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340 情人节(1)爱你久久,别太天真

340 情人节(1)爱你久久,别太天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最新章节!

    盛都二院

    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医院也显得格外冷清萧瑟,况且顾华灼等人到达盛都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顾泮荣之前受伤已经很麻烦叶家人了,这会儿又要过年了,顾泮荣自然不想再麻烦叶家,愣是到了医院,都没让顾华灼往外透露一点风声。

    叶九霄倒是早就得了消息,暗中让人医院病房,甚至专家大夫安排好。

    既然顾泮荣不想让人知道,他也就没上去,一直在二院的地下城停车场等着。

    “爷,顾总已经住到医院了,医生正帮他检查身体。”叶峰扭头看着叶九霄。

    “嗯。”

    “顾家母子那边,我们已经安排人跟进了。”

    “我之前不是让你们看着嘛,他们是如何到燕京的?”

    叶峰这段时间也是太忙了,料想这对母子身无分文,落魄到那种地步,肯定惹不出什么大麻烦,就放松了警惕。

    “爷,是我的疏忽。”

    “他们背后的人呢?摸到了?”

    “还没。”叶峰垂眸,也颇为自责,“我没想到他们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连累了顾总腿疾发作……”

    叶九霄哂笑,“明知是废棋,却还照用不误,这里面可大有文章啊。”

    “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宇开口。

    “分明是拿他们试探顾家的,若是能顺利挑拨岳父岳母的关系,固然很好,就算没成功,知道我派人盯着那对母子,借着顾家的手除掉隐患,顺便还能探探顾家人的底,这人心思倒是深沉。”

    叶峰叶宇对视一眼,不免觉得后背发凉。

    **

    这病房内,医生在给顾泮荣检查,汪毓涵则一直在旁焦急陪着,顾华灼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妈,您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您现在这里陪着爸爸,我去外面给你们买点吃的。”

    “灼灼,不用了,你……”

    “我去去就来。”顾华灼也是想趁着这机会,出去透口气。

    逼近年关,饶是过了十点,街上的人依旧很多,各种店铺都是整夜不打烊,她买了点清粥小菜,就往回走,却在医院门口被一个小女孩扯住了衣服。

    “姐姐,买束花吧。”那姑娘穿得破旧的棉衣,两颊被风吹得通红,扎着马尾,一脸殷切得看着她。

    手中攥着玫瑰,蓝色妖姬,不过透着灯光也看得出来是假花。

    “姐姐,买一束吧,求求你了……”女孩带着浓厚的口音,目光恳切可怜。

    顾华灼出门压根没带钱,就带了个手机,也着实没钱,况且她双手提着食物,连只手都腾不出来。

    “我待会儿出来买行不行!”

    “姐姐——”那女孩用力揪扯住她的衣服。“买一束吧……”

    “你这……”顾华灼微微蹙眉,“我现在身上也没钱啊,待会儿我肯定会回来光顾你的,你先松开。”

    那女孩也不说话,更加用力的拽住她的衣服。

    顾华灼心底有些不悦,却又不想对孩子发火,转身就准备先离开,却不曾想,那孩子居然用力扯着她,愣是不给她走。

    “你先松开。”

    女孩不语,只是越发用力,狠狠瞪着顾华灼,死都不肯松手。

    这让顾华灼莫名有些恼怒,“我现在真的没钱给你,你先放开……”

    “唔——”女孩一手抱着花,一手紧紧扯住她的衣服,甚至完全不顾衣服被她拉扯到变形。

    顾华灼里面还穿着礼服,这外面的羽绒服是带扣的,被这么用力一扯,衣领大敞着,寒风灌入,冷得她不禁打冷颤。

    “小朋友,你先松开!”顾华灼腾不出手,压根挣脱不了。

    这心底原本的怜惜也被打得烟消云散。

    这分明就是强买强卖啊,现在居然还有这样卖花的!

    “你买一枝!”女孩口气越发强硬,似乎知道顾华灼不会对她发火,“就一枝……”

    “你别,松开……”顾华灼瞧她这般作态,确实恼了,用力抬起胳膊,试图将衣服从她手中扯出来,却不防这女孩又一次扯住她的衣服下摆,死死攥住,不肯松手。

    “你……”这让她莫名有些气急败坏。

    而此刻忽然一个人影出现,直接握住了那女孩的手。

    “又是你?你若是再不走,我就要动手打人了!”男人声音严肃刻板,带警告。

    “你……”女孩忽然抬手,就朝他抓了一下。

    男人直接抬手佯装要打她。

    女孩被这么一吓,悻悻缩回手,抱着花退到一边。

    顾华灼长舒一口气,准备致谢,却发现是熟人。

    “苏四少……”

    苏豫川外面穿着大衣,里面还是一身白色的医生服,眉目清俊,眼底带笑,“顾小姐,好巧。”

    “嗯。”

