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三十一章 农家论鱼

第三十一章 农家论鱼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儿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朱平安拿着毛笔和黑木板回到学堂窗外的时候,孙老秀才正在教孩童读这首劝学诗。看得出古代的私塾教育具有很大的自由行,当然这个自由说的是夫子的自由,授课完全可以凭他们的意愿讲授,不像现代的教育还受大纲的限制。

    夫子是想给孩子们灌注读书的重要性,让他们以读书为骄傲,才能定下心来读书。

    下面的孩童不解诗意,却也一个个摇头晃脑的跟着夫子一字一句的读。

    这首劝学诗,朱平安早已熟记于心,比这些孩子们更懂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句话的意思。自己在古代有几百年经验优势,但也并不是那么大,你一个大学生去考小学肯定没问题,但是你大学毕业后让你再去高考,你还能自信吗,这也一样,古代的科举可是比高考考研什么的难多了。自己虽说看到了两次气运,但也就那样,并没有什么卵用,没给自己带来什么改变,况且自己还不能自主观看气运呢。

    想到这,朱平安就再次将黑木板放在石头上,又将竹筒里的水往凹槽里倒,准备用功练字,科举一途,书法太重要了,这是给考官的第一印象,自然是要勤奋练习。

    孙老秀才在给学生领读劝学诗的时候,不经意间又看到了学堂外那个胖嘟嘟的顽童又在玩给石头浇水的游戏了,真是顽皮,唉,在县城这么大的孩子也该蒙学了吧,真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啊。

    夫子感叹不已,愈发觉得要把学堂里的这些孩子严加管教起来,于是又领着孩童一遍又一遍读了起来。

    学堂窗外朱平安,拿起毛笔蘸了下水,在黑木板上把自己最近学到的几个繁体字练了起来。不厌其烦,看着自己的毛笔字从七拐八扭到慢慢有了形状,练字兴致更是浓了。

    一天又是快要过去,朱平安见时间不早了,夫子也到了给孩童布置作业的时候,于是也就收拾了东西,穿过竹林,牵上老黄牛,走下山坡。

    老黄牛这些天有朱平安牵着出来吃草,油光毛亮,也原谅了朱平安剪它尾毛的行为,亲昵的用舌头舔了下朱平安的小手。

    来到山坡下,朱平安放开老黄牛,缓步走到河边自己下背篓捉鱼的地方。

    清溪清澈,水面缓缓流淌奏成自然的调子。光着脚丫,走到刚没过小腿肚的浅水区,将鱼篓提起。手才将鱼篓提起来,就听到里面噼里啪啦,鱼尾巴敲击鱼篓的声音,水花都溅到朱平安脸上了。

    鱼篓里面竟然有一尾快赶上自己小手腕粗细的黄色鲶鱼在鱼篓里愤怒的甩着尾巴,鱼篓里还有五六条七八厘米长的白鲢鱼,也都在鱼篓里蹦蹦跳跳,但是奈何出口太小而且还有竹子做的倒刺,它们也无可奈何。

    不要生气了,你们会为丰富我们家的餐桌作出你们突出的贡献的。

    看你们跳的这么兴奋,那就红烧吧,红烧鲫鱼最好吃。

    不过看着这些鱼因为贪吃鱼篓里的诱饵而被捕捉,想一想,自己之所以屡次被腹黑小萝莉戏耍,岂不也是如此,都是贪吃惹得祸。不过,想一想香喷喷的鸡腿,酥软香脆的点心,貌似自己在被戏耍几次也不错啊。

    提了鱼篓,穿上鞋子,将毛笔和黑色木板带好,爬上牛背回家去也。

    回到家,家里面正在做晚饭,看到朱平安拎这一鱼篓鱼回来,祖母难得的夸了朱平安一顿。

    “哎呀,这鲶鱼真大,够好一顿鱼汤了。”大伯母从屋里走出来特意看了看,脸上带着笑,“恩,彘儿真棒,我就说彘儿放牛肯定好。”

    过了一会,祖母把鱼放到盆子里,滴了两滴油说是让鱼吐吐泥沙,然后领着几个儿媳妇忙活晚饭去了。

    朱平安站在盆子前想了想,刚好看到大伯父从房间里出来,应该是听到说有鱼了,晚饭能加个荤菜,这让吃了几天素的大伯父脸有喜色。

    朱平安眼睛转了转,就一路小跑跑上前,拉着大伯父的袖子,将他拖到盆子前说道。

    “大伯,你看小鱼在盆子里游的多好,他们好开心啊。”完全是一副小孩子口吻。

    大伯父不以为然点了点头。

    “可是祖母说你喜欢吃炖鱼汤,待会就要把它们煮掉!”

    看着小侄子差点就要哭出来,又瞅见闻声往这看的弟媳陈氏,这个弟媳可是个泼辣的,可不能让她以为我把彘儿惹哭了,不然又有的麻烦。

    “好啦,好啦,莫要难过,大伯不吃炖鱼汤了。”

    于是大伯就敷衍道,心里想,小孩子嘛心情就是一阵风,这会把他哄住,待会让母亲还是把鱼炖了,待会等饭做好,说不定他就忘了,即便想起来,谁也不能说什么了。

    “真的吗?”朱平安突然抬起头然后跑到灶房里大声说道,“祖母,祖母!大伯不吃炖鱼汤了,鱼是我捉的,我要吃红烧!”

    外面还想着糊弄小侄子的大伯,在风中凌乱。

    不过朱平安还是忽略了祖母的偏心程度,尽管大伯刚刚有说不吃炖鱼汤了,但是祖母还是做的炖鱼汤......好在只是炖的鲶鱼,剩下的六个小鲢鱼还是做的红烧鱼,稍稍让朱平安心理平衡了一些。

    晚饭一阵无语,所有的鱼都是自己捉的,连红烧鱼都是自己争取的,结果晚饭祖母只给朱平安分了一碗鲶鱼汤,里面只有一块鲶鱼肉。

    六个红烧鲢鱼,一条给了祖父,两个给了大伯父,说是大伯父读书费脑子辛苦,同理,还有一条给了朱平俊,让朱平安很是无语,俊哥在学堂总是因为睡觉被夫子打手心,他那里辛苦了,我放牛才辛苦好不好。剩下的两条,一条给了四叔,说四叔病还没有好,呃,忘了说了,今天家里疏通沟渠,四叔再一次病了,而且说是痔疮犯了,你敢信!!!!鲶鱼是发物好不好,祖母给四叔的鲶鱼汤里都是大块鲶鱼,四叔吃的比谁都香,屁事都没有。

    另外一条,祖母分开两半给了三叔和朱父,朱父把那半条给了朱平安。朱平安啃着半条鲢鱼,看着欢快的啃着两条鲢鱼的朱平俊,对祖母的偏心程度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

    下一次,自己先在河边烤两条鱼再把剩下的带回来,省的拿回鱼来也没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