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十一章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第七十一章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明效仿秦汉,每十里设置一长亭,每五里有一短亭,供行人何处,亲友远行常在此话别。

    十里才有一长亭,所以附近方圆数里奔赴县城童子试的人们都在此处话别。人越聚越多,青衫长袍背负行囊的学子也越来越多。大伯朱守仁长袖善舞,和诸多学子打成一片。朱平安一个人也不认识,就连恩师做保的另外四人也是不认识。当然这也跟朱平安年纪有关吧,人家那些学子最小的也都二十多岁了,你一个十三岁的小屁孩,代沟至少都有仨了,谁会认识你。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乡邻家人陆续离去,十里长亭只剩下方圆数里的十几位学子,也有几个富裕学子的书童。

    “王兄久仰久仰,这次王兄肯定要金榜题名了吧。”

    “赵兄幸会幸会,小弟提前恭祝赵兄金榜题名了哈。”

    “朱兄好久不见,这次考中后,可要一定和我把酒言欢啊。”

    十几位学子互相吹捧着,听到对方说自己金榜题名高中之类的的话,一个个兴奋的跟喝了几两小酒似的。

    唯余朱平安一人背着行囊,被孤立在外,嘴角勾起看着他们互相恭维。

    “咦,这位小兄弟是?”互相吹捧中终于有人发现了朱平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站在这干嘛啊,难道说是谁带的书童不成,可是看衣服也不像啊,不由好奇地问道。

    “哦,这是敝人小侄子,上河村孙老秀才做保五人缺了一人,他来凑个数,长长经验。”大伯朱守仁淡淡的说。

    “哦,呵呵,长长经验,是极是极。”

    学子们闻言,纷纷笑做一团,对朱平安也就不怎么关注了,毕竟一个凑数的小屁孩而已嘛,又不是什么才子神童,如果是神童才子之类的话,我们也都是方圆数里的人,怎么会没听说过呢。所以,肯定就是一个凑数的小屁孩而已,何须理会。

    十余位学子相商一起奔赴县城,途中也好做个伴。一群人在十里长亭说说笑笑,之乎者也子曰呜呼,热闹得很。临走时,有人提议,说什么走前不如在这十里长亭各自留下一首诗词,以后高中了也算是一段佳话。

    群情激愤,一个个摩拳擦掌,挥毫泼墨。

    写的诗词都很普通,反正朱平安是没看出谁有出彩的,不过每当有人写完,就会有人装模作样的点评一番,引起一片叫好声。

    真是无聊啊,朱平安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大伯朱守仁也一手拎着袖子泼墨一首,水平也不比这些人高到哪去,架势倒是十足,写完也是有人点评一番,四周一片叫好不绝于耳。

    估计是臭味相投吧,大家也就这水平,这水平的大家都能欣赏,所以才会一片叫好声吧。

    众人纷纷留下墨宝,听着四周的恭维,不由志得意满,生出一种今朝赶考我必中的感觉,满意极了。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注意到朱平安,用开玩笑的口吻挪揄道,“这儿不是还有一神童的嘛,别藏在一边啊,也给我们露一手啊。”

    然后众人才发现站在偏僻处的朱平安,见朱平安站的那么偏远,大家都认为是朱平安胸无点墨写不出诗,不好意思的躲在一边了,纷纷笑着起哄要朱平安也写一首。

    人们都有这样的恶趣味:你不开心啊,那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大家认定了朱平安,胸无点墨,鱼目混珠来凑数,但是,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想看看朱平安出丑的样子。

    所以,众人很是热情,甚至有人仗着人高马大,抓着朱平安就提到了放着笔墨纸砚的桌前。

    周围围了一圈打了鸡血一样的学子们。

    “我,我不会写诗啊。”

    大家兴致这么高,朱平安也就想着配合一下,憨憨的脸上挤满了不好意的笑。

    听到朱平安说自己不会写诗,大家就更兴奋了,不会写诗啊,那真是太好了,快些一首让我们高兴高兴。

    “小友,莫要谦虚了,快快写来。”

    群情激愤,盛情难却,朱平安只好苦着一张脸,一手抓起毛笔。

    这是怎么拿毛笔的姿势嘛,怎么跟拿筷子似的,拿的太高了,围观的人们窃窃私语,然后低声吃吃笑出来。

    朱平安在嘲笑声中,更加不好意思了,手忙脚乱的纠正了拿毛笔的姿势。

    在众人低声耻笑中,朱平安落下了第一句。

    “一朝被蛇咬”

    众人见状,微微顿住了笑声,这是什么嘛,不是大家常说的一朝被蛇咬的俗话吗,怎么也给他当成诗词来用了,且看他下一句是什么。

    没让大家等太久,朱平安又落了下一句。

    “处处闻啼鸟”

    此一句一出,很多人都忍不住了笑了,什么跟什么嘛,乱弹琴,这孩子上没上过学,不会是把他知道的都拿来应付了吧。

    在大家哄笑声中,朱平安继续写道。

    “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

    写完收笔,朱平安看着自己大作,还做出一副等待大家评点夸奖的模样,似乎对他自己胡品乱凑的诗满意得很呢。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长青天。

    围观的众人们,看看朱平安.乱凑的诗,再看看朱平安那憨憨傻傻的等着大家夸奖的模样,一个个再也忍不住了。

    你是来搞笑的吧!

    整首诗听着押韵是押韵,可是前一句是五言古诗,后一句却变成词牌了。而且,整首诗除了长亭外,古道边这种谁都会说的大白话,其他的都是从其他诗词人那拼凑来的。一朝被蛇咬是俗语,处处闻啼鸟这一句是出自唐朝孟浩然的《春晓》,一行白鹭上青天这一句却是出自唐代杜甫的《绝句》。

    “真是有辱斯文啊......”

    “字看着倒也说不过去,可是诗词完全是瞎胡搞嘛......”

    “真是不学无术......”

    众人一个个都快笑破了肚子,这是谁家的傻孩子啊,这样水平也来童子试,也太让我们觉的掉档次了吧,这水平就是凑数也是乱来嘛,孙老秀才也是老眼昏花了吧,派这货来凑数。大伯朱守仁都默默远离朱平安好远,唯恐被众人想起自己和朱平安的关系来。

    尤其是让大家觉得好笑的是,那傻小子还瞅着大家笑跟着一起笑呢。

    人蠢在不自知啊

    这一刻,众人的想法却是和朱平安想到一块去了。

    (新书第一次有推荐,还望各位书友大力支持,多收藏多推荐,也好有继续推荐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