    “这么晚,您怎么会在这里?”苏豫川抬手示意让顾华灼先请。

    “姐姐——”那女孩有些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苏豫川扭头看了她一眼。

    虽未动怒,可是那眼底的凉薄寒意还是让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愣是不敢再开口。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这女孩儿在我们医院门口好久了,也赶不走,看到人要是不买花,就拉着别人不让他们走,所以很多时候大家看到这些小孩出来买东西的,都绕道走。”苏豫川解释道。

    “嗯。”顾华灼心里着实不舒服,被人逼着买东西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你这是……”苏豫川看了看她手中的餐盒。

    “哦,有点事。”顾华灼不太想和苏家人多接触。

    “你对我戒心很重啊。”苏豫川轻笑,“今晚我值班,帮您父亲安排转院手续的人还是我,所以你大可不必对我防着。”

    顾华灼一愣,莫名有些尴尬。

    苏豫川抬手按下电梯,她方才注意到他手背的抓痕,“这个是……”

    “哦,那女孩抓的,一点小伤,没事。”

    “处理一下吧。”

    “回头我自己弄一下。”

    “没有护士?”

    “过年值班的人太少,大家都很忙,我自己来就行。”

    顾华灼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儿,“真是不好意思了,还让你受伤了。”

    苏豫川眸子微微有些黯淡,却只是无所谓得笑了笑,“没关系。”

    顾华灼已经到达所在楼层,却发现苏豫川也跟着下了电梯,有些错愕,“我待会儿要查房。”

    “嗯。”

    “苏医生!”而此刻护士站的一个护士捧着一个餐盒走过来。

    “怎么了?”

    “您不是一直忙着没来吃饭吗?我们刚刚点的外卖,给您留了一份儿……”

    顾华灼瞧那姑娘眸子含春,甚是娇羞,也不多打扰,就先走了。

    “苏医生,您明天有空吗?”顾华灼最后听到了女孩羞怯的询问声。

    “不好意思,明天我得回家陪父母。”

    “我们就是一群人出去聚个餐,也不是说和我一个人……”女孩生怕他不同意,急忙解释,并非要和他出去约会。

    “我真的有事,谢谢你的饭。”他抿唇一笑。

    女孩被他笑得心神一荡,有些失了神,等她回过神,苏豫川已经走远了。

    当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只有空调外机的嗡嗡声,显得格外刺耳。

    他垂头看了看手背的伤口,他刚刚暗示得也已经很明显了,希望她能帮自己处理伤口,她居然直接拒绝了,就这么不想和自己接触?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他随手将那小护士送的饭丢入垃圾桶,毫无怜惜。

    **

    待顾泮荣这边事情处理完,都已经逼近十二点了。

    手术事宜被安排在了年后,顾泮荣这期间都得在医院住着,过年都不能回家。

    “灼灼,你也忙了一天了,赶紧回去吧,也不早了,这里我陪着,你不用担心。”汪毓涵打发顾华灼先走。

    “嗯,有事情随时找我。”顾华灼又陪了他们一会儿,方才离开。

    刚刚坐电梯到地下车库,这边安静冷清得有些吓人,此刻忽然一辆车的车灯射过来,强光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这哪个缺德鬼,大晚上的,开这么强的车灯。

    待她车灯慢慢黯淡下去,顾华灼才看到推门下车,朝她缓缓而来的男人。

    黑色大衣,将他身形拉得笔直修长,浅灰色高领毛衣,让他原本冷硬的脸部轮廓变得柔和几许。

    墨色碎发随性散落的落在额前,眉眼冷峻清冽,那周身自带的强大气场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周身仿佛笼罩着一层料峭寒意,只是目光落在对面那人身上时,却又顿时变得柔和。

    “你什么时候到的?”他们之前通过电话,叶九霄说在哄小包子睡觉,也没说要过来。

    叶九霄却径直走过去,握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将她报到了自己怀里。

    “辛苦了。”

    男人声音柔软而富有磁性。

    顾华灼神经绷了一晚上,还在想如何与叶九霄开口说这事,此刻心底似是被东西狠狠撞了一下,顿时软成一片,微微抬手攥住他的衣服。

    他什么都懂,根本不用她开口多说什么,那种无言的支持,让她莫名有些鼻酸。

    “是不是很累,嗯?”男人尾音上扬,微微垂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嗯。”

    叶九霄直接抬手将她打横抱起来,径直朝着车子而去……

    顾华灼着实太累了,靠在他身上就沉沉睡去,知道她又一次被人抱起,方才幽幽睁开眼。

    “不是回家吗?”

    “你晚上应该没吃什么,先吃点东西再回去。”

    酒店顶楼包厢,四周都是巨型落地玻璃,虽不及叶氏与西门国际的大楼高,却也能将大半个盛都尽收眼底,餐桌上早就摆好了香烛美酒,烛火摇曳,菜肴精美,暗色灯光穿透琉璃,投射在地上,被化成无数漂亮剪影。

    顾华灼挣扎下地,走到窗边,“这边很漂亮。”

    叶九霄垂眸看了看腕表。

    从后面走过去,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灼灼……”

    “嗯?”

