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十四章 要出国了

第五十四章 要出国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感觉自己是非常幸运的,遇上的罗翔飞、孟凡泽这些领导,都像关爱自己的子侄一样照顾他、培养他,给他创造机会。在做所有这些事情的时候,这些老人并没有夹杂着自己的私利,他们是非常单纯地把冯啸辰看成了自己事业的继承者,愿意把这样的年轻人扶植起来。

    冯啸辰向孟凡泽道了谢,离开了煤炭部。他先回到林重的京城采购站,站长吴锡民告诉他,薛莉带着孩子在他那个房间住了大约一星期左右的时间便离开了,孩子的嗓子已经治好了,薛莉和孩子或许已经回了老家,她在临行前再三托付吴锡民代她和王伟龙向冯啸辰致谢。

    冯啸辰也向吴锡民表示了感谢,感谢他这段时间对薛莉母子俩的照顾。他同时还送了一包明州的特产给吴锡民,这是他离开新民厂的时候,新民厂的厂办送给他的礼物。

    关于冯啸辰要返回冶金局的事情,吴锡民已经知道了。他把冯啸辰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一张单据递到他的面前,说道:“冯处长,你把这个签一下。”

    冯啸辰不明就里,他接过单据看了一眼,不由有些吃惊。那是一张工资发放单,上面写着工资40元,还有出差补助、加班费、奖金等等,累计又有40元,一共是80元钱。冯啸辰赶紧把单据推回给吴锡民,道:“吴主任,这个不合适吧?我在冶金局那边拿着一份工资的,怎么能在林重又拿一份呢?”

    吴锡民道:“这是冷厂长专门吩咐的,工资标准和奖金都是冷厂长定的,我只是一个执行者罢了。冷厂长说了,你在明州那边干得非常出色,孟部长都表扬你了,你是代表咱们林重去的,你的工作做得好,就是为我们林重争了光啊。”

    “惭愧惭愧,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冯啸辰客气地说着,倒也没再推辞,便把工资单给签了,然后从吴锡民手里接过了8张大团结。他知道,冷柄国这样安排,完全是看在孟部长的面子上。诺大一个林北重机,多发一个人的工资算不了什么,何况冯啸辰也的确是去帮林重干活的,如果不是冯啸辰救场,彭海洋估计就被谢成城他们挤兑坏了。冯啸辰现在还是个穷人,这80块钱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笔意外收获了。

    还是由邢本才开车,把冯啸辰和他的行李一道送回了冶金局大院。冯啸辰向邢本才道了谢,把他打发走,回自己的宿舍放好行李,然后便前往罗翔飞的办公室报道去了。田文健见冯啸辰来了,与他寒暄了两句,便把他带进了办公室。

    “罗局长,我回来了。”

    冯啸辰站在罗翔飞的办公桌前,报告道。

    罗翔飞正在批阅一份文件,他抬头看了冯啸辰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又埋头继续写字,写了一小会,他停下笔,检查了一下有没有错误,这才把文件放好,插上钢笔帽,再一次抬起头来,笑着说道:

    “回来了?快坐吧。怎么样,这一趟到明州去,辛苦了吧?”

    “还好,吃得不错。”冯啸辰找了张凳子坐好,然后笑着回答道。罗翔飞这样对待他,倒是显得没把他当成外人,这让他轻松了不少。前一段时间他被孟凡泽借到林北重机去工作,他一直担心罗翔飞心里会有些疙瘩,现在看来,罗翔飞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领导。

    “嗯,气色好多了,看来明州的伙食很养人啊。”罗翔飞看着冯啸辰,微笑着说道,“你在明州的事情,孟部长已经跟我说过了,干得不错,没给我们冶金局丢脸。还有,你在新民液压工具厂搞的那个全面质量管理方案,有没有副本?如果有的话,回头交一份给小田,我也要学习一下。如果适用,我们可以考虑在冶金局系统的企业予以推广。对了,这件事到时候你也要参加,你是专家嘛。”

    “没问题,我带了几份回来,一会我就交给田秘书。”冯啸辰说道,随后又谦虚道,“专家倒不敢当,我也就是把一些书本上看到的知识融汇贯通地实践了一下而已。”

    罗翔飞接着又问了几句有关在基层的收获之类的问题,对冯啸辰在新民厂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态度表示了肯定,随后便说回了正题,问道:“小冯,这次我把你从孟部长那里要回来,原因你已经知道了吧?”

