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十八章 关键时候能打硬仗

第四十八章 关键时候能打硬仗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其实吧,也不能完全说我们厂的经验就是假的。在全面质量管理方面?15??我们还是有一些心得体会的,是不是,老贺?”

    徐新坤向贺永新使着眼色,想让他附和几句,为自己做证。这几天,徐新坤逼着陶宇和谢成城合作,倒是拿出了一个管理方案,虽说是漏洞百出,但毕竟好过于没有方案。看徐新坤这副神态,应当是打算拿这个拼凑出来的方案来蒙事了。

    贺永新冷冷一笑,反问道:“是吗?我说不好。”

    李惠东看出了问题,说道:“贺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贺永新道:“李厅长,刚才徐书记说他有一些心得体会,这方面的情况我不太了解。徐书记一直都在自觉质量管理方面的知识,估计是有一些体会的,我还打算回头向他学习学习呢。”

    李惠东瞪了贺永新一眼,却也没和他再计较。他皱着眉头,向徐新坤问道:“新坤同志,你刚才说有一些心得体会,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明天的现场会还可以照常开,你们厂能够在会上拿出一些经验来和大家分享?”

    “是的,我想应当是可以的。”徐新坤说道。

    “贺厂长,你的意见呢?”李惠东又向贺永新问道。

    贺永新道:“如果徐书记觉得可以,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徐新坤道:“老贺,你也应该表个态嘛,明天的经验交流会,你才是唱主角的,我只是帮你敲边鼓的,你怎么能说没什么可说的呢?”

    “这不合适吧?”贺永新道,“给省厅的材料是徐书记你写的,刚才说有一些心得体会的也是你,所以这个经验交流,应当是你来讲才最合适,我也就只能当个听众罢了。”

    “老贺,这都什么时候了!”李惠东不满地说了一句,“你们厂把一件事搞成这样一个结果,省厅还没有追究你们两位厂领导的责任。现在会议通知已经下发,再想收回也不容易,明天各企业的负责人和技术人员就会到新民厂来,现在不是你们俩互相推卸责任的时候,你们要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件事情做好,避免出洋相。”

    “李厅长,这件事我真的没办法。”贺永新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徐书记的政治水平高,这一点我们全厂的干部,包括我老贺在内,都是服气的。但具体说到生产方面的事情,徐书记毕竟是一个新人,不太了解情况,也是正常的。

    可是,这一次向省厅上报材料的事情,他事先没有和我通气,这才闹出这样一个笑话。到了这个时候,你让我来考虑把事情办好,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全面质量管理这件事,不是喊喊政治口号就能做到的,兄弟企业的领导都是内行,到时候我们出了丑,丢的可就是省厅的脸了。”

    “你是说,你是没有一点办法了?”李惠东盯着贺永新道。

    贺永新摇摇头,道:“是真的没办法,李厅长你是知道的,我老贺什么时候怕过困难,当初北方机械厂要两台液压泵……”

    “这些过去的事情,就先不必说了。”李惠东打断了贺永新的话。贺永新说的事情,是他过去干的一桩漂亮活,而且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干好的,那一次,贺永新得到了李惠东的专门表扬。贺永新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显然是想告诉李惠东,他是有功劳的,而且也是有能力的,这一次所以不接这个担子,完全是因为根本办不到,而这又源于徐新坤这个外行的好大喜功。

    “新坤同志,你呢?”李惠东又转向了徐新坤,问道。

    徐新坤意味深长地看了贺永新一眼,道:“既然老贺说他不能上,那我也就只能赶鸭子上架了,总不能让省厅领导犯难吧?刚才老贺说出丑的事情,我想,要出丑就由我来出吧,关键时候,总得有人去打硬仗吧?”

