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六十五章 拒腐蚀而不沾

第六十五章 拒腐蚀而不沾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冯啸辰与晏乐琴等人越聊越深,一直谈到晚上快十一点钟,老太太的兴奋劲差不多快过去,眼皮开始打架了,冯华这才拦住众人,说道:

    “啸辰,要不今天咱们就先谈到这里,你不是还要在波恩呆些日子吧,更多的细节,我们回头再谈。你奶奶岁数大了,熬不了夜,我们得陪她回家了。”

    晏乐琴也说道:“对,啸辰,今天先到这,过两天,你找你的领导请一天假,到家里去吃顿饭,咱们再好好聊。”

    冯舒怡则是向冯啸辰扮了个鬼脸,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客户了,我们明天见。”

    “谢谢奶奶,谢谢叔叔!婶婶,咱们明天见。”冯啸辰向几位长辈一一道别。

    “文茹,去亲亲堂哥。”冯舒怡拍拍女儿冯文茹的后背,笑着说道。

    冯文茹格格笑着,跑上前来,踮起了脚尖。冯啸辰赶紧蹲下,双手扶住这位混血堂妹,享受了她在自己脸上的轻轻一吻。

    “文茹,等开春以后,跟奶奶一起回中国去玩玩,好不好?”冯啸辰对冯文茹说道。

    “好!”冯文茹用德语大声回答道。这个姑娘有着西方女孩的开朗大方,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总听奶奶跟她说起中国才是她的故乡,而这个故乡是如何山清水美,还有令人垂涎的各种美味菜肴,她对中国早已心驰神往了。她第一眼看到这位中国堂哥时,就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这或许就是血缘的作用吧。

    送走一干亲戚,冯啸辰转身返回酒店,坐电梯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冀明此时还没睡下,正坐在床上看着一本从国内带来的小说。见冯啸辰回来,冀明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突然笑了起来,道:“小冯,你还不赶紧去洗洗脸,小心胡书记抓你的典型呢。”

    “洗脸?”冯啸辰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他把脸凑到屋里的化妆镜前一看,也不禁笑了起来,原来在他的右边腮帮子上,赫然有着一个粉红色的唇印,不用说了,这就是萝莉堂妹给他留下的。

    “这可真不是我犯错误了,这是我堂妹弄的……,你们刚才在楼下见过她的。”冯啸辰一边解释,一边赶紧找毛巾擦脸。正如冀明说的,这要是让胡志杰看到,绝对要开他的批判会了。

    “你堂妹?怎么,你在这里还有叔叔?”冀明诧异地问道,他们光知道找上门来的是冯啸辰的奶奶,却没想到还有一个叔叔。

    冯啸辰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冀明唏嘘不已,说道:“小冯,你太幸运了,有这么一个海外关系,你起码能比我们大家少奋斗20年呢。”

    冯啸辰笑道:“亲戚毕竟只是亲戚,自己的事情还是得靠自己奋斗吧。”

    “你到罗局长那里去过没有?”冀明又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没有啊,我刚上来。这个点,罗局长该睡了吧?”

    “他们可睡不着。”冀明说道,“我还以为你到罗局长他们那里去过了。既然你没去,那就赶紧去吧,他们肯定都在等着你呢。”

    “等我干什么?”冯啸辰奇怪地问道。

    冀明瞪眼道:“这还用问,你有海外关系却没向组织报告,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事情吗?还不快去,向领导好好解释解释,就算你叔叔能帮你办成出国留学,最后不还得单位盖章的吗?你还真以为单位管不了你了?”

    “留学?我啥时候说要留学了?”冯啸辰哭笑不得。他当然也知道冀明这个提醒是好意,他匆匆洗了一把脸,尤其是把那个唇印好好擦了几遍,确信就算刘燕萍之流把鼻子凑到他脸上来,也闻不出什么异样,这才出了自己房间,到罗翔飞的房间敲门去了。

    “进来!”

    屋里传来罗翔飞的声音。

    冯啸辰推了一下门,门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正是刘燕萍。不出冯啸辰所料,刘燕萍果然抽了抽鼻子,似乎是想闻闻冯啸辰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味道。

    冯啸辰向她笑了笑,说道:“刘主任,我可没去花天酒地,刚才一直都在楼下和我奶奶说话呢。”

    “瞧你说的!”刘燕萍也醒悟到自己过于敏感了,她用半嗔半怨的目光瞟了冯啸辰一眼,笑着说道:“你小冯的为人,我还能不知道吗?快进来吧,罗局长和胡书记一直都在等你呢。”

    话虽这样说,她却是伸出手,从冯啸辰的肩膀上扯下了一根柔软的金色长发,然后轻轻撇在了一边。冯啸辰咧了咧嘴,唉,百密一疏啊,刚才道别的时候,漂亮而热情的德国婶婶非要给他来一个拥抱礼,结果留了一根头发在他衣服上,这下他可真说不清了。

    “小冯,坐下吧,怎么,把你祖母他们送走了?”

