艮兑之阵。

    此时此刻,他才进一步体会到风师父当年教他阵法之时所说之话的含义:艺多不压身。

    寻到最近的一处阵眼,将黑色长枪插在一旁,开始捏动法诀,催动阵势。

    无声无息之间,沼泽中的淤泥慢慢流动起来,速度很慢,让人难以察觉。不多时,便以黑衣人所站立之处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越转越快,开始不断下沉。作为漩涡的中心,那里依然是风平浪静,毫无变化。

    整个漩涡仿若活物,黑衣人每走动一步,漩涡的中心就跟着移动一步,让他根本感觉不到周围已经发生了异变。

    等到漩涡盘旋之速达到了一定程度,而下沉的高度也已经足够的时候,杨帆海双手法诀一按,口中更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沉喝了一声:“杀!”

    按照风师父所教,此刻整个漩涡应该是瞬间合拢,犹如猪笼草捕食蚊虫一般,瞬间将目标吞噬。

    可杨帆海无法完全掌控大阵,这合击之术一催动,漩涡并没有合拢,只是喷出了几道泥浆对着黑衣人杀去。

    攻击速度并不是多快,等到了对方身前的时候,果然是被对方察觉。手中长剑一挽,连连抖动,顷刻间便将泥浆尽数绞碎。

    感觉到周围突然杀机四起,黑衣人一脚往地上一踩就想借力腾空。

    可惜他此刻所处之处乃是沼泽,如何让他能借到力量。虽然跃起了三四米高,但很快又是重新落下。

    这次不能再失误……杨帆海立刻再次催动法诀,双手一按。

    “轰!”

    一声巨响,四面盘旋的沼泽泥水,犹如被击垮的城墙一般瞬间破碎,倒下漩涡中心,眨眼间,就将里面的一切淹没。

    “不……”

    只听见黑衣人一声不甘的惨叫,巨大的漩涡,崩塌的泥水一一消失,整个沼泽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一切照旧,甚至连某些地方的水草也浮了出来,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成了……杨帆海又是长嘘一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杀过一个人,还是因为这一次是用阵法杀人而非自己的刀兵,此刻的他虽然也不可避免的心中紧张,但慌乱之感已经远不如之前。

    休息片刻,想起还在石洞门口的弟弟妹妹,急忙起身。

    回到石洞门口,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过度,还是的确已经累了,三妹竟是靠在石门上睡着了。

    二弟年龄稍大,稍微懂事一些,知道家中出了变故。

    此刻手上拿了一根不知道从拿抓来的草杆,双手握紧,当做武器对着外边。脸上挂着泪珠,眼中满是惊慌。

    等到杨帆海从迷雾之中冲出来,二弟吓得惊叫一声:“谁,谁!”

    “二弟,别怕,是我!”杨帆海急忙将他抱住。

    听到熟悉的声音,二弟大声哭泣起来:“大哥,大哥!”

    “别哭,别把妹妹吵醒了!”

    杨帆海急忙安慰,二弟这才停了下来,轻声啜泣,问道:“大哥,爹娘呢?”

    我哪知道……杨帆海心中叹息一声,却是不敢表现出来,拍了拍弟弟的脑袋:“放心,爹娘不会有事的。你在这先等等我,知道吗?不要离开这里,在这是不会有危险的。”

    二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杨帆海重新回到艮兑之阵中,找到几只误入迷阵的野鸡山猪,一一打死,带到了洞口。

    又找来木柴,以长枪击石的火花引火,升起一堆篝火。简单的处理了一下野物后,自己烤着吃了一只野鸡,给二弟吃了一些,又将剩下的烤在一旁。

    “二弟,大哥出去一下,你在这保护好妹妹。妹妹醒来,如果肚子饿了,就喂她吃点东西,大哥一会就回来,知道吗?”

    听着杨帆海叮嘱,二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又是细细叮嘱了一些后,杨帆海提着黑色长枪,出了迷雾谷,沿着山林朝自己的家摸去。

    虽然是解决了两个追来的黑衣人,但此刻的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心中慌乱。

    准备了那么些野物在洞口,并非仅仅是怕弟弟妹妹饿着,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回去。

    爹娘情况如何,尚不知晓,而且对方还有四个黑衣人,包括那个首领在内。

    以那些人的本事,没有了艮兑之阵,也许只要一个照面,自己就会完全失去抵抗之力。但一想到父母生死不知,他心急如焚,根本无法让自己躲在阵中,不顾外边的一切。

    将黑色长枪缩小到不过寸许长插在衣服上,沿着树林潜行,摸到了家附近。

    房子已经点燃,火焰缭绕尚未熄灭,院子的篱笆更是被捣毁,七零八落。

    不仅仅是黑衣人和娘亲消失了,就连之前倒在地上的父亲也是不见了。

    忧心父母情况,但不知道那些人是否已经离开,杨帆海不敢去家中查看,只能躲在树冠之中,看着火焰将房子烧的干干净净。

    如何是好……杨帆海一时间六神无主。

    心中也是暗道为何风师父会在这个时候出去,他布置的一个阵法都能帮自己轻松解决两个黑衣人,若他自己在此,怕是六个黑衣人都不足为惧。

    可世间没有什么如果,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不觉中,已经是拂晓时分。

    焦急无措之间,突然听到一阵风声呼啸而至,再见两个黑衣人从天而降落在了已经被火焰烧干净的屋子前。

    环顾四周,一个黑衣人很是疑惑的说道:“怎么回事,那两个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另一个也是极为费解的说道:“不过抓个毛头小子而已,不会出了意外吧!”

    “不清楚,试试看!”

    一个黑衣人拿出一块赤玉,捏碎,一道霞光冲上天空,姹紫嫣红,绚丽无比。

    看这情况该是什么通信之物,在召唤那两个黑衣人回来。

    可两人已经身死在艮兑之阵中,又如何能回来。

    “糟了,真是出事了!怎么办?”一个黑衣人惊声问道。

    “没有时间了,陛下给我们时间有限,必须赶紧回去复命!”另一个黑衣人皱眉:“两人该是追的太远了,我们在此留下讯号,让他们看到后自行回去便是。”

    当即手握玄光,在地上刻下了一个符号,在如鸟雀一般飞掠空中朝远处而去。

    杨帆海有心跟在身后追过去,可速度实在相差太远,毫无办法。

    无奈之下,只能等两人离去后,又是朝迷雾谷而去。(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