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第十二章 糊涂的克伦斯基

第十二章 糊涂的克伦斯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崛起之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列宁是俄奸!

    列宁是德国间谍!

    类似的说法,在苏联解体之后就甚嚣尘上,仿佛这位伟大导师才是俄罗斯帝国从不可一世的北极熊变成一只病猫的罪魁祸首。而赫斯曼的前世,一度也相信这一点——他是一个资深德粉嘛,当然不会认为伟大导师是什么好人。而且赫斯曼现在所参与的托尔计划,仿佛也应证了这样的论调。

    列宁的确同德国勾结,并且准备出卖俄罗斯的利益!

    但是完全出乎赫斯曼的意料,纠正他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卖国求荣看法的,竟然是一次发生在火车站的会面,列宁会见了俄国社会革命党的领袖,也是彼得格勒工人和军人苏维埃临时执政委员会副主席,同时还是李沃夫公爵领导的临时政府的司法部长,名叫亚历山大.弗多洛维奇.克伦斯基的人。1917年4月7日,比历史上列宁回到彼得格勒的时间早了9天,列宁和赫斯曼乘坐的列车就抵达了彼得格勒芬兰火车站。他们在这里“巧遇”了曾经是列宁的同学和好友,如今的对手,将来的死对头克伦斯基。

    由于安排这场旅行的是以高效率和严谨著称的德国大总参谋部,因而从瑞士前往彼得格勒的旅行非常顺利,无论是在陆地还是在海上,都没有遇到一点麻烦。而唯一让埃特尔和克洛伊感到担忧的,就是列宁一抵达赫尔辛基就让给彼得格勒的拥护者们发去了电报,高调宣布:列宁回来了!

    埃特尔和克洛伊可能在心底里把列宁看成了和德国合作,出卖俄罗斯民族利益的俄奸——列宁恐怕很难向彼得格勒的群众解释自己是怎么通过德国的领土从瑞士返回彼得格勒的。所有他们俩都认为列宁应该静悄悄的进城,避免高调,等到风头过了再出来活动。

    如果列宁太过高调,他们担心在彼得格勒的火车站上会有俄国临时政府的士兵等着逮捕列宁和他的随行人员……包括赫斯曼、埃特尔和克洛伊这些德国特务,还有几十箱子来路不明的金马克,简直是证明列宁是俄奸和德国特务的最好证据嘛!

    结果,当载着列宁、德国特务(赫斯曼等人现在可不是外交人员,而是特务)和金马克的火车开进彼得格勒滨海火车站的时候,真的有几十个穿着黄绿色军服,扛着莫辛.纳甘步枪的俄国士兵。

    不过他们不是来抓捕列宁的,而是保护临时政府的司法部长克伦斯基来火车站迎接列宁的。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那些德国佬没有为难你吧?”

    “怎么会为难呢?他们现在巴不得要和我们谈判,好早点结束西线的战争呢!亚历山大.弗多洛维奇,你怎么样?当上司法部长了,感觉一定很不错吧?”

    在芬兰火车站的站台上,赫斯曼第一次近距离地领教到了大政治家们的表演天赋。

    列宁和他在政治上的对头克伦斯基仿佛是一对分别多年的好基友,在站台上亲热地拥抱、吻面、互相问候,两人都没有流露出哪怕一点敌意。

    而那位被列宁讥讽为比沙皇还要蠢的克伦斯基,实际上有一张相当聪明的面孔——这是一个很有些学者气息的男子,面孔瘦长,五官端正,眼睛非常有神,绝对能算得上是美男子。他虽然是司法部长,但是却穿着一件黄绿色的没有军衔的俄国军服,配上他挺拔的身材,看上去非常神气,仿佛是一个常胜将军。

    赫斯曼和克洛伊此时都换上了廉价且粗糙的衣服,两人都多日没有打理过自己的外观。赫斯曼的脸上胡子拉碴,还戴上了一副平光眼镜,看上去仿佛是个流亡海外多年的俄国知识分子。而克洛伊的头发则显得凌乱油腻,她的衣服也非常宽松,这让她显得肥胖,而且她还在车上临时化了个丑妆,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大,也更憔悴,一看就是跟着丈夫在国外吃了不少苦。

    他们俩现在的身份是列宁同志的秘书,还有了新的名字。赫斯曼化名彼得.安德烈耶维奇.安东诺夫。克洛伊则继续扮演他的妻子,化名安娜.彼得罗芙娜,她同时还是一名护士,负责照顾列宁生病的妻子。

