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第六十章 德国的灾难是怎么开始的?

第六十章 德国的灾难是怎么开始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崛起之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由于西线的鲁登道夫攻势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而且美军已经大举抵达,因而自六月份开始,德军就转入防守,胜利变得遥不可及,失败仿佛也是时间问题了。

    在1918年6月初和古斯塔夫.克虏伯的第一次见面之后,直到这年的8月下旬,赫斯曼频繁地和工业促进委员会的委员们见面会谈,讨论搬迁工厂和兴建里加工业区的事宜。期间他还陪同正在追求玛格丽特的安东尼.福克和巴伐利亚机械制造厂(bmw)的老板吉斯坦.奥托,去了几次里加。福克飞机制造厂和bmw是重点保护对象,根据大总参谋部的秘密指示,必须要在1918年11月之前,将这两家工厂中相当部分的设备和人员转移到里加,准备在工业促进委员会的财政支持(入股和低息贷款)下开办一家飞机研发和制造企业,bmw-福克公司。这家公司的主业并不是大量生产飞机,只有小规模的生产车间,但是会建立一个大规模的实验中心,包括机场、风洞、靶场和发动机测试中心。根据计划,未来德国军用航空项目的设计中心还将放在本土,实验基地和试生产的基地都会迁往里加。

    另外,在赫斯曼的推动下,工业促进委员会还准备设立了一个专门的航空发展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将会在停战后正式组成,由德国最出名的飞机设计师和空战英雄组成,控制一笔秘密的产业基金,专门用于促进德国航空工业发展、民用航空发展和飞行员的培养。波罗的联合公国同样会成为未来德国空军飞行员的摇篮。

    与此同时,得到美军援助的协约国军队开始转入反攻。由于在之前的鲁登道夫攻势中损失巨大,德军从7月份开始就陷入了困境。8月8日,协约国军队在索姆河一线发动猛攻,投入了456辆坦克和数十万进攻部队!防守薄弱的德军阵线很快土崩瓦解,头一天就有1.2万人被俘!

    而且,英法军队在这场攻势中,使用了从德军那里学来的渗透战术。让士气低落的德军措手不及,整个前线正面临灾难性的后果!

    8月30日下午,赫斯曼和罗森堡一起,带着bmw-福克公司在里加建立工厂和研发中心的计划书回到了柏林。在柏林的街上,他们再一次看到了让人忧心的场面——由于赫斯曼和罗森堡并没有穿着军服,因此他们刚一走出车站,就有人塞给他们每人一张传单。

    “为了德意志!”那人喊了一声,然后又匆匆离开。

    “该死的犹太人,那人是个犹太人!”阿尔弗雷德.罗森堡看了看传单,发现是反战宣传的内容,就骂骂咧咧起来了。

    “快点走吧,上面还等着看我们的计划书呢。”赫斯曼看了眼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广场,发现不少穿着打了补丁的西服的中年人,四下游动,他们手中都拿着一叠叠传单。

    很显然,德国反战分子又开始活动了!他们中间有一部分或许是犹太人,但是更多的还是日耳曼人。

    身为史塔西的局长,赫斯曼当然知道是什么人在反战——和俄国二月革命前的情况差不多,德国国内同样存在强大的社会党势力。虽然在战争开始之后,大部分德国社会党人也和俄国的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一样,采取了“护国主义”路线,只有一小部分左翼激进分子成立了德国***,和俄国布尔什维克一样比较坚决地反战。但是那些支持战争的社会党人,他们的态度并不是坚定的。而且他们对军方统治德国的局面同样非常不满,如果按照议会多数派组阁的原则,他们这些社会党人才是国家的领导者……

    如果战争进行的非常顺利也就算了,可现在偏偏败局已定。德国的社会党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放弃这个可以让他们上台执政的机会?

    在赫斯曼的记忆中,魏玛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艾伯特就是德国社会民主党人。

    所以现在德国的“和平运动”,主要还是社会党人的支持者在闹——出头的不一定是艾伯特这样的大人物,但一定有他们在背后支持。

    不过今天火车站广场上的“和平人士”仿佛有些多了!而且赫斯曼也没有发现军事情报局指挥的军警……施莱彻尔的人都上哪儿去了?今天是特务休息日?没有接到通知啊。

    带着满腹的心思,赫斯曼和罗森堡上了一辆出租马车,半个小时后就抵达了大总参谋部。

    “中校,出了什么事?我在火车站遇上好多捣乱分子了。”

    在军事情报局的走廊上,赫斯曼看到了无精打采的治安处处长施莱彻尔中校。

    “是的,我知道!”施莱彻尔扫了赫斯曼一眼,叹了口气,“因为我的人不能出动,这是上面的命令……”

    “上面?”赫斯曼一愣,“上面”是谁?兴登堡?还是……德皇威廉二世?

    “到底出了什么事?”赫斯曼追问。

    施莱彻尔在走廊里面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闲杂人等,这才压低声音道:“上面已经通过秘密的渠道向协约国求和了,但是美国总统表示:协约国不能和一个军事独裁政权谈判!如果德国要求和,那就应该先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什么?美国人要我们成为民主国家?”赫斯曼的脸色顿时大变,经历过俄国革命的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上面同意了?”

    “还没有。”施莱彻尔有些不确定,“但是态度应该有所松动,要不然我的治安处也不会无所事事。”

    ……

    “阴谋!元帅阁下,这是美国人的阴谋!”

    在兴登堡元帅的办公室里,赫斯曼大声疾呼:“如果军队放弃自己的责任,那么革命就将席卷德意志帝国……到时候绝大部分军队会丧失意志,我们将失去对外的抵抗能力。敌人将会把最苛刻的条约强加给我们!”

    对于一战中的德国是如何突然丧失抵抗能力,乖乖屈服于协约国,接受了根本无法履行的《凡尔赛条约》的问题。赫斯曼在后世也不甚了解,他只知道是奥匈解体在先,德国革命在后,德军最后崩溃。失去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德国自然就从张牙舞爪的猛兽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但是几百万军队瞬间崩溃,还是让人匪夷所思。要知道在德国战败之前,还没有一个敌人踏上德国的土地。西线战场还在法国和比利时境内。按照一战西线的打法,推进几公里得死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真要打到德国腹地,协约国怎么都得再死伤几百万。美国或许还能承受,法国和英国可就难说了。

    如果德国还有抵抗能力,和平的条件绝不会那么苛刻。

    不过现在,赫斯曼已经有点明白德国是怎么一步步陷入灾难的——同样的事情,他在后世见过太多了。想要民主来解决危机,结果却将原本不算太严重的危机,变成了不可救药的崩溃。

    实际上,俄国在二月革命后的崩溃,同样是由一场注定不会成功的民主化进程引起的——民主解决不了战场上的失败,而且民主化过程中出现的权力真空还会加剧军事失败的程度。俄国二月革命引发的民主化浪潮毁掉了俄军,让德国可以在军事上不断逼迫毫无抵抗能力的苏维埃政府。

    而现在,类似的灾难很快就要在德国上演了!

    ——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