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王缠身:惹火王妃求宠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显身手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显身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冷王缠身:惹火王妃求宠最新章节!

    “拓跋姑娘,这次就有劳你了!”

    陈大像是一夜苍老了不少,算是将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了拓跋晴身上,若是这次输了,他们陈家在岛上就再也没有什么说话的分量了。

    在入岛之前,拓跋晴的修为已达到灵尊级别,在灵气充足的岛上呆了几日后,体内隐隐有要进入灵尊中级的表现,对付这些个在岛上生活不懂修炼的人当然是绰绰有余,张奇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是知道她有修为在身,比起他们这些刚入门的人强的不是一点两点。纷纷找了原来的族长说起了这件事情,族长是以公平为主,特地来找了拓跋晴说起这事。

    拓跋晴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本来她也就没想用法力,胜之不武,对付这些人光靠着以前在组织上学的那东西就足够了。

    比试分为三轮,在第三天时正式开展了,陈大这一方的人忧心忡忡,张奇那方见上来电的是拓跋晴,语气挺客气,但是动作也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姑娘而有所放松,这不仅仅是两人之前的比试,更加关系到了罗浮村未来的命运,是留是走!

    拓跋晴前世除去是个天才的毒师外,在拳脚功夫上也不错,因为来到的是一个修真的世界,众人都以灵力修为论长短,她的镇邪拳脚功夫很少派上用场,但是这会儿能用上了,张奇一拳一脚好不留情,都往拓跋晴的弱处下手,男人的力气总是比女人的大些,体格上也占了些优势,拓跋晴则灵活应对,她擅长的是近身搏斗,在对方伸展不开的区域里发起攻击,体格大些的人总反应速度上处于弱势,张奇也不例外,总觉得拓跋晴的攻击来得出其不意,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下一轮攻击已经来了,他狼狈的多躲避了数下,被拓跋晴一脚踹在腰间,背后不知是什么地方被她点击了一下,半个身体都发麻。

    张奇的速度在众人可见中慢了下来,而且是越来越慢,身上的也被打到,他擦了擦额角的汗,大喘气了数下,立马打了过来,进入修真行列的人,会发现自己的五感越来越强,甚至能看到更远,更快的东西,拓跋晴就是这样,张奇的出拳速度在他人看来非常迅猛,在她眼中,则是缓慢无比,像是孩子攻击一样不痛不痒,能够轻易的躲避过去。

    她随意往后挪了一下身体,便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张奇攻击,随后手指灵活的在他身上数处大穴轻点了数下,只叫张奇捂着手臂大叫了起来,“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的手臂怎么动不了了?不是说好了不能用灵力修为吗,你这是违反之前的规定!”

    “我没用灵力啊!”拓跋晴耸了耸肩,显得很意外,“我只是点了你身上几处大穴而已,等过个两个时辰自然就好了,这一轮应该算是我赢了吧!”

    拓跋晴看向老族长,问道:“人的身上的穴位众多,我只是碰巧知道而已,绝对和修为无关,还请族长您说句公平话!”

    族长算是有些见识的人了,对于拓跋晴口中说的东西也了解一些,知道她所言不假,“这一轮的确是你胜了,张奇是你技不如人,不要再追究下去了。”

    张奇冷哼了一声,脸色难看得很,虽然手臂发僵但是下一轮都是计策谋略这一方面似乎和体力无关,让明天再比下一轮,他居然不同意,见状,拓跋晴收回了想要说话的心,现在的张奇进入了争强好胜的时候,迫切的希望能够战胜对手,对于这些个劝告是听不进去的。

    族长的出题设计得巧妙,这计策这一轮题目是说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完成一幅最传神的画作,张奇一听说这个,立即就嚷嚷开了,说是族长在为难他,什么画作什么的他是一窍不通,族长肯定是被陈大那么的人给买通了,特地出些他们那边擅长的东西。

    族长脸色变了又变,嗫嚅半晌,看向张奇那边的眼神竟是失望,他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为罗浮村尽心尽力,到头来换来人一句这样的说辞,显得有些痛心疾首。

    张奇这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族长的脸色一变,其他人都发作上了看向他的眼神中皆是不赞同,“族长都当了这么多年了,大伙儿是都看见了的,张奇,你这话太让人寒心了。”

    “当初族长做的事都是公公平平的,张奇知道你们想赢,但是说话还是要三思的!”

    “能讲出这样的话的人通常自己心里都是这样想的,张奇你刚刚说的是你自己想的主意吧,结果一不小心给说了出来了!”

    就是随意的一句抱怨,张奇没想到能惹来这么多人的意见,他在岛上参加修真的人中算是天资较好的,平时就被人捧着,有了修真之事,更是被人夸赞到天上去了,对于族长有些迂腐的做法也早就不满了,顺口那么一说就给说出来了。

    拓跋晴也见识到了这一幕,嘴中溢出了嘲讽,“族长出题的深意你是一点都没了解,这一轮是靠智谋的,你当真的是要你磨墨作画不成,当然是要你别出新意的作画,这都不能领会,这一轮你大可不必参加了。”

    张奇脸色发青,顾不上什么忌惮不忌惮了,看向拓跋晴的眼神犹如利剑,恨不得将她人给扎透就好,却还要低下头,赔礼道歉,“是我的错,族长是我说话不对,您别见怪!”

    不见怪那就来鬼了,族长后面未发一言,让张奇有力也无处使,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族长心里的气还没消,张奇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赢得比试之后就再没有人能给他脸色看了,到时候什么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这糟老头子也没法甩脸给他看了。

    最传神的画作,一瞬间,拓跋晴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东西,现代的传世画作,古人的作画,最传神的莫过于画出东西最真实的模样。

    张奇眉间的皱痕一直都没消失过,过了一段时间,他也没想出个什么东西来,只得提笔在纸上作画了,一个从不作画的人能画出什么东西来,毁了几张纸后,他脸上的不耐更甚,打量了拓跋晴那边,见她还没有提笔,心里安稳了点,看来她也就这样了,这局他赢定了

    离结束还有小半个时辰时,拓跋晴的纸上还是一片空白,陈大在旁恨不得自己上台去帮她作一幅画出来就好,反观张奇那边,几次失误后,他已经能够像模像样的画出的点东西来,一幅山野独居图初现雏形。

    到了最后的关头,拓跋晴终于动起手来,不过她先让陈大他们去采一朵花来,再拿针线来,众人被她要求得摸不着头脑,都什么时候了,做的还是尽是些和比试无关的事情,就算她厉害,只怕这一句也要输了。

    拿来针线和野花的拓跋晴开始动手了,她没用白纸,反而取出了一方白色的锦帕,开始在上面作画,她竟然将花缝在了锦帕上,又在锦帕上画上了枝叶。

    这才叫传神,张奇面如死灰,他输定了,拓跋晴看了一眼自己弄出来的东西,陈风摘来的想是一朵野百合,底下透着些紫色,缝在白色的锦帕上煞是好看,还有什么比实物更让人觉得传神的。

    张奇彻底败下阵来,原来族长所说的计策谋略是在这上面,和拓跋晴比起来,他简直是不堪一击,张奇这边的人窃窃私欲,说的也不外乎是对拓跋晴心思巧妙的赞叹,听起来像是完全被她折服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