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爷盛宠:郡主太恶毒 > 第345章 以秘密相要挟(二更)

第345章 以秘密相要挟(二更)

        只是碰到这样的女人,顾仕安不禁有些头疼,眼前这女子简直是油盐不进,看样子,自己是别想从她的嘴里问出什么来了。

        顾仕安只得无功而返,但是他却并没有打算要放弃,走出锦绣阁之后,他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躲在暗中悄悄注意着这位崔掌柜的动静……

        ……

        顾仕安回到顾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而这一天他是亲眼见证了,一个消息在京城是怎么样快速传开的,其实不止是今天,从昨天开始,清雨、棋睿和柳含菱之间的纠缠就已经传开了,只是今天越传越离开了而已,外面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好在现下妹妹只一心呆在府里,哪里都不去,外面那些流言自然是传不到她的耳朵里。

        看着走到自己身边坐下的顾仕安,顾清雨缓缓开口道:“今天,哥哥你去吕府了吧?”父亲肯定是让哥哥去吕府试探消息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

        “吕家的人怎么说?”顾清雨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但是内心里究竟如何,顾仕安却是看不出来了。

        “我没见着吕家的其他人,只跟棋睿说了几句,他跟我说,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迎柳含菱进宫的,他说既然当初他说了这辈子只娶你一个,就一定会做到,让你不要担心。”其实他从吕棋睿的话里也猜出吕家父母是什么态度了,他们应该已经商量着什么时候、该怎么接柳含菱进吕家了。就算他们再不喜欢柳含菱,他们也是要顾着吕家的名声的。

        顾清雨闻言无奈摇头,“这件事哪里轮得到他做主?”这话跟当时顾仕安说的一样。

        “且先不说公公和婆婆怎么想,柳含菱又怎么可能会同意?她现在就是要利用曾经跟棋睿一起睡过一晚,而迫得棋睿不得不娶她。”

        听到顾清雨这样说,顾仕安心中不由松了一下,看来清雨心里也很清楚,这件事并不算是棋睿的错,最主要的还是柳含菱的处处算计。

        “不过,棋睿跟我说,他觉得他跟柳含菱之间应该没有发生什么。”

        顾仕安一边说着一边去看顾清雨的脸色,毕竟这件事才是重中之重。

        他没有想到,顾清雨听了他的话,神情并未有什么变化,而是淡淡开口道:“其实我也是这样怀疑的,我不是没有见过棋睿喝醉酒之后的样子,他如果真的喝得连前一晚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那他当时也指定做不了什么了。可是我们在这里说也没有用,关键是外人都以为她已经跟棋睿发生了什么,若是棋睿不娶她,就成了始乱终弃,吕家的名声肯定也不好听。”

        “问题就出在这儿,当晚房间里只有她跟棋睿两个人,棋睿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什么事都是她说了算,外人是不会相信她会不惜毁掉自己清白的名声去陷害棋睿的。我原本想着那锦绣阁的崔掌柜会知道些什么,所以就去问了,可是谁知道她的嘴闭得很紧,什么都不肯说。我就想着跟踪看看她是不是会再去见柳含菱,可是她也没有。”说到这里,顾仕安看着自己的妹妹的道:“我今天跟踪崔孟儿的时候,竟然看到她跟一个男的见面,两个人好像还挺亲密的。”语气里难掩惊讶。

        顾清雨却是淡淡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她快要成亲了,这件事她之前跟我说过。”

        “真的?!”

        不怪顾仕安太过惊讶,因为大多数京城人都知道,那锦绣阁是崔孟儿一手开起来,这么多年来,她把这一家小店越做越红火,可是终身大事却成了难题。

        她这样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本来就不讨人喜欢,而且她还对那些上门的媒人说,就算是成亲了,她还是要出来打理铺子的。再加上她本身长得漂亮,手里握着这样大的一间铺子,差一点的男人她也看不上。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蹉跎了下去,如今都三十多岁了,所有人都以为她这辈子肯定是不会再成亲了。所以顾仕安在听到顾清雨说,那崔孟儿即将要成亲的时候才会表现得这样惊讶。

