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弃少 > 第七十一章 什么才是狂

第七十一章 什么才是狂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最强弃少最新章节!

    李邦启之所以心惊,是因为他师父曾经告诉过他,在武术界修为最高的是天级,而他虽然练武十几年,但是却连最低的黄级也没有达到。充其量只是摸到了高层武术的边缘。不过传说真正达到天阶的人少之又少,或者说没有人见到过。

    就算是他师父自己也只是堪堪摸到黄级的门槛而已,不过却无法再进一步。真正的武道高手都是出自古武家族和一些隐门,不过这些古武家族一般都不现世,他们只是为了追求武道,追求极致,所以普通人很难遇见。

    如果有一天有人可以挡住他的‘疾风暴雨拳’,就说明那人已经是摸到了黄阶的门槛了,他绝对不是那人的对手。

    而现在李邦启的‘疾风暴雨拳’已经打完,而他的棒子对手依然稳如泰山,李邦启立即就想起了师父的话,知道不好,立即就要回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朴东横突然一化为二,就在李邦启迟疑的那一个呼吸,朴东横已经是一脚踹在李邦启的胸口。

    肋骨断裂的疼痛,让李邦启忘了自己已经被踹飞出比赛擂台的事实。可是他立即就反应了过来,他输了,而且被一个副馆主打输了,甚至连馆主都没有出来。此时肋骨的疼痛他已经不去在意了,唯有的就是羞耻,棒子偷了祖先的东西,最后竟然打败了他。

    嘈杂的会场竟然顿时寂静无声,李邦启代表的是宁海武术最高的那一个层次,竟然连一个副馆主也打不过。这让在场的几千人情何以堪?李邦启之所以直到今天才动手,是因为他昨天刚刚从燕京回来。可是没想到一回来,就吃了败仗。

    宁海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同时也是宁海科技大学学生会主席的陈为林神色黯然的说道:“快送邦启去医院,这场我们认输……”

    会场上到处都是嘘声,许多人已经开始黯然退场。陈为林的电话却突然响了,陈为林接通电话,只是听了一句话,就惊喜的叫道:“什么,找到了?好,这里交给我了……”

    “朴馆主,我们今晚还有一名武术协会的成员要挑战你们馆主,而且这是最后一次挑战,如果这次无法战败你们,我代表宁海武术协会,再不会对贵方挑战。”陈为林的话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嘘声,不向对方挑战,就是说明承认了对方的地位,陈为林疯了啊。

    “哈哈哈哈,欢迎挑战,我们韩拳不怕挑战,就怕没有挑战。我说怎么现在连续几天只有一场挑战了”朴东横嚣张的一笑,他希望挑战越多越好。只有挑战多了,他们的‘韩风’跆拳馆才会越来越响。

    “什么,还有人来挑战?继续留下来支持,就要打的这棒子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华夏国术。”

    “对啊,对啊,留下来继续为我们的人加油……”

    “要留你们留吧,我已经受够这种摧残了,走了。”

    “是啊,走吧,何必留下来最后还是为棒子加油啊。”

    …...

    随着议论声,人数顿时走了一半,拥挤的会场很快就空了下来。不过外面没有进入会场的人,听说还有人来继续挑战,仍然有许多人留了下来。很快又有新人挤进了会场,刚才空下来的会场,再次慢慢的挤满了人。

    “是个什么人啊?竟然还要挑战?不过就算是他输了,我也会顶他,至少他不是懦夫。”

    “对,当然顶他,不像有些人,见我们的人输了就没有激情了,难怪棒子猖狂。”

    “听说是陈为林临时接到电话安排下来的,不过棒子肯定希望挑战的人越多越好,这样他们就愈发出名了。”

    “出名,不见得吧,挑战还没有开始呢,棒子就知道肯定赢了啊。”

    ……

    叶默来到宁海科技大学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场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人。简直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叶默是个不爱热闹,有些淡薄的修真者,但是在这些热血的学生和宁海市民的热情下,还是引起了一些共鸣。他还不知道这已经是人数走了一小半的场面。

    叶默跟随方尉成从后面的通道进入了会场,也没有人上来说什么,因为他太普通了,普通的和平常一个文静学生没有什么两样。

    “方哥,那位前辈找到了?来了吗?他在哪里?”陈为林看见了方尉成立刻惊喜的上来接连几个问号。

    “他就是了。师影,武术界的前辈高人。”方尉成一指叶默说道。

    “啊……”陈为林惊讶的愣了一下,怎么是这么一个文静的年轻人?不过他立即就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很是不礼貌,连忙将手伸出来说道:“师前辈,你好,我叫陈为林,宁海武术协会的副会长。见到你真是非常高兴,不过那个朴东横却是相当的厉害,要不我先放一些他的比试录像给你看看?”

    叶默摆了摆手说的呢:“我时间很紧张,录像就算了,比赛越快越好。”

    陈为林张了张嘴,心说好狂啊,实在是太狂了。所有和朴东横比赛的人,都研究过他动手的录像,而且还反复的研究过,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可以在他手上坚持下来二十分钟。

    这个师影到底是什么人啊?尉成会不会弄错了?万一上去只是一个回合就被别人扔了下来,他受伤是小事,我们宁海武术界的面子可就丢光了。想到这里,陈为林看了看方尉成,他想知道方尉成怎么说。

    见陈为林看向他,方尉成摆了摆手说道:“陈会长,你就按照师影的要求去安排吧,他的时间的确很紧,最好在三个小时内,将‘韩风’的馆主和副馆主一起叫过来比试。相信这一场比试之后,‘韩风’跆拳馆会灰溜溜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对叶默的本事,方尉成可是相当的佩服,他不相信‘韩风’的馆主可以在一个回合不到就将他仍出去,但是眼前的这个师影却可以,而且还很轻松。

    见方尉成都这么说了,陈为林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了看叶默,转身就出去安排了。

    “等等。”叶默却叫住了陈为林。

    “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肯定会安排妥当。”陈为林虽然心里没有谱,但是叶默毕竟是方尉成带回来的。

    “你去让那个什么跆拳馆的人最好一起上,免得浪费时间。还有一个就是请告诉我,这朴东横最喜欢将别人的哪里打断。”叶默对陈为林说道。

    “什么?”陈为林这才真正的呆住了,刚才他还说这个师影连录像都不看已经了很狂了,现在他才知道什么才是狂。

    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