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十七章 癞蛤蟆也想科举

第六十七章 癞蛤蟆也想科举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是一个不可爱的臭丫头!

    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将目光从腹黑少女李姝身上转移开,不再理会这个被家人宠坏了的少女,然后看到包子侍女画儿还在用好奇和敬佩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由笑了。

    “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天会下雪。”

    朱平安拍掉身上的雪花,神棍一样认真的回答刚才包子侍女画儿的问题。

    包子侍女画儿眨眨眼睛,一脸的迷惑。

    “笨蛋画儿,他写的是‘今日下雪’,又让你下雪天才能打开,能不准吗!”李姝忍不住伸出纤纤素手在包子丫鬟脑门上点了一下。

    包子丫鬟画儿委屈的摸着脑门,思索了半晌,继而忽地抬起头恍然大悟,鼓起了腮帮子,双眸怒瞪朱平安道,“哎呀,原来我又上你这坏人的当了!”

    朱平安别过头去,自己忍不住笑了。

    “你这坏人,今天说什么也不会给你吃的了!”包子丫鬟画儿气鼓鼓的说。

    腹黑少女李姝身后的老妈子还有其他小丫鬟都笑了,古代没什么娱乐节目,这些人还是比较期待朱平安来借书的。每次来借书还书,只要带些零嘴美食,就能换朱平安讲一会故事,或是神魂志怪或是武林江湖,不过这小子嘴巴倒是挑的很,倒是每次画儿带的零嘴美食总是能投其所好,而且画儿也总是最积极,所以听到画儿赌着气说不给吃的,才觉得好笑。

    李大财主家的书房修的非常高雅宽敞,藏书也很丰厚,每每都有书吸引朱平安的目光。

    书房有一个白胡子的帐房在打理,朱平安进了书房,从随身斜挎的书包里将上次借的书卷双手奉还,由白胡子帐房检查过后才可以进去挑选本次的借书。

    “嗯,安哥儿是个爱书的,怎么样,再有数月就是童子试了,可要下场一试身手?”白胡子帐房检查书籍完好后,打趣的问道。

    童子试亦称童试,俗称考秀才,分为“县试”、“府试”及“院试”三个阶段。县试在各县进行,由知县主持。本朝一般在每年二月举行,连考五场。通过后进行由府的官员主持的府试,在四月举行,连考三场。通过县、府试的便可以称为“童生”,参加由各省学政或学道主持的院试。院试考取的就叫生员(秀才)。乡试考中的第一名叫做解元。

    朱平安的大伯就是通过了县、府试,有了童生的称号,只是院试始终没有考过,自从朱平安一家被分家后,大伯又考了两次科举考试了,和以往一样,折戟沉沙。再过数月就又是三年一次的童子试了,大伯自是还会参加,有消息传说说大伯扬言此次必过之类。

    至于朱平安此次是否会参加嘛......

    “童子试嘛?嗯,似乎恩师前些时日说过,本不准备让小子去的,只是一个师兄守孝在家不能参加此次科考,报考又要同考五人联保,缺了一个名额,恩师说是让小子去体验一下科举,学学经验,以后再考也不至于慌乱。呵呵,小子就是个凑数的,就是去学习一下失败的经验来着......”

    朱平安微微思索了一下,将恩师孙老夫子的话又叙述了一遍,末了自嘲的笑笑。

    凡应考童子试的考生,必须向本县的署礼房报名,填写姓名、籍贯、年龄、三代履历。报考童生必须有同考五人联保,还要有本县一名廪生作担保人,开具保结,叫做“认保”。朱平安的恩师孙老夫子,就是一个有担保资格的廪生,一开始不准备让朱平安去的,只是原本做保的五人有一人守孝去了,缺一人,孙老夫子就把朱平安添上了。压根就没指望朱平安能考中,就是个凑数的。

    “呦,癞蛤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啊,你这种口花花专门骗小姑娘的坏小子要是能考得上,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要我说,说你凑数都是抬举你,文曲星才能考得上,你就是一癞蛤蟆。”

    朱平安的话音刚落,后面跟来的腹黑少女李姝就冷嘲热讽起来。

    腹黑少女李姝说完,看着朱平安愣神的模样吃吃的笑了起来,然后身后的老妈子小丫鬟一个个全都跟着嘲笑起来。

    虽说腹黑少女的话让自己有些不爽,但是看着这么多少女在自己面前笑作一团,却也是赏心悦目。

    朱平安对此只是淡淡一笑。

    然后自顾自的去书房挑选自己需要的书,因为快考试了,所以朱平安大体选的都是四书五经八股文方面的书,古代科举也是有教材的,不要以为四书五经都一样,朱熹做的注和苏轼做的注就是两个版本。朱平安这次选中的一本《中庸》就是朱熹做的注。

    每次只能借一本

    这个规定就是出自刚才嘲笑自己的腹黑少女李姝之口,李大财主恨不得将她宠到天上去,自然点头定下这个规矩。

    借好书,腹黑少女却是不让朱平安离开,非要讲一个故事才行。不讲故事就不许借书。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朱平安也只好将上次没讲完的天龙八部接着讲一段。

    小丫鬟老妈子也都轻车熟路的搬过凳子椅子,掏出零嘴小吃,坐成一排。

    这次得罪了包子丫鬟画儿,也没有零嘴美食吃,偏偏腹黑少女故意让后厨做了热喷喷的涮锅,薄片的羊肉鱼肉蔬菜,布了一桌子,招呼画儿还有其他几个小丫鬟一起围着桌子边听故事边涮羊肉火锅吃,还故意吧唧咂嘴,引得朱平安垂涎三尺。

    大雪天,貌似涮锅才是最配。

    朱平安不知道咽了第几次口水了,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和画儿商量:“画儿姑娘......”

    包子丫鬟画儿嘴巴里鼓囊囊的塞着羊肉,看着朱平安直摇手,嘴里咕哝,“别想了,这次说什么也不给你吃的了。”

    “没,不是要吃得,麻烦给我一个手绢。”朱平安摇头。

    “干啥?”

    画儿纳闷的问。

    “看到你们吃东西的时候,擦口水......”

    朱平安看了她们一眼,淡淡的说。

    擦口水

    闻言,围着吃涮锅的少女,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还想考科举呢,没见过哪个文曲星这么没出息的!”腹黑少女李姝嫌恶的白了朱平安一眼,对他的没出息很是不齿,“你咽口水的声音难听死了!”

    说到这,腹黑少女指了一个老妈子说,“你去叫后厨在送一个锅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