    “听说冶金局在联邦德国找到了几家冶金技术咨询公司,您要亲自带队去和他们洽谈?”冯啸辰问道,这是他从孟凡泽那里听来的消息。

    罗翔飞点点头,道:“是的,我们通过使馆那边了解了一下情况,正如你所说的,西德当地的确有许多各种类型的咨询公司,能够提供各种咨询、设计等服务,其中也包括了成套设备采购方面的服务。不过,使馆对于我们的要求并不清楚,再加上他们自己的工作也非常忙,因此也无法与这些咨询公司进行更深入的沟通,而是要求我们派人去直接洽谈。经委已经批准了,由我带领一个小型的代表团到西德去,我专门把你的名字也报上去了。”

    “谢谢罗局长的关照。”冯啸辰道。

    罗翔飞道:“这不是关照,而是给你压担子。代表团会有一名专职的翻译,你要当第二名翻译,而且是负责专业德语的翻译。还有,关于与国外咨询公司交涉的事情,我们都没有经验,你要尽量多发挥一些作用。”

    “我也没经验啊。”冯啸辰说道。其实,他在这方面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后世的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工业装备市场,各国的咨询机构都云集中国,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冯啸辰与这些咨询机构打过无数的交道。当然,后世的中国国力与80年代初不可同日而语,国外咨询公司的态度必然也会有所不同,这是冯啸辰有心理准备的。

    不过,这件事冯啸辰也只能保持低调,他如果跟罗翔飞说自己对这个行当非常熟悉,罗翔飞该把他看成妖怪了。

    罗翔飞道:“在南江省的时候,你跟我谈过国外咨询机构的事情,我感觉你对它们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当然,纸上读来终觉浅,没有到现场去和他们接触,就谈不上有什么真正的了解。这一次,你跟着我去走走,多看、多问、多思考,在关键时候,给我当好参谋,明白吗?”

    “明白了。”冯啸辰响亮地应道。

    罗翔飞又道:“那好,有关西德那边的详细情况,回头你到小田那里去要份材料,好好读一读。办护照和签证的事情,刘主任会做安排,你照她的要求做就是了。还有,出国之前,外交部会做一个培训,主要是关于出国人员纪律的要求。尤其是你,要认真学习一下,千万不能把在国内那套口无遮拦的毛病带到国外去,明白吗?”

    “明白,外交无小事。”冯啸辰随口来了一句口号,这是当年很流行的一个说法。不过,他嘴里是这样说,心里却不以为然。当年的中国刚刚打开国门,对国外的情况不了解,很多时候过于谨慎,反而在合作中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

    到了后世,中国经济实力强了,国际合作的经验也多了,在谈判时候和外商拍桌子吵架也是常事。相传,某单位引进装备的时候,负责谈判的领导直接给外商下最后通牒:“你要么答应我们的条件,要么现在就可以离开,不过离开之后你们就不会再有机会了!”结果,外商二话不说,就乖乖投降了。

    这样的事情,对于80年代初的中国人来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冯啸辰倒也不急着向罗翔飞进行科普,还是到时候随机应变更好。

    “是的,外交无小事。”罗翔飞不知道冯啸辰的心理活动,只当冯啸辰这话是出自于真心,他接着吩咐道:“这段时间里,你要把从冯老那里学到的德语好好再温习一下,尤其是冶金和机械专业的德语,这是比较重要的。冯老那本德汉辞典你有没有带过来?如果没有,可以让资料室马上去买一本,归你使用。这趟出去,你要把辞典带上,临时抱佛脚的时候用得上的。”

    “明白了。”冯啸辰乖巧地答应着。

    谈完话,罗翔飞摆摆手,示意冯啸辰可以离开了。冯啸辰把从明州带来的特产又留了两份下来,一份大的送给罗翔飞,一份小的送给田文健。罗翔飞没说什么便笑纳了,那时候大家出去旅游的机会少,遇上到什么地方出差,回来都得给同事、领导啥的带点当地的土特产,这就是正常的人际往来。如果冯啸辰不这样做,倒显得不懂事了。

    田文健收了冯啸辰的礼物,满脸笑意,亲热地攀着冯啸辰的肩把他送出了罗翔飞办公室,站在门外还说了一小会话。冯啸辰在明州的表现,他也从罗翔飞那里听到了一两句,对这个年轻竞争者的态度又复杂了几分,其中有钦佩,也有嫉妒,实在是不好分辨。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