    因为有个秘书的身份,赫斯曼得以跟随在列宁身边,全程聆听了列宁和克伦斯基的谈话。

    “现在是停战的机会,我们必须牢牢抓住这个机会!”列宁拉着克伦斯基的手,慢慢地在站台上踱着步子。

    车站外仿佛有不少前来欢迎列宁的群众,被克伦斯基带来的士兵阻挡无法进入,但还是发出一阵阵欢呼声,传到了车站之内:列宁!列宁!列宁……

    而列宁则频频向他们点头,但同时还低声和克伦斯基交谈。他说:“亚历山大.弗多洛维奇,我想二月革命已经表明,人民抛弃的不仅是沙皇,还有战争!而且,战争已经难以为继,对双方而言都是如此。”

    “不,”克伦斯基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有些高亢,似乎非常兴奋,“形势对我们有利,这是显而易见的!你或许还不知道,美国已经向德国宣战了!就在昨天!”

    “什么!”列宁仿佛吃了一惊,回头看了跟在他身后的赫斯曼一眼——赫斯曼早在一个月前就告诉列宁:美国必然参战,因为俄国革命让国际资本主义集团看到了德国取胜的可能!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我们胜利了!俄罗斯已经胜利了!”克伦斯基兴奋地挥舞着拳头,“毫无疑问,俄罗斯将是胜利者,德国佬将会被粉碎!”

    看来这个克伦斯基是因为美国对德宣战而产生了对形势的误判!赫斯曼脸色平静,根本没有把美国宣战放在心上……因为他早就知道德国打输了战争!

    “粉碎?”列宁摇了摇头,“太乐观了!我们没有这样的力量,沙皇的军队正在瓦解,而革命的军队尚没有建立。我们没有力量维持战争,最好的办法是趁着这个机会和德国人单独媾和……

    我们可以争取到一个相当有利的条约。不用赔款,不需要割地,或许会失去波兰和芬兰,但那两国严格说不属于俄罗斯,只是沙皇兼任了两国的君主。我想这对目前的俄罗斯而言是最好的结果,即使勉强维持战争直到德国战败,我们也不会得到更多的东西。因为英法并不想见到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否则就不会有1853年到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了。”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德国佬和你这么说的?”克伦斯基皱起了眉头。他显然知道列宁和德国人的关系!

    “是的,”列宁居然没有否认,点点头道,“他们的代表应该也向临时政府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吧?我想这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联手推翻主战的资产阶级,然后和德国议和,给士兵和平,给工人面包,给农民土地,那么我们就真的赢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列宁的语气非常诚恳,提出的建议仿佛也是可行的。如果布尔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联手,临时政府中的立宪民主党是抵挡不住的。而立即议和,肯定也能为俄国赢得一个比较有利的条约……赫斯曼知道,虽然鲁登道夫已经制定好了进攻计划,但是并没有立即实行,现在东线的德奥军队停止了一切攻击,正在观望等待和平的到来。

    而且在赫尔辛基的时候,赫斯曼还从柏林发来的电报上得知,东线战场上的出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场面,前线的德军和俄军在这段时间非但不打仗,还凑在一起吃吃喝喝,唱唱跳跳,美其名曰:联欢会。

    这种联欢会显然是德国总参谋部同意的!看来只要临时政府答应和谈,德军就不会去冒着激怒俄国临时政府并让东线和平曙光彻底破灭的风险发动进攻。

    这样,双方就会以目前的军事分界线为基础进行谈判,俄国即使会失去一些土地,也不会很多。肯定不会出现后来签订《布列斯特条约》时的情况。

    可这时克伦斯基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在赫斯曼听来仿佛是在教训列宁……不过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敌意,倒有点像一个大哥在教训误入歧途的小弟弟。

    “你太亲德了,我不知道你曾经和德国人达成了什么交易。但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你在国外呆太久了,你一点都不知道俄国的情况,你也不知道临时政府和俄国人民意志有多么坚定,我们决心去赢得光荣的胜利,因为只有一场胜利才能拯救俄国!而任何反对这种意志的个人和团体,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脚步,原来他和列宁已经穿过了火车站大厅,再走过一扇大门就是火车站广场,那里聚集着数万名布尔什维克的支持者,他们是来欢迎自己的领袖列宁的。

    克伦斯基转过身,和列宁握了下手,语气又温和下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外面都是你的人,好好约束他们吧,等到战争胜利,就会有一个民主、自由、繁荣和强大的俄罗斯了,这是他们需要的,也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说完,这个大权在握,看上去也非常杰出的男子就冲着赫斯曼、克洛伊还有克鲁普斯卡娅点头致意,然后就在他的士兵护卫下从另一条通道离开。

    列宁则转过头,冲着赫斯曼笑了笑:“我的朋友,这个克伦斯基就是现在临时政府和苏维埃中最有权势的人……可是他却糊涂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不过当他的对手真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