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十九章 有热闹看了

第四十九章 有热闹看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次日一早,明州省内机械系统各企业的代表就陆续到达了,距离近的一些是开车来的,距离远的则是坐火车、长途汽车等。贺永新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在这次会议上让徐新坤出丑,但对于其他单位的同僚却不敢怠慢,派出了厂办主任带着车到火车站、汽车站去接班,一趟一趟地把人带回了新民厂。

    “老贺,不错啊,放了个卫星啊!”

    “哈哈哈哈,老贺,真有你的,这下子把我们都给比下去了。”

    “要说整个机械厅,我就服老贺一个人,敢为天下先,我们还没弄明白啥叫全面质量管理呢,你看,他已经把东西搞出来了。”

    “老贺,你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上次在厅里开会,你还说你不懂这玩艺,原来是瞒着我们呢。”

    “……”

    参会众人见着贺永新之后,都是一片恭维之声。机械厅系统也就是这么些企业,厂长们相互之间都认识,也是多年的交情。贺永新在系统内的人缘不错,能力方面也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认为贺永新搞出一套全面质量管理方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贺永新并不解释,他和众人握着手,说着一些没有油盐的口水话,然后安排大家到大礼堂去就座。因为来参会的人不少,新民厂的会议室已经不够用了,只能把会议放在大礼堂去开。大礼堂里临时摆了一些桌椅,桌子上还铺了桌布,看起来也算有些档次了。

    徐新坤一直陪在李惠东的身边,也接受着各企业领导人的问候和寒暄。大家对他的态度明显就疏远得多了,倒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成见,仅仅是因为不熟罢了。如果徐新坤在新民厂多干几年,经常去参加省厅的一些会议和活动,那么今天的他也能像贺永新那样,收获无数的笑脸。

    “同志们,今天我们在新民液压工具厂,召开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现场会。为什么说这个现场会有特殊意义呢?因为众所周知,今年三月份,国家经委下发了《工业企业全面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省机械厅积极响应国家经委的号召,在全系统内开展了实施全面质量管理、提升产品质量、满足四化建设需要的运动……”

    会议一开始,主持会议的机械厅副厅长胡蕴石便把会议的基调提得很高。李惠东坐在主席台上,眉毛微微皱了一下。如果没有昨天的那一幕,胡蕴石这样给会议定调,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在明知新民厂掉了链子的情况下,他调门越高,新民厂就会摔得越惨,跟着摔下去的,还有机械厅的脸面。

    李惠东自然知道胡蕴石与贺永新的关系不错,也能想得到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徐新坤挖坑,可这事毕竟还有机械厅的利益在内,胡蕴石这样做,可就有些不顾大局了。

    “现在请新民液压工具厂党委书记,新民厂qc小组组长徐新坤同志给大家做经验介绍。”胡蕴石在讲了一通大道理之后,隆重地把徐新坤推上了前台。

    所谓qc小组就是质量控制小组,是在全面质量管理体系中负责全局指导的组织,在当时也算是一种时髦概念。新民厂在三月份学习经委文件的时候,就成立了一个qc小组,组长是徐新坤,副组长是贺永新和陶宇,现在因为陶宇被火线撤职,就由余淳安来接替了。

    “什么,徐新坤来介绍经验,老贺干什么去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是来学经验的,不是来听报告的,找个转业来的政工干部讲个屁啊!”

    “我艹,有好戏了,老贺这小子是憋着坏呢!”

    “你看,李厅长的脸都黑了,今天有热闹看了……”

    会场里顿时就嘤嘤嗡嗡地议论开了,大家虽然跟徐新坤不熟,但他不懂业务这一条,大家还是有所耳闻的。许多厂里也都有这种不懂业务的党委书记,大家对此见惯不怪,也没什么反感,毕竟党政有分工,书记不懂生产不算什么硬伤。可让这么一个不懂生产的人来介绍经验,这不是耍大家玩吗?

