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十三章 洗刷父冤

第六十三章 洗刷父冤

        “朱守义在家吗,今天我的几个手下不知轻重打伤了你,老哥我特来陪个不是。”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说是赔罪可语气里分外是威胁,话音刚落就走进来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身后还跟着七八个黑色服装的汉子。

        一看到这些人,小四叔兔子似的蹦了起来,指着横肉胖子后面的两个汉子说,就是他们领人打的二哥。

        大伯刚看到进来的人,就悄悄的溜进房间去了。

        听到小四叔说是这些人打伤了朱守义,陈氏也不管自己几斤几两,起身就要上去挠他们,刚有一个要起身的动作就被躺在担架上的朱父用力拽住了胳膊。夫妻这么多年,朱守义太了解陈氏了,所以才能及时抓住了陈氏。

        朱平川和朱平安也被一旁的小四叔拽住了胳膊。

        “你们这些黑心肝的,凭什么打我男人,你们等着,我非要去县衙告你们不行!”陈氏被朱父拽住了胳膊,却仍咬着牙冲来人破口大骂,眉梢挑起,一副要跟来人拼命的架势。

        陈氏的泼辣,未能震慑来人,人家可是古代的黑社会,怎么会被一个妇孺之辈吓到呢。

        “欠债还钱,告去啊你们,告破天去也是这个理。”横肉胖子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满脸的横肉颤啊颤的,一眼看去就是那种滚刀肉混社会的德行。

        刚才大伯的溜走被朱平安看到了眼里,其实很早之前就看大伯的行为有些不妥了,上次的美姬是朋友白送的?将美姬奉还朋友回来,朋友给了他一贯钱?还有钱讨好祖母和大伯母?在祠堂吃的四菜一汤?

        这一件件事,朱平安早就觉得不妥了。

        朱平安从小四叔手中挣脱开,蹬蹬蹬跑到刚进来的横肉胖子一伙面前,一点也不害怕的大声问,“你们说我父亲从你们这借了印子钱,可有证据?”

        “彘儿......”

        “小彘......”

        家人担忧的叫出声来。

        横肉胖子好笑的看着这个刚到自己大腿高的小屁孩,一般的小孩子看到自己基本都是吓哭的,还从没见过一个这么胆大的孩子呢,于是难得的有了一点不动粗的念头。

        “怎么,你这小孩子也识字不成?”横肉胖子脸上的肉颤颤的问。

        “我蒙学已近百日,你可不要糊弄我。”朱平安站在那,镇定从容不迫的伸出小手。

        “你可不要趁机想要撕毁,不然叔叔可是会打人的。”

        横肉胖子觉的很是可笑,不过还是扭头示意身后的小弟将欠条拿给这个小屁孩看。

        一个黑衣汉子很恭敬的对胖子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一张欠条,小心翼翼的展开给朱平安看,防备着朱平安这小屁孩耍无赖撕掉欠条。

        朱平安只是看了一眼,嘴角就蹙起一个讥笑,抬起头看着那个横肉胖子,斩钉截铁的说,“这不是我父亲的欠条!”

        这不是我父亲的欠条!

        “吆喝,你这小屁孩还敢给我耍无赖!我打人可是不管大人还是小孩!这可是你爹亲手写的欠条。”听到朱平安否定的话,横肉胖子可就不好说话了,都气乐了,威胁道。

        “你说是我爹亲手写的欠条,你确定吗?”朱平安对横肉棚子威胁的话一点也不害怕,毫不退缩的追问。

        “废话,我是亲眼看着你爹写的。”横肉胖子肯定的回答。

        “亲眼,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朱平安小胖脸扯出一个讥笑。

        “你什么意思?!”横肉胖子的忍耐似乎要用光了,这个小屁孩竟然敢嘲笑我。

        朱平安转身走到朱父面前,将挡在朱父面前的陈氏轻轻拉开,扭头红着眼睛,气愤的大声对横肉胖子喊道:

        “我什么意思?你来看看在你面前亲自写欠条的我父亲,可是躺在我面前的我父亲?”

        横肉胖子被朱平安的突然爆发镇住了,这个小胖纸喊什么喊,怎么像是我从他那打欠条借钱了似的!

        不自觉的,横肉胖子走到了朱平安面前,顺着朱平安的手指看去。

        哎呦,我去,这是谁啊?咋被打出血了都?!

        横肉胖子看到朱守义的第一眼整个人都蒙了,这谁啊这是,这小屁孩给我看着人干啥,难道说想要诬陷我,说是我打把人给打伤的,找揍呢。

        再然后,横肉胖子看到了朱平安愤怒的小眼神,忽然有些觉悟了,然后转身给了身后一个手下一个大嘴巴子,破口大骂。

        “尼玛,这人是你们打伤的?妈的,眼长哪了!”

        那个挨了打的汉子捂着脸,也不敢还手,只是委屈的说,“大哥啊,这就是朱守义啊,我踩好点了都。”

        “**的是说我眼神不好了!”横肉胖子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这次更狠,直接把那汉子鼻血打出来了都。

        这是怎么回事?

        朱家的人有些茫然了,不知所以的看向朱平安。

        朱平安在看到借条的第一眼就知道借条不是朱父的了,肯定是另有其人,很简单,借条是纯手写的,朱父的名字上也没有圈,只是按了手印。

        一般来说,如果不会写字的话,怎么借账,那就是让人写好,他在上面画个圈,然后再按上手印。

        可是横肉胖子的这张欠条,朱守义的名字上没有圈,朱父又不会写字,所以,肯定不是朱父借的。刚才胖子又说他亲眼看到“朱守义”写的,所以,答案就清楚了。

        肯定是大伯冒用父亲的名字借的钱。

        “朱守义,你出来!”横肉的胖子教训完小弟,忽然看到正房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偷看,一眼就认出偷看的人正是借钱写欠条的“朱守义”。

        胖子的一声喊,惊醒了所有人,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畏畏缩缩想要往房里藏的大伯父朱守仁。

        “咳咳,你认错人了吧!”大伯父底气不足、畏畏缩缩的说。

        明显就是被人捉

        “我呸,借过我钱的人就是化成灰我也认的!”横肉胖子啐了一口浓痰,然后一挥手,几个小弟就冲到房间将大伯给拽了出来。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氏一下子窜上去,在朱守仁脸上挠了一下子,哭喊着骂道,“有你这样做兄弟的吗,我家男人上山下地拼死拼活的养你们,你这样做,你对得起我们吗?”

        要不是祖母还有大伯母拦着,陈氏肯定会把大伯挠成土豆丝。

        事情一目了然了!

        祖父不敢相信的看着朱守仁,再看看一腿血躺在地上的二儿子,拿着棍子的手不住地颤抖......

  http://www.biqiuge.com/book/2661/14728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