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十二章 原来你都知道啊

第五十二章 原来你都知道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徐新坤要演一出绝地反杀的大戏,当然不可能只靠自己一个孤家寡人。除了冯啸辰和余淳安之外,韩江月、何桂华等几名工人也加入了他的团队,组成了一个地下qc小组。这些天,小组里的众人夜以继日地准备材料,编写出了在会场上发布的那份方案,韩江月累得两只眼睛都堪与熊猫媲美了,但却是兴奋异常。

    在徐新坤向省厅呈送汇报材料的时候,韩江月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便把事情的真相通报了父亲李惠东,告诉他这是一个计中计:表面上是徐新坤受到陶宇的蒙蔽,把一个子虚乌有的成绩报到了省厅。而事实上,徐新坤早就准备好了另外一手,只要省厅给他一个机会,他就能给大家一个惊喜。

    李惠东得到女儿告密,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是叮嘱韩江月不要到处乱讲。不过,事后当蔡德明提出去新民厂开现场会的时候,李惠东却是马上表示了同意,甚至连和贺永新确认一下的程序都没走,在韩江月看来,这就是她告密的功劳了。

    韩江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促成李惠东同意召开这次现场会的关键,其实并不是来自于她通报的消息,而是一个来自于京城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工业系统里的元老级领导之一,煤炭部副部长孟凡泽。

    “江月,听说你们这个地下qc小组里,还有一个林重来的干部,叫冯啸辰,你和他熟悉吗?”李惠东似乎是不经意地问道。

    “他嘛……”韩江月一下子就语塞了。

    她能不熟悉吗?这些天,在小组里智计百出的灵魂人物,不就是这个年轻处长吗?别说对生产技术一窍不通的徐新坤,就连余淳安、何桂华这些行家里手,都不得不对冯啸辰表示钦佩。他对新民厂的情况自然不如余淳安他们熟悉,但说起液压技术的前沿,还有全面质量管理理论的精髓,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无法与他相比。

    最终成型的报告,几乎是完全照着冯啸辰提供的思路编制出来的。余淳安懂生产管理,也懂质量体系,但却从未做过类似这样的方案,至于何桂华、韩江月,就更不用说了,许多个全面质量管理中的概念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只能照着冯啸辰的指点去搜集材料,再交给冯啸辰筛选和加工。

    韩江月出于“出龄相轻”的心态,一开始还打算挑挑冯啸辰的刺,哪怕不是在理论方面,而只是在一些实际操作方面,能够挫一挫他的威风也好。但她很快就发现,冯啸辰有着扎实的功底以及良好的心理素质,嗯,好吧,其实心理素质这个词是冯啸辰自己说的,按韩江月的观点,那就是脸皮比轮胎还厚。与冯啸辰拌嘴,韩江月连一点取胜的希望都没有,还屡屡招来师傅何桂华的劝导:

    “江月,你要多向小冯学学……”

    “为什么我就必须跟他学?”韩江月不干了,与师傅争执起来。

    “他比你成熟。”何桂华评论道,“技术方面的事情,可以说是各人有各人的长处,你偏向操作,他偏向管理。但要论起为人处世,他比你可成熟多了,不会像你一样莽莽撞撞。”

    “那是他官僚好不好!”韩江月不满地嘀咕着。

    嘀咕归嘀咕,韩江月慢慢地还是接受了现实。她不得不承认,冯啸辰这个人学识渊博、眼界开阔,而且做事认真,有着一种社会上许多同龄人都不具有的责任感。在与冯啸辰接触的过程中,她时时能够感觉得到他身上流露出来的超凡脱俗的气质,这是一种足以让妙龄少女们眼睛里冒出小火花的偶像气质。

    “丫头,怎么啦,你对他有意见?”

    李惠东感觉出韩江月的迟疑,这可是他很少在自家女儿身上看到的现象。也许是因为在工厂里呆的时间太长,韩江月有着工厂女孩那种风风火火、敢说敢干的泼辣劲头,与省厅机关里长大的那些孩子们截然不同,这也使得韩江月在机关家属院里可以用“没朋友”来描述。以往李惠东与韩江月聊起某个熟人的时候,韩江月都会噼里啪啦地评价一番,当然多数时候是贬义,难得有几个让她佩服的人,才能得到她不无夸张的褒奖。

    可为什么说起这个冯啸辰的时候,丫头就不吭声了呢?