    罗翔飞给冯啸辰指了个座位,呵呵笑着问道。

    “送走了。”冯啸辰道,“后来我在德国的叔叔和婶婶也来了,大家聊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聊得有些晚了。”

    “你在德国还有叔叔婶婶?”坐在一旁的胡志杰问道。

    冯啸辰只得把向冀明解释的话,又向罗翔飞等人说了一遍。他特别还提到自己从来不知道奶奶还在人世,甚至他父母对此也不知情。照他的说法,冯维仁和晏乐琴分开的时候,德国也正处于战败之后的混乱之中,晏乐琴带着刚满周岁的冯华也经历了不少艰险,所以连冯维仁也不敢确信他们是否健在。

    “这也难怪,运动年代里,谁也不敢说自己有海外关系,我估计冯老就算觉得冯夫人还在德国,也不会向小冯以及他父母说起来的。”罗翔飞道。

    胡志杰知道罗翔飞这是在帮冯啸辰开脱,他没有什么证据,也不便指责冯啸辰隐瞒欺骗组织。这几天冯啸辰的活动也都是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的,没有人发现他曾与这边的亲戚联系过,由此可以推测,他与晏乐琴的见面,应当是一个巧合,他在此之前对这件事是完全不知情的。

    “这是战争年代留下的悲剧。”胡志杰做了一个总结,随后说道:“小冯,你们祖孙相认,很不容易。对了,你说还有你的叔叔和婶婶也在这里。那么下一阶段,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该向罗局长和我提前说一下?”

    “没什么打算啊。”冯啸辰装出懵懂的样子说道。

    “你奶奶和叔叔没给你做什么安排吗?”刘燕萍问道。

    冯啸辰哦了一声,像是刚刚想起来,他说道:“对了,刘主任这样一说,我还真记起来了。我奶奶问我,过几天能不能抽个时间,到她家里去坐坐。罗局长、胡书记,你们看这事不违反纪律吧?”

    “就这个?”胡志杰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是谁说冯啸辰有可能会留下不走来着?还有什么联系留学啊,让亲戚带着去逛夜总会啊,难道都是大家的幻觉吗?

    “嗯,还有一件事,我擅自做主张了,请罗局长、胡书记批评。”冯啸辰把脸一拉,装出一副犯了错误的样子,蔫蔫地说道。

    罗翔飞心里一惊,连忙说道:“是什么事,你别急,说出来大家一起帮你解决。”

    “是这样的。”冯啸辰道,“我婶婶是一位专利律师,她在德国产业界有一些不错的关系。她听我说起我们联系咨询公司存在困难的事情之后,主动提出来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明天她会带一部车子过来,接咱们的人去和咨询公司洽谈,这件事我没有及时向两位领导通报,如果两位领导觉得这样做不妥,我马上给她打电话取消这件事。”

    “你说的擅自主张,就是指这个?”罗翔飞问道。

    “是的,我考虑欠周……”冯啸辰老老实实地说道。

    “我看你小子是欠揍!”罗翔飞被冯啸辰给气得爆了句粗口,这小子分明就是在耍他和胡志杰呢。这几天代表团的工作陷入了困境,罗翔飞不止一次提过能不能找找在德国的华侨、留学生之类,利用熟人关系把工作推动一下。冯啸辰不声不响地联系上了一位在德国的律师,还是他的亲戚,这是天大的好事。这小子还装着可怜巴巴的样子,要让领导提出什么批评,这不分明就是要讨赏吗?

    “哈哈哈哈,你个小冯啊,真是……”胡志杰也笑起来了,冯啸辰能够让他的亲戚给代表团帮忙,未来回到国内,胡志杰要写汇报材料也就多一个亮点了。冯啸辰隐瞒海外关系的事情,可以因此而淡化,甚至坏事变成好事。冯啸辰认了海外的亲戚,非但没有脱离工作,反而还促进了工作,这不是一个拒腐蚀而不沾的优秀典型吗?

    “你奶奶和叔叔,没有让你留下来吗?”罗翔飞直截了当地问起了关键的问题。

    冯啸辰道:“他们的确提出可以帮助我留下来,还说可以帮我联系在德国留学。不过,我没有接受。”

    “为什么呀?”刘燕萍大惊小怪地问道,她和何莉莉一样,都是坚定地认为冯啸辰一定会要求到德国留学的。

    冯啸辰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回答道:“我向他们说了,我爷爷当年就是带着报国理想毅然回国的,我要学习爷爷的精神,留在国内,建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