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吾儿莫方 > 0247 不走老娘揍死你

0247 不走老娘揍死你

        对!阎贝重重点头,瞥见被绑在椅子上已经哭晕过去的年轻女子,心中火气腾的升了起来,止也止不住,手脚并用,朝着宫子鸣就招呼了过去。

        啊啊啊......你特么到底是谁啊!再动手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你倒是毙啊!你个混蛋,奸淫掳掠全叫你一个人干全了,看老娘不削死你!

        来人啊,王权你们都死了吗?哪头猪把这个疯子放进来的?!

        ......

        门口众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把脸黑如锅底的阎臣暴露出来。

        少爷您可看好了,就是这头猪把打你的那个疯子放进来的。

        被阎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宫子鸣冷不丁看到阎臣那张妖孽面庞,惊得小心脏砰砰直跳,连阎贝的打都忘了躲。

        舅舅......他怔怔唤了一声,不成想话音还没落下,阎贝的拳头就招呼了上来,吓得他下意识冲门口的阎臣大声喊道:

        舅舅!救命啊!

        然而,面对他的呼救,阎臣只递给他一个漠然眼神,转身走了。

        临走前,还对阎贝温和笑道:姐,我去给你准备热水,一会儿打累了过来泡个热水澡比较舒服。

        说完,就走了,留下宫子鸣一人独自承受这份来自亲妈的狠狠关爱。

        宫子鸣内心的崩溃的,不过就在他即将达到奔溃边缘时,他家暴躁老妈总算是停了下来。

        脸不红气不喘的站在他面前,抱臂霸道宣布道:从现在开始,再让我看到你犯混我见你一次打一次,你可记住了?

        已经被打得人生一片黑暗的宫子鸣有气无力的反问道:喂,你到底是谁啊?我有得罪过你吗?

        哎呦!怎么还打!越来越上脸了是不是?莫名又挨了一脚的宫子鸣怒问道。

        阎贝甩着手,勾唇笑道:我再说一遍,我是你妈,你要是再这样没大没小的对我大呼小叫,我保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掉被揍的滋味。

        听见这话,宫子鸣怔住了,完全没在意阎贝后半截的警告,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确定你没在和我开玩笑?你是我妈?

        嗯哼~阎贝点头。

        你说真的?宫子鸣皱眉问道,神情开始变得有些古怪。

        阎贝再次点头。

        见到她这个动作,宫子鸣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之前还是愤怒,这一刻却变得无比阴沉。

        那双与阎臣一模一样的褐色眼眸紧紧盯着阎贝,各种情绪在其中翻涌,最后只留下冰冷。

        他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径直朝被绑在椅子上的洛雨蝶走去,一点一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打算把她抱回干净的房间。

        但才刚刚伸出手,就被阎贝提前把椅子上的人截了过去。

        放开她!宫子鸣沉声喝道,眼中暴虐喷涌而出,全是对阎贝的忌惮和提防。

        阎贝瞪眼,气势比他还足,冷声道:除非她自己愿意,否则你别想再碰她一下!

        说着,轻松撞开挡在身前的宫子鸣,抱着昏迷过去的洛雨蝶大跨步离开了地下室。

        宫子鸣慌忙跟上,看着阎贝把洛雨蝶放到客房里躺着,趁着她转身去端水时立马就冲过来想要把人带走。

        阎贝岂会注意不到他的动作?头也没回,拿起手中毛巾往后一甩,直接甩到了宫子鸣伸出去的手臂上,疼得宫子鸣慌忙收回手,抱臂在一旁不停倒吸冷气。

        看来我刚刚下手还是轻了啊。阎贝要笑不笑的抄起即将落地的毛巾,甩进盆里,一边沾水给洛雨蝶擦拭,一边对站在一旁想要靠近又忌惮的宫子鸣问道:

        她怎么会昏迷,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宫子鸣不爽的回道,就算是知道他也懒得和这个自称是他亲妈的女人废话。

        阎贝瞥眉,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时间打理他,先帮着洛雨蝶把脸擦干净。

        弄好这些,又用灵力查了一下她的情况,本也只是随意一查,没想到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情况。

        洛雨蝶居然怀孕了,虽然只有一个多月,但也的的确确是怀了。

        在剧本中可是没有描写到洛雨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洛雨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并且,极有可能就是在这一次被宫子鸣这么整,流产了她自己都没现。

        嘶~想到自家的混蛋儿子居然差点害死一个小生命,阎贝就觉得喉咙堵得慌,再看他还怵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阎贝抄起毛巾就毫不客气的甩了过去!

        出去!

        宫子鸣这次倒是反应快,一个偏头躲开毛巾攻击,一把抓住了毛巾,眯着眼睛阴测测的看着阎贝,就是不动。

        嘶~阎贝气结,扭了扭脖子,又捏捏手指,咬牙问道:你真不走?

        宫子鸣一动不动,一副任凭你风吹雨打,我自屹然不动的欠揍模样。

        阎贝看他顶着一头紫青,本还有些不忍心下手,但这会儿见着他这气人样子,一点也不想再手下留情。

        扭头冲房门口大声喊道:阎臣!上来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拉出去!

        话音落,阎贝很清楚的看见宫子鸣目中闪过一抹惊慌,似乎很怕阎臣的样子,光是听到他的名字就害怕。

        很好,会怕就好!

        很快,属于阎臣独特的缓慢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只听得宫子鸣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看着抱臂站在床边,一脸惬意的阎贝,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算你狠!

        在阎臣走进门来的前一刻,宫子鸣一脸气愤当先跑了出去,只看得阎贝心头舒服极了。

        听着耳边传来系统提示音,阎贝暗自松了一小口气。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阎臣站在房门口笑问道,目光中全是温柔。

        阎贝被他这眼神看得有点恶寒,面上不显,不客气的吩咐道:需要一套女士的衣服,适合床上这个小姑娘穿的,最好是柔软一点的面料。

        好。阎臣颔,又扫了眼床上躺着的洛雨蝶,这才转身下楼。

  http://www.biqiuge.com/book/36349/24124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