    “他嘛……”韩江月知道不能再支吾了,老爸虽然不像老妈那样擅于洞悉女孩子的心思,但好歹也是当省厅干部的人,目光如炬,自己支吾得越久,就越容易露出破绽。

    嗯,自己到底有什么破绽怕让父母知道的呢?韩江月又有些懵了。

    “这家伙挺狂的。”韩江月总结道。

    “狂?”李惠东皱了皱眉头,这好像是一个负面评价吧?

    没等他追问,韩江月却又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不过,他倒是也有狂的资本,他本事挺大的。”

    “嗬嗬,本事挺大?我怎么听说,他还不到20岁啊,比你也就大不到1岁的样子。”李惠东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韩江月诧异了,不是说冯啸辰一直躲在幕后没有露面吗,怎么老爸也听说他的大名了,甚至还知道他的岁数。

    李惠东道:“他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把整个机械厅都陷进去了,差一点你爸这张老脸就要被他毁了,还好,最后的结果倒是让人出乎意料了。这么一个人,你爸能不了解一下吗?”

    “原来你都知道啊!”韩江月脱口而出,这可不是她跟父亲说的,冯啸辰说了,为了避免让省机械厅不高兴,大家不要泄漏出他的作用,所以除了地下qc小组的一干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冯啸辰才是这件事的核心。韩江月虽然偷偷向父亲告了密,但这一点还是被隐瞒掉的。

    “跟我说说,他怎么有本事了?”李惠东没有向韩江月详细解释事情的由来,孟凡泽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他也不准备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一旦传出去,各种阴谋论就会横生出来,对他和整个机械厅都不是一件好事。

    这一回让贺永新靠边站,完全是基于贺永新在现场会期间的表现,旁人无话可说。如果未来贺永新、胡蕴石他们知道李惠东其实早就知情,难免就要认为李惠东是存心要整贺永新了。

    韩江月也没有追问,在她想来,或许是徐新坤向父亲透了底,也可能是余淳安或者其他什么人在父亲面前说过此事,父亲作为一名厅长,耳目还是非常通畅的。她斟酌着措辞,开始向父亲讲述冯啸辰的情况:

    “他特别阴险……我说的阴险,不是贬义词哦,其实就是特别聪明的意思吧。他一开始装作什么都不懂,骗余科长带他去看车间,其实他啥都明白,结果就把我们车间里的各种毛病都找出来了。不过嘛,余科长还有我师傅他们都特别服他,因为他懂液压件,那一次讲困油的事情,他说开卸荷槽来解决困油,把余科长都给震了……”

    李惠东没有注意到女儿说话时候带着的那种炫耀口气,否则他肯定要有所警惕,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女生外相”嘛。他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冯啸辰这个人身上,开始在心里暗暗称奇:

    这是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妖孽,才19岁,居然软硬通吃,既懂生产技术,又懂企业管理,而且还沉着冷静,能够帮徐新坤设计出这么一个连环计,把贺永新这个老将都给绕进去了。

    也难怪,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奇人,怎么会得到孟凡泽的青睐。孟凡泽也的确有识人之能,仅仅凭着冯啸辰一个电话汇报,就敢给李惠东打电话,让他配合唱好新民厂这出戏。说实话,李惠东此前还真是捏着一把汗,生怕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年轻把戏唱砸了,到时候机械厅的面子就要丢光了。

    事情的结果比李惠东想象的还要好,冯啸辰牵头搞出来的那套方案,李惠东已经认真读过了,感觉非常到位,各种措施具有可行性,稍加修改就可以向全省的机械企业推广,这个冯啸辰果真是不负盛名。

    韩江月的讲述,让李惠东了解到了一些更内部的细节,对于冯啸辰这个年轻人的欣赏和兴趣又加了一层。可惜的是,在新民厂期间,为了避嫌,他没有机会和冯啸辰见上一面。孟凡泽已经说过,等到现场会开完,他就要把冯啸辰调回京城去了,新民厂的经验,最终是要总结之后向全国推广的。

    “可惜了,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却不能留在咱们明州。”李惠东轻轻叹了一声。

    “爸,你……就不能跟林重那边联系一下,把小冯要到我们明州来吗?”韩江月用试探的语气问道。

    李惠东笑了笑,说道:“丫头,他可不是林重的人,他是煤炭部的人。你还记得煤炭部的孟伯伯吗?是他把冯啸辰派过来的。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他就该回京城去了,他的前途大得很,我们明州机械厅这座小庙,根本就养不起他。”

    “是吗?也好,省得碍眼……”

    韩江月低声嘟囔着,眼睛看向窗外。与公路平行的一条铁道上,一列火车呜呜开来,与他们坐的小轿车交汇而过,随后便消失在远方了。

    毕竟不是同一条道上的车啊……

    韩江月生平第一次有了些感春悲秋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