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十七章 怀宁县城

第七十七章 怀宁县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寒门崛起最新章节!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地平线,那黄昏的霞彩,总像是红日跌落西天的苍山而溅起的烟雾。古道两侧光秃的枝桠映照在地上,似一幅粗略的水墨,随意挥洒的笔墨只留下一抹痕迹。

    怀宁县城的百丈城墙也仿佛披上了一层单薄的金装,在夕阳下闪着昏暗又明亮的光芒。

    迎着夕阳的背后,走来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在夕阳余辉下拉出了长长的影子。少年背着行囊,身上布满了灰尘,一袭青衫也沾染了不少草屑,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怀宁县城,憨厚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紧赶慢赶,中途还搭乘了一位好心大叔的马车,总算是在日落前赶到怀宁县城了。

    这少年正是赴县城赶考的朱平安,朱平安从少女手中脱身便径直往县城赶了,途中除了遇到曾去过下河村串巷叫卖的货郎,花了两文钱托其给家里带个自己安好的口信外,朱平安可以说一直没有停止过脚步。

    四海升平,八方宁靖,怀宁县城此时人来人来、车如水、马如龙,繁华程度是靠山镇所不能比的。

    朱平安融入人群中,慢慢的向城门走去。

    进城要交一文钱,出城则不需要付钱,轮到朱平安时,守城士兵见朱平安穿着青衫长袍,便询问朱平安进城做什么,朱平安回答说参加童子试。守城的士兵听说朱平安是参加童子试的读书人,瞬间就恭敬了很多,跟对待前面行人的态度截然不同,连进城费都没有收就让朱平安进城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背着行囊走进县城的朱平安,再一次感受到这句话所代表的这个时代的内涵。

    漫步在怀宁县城的街上,感受到的是古意盎然的印象。这是一个真实的,繁荣的古代县城生活,并不比现代的城市差,是两种风格,一个钢筋水泥现代化,一个是古风古韵水墨画。

    黄昏时分,城内仍然热闹繁华,青石板路铺砌的街巷,两侧生意兴隆的店铺,人来人往的行人服饰时尚干净,完美展示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富足。

    朱平安背着行囊风尘仆仆的走在这里,真的有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一家客栈,安顿下来,吃一顿热饭,洗一个热水澡,再换一身衣服,最后再美美的睡一觉。

    朱平安背着行囊走向一家名为悦客来的客栈,客栈是三层楼式建筑,大堂食客也有不少,客栈外一个穿着干净利索的小二肩上搭着一块白毛巾,看到朱平安走来,店小二热情招呼上了。

    “这位客官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

    “我要住店。”朱平安憨笑着回答。

    “好嘞,客官您里面请。”店小二伸手弯腰引导朱平安进店,走进店里,店小二便大声喊道,“掌柜的,这位公子要住店。”

    “这位公子可是巧了,本店只剩下最后一间末等客房了。”

    很快,一位身宽体胖的掌柜就走过来了,四十余岁的中年胖大叔,油光满面。

    “能否劳烦让我看下客房?”朱平安听掌柜说是最差的一等客房了,不由想到前世看过的周星驰的电影中的那间厕所都冲不干净、水龙头一拨就断的房间。

    “当然可以,公子随我来。”掌柜倒是好说话。

    朱平安随着掌柜的往后院里走,差不多是最里面的一个角落的房间,打开房门,房间只有最基本的床和桌子,虽然很是干净清洁,但是采光也不好,故意在这里面看书会伤眼,朱平安对这房子不甚满意。

    “近日进城赶考的学子日增,这间房子也是本店最后一间了,城内的其他客栈也都几乎人满为患了。”掌柜的见朱平安对房子不太满意,就开口提醒道。

    “这间房子多少钱,住几天怎么算,住一两个月呢?”朱平安随意问了下价格。

    “短住一日一百文,长住的话,每月二两五钱银子。”掌柜的伸出手掌比划道。

    咳咳,就这样的房间还这么贵,比靠山镇几乎贵十倍了。虽然说朱平安今日小发了一笔,但却也不愿意做这个冤大头。父亲辛苦赶车一天才不过这些钱,这一日租金都够母亲缝荷包两天了,不行。

    “不好意思,叨扰了。”朱平安拱手表示歉意。

    “无妨,小公子但可去看别家,若是寻不到住处的话,我家的店门给小公子开着,呵呵呵,当然是这间房还有的情况下。”掌柜的不在意的笑笑。

    “多谢大叔。”朱平安道谢后,背着行囊离开悦来客栈。

    朱平安走在街上也遇到了不少身穿长衫的读书人,天气严寒,这些人也有不少手持折扇,一股指点江山的感觉。

    接下来,朱平安也问了三家客栈,规模大小不一。规模小一点的房间稍微便宜些,下等客房一日90文,租住一月二两三钱银子;规模大一点的,有一个跟悦来客栈一样的价格,还有一个比悦来客栈贵上一些。但是,可惜这客栈都客满了,只剩那个贵一点的客栈还有几间客房,只是掌柜的一个咬着不降价。

    看来行市确实如此了,其他的客栈应该也是如此了,朱平安正准备返回悦来客栈,将那个末等客房租下来,大不了看书就去外面看书好了。

    “前方可是彘儿?”

    这时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喊。

    朱平安扭头,看到了换了新衣衫的大伯正和其他几位学子往这边走来。

    大伯朱守仁和其他几位学子看到朱平安身上灰尘仆仆,青衫上碎草屑片片,额头上还红红,心里平衡多了。

    “大伯可还有余资,匀与彘儿些。”朱平安看到大伯朱守仁走近后,抢先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就看到大伯朱守仁像是吞了苍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