        顾清雨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只淡淡朝着自己的哥哥点了点头,“是真的,她亲口跟我说的。不过……我想着她跟她的未婚夫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一开始她跟我说的时候,很是高兴,可是过几天再见她的时候,我再问起她这件事,她言语之间就躲躲闪闪的,似乎不愿意多谈,神情也很有些担忧。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我也不好多问,所以我也不知道现如今她跟她的未婚夫怎么样了,还能不能顺利成亲了。”

        “我今天跟踪她的时候看到了,她跟的未婚夫关系挺好啊,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这样就好。”

        顾仕安叹了一口气,“清雨,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她可是帮着柳含菱一起陷害棋睿和你的人啊,你大可不必这样担心她的。”

        顾清雨的目光落在虚空的远处,沉然开口道:“说来也是奇怪,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崔孟儿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而且,就我认识的崔孟儿不是一个会因为一己私利就去陷害别人的人,甚至之前,柳家被遣出京城的时候,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还很高兴,好像是因为之前去柳家送衣料的时候被欺负过。所以,我很难想象,崔孟儿竟然会帮着柳含菱算计我,我自认我并没有哪里的罪过她,而且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挺好的。哥哥,你说,她会不会有什么苦衷?”

        “我今天已经试探过她了,可是她的嘴巴很紧,什么都不说。”

        “或者……明天我亲自去见见她。”

        顾仕安看着眼前的顾清雨,心中暗暗惊讶,今日的她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郁郁寡欢,眼睛里有着坚定的颜色,似乎认准了什么事情要去做一样。

        尽管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是自己的妹妹能有这样的改变,顾仕安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于是接口道:“好,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不,哥哥,让我自己去好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的话,她更容易跟我说实话。”

        “那至少让我送你过去,你现在这样我可不放心。”清雨如今大着肚子,真得事事都小心。

        顾清雨点了点头,“好。”

        顾仕安随即起身道:“我方才过来的时候,听说饭菜已经准备好而来,我们一起过去吧。”

        顾仕安这厢正要扶着顾清雨起身,却有侍女过来通禀说,姑爷来了。

        此话一出,顾仕安和顾清雨两个人都是僵了一下,顾仕安不由看向顾清雨,而顾清雨则是轻声道:“走吧,既然人都来了,便去见见吧。”

        顾清雨如今身子笨重,自然是走得慢,等他们兄妹两个到了花厅的时候,顾老爷和顾夫人已经在了,而吕棋睿则是站在那里,头微微低着,似乎正在挨训的样子。

        但是见到顾清雨出现之后,立刻就朝她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清雨,你还好吧?”

        顾清雨依旧冷冷淡淡地道:“还可以。”声音足够冷漠。但是眼睛在瞥到他脸上的那些伤的时候,眸光中还是透露出了一些担忧。她知道,他这脸上的伤肯定是自己哥哥给打的。

        “虽然你说你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不让我来找你,但是昨天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你要打要骂都好,你这样一直不见我,我心里才是最难受。”

        顾清雨却是不理他的话,竟是走向一旁的椅子,而吕棋睿也是在旁边小心地搀扶着。

        “所以你今天过来就只是来看我的?”顾清雨看着吕棋睿道。

        “我是来跟你表态的,不管外面怎么传,我都不会迎娶柳含菱进门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两个离开京城去外地过日子也可以,总之除了你,我不会娶别人的。”

        顾夫人听了他这话,不由悄悄拉了拉顾老爷的衣袖,说实话,吕棋睿现在的态度也足够诚恳了,看看他脸上的伤,不用说他们也都心知肚明,这究竟是谁打的。人家进来之后,愣是半声都没提及脸上的伤,只一个劲儿地表态,说自己绝对不会娶旁的女人。

        要说,清雨跟吕棋睿和离是根本不可能的,不管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清雨以后的日子,她跟吕棋睿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

        顾老爷此时心中也软了一些,吕棋睿的态度的确是不错,况且这件事,他也是被柳含菱设计了圈套,算是无心之失,把一切都归罪在他的头上也确实是有失公允,而且自己的儿子又动手打了人家,这鼻青脸肿的,还跑来找清雨表明态度,算是很不错了。

        “棋睿,虽然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全是你的不对,可是你也太糊涂了。”只能用‘糊涂’来形容了。

        “是,小婿知错了。”

        吕棋睿这样一认错,却没有人开口了,因为他们此时都没有资格开口说什么,唯一能原谅吕棋睿的人就只有顾清雨。

        顾清雨终于抬眸看向吕棋睿,眼睛里没有一丝波动,“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的话,可以离开了吗?”