    当然,也有人带着另外的想法,那就是徐新坤可能只是开个头,讲讲大道理,最终还是要把讲台让给贺永新的。对于这种多此一举的安排,许多人也是腹诽不已。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好。”

    徐新坤笑眯眯地开口了,布了十几天的局,今天终于到了要揭晓的时候,他的心情颇有一些激动。昨天晚上,在安顿好李惠东等人之后,他偷偷地带着余淳安跑到县政府招待所和冯啸辰又密谋了一番,把这二人给他准备的稿子反复练习了若干次,直到每一个概念都烂熟于心,这才回去睡觉。如今,站在这个讲台上,他就如以前在部队里做报告一样,充满了自信,还有一丝隐隐的霸气。

    “我叫徐新坤,是咱们工业战线上的一名新兵。今天由我代表新民厂qc小组来向大家汇报我们在开展全面质量管理方面的一些心得体会,讲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批评。为了方便大家了解我们的工作,下面请我们生产科科长余淳安同志给大家发放材料。”

    陶宇在省厅和新民厂两级领导的面前被罢了官,徐新坤力保余淳安接替了陶宇的职务。他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马上要开现场会,新民厂生产科没个负责人不合适。贺永新一心只想把徐新坤推出去,余淳安这样一个小人物的任命,他是不会计较的,于是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贺永新的想法也很简单,一旦徐新坤倒了,他贺永新就是新民厂的一把手,到时候怎么安排余淳安,还不是由着他说了算吗?

    随着徐新坤的话音,余淳安带着韩江月等几名工人出现在会场上。他们每人手上都捧着一叠资料,资料看起来挺厚,而且还散发着浓烈的墨香,显然是刚刚印刷出来不久。众人把资料逐一地分发到参会代表的手里,主席台上的各位省厅领导也都领到了一本,那是由徐新坤亲自发给他们的。

    “《新民液压工具厂全面质量管理实施方案》,嗯嗯,这个老徐,看来还真是下本钱了,这么会工夫,就整出了这么一大厚本。”

    胡蕴石拿到徐新坤发的资料,扫了一眼标题,又捏了捏厚薄,对身边的蔡德明说道。

    “是啊,也真难为他了。”蔡德明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厚有什么用?如果骗骗外行,整这么厚或许有点作用,现场这些人,加上李惠东以及他胡蕴石本人,都是多少懂点行的,能看到一厚本就服气了?你总得有点正经的干货才行吧?

    胡蕴石怀着一些鄙夷的心理,翻开了那本资料。刚扫了一眼目录,他微微一怔:咦,这个老家伙还真有点章法,这个目录还像那么回事呢,就算是从讲义上抄下来的条目,也得有高人指点,才能保证合乎逻辑啊。

    再往后面翻,胡蕴石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了,这哪里是什么临时拼凑出来的东西,里面一条条、一项项,有理有据,什么公差带、相关性,说得头头是道。有些地方的数据还处于暂缺的状态,但明眼人一看也就知道不是什么硬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到车间去进行测量,补上这些数据并非难事。

    胡蕴石过去也是在企业里当过厂长的,因为成绩显著才被提拔到省厅工作,这些年也没丢掉业务。他一看这些内容,就知道它们的价值了,联系到徐新坤给省厅上报的材料,可以说,这份资料与汇报材料上说的成绩是完全吻合的,新民厂在全面质量管理方面的确做了非常深入的工作。这个成绩即使报到国家经委去,也是经得起检验的。

    特喵的,这个老东西把我们都给阴了!

    胡蕴石心中涌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他抬起头,用目光在会场中找到贺永新,正好看到贺永新也向他这边看来。双方目光交错的那一刹那,胡蕴石知道贺永新也悟出其中的奥妙。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现在我开始介绍我们的全面质量管理工作。首先,我们认识到,全面质量管理是为了满足顾客需要而开展的管理活动,这和我们过去一味把质量理解为符合设计规格的概念是不一样的。以往,我们觉得产品质量好就是各种技术指标都很高,但现代质量管理的要求却是强调适用,也就是符合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要求。

    举个例子来说,在咱们国家,老百姓的生活态度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他们希望一件产品的使用寿命越长越好,这就要求我们在制造产品的时候,要把耐用性放在第一位,至于是不是美观,是不是好用,反而是不重要的。

    但在西方国家,他们物资丰富,老百姓的消费观念是追求新鲜,一件衣服穿旧了,哪怕还没有破,都会扔到垃圾堆去。所以,如果是为西方的老百姓生产衣服,质量要求就是要美观、时髦,至于耐用性嘛,就不那么重要了,反正他们在把衣服穿破之前,肯定就已经不要这件衣服了。”

    徐新坤面带微笑,侃侃而谈。他是做政治工作出身的,口才本来就很好,这一次的讲话又是得到了冯啸辰的亲自指点,其中包含着许多超越当时国人眼界的新观念,所以一席话讲出来,已经吸引了所有参会者的注意,已经没有人还在乎他是不是一个外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