    “还有五秒钟……”

    顾华灼眼底透着些许疑惑。

    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敲钟声,十二点整……

    不远处的叶氏大楼,巨大的led显示屏上,立刻开始播放顾华灼的巨幅视频,整个盛都大大小小无数大厦,几乎也在一瞬间同时投放,明亮的灯光几乎将整个盛都照得灯火通明……

    视频只有短短数十秒。

    顾华灼专心看着视频,有许多照片她自己都未曾看过,甚至有不少她的居家照,这人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灼灼,情人节快乐。”

    而此刻视频投放结束,上面忽然显示出了几个大字。

    爱你久久……

    久久?

    不就是九九……

    顾华灼抿了抿嘴角,刚刚准备转身,叶九霄双臂绕着她,忽双手落在她的胸前,缓缓从袖口处拿出一个宝蓝色金丝绒盒子,缓缓打开……

    两枚漂亮的戒指,十分简单的款式,中间刻着英文字符,周围镶着碎钻。

    “都领证了,你才想起要和我求婚?”顾华灼咬了咬嘴唇。

    叶九霄却执起她的手,拿出女士戒指,帮她戴上,十分秀气漂亮。

    “很漂亮。”

    “这个戒指很特别……”

    “我亲自设计的,制作时间有些长。”叶九霄半抱着她,语气有些诱哄的味道。“乖,现在帮我戴上戒指。”

    顾华灼拿出戒指,执起他的手,将戒指缓缓套在他的无名指上,与她的交相辉映,即使在灯光黯淡处,也格外耀目。

    “九霄……”顾华灼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家里的事,都没给他准备礼物。

    “灼灼,我想你了。”

    顾华灼转过身,抬脚搂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角。

    “我也是。”

    叶九霄心下一动,将她压在落地玻璃上就狠狠吻住……

    这个吻忽然轻柔,忽而轻狂,他刻意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她嘴角狠狠咬着,周围安静极了,只有那啧啧的水渍声,让人面红心跳。

    叶九霄这几日憋得有些难受了,身子强势得压过去,身子紧贴,他身子的反应让顾华灼羞红了脸,仿佛胸腔的呼吸都被彻底抽走,身子有点虚软,只能依附着他。

    他忽然微微弯腰,顺手抬起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腰上。

    那私密部位的紧紧贴合,让她耳尖彻底红透,皮肤也泛着漂亮的浅粉色,格外诱人。

    “礼物喜欢吗?”叶九霄含着她的嘴角,细细舔吻着。

    “你这也太招摇了吧。”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今夜的盛都是属于你的……”

    “而你是属于我的。”额头相抵,温言细语。

    顾华灼蹭了蹭他的脸,“嗯,是你的。”

    叶九霄闷笑。

    “可是我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顾华灼咬了咬嘴唇,“所以今晚……”说着她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

    她的主动让叶九霄身子更加紧绷。

    “我们先吃饭吧,待会儿再……”顾华灼知道今晚叶九霄是不会轻易放她的,但她着实太饿了,就这么去那啥,今晚准得被折腾死。

    “可是我被你亲得有反应了……”叶九霄笑着吻住她的耳朵。

    顾华灼身子一僵,浑身血气上涌,这家伙……

    也太羞耻了吧。

    他忍不住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唇,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粗重带着一丝微喘。

    额角因为忍得辛苦沁出一丝细汗,把头发微微打湿,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弄得她战栗不止……

    他的指尖滚烫,在她身上点着火。

    顾华灼微微侧头,吻住他微微耸动的喉结,“既然你不想吃饭,要不要考虑先吃我……”

    叶九霄咬牙。

    要命了。

    这酒店虽然四周都是巨型落地玻璃,却都是单面的,外面根本看不里面的任何东西,就是在这般情况下,叶九霄愣是要了她两次。

    直到顾华灼求饶,方才放过他,将她简单穿好衣服,抱着她去楼下套房。

    “九霄……”

    “你刚刚说没给我准备礼物?”

    顾华灼一愣。

    “你别以为主动献身,我就会原谅你。”

    直到被折腾得昏死过去,顾华灼才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题外话------

    好吧灼灼,你以为自己主动一点,九爷就真的会不追究你没准备礼物的事情吗?啧啧,太天真了,哈哈……

    灼灼:o(╥﹏╥)o

    九爷:别哭,老公抱抱

    灼灼:我想回家!

    九爷:回家还是睡觉,在这里还是睡觉,有区别吗?

    灼灼:……

    *

    话说买花这个事儿,我遇到过好多次,也就是七八岁的孩子,扯着我的衣服包包就不许我走,差点把我包链子扯掉了,真的挺吓人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种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