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第七十二章 与其你卖国,不如我卖国

第七十二章 与其你卖国,不如我卖国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赫斯曼现在坐在布累斯劳监狱内一间相当宽敞和干净的办公室里,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艾伯特和奥丽加。他们风尘仆仆从柏林赶来,就是为了说服斯巴达克同盟的领袖卡尔.李卜克内西在德意志最艰难的时刻,采取合作的态度。

    “中校,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得到体面的和平吗?”

    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还没有来,监狱的典狱长亲自去提他们了。艾伯特则和赫斯曼聊起了“体面的和平”。

    “议员先生,”赫斯曼看了眼艾伯特,“您认为什么是体面的和平?”

    艾伯特呵呵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呢?你心目中的体面和平是什么样的?”

    “可以退出比利时,但是要保住阿尔萨斯和洛林。德国必须在奥匈帝国崩溃后合并奥地利、捷克和西加利西亚。另外,还要有一个德意志化的波罗的联合公国。”

    赫斯曼心目中的“体面和平”就是大约就希特勒心目中的大德意志版图——也是大部分德意志人心中对于祖国版图的理想。

    “非常理想,但这是不可能的。”艾伯特连连摇头。

    “这是可能的!”赫斯曼顿了下,然后用无比惋惜的语气说,“德国的主要问题不是出在战场上,而是出在内部……后方的人民无法再忍受战争带来的痛苦,开始幻想无痛苦的和平!实际上你我都知道,这种和平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我们能拿出列宁三分之一的决心和狠心,那么德意志就能够一直坚持下去。如果算上奥地利、捷克和西加利西亚的同胞,我们拥有超过8000万人口。哪怕再承受300万人的死伤,对于整个民族也不是致命的。如果我们能巩固住后方,就能在西线采取坚决的防御,以目前的战争形态,固守阵地一方拥有极大的优势。如果我们再付出300万人,那么英国、美国和法国就要付出至少500万人!”

    艾伯特点了点头,又看着赫斯曼,不置可否的一笑,看上去就好像是个和气的大伯,似乎还有点反应迟钝。同赫斯曼在彼得格勒见到的克伦斯基的长相正好相反。不过赫斯曼知道,待会儿进来的两位,要是认为艾伯特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大伯,那一定会死得很惨!

    这时,一阵皮靴敲打地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就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少校,和一位看上去和艾伯特差不多年纪,长相要顺眼一些,带着小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男子,并肩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个女人,是个大妈,小眼睛、鹰钩鼻,穿着不大合身的灰色的连衣裙。

    他们一定就是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了!赫斯曼心想:如果他们肯配合一点,德国或者还能有个体面一点的和平……

    那个德军少校冲艾伯特行了军礼,然后就转身离开,还带上了房门。现在,诺大的办公室内就是艾伯特、赫斯曼、奥加丽、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等五人。

    艾伯特站起身,去和两个德国革命领袖招呼,他们互相拥抱问候,就好像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然后,未来的德国总统又将赫斯曼介绍给了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

    “这位年轻的中校先生就是路德维希.冯.赫斯曼,列宁的老朋友,总参谋长兴登堡元帅的副官。我想你们二位已经听说过他的大名了!”

    两位德国革命者都不约而同地撇了赫斯曼一眼——列宁已经通过秘密渠道给他们写了信,隆重推荐了这位赫斯曼,认为如能得到此人的支持,德国革命事业一定可以事半功倍。可如果此人站在革命的对立面,则要千万小心……因为他实际上是俄国八月革命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布尔什维克的那些把戏,他都知道!

    不过看看他的中校军衔、蓝色马克斯勋章,再加上兴登堡元帅副官的身份……这显然是位最春风得意的德意志容克军官。看来他站在革命一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艾伯特回头看着赫斯曼:“中校,该你了。”

    赫斯曼冲着艾伯特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指着奥丽加对两个革命者说:“她是奥丽加.尼古拉耶夫娜女大公,前沙皇尼古拉二世之女。我想你们知道她是怎么抵达德国的吧?”

    报纸上说是被德军俘虏的……不过那绝对不是真的!

    赫斯曼这时又取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沙皇和奥丽加的合影,递给了李卜克内西,“李卜克内西先生,这是沙皇陛下被软禁于亚历山大宫时所拍摄的照片……沙皇,您应该认得出吧?”

    李卜克内西看着照片上的沙皇和女大公,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奥丽家,点了点头,又把照片给了罗莎.卢森堡。然后问奥丽加:“是列宁把你们放了的?”

    奥丽加摇摇头,“我只知道我们一家被装上火车,从叶卡捷琳堡一路运到了彼得格勒附近,然后下了火车被移交给了赫斯曼中校。”

    “他们是一个保证!”赫斯曼补充说,“保证布尔什维克会忠实地履行密约,并且不会支持德国境内的革命!”

    “密约?”李卜克内西目光炯炯,紧盯着赫斯曼。列宁没有在信里面提及此事!

    赫斯曼一字一字地说:“一次移交600吨黄金,另外还有大量的煤炭和农产品,我们可以在西线发动几次大攻势,就是因为得到了俄国的物资……这是俄国革命成功的代价!”

    艾伯特用极其沉重地语气补充道:“还得加上波兰、芬兰、库尔兰、立夫兰、立窝尼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当然,还有一场残酷的内战!”

    他又从克洛伊那里接过列宁的亲笔信,交给了李卜克内西,“这是列宁同志的信,他希望你们不要去促成德意志帝国的崩溃,因为德国一旦投降,协约国将会全力以赴地绞杀俄国革命!”

    “投降?”卡尔.李卜克内西用嘲讽地语气说,“你们管立即实现停战叫投降?”

    “不,”艾伯特道,“立即实现停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否则我们早就停战了……协约国提高了要价,要我们无条件投降!”

    “你们会同意?”卡尔.李卜克内西反问。

    “会!”艾伯特认真地点了下头,“如果你们不肯和我们合作,一起来面对眼前的困难,那么我们就只能投降……无条件的!然后再去接受敌人提出的苛刻条件,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再赔上几百亿金马克。”

    “这是卖国!”卡尔.李卜克内西高声嚷道。“德国的工人阶级是不会同意的!”

    艾伯特耸耸肩,“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俄国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一点。”他看着卡尔.李卜克内西,认真地道,“如果让你们上了台,也会和列宁一样卖国,然后发动一场消灭我们和德意志军队、贵族还有资产阶级的内战,把我们都打死!既然如此,我们社会民主党为什么不自己去卖国呢?”

    与其你卖国,不如我卖国!

    “艾伯特看上去傻乎乎的,但却是个聪明人……不对!他是当着我的面在说这些话!”赫斯曼是跟着列宁见过大风大浪的,心眼也变得多起来了。艾伯特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这说明……社会民主党已经和大总参谋部在卖国和镇压革命的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看来德意志第二帝国已经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