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七十三章 万物复苏

第七十三章 万物复苏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需要你帮我策划一下,我们这家企业生产什么产品才是最合适的。”冯啸辰说道。

    在德国的时候,冯啸辰向晏乐琴、冯华说起过企业的定位,他准备从机械基础件入手,逐步培育实力,最终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所谓基础件,涉及的范围很广泛,包括轴承、齿轮和传动装置、液压元件、气动元件、密封件、链传动系统、联轴器、制动器、离合器、坚固件、弹簧、粉末冶金零件、模具等等,每一项又可以展开成一个漫长的目录。做基础件的企业可以小到只有一两台机床,也可以大到资产上百亿,有些企业专注于做某一个方面,有些企业则是跨领域大小通吃。总之,做基础件是灵活性非常强的一个方向,很适合冯啸辰这种白手起家的创业者。

    但也就是因为灵活性强,所以很容易出现所谓的选择困难。以冯啸辰的先知先觉,他可以列出100种值得去做的基础件,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他知道技术诀窍,能够比别人少走许多弯路,轻而易举地进入这个细分市场的前列。可问题在于,他不可能一开始就把这100个方向都占领住,无论是资金、技术实力还是经营经验,都不允许他遍地开花。他必须要确定一个合理的进入顺序,一个产品一个产品地吃下去,直到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巨人。

    那么,从哪入手呢?

    这个问题,冯啸辰自己回答不了。对于当前的装备市场,他的了解还非常有限,几十年后的知识不足以为他提供启示。于是,他想到了向王伟龙求助,这位仁兄是搞技术出身,在原来的企业里又搞过前沿装备,见识肯定比冯啸辰要广得多。他需要王伟龙帮他确定哪些基础件是国内目前最急需而又无法自己提供的,冯啸辰从这样的产品入手,既能够解决产品销路的问题,又可以凭借这种雪中送炭的行为与装备企业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原来你打着这样的主意呢。”

    王伟龙听冯啸辰解释完自己的想法,不禁笑了起来。这一回,他相信冯啸辰向他求助是真诚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有冯啸辰所不具有的优势。

    “你这话还真说对了。”王伟龙得意地说道,“当初我在罗冶搞120吨电动轮自卸车,为了配齐车上那些基础件,全国哪个省我没跑过?记得当时为了找一个关节轴承,我带着采购员跑了十几家轴承厂,最后还是经人介绍,在闽江省一家县属的轴承厂里找到了。那一个轴承也就是几十块钱吧,我们的差旅费花了好几千。”

    类似这样的故事,王伟龙过去也曾向冯啸辰讲起过。他原来所在的企业名叫中原省罗丘冶金机械厂,他曾在厂里主持着一个国家级的装备研发项目,那就是矿用的120吨电动轮自卸车。目前这款自卸车的样车已经下线,正在到处找矿山做工业实验。制造这辆自卸车需要用到几万个零件,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他们过去没有用过的零件,有些需要自行设计制造,有些则需要到外企业去采购。

    在王伟龙以往的讲述中,几乎每一个配件的采购都能拍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技术员和采购员们跋山涉水,睡大通铺,啃冷馒头,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其目的不过就是要找到一个合用的轴承,甚至只是一枚高强度的特制螺钉。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冯啸辰道,“我聘你当企业的营销顾问,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追踪国内基础件需求的动态,及时向企业提供产品信息。”

    “好大的口气。”王伟龙笑道,“小冯,听你的意思,只要是市面上缺少的东西,你们就能生产出来?”

    冯啸辰道:“当然不是,术业有专攻,我们肯定是先专注于少数领域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把市场上急需的产品作为攻关方向啊。”

    王伟龙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你想要有企业的主导权。换成咱们传统的企业,才不会有开发新产品的想法呢。对了,在这方面,老程的经验也不少,你也可以请教一下他的。”

    冯啸辰点点头道:“程哥那边,我也会找他谈。咱们冶金局有那么几位能干的人,我都会联系的,至于那些只会放嘴炮的,我可就没兴趣了。”

    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王伟龙答应春节回中原省的时候,帮冯啸辰联系一下有兴趣去南江工作的退休人员,并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他推荐的人一定都是出类拔萃的,不会让冯啸辰失望。王伟龙同时也表示会替冯啸辰关注一下基础件方面的信息,给冯啸辰当好这个顾问。

