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六十四章 隐形冠军

第六十四章 隐形冠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冯啸辰把其余的几份图纸也依次展示了一番,这些图纸涉及到冶金、工程机械、电力设备等方面,有些是一整套的装置,有些就是个别零件上的创新而已。冯啸辰心里非常清楚,这些设计在历史上都是80年代中后期才出现的,在今天肯定没有人提出过。

    晏乐琴非常认真地审查着这些图纸,不时轻轻摇头感叹,对于这个孙辈的奇思妙想感到惊异。她问起冯啸辰是如何想到这些设计的,冯啸辰只说自己在南江冶金厅以及后来在经委冶金局期间,接触过不少技术资料,所以便有了这样的想法。此外,王伟龙这个名字也被他拎出来当了一块挡箭牌,照他的说法,这些创意是他与王伟龙以及其他一些熟人共同提出的,不过大家已经授权由他来推销这些技术。

    晏乐琴还有些不放心,她假装不理解其中的一些设计思想,让冯啸辰给她解释,其实是想旁敲侧击地考校一下冯啸辰的能力。如果冯啸辰对这些设计思想一无所知,那么晏乐琴难免要怀疑冯啸辰是把单位上的图纸盗窃出来谋利,这可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也有悖于她的处世原则。

    冯啸辰何其聪明,哪里听不出奶奶的意思。早在打算销售这些技术之前,他就考虑过别人可能提出的质疑,而这些质疑,他是丝毫不怕的。

    “现有的轧机弯辊装置,弯辊液压缸都是直接安装在轧辊的轴承座内,这种设计在工作时容易导致液压油泄漏,同时也加大了换辊的难度。我们这个设计,是把弯辊缸体安装缸盖的圆形沉孔改成深槽形,这样在不拆卸缸体凸块的情况下,就能够从缸体中取出活塞杆,同时也减少了液压油的泄漏……”

    冯啸辰侃侃而谈,同时抄起一支放在桌上的酒店铅笔在便笺纸上画着不同的图形,同时在旁边做着标注。画图这种事情,是很见功力的,你能不能抓住重点,体现出你是否真正掌握了原理。以晏乐琴的眼光,从一个随随便便的标记的画法上,就能够分辨出对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还是临时抱佛脚突击背出来的。

    “孩子,你这是跟谁学的?”晏乐琴越看越是心惊,她在波恩大学带过的研究生也不少了,能够把图画得这么飘逸的,还真找不出几个。关键在于,眼前这个孩子还不满20岁,而且他自己也说了,根本就没上过大学,仅有初中毕业水平而已。

    “当然是爷爷教的。”冯啸辰大言不惭地说道。

    “维仁……”晏乐琴的眼眶又湿了,老伴的技术功底,她是非常清楚的。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场景,在一盏孤灯之下,老头子手把手地指点着孙儿画图,不时纠正几处差错……

    “孩子,你能有这样的水平,你爷爷他……在九泉之下也会安心的。”晏乐琴抚着冯啸辰的手,喃喃说道。到了这一刻,她再也不怀疑孙子的能力了,怀疑孙子,就是怀疑自己的老伴,怀疑“明师出高徒”这样的古训。

    “我需要让我的助手去查一下专利文献,如果所有这些设计都没有专利,那么我马上可以帮你去进行申请,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冯舒怡大包大揽地说道。

    “难怪。”冯华苦笑着叹了口气,“啸辰,我明白你为什么说你不需要我们的资助了。如果这些专利都能够申请下来,照你奶奶的估计,起码能值300万马克了。我的天啊,300万马克即便在德国,也是一个超级富翁了。”

    “不过,啸辰,你要有思想准备哦,申请专利不是那么容易的,可能需要拖上很长的一段时间,而且专利授权收费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你要想马上拿到钱,恐怕不太现实。”冯舒怡提醒道。

    冯啸辰道:“婶婶,你说的情况我了解,而且我也的确没有太多的时间等待。我想麻烦婶婶帮我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企业愿意直接购买这些技术,再由他们自己去申请专利,我愿意一次性地把技术卖出去。”

    冯舒怡想了想,说道:“我想,应当会有企业愿意买这些技术的,不过,你如果急于出售,那么价格上肯定是要吃亏的,我估计他们能够给你一半的价钱,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们申请专利也需要时间和费用,而且还有一定的技术贬值风险。”

