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十九章 莱卡相机

第五十九章 莱卡相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出去逛街采购的人,分成了三拨。

    第一拨包括罗翔飞、乔子远和胡志杰三位厅级干部,由李波陪同,这三个人以往都有过几次出国的经历,不会那么大惊小怪,再加上顾忌自己的形象,所以外出是以观光为主,购物倒在其次。

    第二拨是刘燕萍和何莉莉两位女性,她们是属于购物最为狂热的,而且兴趣点与冀明这些大老爷们也不同,所以冀明他们也不便掺和进去。

    最后一拨就是郝亚威、冀明和杨永年三人了,他们级别相近,共同语言更多。可无奈其中没有一个会说德语的,与满大街的商家找不着共同语言,于是只能把冯啸辰带上,指着这个他们平日里不太看得起的临时借调人员给他们当翻译。

    为了省钱,一行人没有选择坐出租车,而是在冯啸辰的带领下坐上了地铁,来到法兰克福的采尔大街,那是前一世的冯啸辰印象中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与后世的相比,此时的采尔大街甚至显得更繁华一些,各种专卖店的标牌明晃晃地,让人目不暇接。

    几位处长在国内的时候,颇有一些官威,尤其是到地方上去视察工作时,端着一个架子,像是什么大人物一般。可到了此时此地,大家就原形毕露了,一个个如同刚进城的老农,看啥都觉得新鲜,随便进个商店之前都要下意识地蹭蹭鞋底,生怕在人家明镜一般的地板上留下两行泥印子。

    “小冯,帮我看看,这件衣服多少钱……”

    “小冯,这帽子是女同志戴的吧?”

    “啸辰,这是什么玩艺,看着挺漂亮的……”

    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可心的东西想买,同时还要完成老婆孩子交付的任务,又要给领导、亲戚等预备合适的礼物,但钱却是固定的,超出部分想借都找不着人借。于是众人只能反复地比较着各种商品的价格,在脑子里像做数学题目一样来回地进行着计算,许久才能下定决心,让冯啸辰帮他们买下一件东西。

    郝亚威也给老婆孩子买了几件小玩艺,花出去两百多马克。等他们一行走到摄影器材的柜台前时,郝亚威又走不动路了,盯着货架上一台莱卡相机,眼睛里都快冒出火苗了。

    “郝处长,你实在是喜欢,就买下吧。”冯啸辰小心地说道,在这三个人中间,他和郝亚威是关系最为疏远的,这也许是因为郝亚威平时的冷面吧。他原本不想掺和郝亚威的采购决策,现在看到郝亚威这样一副表情,他又有些不忍了,于是从怀里掏出自己那500马克,递到郝亚威手边,说道:

    “郝处长,我光棍一条,也没啥要买的。要不,我这500马克借给你,你回去之后还我人民币就行了。”

    “哎呀,这怎么行,我怎么能借你的外汇呢!”郝亚威连忙拒绝道,话是这样说,可语气里却透着一些迟疑。

    “没事,我也只是借给你嘛,反正我也用不上。”冯啸辰道。他这趟到德国来,是存着一些私人想法的,现在条件还不成熟,也不足为外人道。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办成他自己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500马克的零用钱对他来说没啥意义,还不如做个人情,借给郝亚威。说不定关键时候还能请郝亚威帮自己说几句好话。

    “老郝,小冯也是看你太痴迷了,才把自己的钱省下来借着你,你就别拂了他的好意吧。”冀明在一旁说道。他刚才一直在观察冯啸辰,发现冯啸辰似乎没有想买东西的意思,正琢磨着是不是私下里问问冯啸辰,从他那里借一两百马克来花。现在见冯啸辰把500马克都借给了郝亚威,冀明颇为嫉妒,但还是帮冯啸辰劝起了郝亚威。

    郝亚威犹犹豫豫地拉过钱,说道:“就这,其实也不够。这个型号的相机,我上午在歌德大道那边的专卖店看到,标价是2200马克。这里便宜了70马克,也要2130马克,可我手里,加上小冯借给我这500,也就是1600多,还差着500呢。”

    “那你刚才还买了东西。”冀明批评道。

    郝亚威苦着脸道:“敢不买吗?如果我出来一趟,啥都不给老婆带,回去她还不把我的相机砸了?”