    有关顾问费的问题,冯啸辰没有和王伟龙细说,只是提了一句,王伟龙也没有多问。因为冯啸辰刚刚给王伟龙送了一笔酬劳,双方再讨论钱的问题就有些显得生份了。从冯啸辰承诺给退休人员的工资来分析,他未来给王伟龙付酬也不会太吝啬,这一点王伟龙觉得是有把握的。

    把冯啸辰送走,王伟龙关上门,开始急切地取出冯啸辰刚刚给他的外汇兑换券,蘸着口水数了起来。

    足足500块钱,而且还是兑换券,这笔外快可比自己译了两年的稿子赚得还要多得多了。冯啸辰这个小年轻,可真有魄力,这分明就是千金买马骨的意思嘛。

    王伟龙记得,上次老婆薛莉来bj一家三口逛街的时候,偶然进了一家友谊商店,看到一件外贸的皮衣,薛莉可就迈不开腿了。他分明能够看出,薛莉非常想要一件这样的皮衣,可挂出来的价钱是足足280块,而且注明了要用外汇兑换券,这不是他们能够拿得出来的。

    薛莉在京城的那几天,在王伟龙面前嘀咕了好几次,说那件皮衣是如何如何好看,又感慨说啥时候国内的人也能够像华侨一样有钱,想买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

    薛莉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她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乱花钱,家里有一点好吃的,都是先尽着孩子吃,然后是王伟龙吃,最后才轮到她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王伟龙一直觉得自己很对不住老婆,好歹也是个副处级干部,满腹经纶,却连给老婆买件皮衣都买不起。

    谁曾想,在最不可能的地方,他居然赚到了一笔钱,而且还是外汇券。看到这笔钱的当时,他就想起了那件外贸皮衣。在他假惺惺地对冯啸辰说“不要不要”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想着要用这笔钱,瞒着薛莉把那件皮衣买下,过年回去的时候再突然展示在她面前。他甚至想到了薛莉会如何震惊、感动、喜极而泣,他的思维跑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冯啸辰最初跟他说的一些话,他都没有听得太清楚。

    收这样一笔意外之财,算是违反原则吗?王伟龙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无论如何也理不清思路。

    冯啸辰说得很清楚,这钱是他卖掉了那几项技术得来的。作为制图者,王伟龙对那几项技术都是很清楚的,他能够确认,这肯定不算是什么机密技术,也就是很普通的一些发明创造而已。以往,国内也有技术人员发明过类似水平的技术,他们做的,就是直接把自己的发明写成文章发表在期刊上,以赚到几块钱稿费。王伟龙曾听说,国外有一些机构专门研究中国的学术期刊,把这些公开发表的技术拿去申请专利,甚至还有拿着专利反过来找中国企业打官司的。

    冯啸辰这家伙脑子活,知道把技术卖到国外去。从他给自己付的报酬来看,卖的价钱应当还不低。赚这样的钱,国家好像也没说允许,也没说不允许,或许就是政策上的一个擦边球吧?自己过去怎么就没想过这样干呢?

    嗯嗯,自己就算想这样干,恐怕也不行,自己上哪找一个当专利律师的德国婶子去呢?

    至于冯啸辰未来想做的事情,好像也是如此,既不违反政策,但又有些惊世骇俗。总之,这肯定不是自己这个国家干部敢做的,可冯啸辰就敢,而且动静还挺大。

    那么,自己要不要帮他这个忙呢?尤其是给冯啸辰的企业当顾问这件事,算不算违规兼职,算不算出卖国家情报?呃,后一条是不是太上纲上线了,什么国家情报,不就是哪家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基础件吗,自己当年搞自卸车的时候,如果有人愿意上门来给自己造基础件,自己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说是泄漏情报?

    如果把这件事做好,小冯没准又会给自己付一笔不错的酬劳吧?100,还是200……,王伟龙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了。

    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年代,无数的人心里萌生着无数的欲望。这种欲望让他们去奋斗,去打破常规,去搏击风浪,成就一番宏大的事业。当然,也有人选择了铤而走险,最终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