    “我可以接受。”冯啸辰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这就是卖别人的技术的好处了,价格上打一个对折,冯啸辰都没有任何心疼的感觉。他能够回忆起来的类似技术还有很多,而且他也不打算把所有这些技术都拿出去变现,毕竟这样做有损节操……,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容易露出破绽。

    一项技术的出现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后来出现的技术,在此前都有一定的积累,甚至可能已经在某些企业的实验室里进行着验证了。如果冯啸辰不断地把别人还没做完的技术拿出来申请专利,迟早会被人识破。虽然穿越这种乱力怪神的事情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但终归会让他在行业里留下一个恶名。

    仅仅从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生活的角度来说,几百万马克已经足够他用了,再多的钱也没什么意义。他想挣钱的另一个目的,是要掌握一些改变历史的能力。他明白,要把自己的想法贯彻出去,仅仅靠经委冶金局的这点权力是不够的。手上的财富也是权力的一种形式,而要达到能够把财富转化为权力的程度,就不是靠变卖一点专利能实现的了。

    冯华在旁边插话了:“舒怡,你是说这些企业会把价钱压低一半吗?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吃亏了,按最高的贴现率计算,两年后的收益也不该被压低一半的。啸辰,我认为你不应当选择这种方式……”

    “……”冯啸辰无语了,他倒忘了这位三叔是搞金融的,对于投资回报太敏感了。他笑着说道:“叔叔,我现在急于要用钱,一两年的时间,对于我来说,价值超过100万马克了。”

    “你需要买家电吗?我可以先借钱给你,你完全不必去贱卖手里的专利。”冯华说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不是的,买家电的事情倒反而不急,再说,我家里也已经买了电视机,换一个更大的也没太大意义。我想做的事情,是办一家企业,以我弟弟冯凌宇的名义来办。”

    “办什么企业?”冯华问道,他对这种事是更有兴趣的。

    “一家机械配件厂,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以生产先进基础件为主要业务的工厂,比如轴承、液压件、减速机、制动器等等。”冯啸辰说道。

    这个想法,冯啸辰已经琢磨过不止一天两天了。他让冯凌宇做个体户的时候,就存下了有朝一日开一家工厂的念头。在重大装备制造方面,他自忖实力不足,至少十年八年之内是没有可能的。但从一些基础件入手,就要容易得多。

    在西方工业技术发达的国家里,有许多被称为“隐形冠军”的小型企业,它们的规模、产值等与那些巨无霸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但这些小企业却能专注于某一两项产品的制造,成为全球唯一能够制造某种产品的专业企业。它们的产品,或者只是某几种类型的轴承,或者一种特殊的钢材,一年的销售额不过区区几百万美元,却能垄断着这个市场,为无数大型厂商提供配套。

    冯啸辰想做的,就是一家这样的企业。他深知,即便在后世,当中国的工业产值已经稳居世界第一,能够制造无数尖端装备的时候,基础件仍然是中国工业的一块短板。朋友圈里转的那些鸡汤文,经常要说到某某装备上的某某部件“不得不依赖于进口”,其实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从全球协作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自己生产所有的工业配件,那些“隐形冠军”企业也都是为全球服务的。一家美国的装备制造商,也可能需要到比利时的一家小企业去买一根弹簧或者一个齿轮,这算不上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能够自己掌握更多的基础件,总是一件好事。隐形冠军企业因为在特定产品上能够形成垄断,利润率往往都是非常高的,这样高的利润,冯啸辰可不想全都留给外国人去赚。

    听到冯啸辰的话,晏乐琴的眼睛又亮了。在这个孙儿的身上,她见到了太多的神奇,以至于都有些怀疑这是上天恩赐给她的礼物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吃瓜群众,总是喜欢把目光对准大型装备,看到能造个60万千瓦的机组,就觉得有多么多么牛气。而真正搞工业的人,却知道基础件的重要性,没有性能可靠、质量稳定的基础件,多牛气的装备都是纸老虎,是一戳即破的。

    从冯啸辰提出的想法中,晏乐琴能够感觉到,这个孙儿不仅懂得技术,他更懂得工业体系,稍加时日,他能够成为一位引领工业发展的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