    “那她可舍不得,好歹也是2000块钱的大件呢。”杨永年笑了起来。

    “两位老兄,要不你们也发扬发扬风格,给我再凑500?咱们这趟出来,罗局长的意思是要多跑几个地方,估计得呆20来天,我拿后面那些天补的零用钱还给你们。”郝亚威腆着脸开始向冀明和杨永年二人求援。

    “没戏!”冀明果断地摇着头,“我现在手头的外汇,还是我老婆找她单位的人换来的呢,她如果知道我把外汇换给你了,还不跟我没完?”

    “这个可不行,老郝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去。”杨永年也跑得远远的,生怕郝亚威赖上他。大家都是处长,不存在谁拍谁马屁的问题,这种关键时候,他可没这么高的风格。

    “唉,关键时候见人心啊!整个冶金局,也就是小冯最厚道!”郝亚威发着不着边际的感慨,把500马克又塞还给冯啸辰,道:“小冯,谢谢你,不过,光这些钱也没用,还差着远呢。”

    冯啸辰摆摆手,道:“郝处长,你把钱先收着吧。你是认准了这个型号,是吗?我看旁边另外两个型号不是更便宜一些吗,你再凑一点点钱就够买下了。”

    郝亚威看了看旁边的两台相机,摇摇头道:“还差点意思,这么一个大件,如果不能买得合意了,以后可就要后悔了。我宁可再等等,等下次有机会出来,再凑点钱,要买就买个好的。”

    冯啸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郝处长,我再帮你问问看。”

    “问什么?”郝亚威诧异道,这可是在德国的正规商店,不是国内的自由市场,还有讲价一说吗?

    冯啸辰没有回答,而是抬起手做个手势,喊来了售货员。那售货员刚才便一直在盯着他们这伙人,但没有上来招呼。他从众人的表现中能够猜出,这些长着东方面孔的客人估计是囊中羞涩,买不起架子上的相机,他过来招呼就没啥意思了。如今看到冯啸辰向他招手,他才赶紧走了过来。

    “先生,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售货员礼貌地问道。

    “先生,我能跟你到旁边谈谈吗?”冯啸辰问道。

    “非常荣幸。”售货员不明就里,但还是答应了。

    两个人走到一旁,避开来来往往的客人。冯啸辰向售货员说了几句什么,售货员拍了拍脑袋,忽然面露喜色,说了一句稍候,便钻进了货架边的一个小门,钻到库房去了。过了一小会,售货员重新出现,手里抱着一个盒子。他把那盒子放在柜台上,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部刚才郝亚威看中的那种型号的相机。

    “郝处长,这部相机,只要1720马克,你看如何?”冯啸辰笑呵呵地向郝亚威问道。

    “什么?怎么会这么便宜!”郝亚威愣住了。

    售货员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德语,冯啸辰帮他翻译过来了。原来,这是一部用作样品的相机,在货架上摆了整整两年时间,而且还被磕过一次,表面有了一道不太清晰的划痕。漆面的光泽也有些暗淡了。店里原本打算把这台相机送到二手商店去销售,刚才冯啸辰问起来,售货员便把它抱出来了。

    “样品?功能上有问题吗?”郝亚威问道。

    “绝对没有问题!”售货员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我可以试试吗?”郝亚威又问道。

    “请便。”售货员用手示意了一下。

    郝亚威迫不及待地拿过相机,这里按按,那里捏捏,正如售货员说的那样,这台相机没有任何毛病,甚至于表面上的划痕,不认真看也绝对看不出来。这也就是在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商品稍有点瑕疵,价格就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如果搁在物资短缺的中国,别说是这种无碍大局的小瑕疵,就算是有点故障,都会有人抢着买走的。

    “老冀,老杨,你们俩过来!”

    郝亚威转回头,向着已经走到其他柜台去的冀明和杨永年喊道。

    “怎么啦?”二人走过来,隔着好几步远,警惕地对郝亚威问道。他们看到郝亚威手上拿着相机,生怕他上前来抢他们手里的马克。

    “借我100马克,这个忙总能帮吧?”郝亚威说道。

    “一人100?”杨永年问道。

    “一共100!”郝亚威得意地说道。

    两个人都有些不相信,凑上前来一问,才知道是冯啸辰想出了好办法,从售货员那里打听到了有打折的样品,替郝亚威省下了足足400马克。到了这个时候,两人也就不再迟疑了,爽快地给郝亚威凑出了100马克,让郝亚威买下了这台样品相机。

    “祝贺郝处长,梦想成真了!”冯啸辰向乐得合不拢嘴的郝亚威恭维道。

    “多谢小冯,没说的,今天晚上……呃,算了,还是过几天吧,我请你们三个吃德国的大餐!”郝亚威志得意满地许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