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六十三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六十三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冯华的眼睛立起来了,“我跟你奶奶商量过了,如果跟你们联系上,我就想办法给你们办移民。你们年轻一辈,先到德国来留学,然后留在德国工作。你父母和你二叔二婶他们不可能走留学的路子,我可以想其他办法。这样咱们一家人又能够团圆了。你爷爷没等到这个时候,难道你还想让咱们家再分开吗?”

    冯啸辰摇摇头道:“其他人的想法,我不知道。不过,我没想过移民到德国来,我还是想留在中国的。”

    冯华道:“你傻呀,德国是什么生活条件,中国是什么生活条件,你还没有体会吗?我虽然没回过中国,可是我也听人说过,你们家里连卫生间都没有,这样的生活是人过的吗?”

    “华儿,不能乱说!”晏乐琴赶紧斥责道,冯华说的,算是话糙理不糙,但当着国内来的侄子,说国内的生活不是人过的,也未免太伤人的自尊了。

    冯啸辰呵呵一笑,道:“奶奶,没事,三叔说得对,国内的生活条件,的确不是人过的。”

    “那你还犹豫什么?”冯华问道。

    冯啸辰道:“其实道理很简单的,那就是,爷爷没做成的事情,我们这些孙辈,总得替他做成吧?”

    “爷爷……”冯华一下子有些懵了,自己的老爹想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些侄子辈去替他做成?

    晏乐琴倒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她怔怔地盯着冯啸辰,问道:“啸辰,你这个想法是真心的?”

    冯维仁想做什么,还有人比晏乐琴更明白吗?当初,冯维仁与她商量回国去的时候,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那个年代,德国的生活条件也是比中国要强出百倍的,但他们俩商量回国的时候,丝毫没有顾及这些。冯维仁的想法非常明白,那就是他乡虽好,毕竟不是自己的祖国。抗战结束了,他要回去建设自己的祖国,让积贫积弱的祖国有朝一日能够与列强齐肩。

    这不仅仅是冯维仁的想法,也是晏乐琴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东西方的铁幕阻隔了她的脚步,她后来也会毅然返回中国去的。

    几十年过去了,岁月磨平了许多激情。到了晏乐琴这个年纪,她想得最多的就是能够阖家团圆,能够让在中国的孩子们也过上像在德国一样的富足生活。在她的潜意识中,认为自己这一代人有报国理想是理所当然的,而到了冯啸辰这一代,享受生活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可冯啸辰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晏乐琴动容了。

    冯维仁带着强国梦想回去了,他的梦想只实现了一半。中国有了初步的工业化基础,但中国还远远不是一个工业强国。冯维仁已经故去,他的强国梦想需要有人去继承。听到冯啸辰表示自己愿意去做爷爷没有做完的事,晏乐琴百感交集,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啸辰,你说的是真心话?”冯华从母亲的神色中悟出了冯啸辰此话的含义,他盯着冯啸辰的眼睛,郑重地问道。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三叔,你或许觉得我这话是唱高调吧?其实在自己亲人面前,我完全没必要说什么假话。我刚才说的,就是一句真心话,不管德国有多发达,它毕竟不是我的祖国。当年爷爷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而回去的,建国之初,有很多海外的科学家也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回去的。我虽然是晚辈,没赶上那个年代,但我身上流的毕竟是爷爷的血,这血……还是热的。”

    “舒怡,你对这事怎么看?”冯华对自己的妻子冯舒怡问道。

    金发碧眼、风韵四射的冯舒怡灿然一笑,用德语说道:“我相信啸辰说的话。我虽然没有见过父亲,但从母亲身上,我能够想象得出,你们家里的人都会是狂热的爱国者。华,你不也是一个爱国者吗?”

    冯华哈哈笑了起来,他说道:“我的确是一个爱国者,但绝对不是什么狂热的爱国者。啸辰,你有这个想法,很好,叔叔支持你,奶奶也会支持你。这样吧,留学的事情,我们就先搁置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想要留学了,随时可以提出来,我一定会给你办到。至于你想留在国内,报效国家,这是好事,我想爷爷如果在世,他也会很高兴的。”

    冯舒怡扑哧一笑,转头对冯啸辰说道:“啸辰,你可不知道,你叔叔虽然从来没有回过中国,却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爱国者。他平时特别关注中国的事情,经常跟我说中国有什么什么样的成就。他还积极推荐德国企业到中国去投资,并且说以后他也打算亲自去中国投资。我想,刚才他问你的那些话,只是为了考验你。如果你真的答应移民到德国来,他会非常失望的。”