        “我……”

        “我们该要吃饭了。”

        逐客的意思已经和明显了,吕棋睿终于还是无奈道:“好,我这就走,你们吃饭吧。”

        顾清雨都已经这样说了,顾家的其他人自然不敢留吕棋睿下来吃饭,目送着吕棋睿的萧索的背影离开,顾仕安也觉得他似乎有些可怜,自己今天打他那几拳是不是打得有些重了?

        ……

        到了次日,顾清雨吃罢早饭之后,就跟自己的哥哥一起去了锦绣阁,锦绣阁刚刚开门,还没有什么客人,崔孟儿正站在那里看着账本。

        看到有人进来,崔孟儿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账本,可是在看清来人是顾仕安和顾清雨的时候,她脸上缓缓勾起的笑容顷刻顿住了,不过又是迅速恢复原状,只见她含笑走到顾清雨的身边,轻声道:“怎么亲自过来?如果要什么布料的话,大可以遣个下人过来,我再给你送过去就是了。”

        “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看布料的,我是来找你问些事情的。”

        崔孟儿闻言微微点头,“跟我来吧。”

        这一次,崔孟儿带着他们两个去了锦绣阁的后院。

        而顾清雨却是让顾仕安回避了她们两个的谈话,顾仕安只得在外面等着。

        “有什么话就说吧。”

        “关于我夫君和柳小姐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

        崔孟儿点头,“你也别太伤心,这男人……总是这样的,三妻四妾也不嫌少。”

        顾清雨闻言却是沉声道:“不,我夫君不是这样的,我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他说只会娶我一个,就一定会说到做到。昨天,他去顾府找我了,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迎柳含菱进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会带着我离开京城,去别的地方生活,我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我想,如果真的迫不得已的话,我会跟他一起离开的。”

        崔孟儿始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顾清雨接着道:“其实我觉得现在还没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孟儿姐姐,你能跟我说实话,那天你究竟是不是故意跟我说那句话的吗?”

        崔孟儿还是没有抬头,“我知道是我的那句话惹了祸,但是我当时真的是无心的,我跟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孟儿姐姐,你若是有什么苦衷你就跟我说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柳含菱究竟做了什么交易,但是柳含菱真的不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她并非只是为了要嫁给我夫君,她还要我正妻的位置,想要置我于死地。她还做了一个局让我夫君以为我跟蔚王殿下有染,虽然我这一次逃过了,下一次不知道她还会弄出什么来,所以孟儿姐姐,拜托你,告诉我实话吧,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清雨相信崔孟儿不是一个狠心肠的人,她想要示弱让崔孟儿说出真相。

        可是崔孟儿却一直低着头,什么都不肯说,顾清雨正待要接着开口,仔细一看,崔孟儿的下巴却是滴了一滴泪来,她哭了……

        “孟儿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她这一哭,顾清雨便是更加确定,崔孟儿是有苦衷的了。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跟我说,有什么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听到顾清雨这样说,那崔孟儿却是哭得越发厉害。而顾清雨则是被她的样子给震到了,因为她见过的崔孟儿说话做事从来都是八面玲珑,做起生意来是一把好手,比之男人亦是毫不逊色,似乎做什么都是得心应手,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般脆弱的模样。

        顾清雨再没有别的话,只是轻轻拍着崔孟儿的后背。

        崔孟儿哭了良久之后,终于停了下来,抬眸看向顾清雨,眼睛都是红的,声音也是有些沙哑,“的确是柳小姐让我故意在你面前透露吕公子那晚睡在鸿昌客栈的。”

        “为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帮着柳含菱做这些?”柳含菱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已经知道了,现在自己想要知道的是,崔孟儿为什么要这么做。

        崔孟儿却是摇头,“我不能说,她握着我的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如果我不听她的话,她就会把这个秘密捅出来。”

        原来如此,柳含菱是以崔孟儿的秘密相要挟,可是崔孟儿能有什么样的秘密捏在柳含菱的手中呢?而且看崔孟儿的样子,这个秘密好像能关系到她的生死一般。

  http://www.biqiuge.com/book/30119/20612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