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弃少 > 第三章 卖符的神经病

第三章 卖符的神经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最强弃少最新章节!

    谢过了王颖,叶默再次回到了学校,现在他除了学校,也没有地方可去,这里他人生地不熟。而且学校总是可以学点东西,况且这里天地元气稀薄,似乎学校里面还稍稍的好了一些。

    最后一堂课后,他没有去英语老师那里,对他来说学分是满的和零分没有任何区别,没有必要去听一个女人啰嗦。而且他虽然还没有修炼,但是记忆力强悍无比,如果想学东西直接去图书馆就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叶默除了修炼就是去图书馆,偶尔去课堂听几节自己喜欢的课,至于他旷课太多,拿不到学位证书的事情,根本就被他无视了。

    宿舍原本是四个人,但是有一个老哥天天在游戏房,还有一个和一个女生在外面租房子过小夫妻生活,而另外一个家在市区的,叶默也经常在校园的小树林一修炼就是一晚上时间,所以说这个宿舍经常是一个人没有。如果说现在在宿舍住的多的,倒是叶默了,他每三天都会回来好好睡一觉,其余的时间都被他用来修炼了。

    虽然明知道这个地方修炼不出什么结果,就是修炼到死也许都修不到筑基,但是长久下来的习惯,让他除了修炼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他强悍的记忆,喜欢的东西看一遍就记住了,倒是节约下来大量的时间。

    前生就低调的叶默,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后就更加的低调了。不过因为上次的情书事件,他还是得到了一个外号,叫‘床下情人’。不过叶默根本就不会去理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对他依然平淡无事的出入食堂和图书馆感到他皮很厚,但是时间久了,就再也没有人会去注意了,好像他就是大海里的一滴毫不起眼的水滴一般,平淡无奇。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叶默勉强修炼到练气一层,这中间除了他将王颖带来的两万块钱全部买了一些药材熬成汤汁喝了以外,和他日夜都不间断的修炼有关系。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没有外物辅助,练气一层说不定就是他一辈子的最后境界了。

    虽然修炼进度不大,但是他在图书馆的收获倒是不小,不但利用两个月的时间将小学到高中的课本全部学习完毕,还对医药和各种奇门八卦的书籍扫了一遍。

    虽然他感觉这里这些方面的东西很是浅薄,但是倒也不是一无所获,毕竟现在他只有练气一层。

    放暑假的时候,学校的图书馆要重新装修,叶默也没了去处。不过现在他又陷入了经济危机,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只有二千多点。如果暑假不出去打工挣钱的话,那么以后不要说修炼还需要一些药材,就是吃饭都成问题了。

    如果仅仅找一个普通的工作,对别人也许可以,但是对叶默不行。他需要修炼,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只有修炼才会让他能找到一些方向,没有钱,就是白说。况且上班的那点钱给他修炼,根本就是差的太远。

    他会炼丹,但是现在不要说他只有练气一层还无法炼丹,就是真的修炼到可以炼丹了又怎么样?这里有灵草吗?这里有丹炉吗?

    放弃了炼丹的念头,好在他还会制符。现在的练气一层,高级符箓他制不了,但是一些低级的‘清神符’、‘辟邪符’、‘护身符’甚至简单的‘火球符’等等他还是可以制作的。

    购置了了一些制符用的符纸、狼毫、朱砂等物品,虽然好的符箓都是用妖兽的兽皮和妖兽血制作,但是这里不可能有妖兽,只能用朱砂和公鸡血自己再加以炮制一下,虽然不能制作高级符箓,但是对这些连一级符箓都算不上的简单符倒是可以了。

    好在这里上等的黄表加几样药材炮制后,倒是可以当成符纸。这样下来,叶默最后的几千块钱又没了。

    朱砂和鸡血加上几样便宜的药材,被叶默熬制成了带着淡淡香味的制符原料。几千块钱确实已经很少了,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只能制作三十几张符箓。这还没有算被制作废了的材料。

    好在叶默虽然是练气一层,但是他原来却是可以制作五级符箓的高手,而且现在他制作的符箓甚至连品级也算不上。

    三十几份材料,被他制作出来了八张符箓,‘清神符’、‘辟邪符’、‘护身符’、火球符’各两张。

    虽然只是制作出来八张符箓,但是其中一张‘清神符’在偶然爆发的情况下,被叶默制作成了快要接近一级符箓的好东西,这是惊喜当中的惊喜。

    八张符箓一共花去了他半个月的时间,平均下来,甚至每天连一张符箓都没有。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去卖符。

    虽然知道在这里制符卖符,被认为成宣传迷信的行为,但是政府倒也没有强行禁止。宁海就有这样一个大的杂烩市场‘海宝古玩交易市场’,也有人叫‘海宝园’。这里不但有各种贩卖各种古玩、奇珍的商贩,还有一些和叶默一样出售符箓的人。

    叶默看过这些人出售的符箓,都是一些没有灵气的普通黄表纸制作,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不过卖的也很便宜,只是十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一张,很少有超过一百的。

    叶默的符箓当然不能卖这么便宜,要是他真的卖这么便宜,他还不如去打工好了。

    为了防止被别人认出来,影响他以后平静的修炼生活,甚至有可能被当成小白鼠抓起来。叶默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还戴了个帽檐很低的帽子,来到‘海宝园’,学一些算命先生一样,找一个角落摆了一个小地摊。将几张符箓放在一张黑布上,这就开张了。

    虽然宁海的城管很多,但是‘海宝园’却没有。所以也没有人来对叶默教导什么,倒是省了叶默的很多事情。

    如果说别人的黄表符箓是要靠数量去赚钱的话,叶默知道自己的符箓只能卖给识货的人了。如果不识货的人,是绝对不会购买他的符箓的。

    “咦,还有‘辟邪符’,这是什么,喂,老板你的这‘辟邪符’多少钱一张?”一男一女走到叶默的面前,其中那名男子问道。

    叶默没有想到他的摊子刚刚摆出来,就有人上前来问价格了,立即欣喜的站起来说道:“所有的符箓都是一万一张……”

    “神经病……”叶默话还没有说完,就收到三个字,以及两个扬长而去的背影。

    (求推荐票!!!和......收藏......呃,木有办法啊。)

    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