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七十八章 不能让奉献者比惨

第七十八章 不能让奉献者比惨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冯啸辰第一次亲眼见着“开后门”这种现象,而对于冯飞来说,则属于见惯不怪。当年明目张胆行贿受贿的事情很罕见,但职权部门的人互相批个“条子”,交换一点各自掌握的紧俏物资,则属于公开的秘密。就连商店里的售货员,都有权力帮“关系户”留点好东西,比如特定部位的猪肉、比较新鲜的鸡蛋等等。

    当然,大多数时候,对于这种开后门的行为,冯飞只是站在旁边咽口水的那位,而不是直接的受益者。

    一百斤肉制品,对冯飞来说是天文数字,但对于京城一个区的副食品公司来说,就算不上啥了。区里有各种各样的实权单位,还有一些是需要特殊照顾的,比如驻军机构、学校、医院等等,副食品公司经常需要在规定的数量之外,给这些单位额外多分配一些指标,这就是所谓机动指标。这种机动指标的分配权是掌握在经理手上的,偶尔漏一点出来给自己的关系户,谁也不会说什么。

    冯啸辰笑嘻嘻地把条子塞到了冯飞的手上,问道:“二叔,这些够不够?”

    “够,够,太多了!”冯飞的手都有些哆嗦了。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先是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还在人世,而且还生活得不错,随后是收到母亲托侄子捎来的1万马克外汇,还有儿子可以去德国留学的信息。

    最后这100斤肉制品的条子,虽然与前面的喜讯相比不足一提,但却是眼前最实惠的利益。这100斤肉制品冯飞自己家里当然消化不掉,他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可以分给哪些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同事,还有一些家里生活比较困难的同事。有些职工家里长年有病人,需要营养,十斤八斤的肉制品几乎能够起到救命的效果。

    冯啸辰听冯飞说太多,还有些误会,说道:“怎么,你不需要这么多吗?是不是没带够钱,或者是拿不回去。”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太不好意思了!”冯飞把条子紧紧攥在手上,像是怕冯啸辰一言不合就上来抢走,他摇着头说道:“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会嫌多呢?钱我还有,至于说拿回去嘛,也不要紧,我们同来的有好几个同事,大家一起拿就是了。这种好事情,大家高兴都来不及呢。”

    看到冯飞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冯啸辰又是莫名地觉得一阵心酸。他问了问冯飞的安排,冯飞说要和几个同事一起去采购,大家还要商量一下买多少香肠、多少罐头,还有柜台上很难看到的火腿、猪肉松之类奢侈品,估计凭着这个条子也能买到一些。这件事情,冯啸辰也插不上手,索性也就不掺和了。

    冯飞在京城还要再呆一天,后天坐火车回青东省。他坚决地拒绝了冯啸辰再来送他去火车站的表示,拉着冯啸辰的手,情真意切地说道:“啸辰,你真是长大了,而且这么能干,不枉你爷爷给你启蒙了。这两天,你不用再过来了。你刚到一个新单位,总是请假不好,领导和同志们对你会有看法的。好好干,你的前途会比你爸爸和我都更光明的。”

    告别冯飞,冯啸辰没有马上回冶金局,而是顺道去了一趟煤炭部。孟凡泽见他到来,满脸笑意,招呼着他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坐下,让秘书给他倒了水,然后端着自己的旅行杯坐在旁边的大沙发上,笑着问道:“从德国回来了?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我二叔从青东省过来出差,我是来看他的,顺道来看望一下您。”冯啸辰应道。

    “青东省?他在什么单位工作?”孟凡泽随口问道。

    冯啸辰道:“东翔机械厂,是一家三线企业。”

    “我知道这家企业。”孟凡泽道,“在昂西市那边的山沟子里,生活条件很艰苦的。”

    孟凡泽不说还罢,他一说起来,冯啸辰的情绪就上来了,他没好气地说道:“原来你们这些当领导的还知道他们生活艰苦啊,我以为你们都不知道呢。”

    孟凡泽被冯啸辰呛了一句,想生气又找不到由头。他和冯啸辰的年龄差,得称得上是祖孙两代了,对于冯啸辰时不时曝出来的惊人之语,他只能用童言无忌去安慰自己。

    “怎么,你二叔跟你说什么了?”孟凡泽问道。

    冯啸辰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副部长,而且对自己有提携之恩,自己实在不合适对老爷子这样说话。他把语气调整得平和了一点,说道:“我二叔什么也没说,还跟我讲了一大堆奉献的道理,说他是响应国家号召去的,不会因为生活艰苦就当逃兵。可是,我看到他和他的同事大包小包地往回背挂面,我就觉得难受。”

