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十六章 再去蹭课

第二十六章 再去蹭课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路平安无事,回到家的时候也刚好是快吃晚饭的时候,母亲陈氏在大门口焦急的等待,看到自己骑着黄牛一晃一晃的走来才抹平了母亲的担忧。

    晚饭吃饭大体只有大伯母眉飞色舞询问朱平俊私塾的事情,什么俊儿在私塾表现好不好啊,夫子有没有夸你啊,在私塾学到了什么之类的。朱平俊也没有让她失望,一同大吹特吹,什么我在私塾表现可好啦,跟同门关系处的好,夫子对我也好还表扬我了呢,因为我学习认真刻苦啊,在私塾学认字了,认了四个字,不要太简单了之类的。

    每每朱平俊说一句,大伯母的眉毛飞舞的都要欢快的很。

    就着腌制的咸菜啃饼子的朱平安只有无语吐槽了,不知道大伯母如果知道俊哥入学第一天就在桌子上睡得流口水了会如何感想,当然,自己不会去做坏人点破这件事了。夫子已经给俊哥惩罚了,如果俊哥知错能改,夫子的教训交够了。如果俊哥冥顽不灵,自己再多说也无用,还会被大伯母她们认为自己是嫉妒俊哥编排的呢。

    家里的腌制咸菜都是祖母一手腌制的,不得不说祖母虽然偏心,可是腌制的咸菜可谓一绝。

    萝卜条、黄瓜条,如翡翠清秀,色鲜味美,酸甜酥脆,香醇爽口,风味独特而令人馋涎欲滴。

    这么些天下来,这一碟咸菜,它伴着朱平安下饭、下粥,如果缺了它,饭菜也不香了。

    “还是看彘儿吃饭香。”三婶看着朱平安嘎嘣脆大口吃饭喝粥,不由得夸奖。

    “所以说,我让彘儿放牛是对的。”大伯母正夸朱平俊在兴头上呢,被三婶打断后,面色不悦,二弟家的孩子怎么能跟自家的孩子比,他也就是放牛在土里刨食,自己孩子可是要读书做状元的。

    母亲陈氏面色不悦,可是又不好发作,祖母正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只好拿朱父撒气,一二三,掐的朱父呲牙裂嘴。

    不提吃过晚饭大家做了什么,只说朱平安在吃过饭后,就做贼似的,拿着剪刀去了牛棚,少顷手里攥着一小撮黄色牛尾毛乐滋滋的走了出来。

    将剪刀放回原位,朱平安截取了一截手指粗细的竹子,撅着屁股在水里将牛尾毛往竹竿里塞。

    这活不好弄啊,牛尾毛塞进去,却不知道用什么固定住,手一碰要么掉了要么缩到竹竿里面去了。

    “彘儿别乱玩水了,晚上水凉,早早的回房休息去。”祖母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后,看到朱平安在水盆里弄竹子,还以为他是贪玩呢。

    “知道了,祖母。”朱平安答应着。

    祖母又催了一遍就自己回房去了。

    朱父循声赶来,见小儿子撅着屁股玩水,不由走向前去,一手抱住单臂抗在肩上,跟小时候父亲逗儿子一样,骑大马。

    朱平安正在按牛尾毛呢,被朱父这么一抱一抗,突然飞起来了,魂差点都给吓跑了。

    朱父见朱平安手里面拿着的是竹竿和牛尾毛,不由好奇的询问原因,当知道朱平安是要做毛笔后,又是愧疚又是好笑。愧疚的是,自己没有能力供儿子读书蒙学,好笑的是,这个笨小子竟然还想自己做毛笔,毛笔那是这样做的。自己没有能力供儿子读书蒙学,那就做个毛笔给他玩吧。

    打定主意后,朱父就主动表示做一支毛笔送给朱平安。

    朱平安抬起小脸,看着朱父,有些不相信,朱父又不曾读书,怎么会做毛笔呢。

    “你大伯父小时候读书,毛笔用的费,我去笔墨纸砚店里经常去给你大伯父买笔墨,时间久了跟那里的伙计混熟了,也就学会了自己做毛笔,多少能给家里省点钱,只是你大伯大了些,就不用我做的毛笔了。不过这些年下来,我的手艺可是没有落下。”朱父似乎是在追思小时候的事,有些唏嘘。

    明朝这个年代只吃两顿饭,朝食和哺食,朝食在八点左右,哺食在下午五点左右。

    朱平安就是在吃过朝食后,再一次去放牛的。

    “咦,我怎么看着咱家的牛,那里有点怪怪的。”小四婶在朱平安骑着老黄牛出门的时候,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牛尾巴被剪去了一撮,能不怪嘛。

    朱平安闻言,赶紧引导着老黄牛,踏踏出门走起。若是被小四婶看到自己剪了牛尾巴,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事呢。

    今天去放牛,除了昨天的东西外,朱平安还带了一个上窄下粗的小竹篓,一直毛笔和一块上过黑漆的a4纸大小的木板,这块木板是在灶房找到的,以前或许是什么家具的组成部分,家具坏了重修后,这块木板没用了就被丢到柴房当柴烧了。

    毛笔和木板是用来练习毛笔字的,用竹筒盛些河水,毛笔蘸水可以短时间内在黑漆木板上练习毛笔字,可以无限的循环使用,又节省墨汁和纸张,一举多得。

    那个上窄下粗的小竹篓是用来捕鱼的,昨晚缠着朱父讲故事听来的捕鱼方法。

    和煦的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照到山村小路上的一人一牛,给他们涂了一圈又一圈金色银色的光环。

    牛蹄踏过独木桥,来到小山坡,青草依旧,不见了昨日的萝莉。

    朱平安现在河边撞了一竹筒河水,然后牵着老黄牛来到了山坡半腰竹林前,将老黄牛换了一棵树系上,让它吃新鲜的嫩草,也可以让昨日被牛吃过的草地有修养生息的机会。

    带上自己的蹭课装备,穿过竹林,再一次来到学堂外,找来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好蹭课。

    时间也是恰到好处,孩童的早读刚刚结束,夫子提问了几个孩子后,正要开始新一天的授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