    “完全没有!”冯华窘了,他连忙否认道:“啸辰,你别听你婶子瞎说,我是真心希望你们都到德国来生活的。不过,你说你愿意留在中国工作,的确让我觉得很意外,也很欣慰。你放心吧,我们在外面的人会全力支持你的。”

    “啸辰,你拒绝到德国来留学和工作,但是,我们给你以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哥、大嫂一些经济上的资助,你应当不会拒绝吧?放心吧,这只是我们作为弟弟和弟媳的一点心意而已,不会涉及到国家差别的。”冯舒怡说道。这种话,由她这个家庭主妇说出来,显然是更合适的。

    晏乐琴也说道:“还有,你这段时间在德国,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做的,也可以尽管说出来。我在各行各业都有不少学生,你叔叔和婶子也都有一些社会关系,可以给你提供帮助。”

    “谢谢奶奶,谢谢叔叔、婶子。”冯啸辰向众人依次点头道谢,然后说道:“叔叔和婶子如果有什么礼物要带给我父母以及二叔他们家,我非常乐意代劳,同时也替他们谢谢三叔、三婶。不过,资助这方面,我家里就暂时不用了……”

    “这不能算是资助。”冯华说道,“其实也就是我这一家给两个哥哥的一些孝敬罢了,你是小孩子,就不要管了。”

    冯啸辰笑道:“三叔,你没理解我的意思。这样吧,我先说我自己的事情,我的确有两件事,想请奶奶和叔叔、婶子帮忙,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瞧这孩子说的,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合适的?”晏乐琴嗔怪地说道。

    冯华倒没那么随便,他知道冯啸辰既然说得这么严肃,想必不是太简单的事情。他点点头道:“啸辰,你先说说看吧,如果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自然不会推辞。”

    “那好,请大家稍等片刻。”

    冯啸辰说着,拉开会谈室的门,走了出去。他坐电梯上了楼,直奔自己的房间。与他同房间的冀明此时还在郝亚威房间里聊有关冯啸辰的八卦,所以冯啸辰也省了一番解释的口舌。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取出几张图纸,然后重新下楼,回到了会谈室。

    “我想请奶奶和叔叔、婶子帮我的第一件事,是一件私事。你们来看……”

    冯啸辰说着,把手里的图纸在桌上摊开,指给众人看。

    “这是……”

    冯华有些傻眼了,他是搞金融的,对技术一窍不通,也不知道侄子突然弄一张机械图纸来是想说明什么。

    冯舒怡倒是懂一点这方面的事情,她看看图纸,然后抬头向晏乐琴说道:“妈妈,我觉得这是一种机械,不过,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晏乐琴是唯一的技术专家,她掏出老花镜,对着图纸看了一会,对冯啸辰道:“啸辰,这是什么地方用的,你能解释一下吗?”

    “这是一套板带轧机弯辊串联装置。”冯啸辰答道。

    “原来如此。”晏乐琴一听就明白了,她毕竟是干这行的人。她把图纸又看了一遍,然后说道:“这种设计,倒是别出心裁,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啸辰,你拿这张图给我们看,是什么用意?”

    冯啸辰道:“这是我和我的一位同事设计的。奶奶,你估计一下,这个设计能值多少钱?”

    “你是说,你有这套装置的知识产权?”冯舒怡失声喊了出来。

    “正是如此。”冯啸辰道。

    “你是打算申请专利吗?”冯舒怡问道。

    冯啸辰看了看晏乐琴,道:“我不太了解德国这边的技术状况,我想请奶奶帮我评估一下,如果我把这项技术拿来申请专利,一是能不能通过申请,二是它能够值多少钱。”

    晏乐琴道:“我也有好几年没有关注过技术的动态了,不过,据我估计,这样一套串辊装置技术,如果能够申请到专利,它的价值应当在50万到100万马克左右。至于说申请专利的事情嘛……”

    说到这里,她笑着转头看了看冯舒怡,冯舒怡向冯啸辰微微一欠身,说道:

    “尊敬的冯先生,波恩鲁滕伯格专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冯舒怡律师愿意竭诚为您效劳。”

    上帝,老天爷,元始天尊,自己这个美貌婶子居然就是专利律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冯啸辰在心里由衷地赞美着古今中外的所有神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