    接着,他把自己在招待所看到和听冯飞说的事情向孟凡泽讲了一遍。孟凡泽对这些事情岂能不知,他自己也曾去视察过类似的企业,知道的情况比冯啸辰听说的又更多一些。听冯啸辰说完,他点点头,道:“三线的同志们,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为国家做了很大的贡献,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

    “孟部长,这种话我听了很多了,甚至我二叔自己也说他们是很光荣的。可是,国家为什么非得把为国效力搞成比惨大赛呢?”冯啸辰忍不住又吐槽了。

    这句话来自于后世网上一位智者的感慨,主要针对的是诸如为了戍边而推迟婚期、为了执行任务而不能陪妻子生产、拒绝高额薪水的诱惑坚持一线之类的报道。这些光荣事迹的背后,无不透着一种逻辑:你如果不把自己弄得妻离子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英雄模范了。

    “你这是什么话!”孟凡泽瞪起眼睛斥道,“怎么就是比惨了,还大赛,真是乱弹琴!”

    冯啸辰道:“难道不是吗?你们当领导的,不就是喜欢听这样的事迹吗?什么坚持工作真到累昏啊,什么妻子得了病丈夫不在身边照顾啊,依我说,以后哪个单位敢报这样的材料,先把单位领导的职务撤了。这么好的职工,都是国之栋梁,这些当领导的不去体恤,而是站在旁边等到人家累倒了,再当成自己的政绩去吹牛,这样的领导不撤了,还留着干嘛?”

    这也就是孟凡泽已经习惯于冯啸辰的雷人雷语了,换成别的什么领导,听到这种话,不是勃然大怒,就是得心肌梗塞,绝对不会有什么别的结果。孟凡泽深深吸了口气,认真思考了一下冯啸辰的话,然后点点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倒不能说有这种先进事迹就要撤领导的职,而是我们的确不应当提倡让职工累倒、病倒。现在不是战争年代了,要让那些奉献者享受到更好的条件。……对了,你说你二叔他们想买一些肉制品,没有足够的肉票,他们还没走吧?我让我们部里办公厅的同志帮他们想想办法。”

    “这个倒不用了,我已经托我们冶金局办公室的领导帮了忙,弄到了一些指标。谢谢孟部长的好意。”冯啸辰说道。

    “那就好,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也可以来找我,我帮你解决。”孟凡泽说道。

    讲完这些,冯啸辰的心态也平和下来了,刚才那番激动,实在是因为此前被冯飞的讲述刺激起来了。他喝了口水,接着便向孟凡泽汇报起了自己这趟德国之行的情况,重点当然是遇到晏乐琴的事情。这是一件挺大的事,日后肯定会有人向孟凡泽提起,冯啸辰如果瞒着孟凡泽,反而不合适。更重要的是,冯华那边正在着手准备向中国引进企业的事,这件事在国内也有一系列的工作要做,冯啸辰需要得到孟凡泽这个级别的领导的支持。

    “引进外资,这是好事啊!”孟凡泽首先对事情进行了定性,然后说道:“要找合作单位也很容易,煤炭部系统内的机械企业,随便哪家都可以。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们的企业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我奶奶的意思是,想把这家企业办到我老家去,也就是南江省的桐川县。”冯啸辰说道,“不过,据我的印象,那里没什么大企业,只有几家的农机企业,估计到时候外资占的比例会高一些。”

    “这恐怕是你的意思吧?”孟凡泽一针见血地说道。

    “怎么会是我的意思呢?”冯啸辰心中大骇。他跟王伟龙这样说的时候,王伟龙是毫不怀疑的,而孟凡泽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破绽,这就叫姜是老的辣。

    孟凡泽并不解释,而是点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只有几家小企业,这样外资进来就得占绝对的股权,一切管理体系都得按外资方的意图来建立……,不错不错,可以把这家企业当成一个特区来建。”

    “孟部长,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啊?”

    冯啸辰强撑着说道,他岂能听不懂,孟凡泽说的,分明就是他自己所想的嘛,只是冯啸辰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孟凡泽是如何看透这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