    “大家的看法呢?”李惠东回头向蔡德明和胡蕴石问道。

    “事已至此,我觉得就照新坤同志的想法去做吧。”蔡德明说道。

    胡蕴石也说道:“新坤同志勇挑重担,这一点值得赞赏。现场会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临时取消,恐怕会有一些问题。明天请新坤同志给大家介绍一下经验,哪怕就算是抛砖引玉也好嘛,咱们就把这个现场会形成一个研讨会,让参会的各企业都提提意见,也能算是咱们机械厅在落实国家经委指示方面的一个举措了。”

    胡蕴石这话,未免就有些诛心了。他已经预设了前提,那就是徐新坤明天肯定是要出丑的,他介绍的所谓经验,只能算是抛砖引玉的那块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省厅丢不起取消会议这个脸,所以只能用徐新坤的脸来祭旗。明天等他胡说八道完了,各家企业一起来挑错,就算是一次研讨活动了。以后写简报的时候,只要用点春秋笔法,这件坏事还是能够变成好事的。

    “好,那就这样定了。”李惠东一锤定音,“新坤同志,你抓紧时间做些准备,明天的经验介绍,务必要做到言之有物,哪怕有几个亮点也是好的。”

    “明白,李厅长,你放心吧。”徐新坤拍着胸脯保证道。

    李惠东又转向贺永新,说道:“老贺……唉,等这件事结束了,我再找你谈吧。”

    李惠东这话,明显就带着一些失望和不悦了。谁都能想到,在这个时候,如果贺永新出来救场,无论如何都是比徐新坤更合适的,即便最终的结果还是丢人现眼,至少会比徐新坤丢得少一点、现得少一点。可贺永新却坚决地拒绝了李惠东的安排,这就难免让李惠东对他有看法了。关键时候你不能顶上,领导还能重视你吗?

    贺永新当然知道自己这样做是把李惠东给得罪了,但他只能选择这个结果。这件事是徐新坤刨的坑,贺永新如果挺身而出,就会被埋在这坑里,而徐新坤却可以脱身。现在贺永新拒绝出场,逼着徐新坤自己去填坑,那么徐新坤最终必然是爬不出来的。只要徐新坤栽了,新民厂就还是他贺永新的天下,要修复和李惠东的关系,又有何难?

    一个会开下来,所有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倒是徐新坤这个始作俑者有些后知后觉的样子,还笑着和各位领导打招呼,盛情邀请他们去小食堂用餐。甚至面对已经明确与自己开战的贺永新,徐新坤的态度也是温和的,弄得贺永新都有些怀疑徐新坤的智商了。

    “老贺,这个徐新坤是怎么回事?”

    吃过饭之后,领导们各自回房间休息,胡蕴石把贺永新叫到自己的房间,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今天会上的情况。

    “我也有些吃不准啊,照理说,老徐不会这么傻呀,明知是个坑,他还往里跳?”贺永新道。

    “也有可能他把这事想简单了吧?”胡蕴石分析道,“他以为自己读了几本质量管理的书,会背几个词,明天就可以对付过去了。他也不想想,省厅把新民厂作为典型推出来,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呢。别说你们根本就没准备,就算真的做了点工作,也经不起这么多人挑剔。等到明天大家都闹起来的时候,他徐新坤就知道啥叫难平众怒了。”

    “你觉得李厅长会怎么处理?”贺永新问道。

    “只能是挥泪斩马谡了,否则不能服众啊。”胡蕴石道。

    贺永新冷笑道:“这个徐新坤也真是昏头了,他以为能用这一手把我压下去,倒没想到成了他自己的一个绳套。虚报成绩,外行领导内行,这几条搁在他身上,估计他就得滚蛋了吧?”

    “你呀,总是不能容人。”胡蕴石道,“徐新坤也算是个有点本事的人,你怎么就不能和他好好共事呢?”

    “他太乍乎了。”贺永新道,“如果他老老实实地管他自己那摊子事,别插手生产,我也不会和他争什么。我老贺又不想当书记,谁当书记关我什么事?可他非要搞什么严格管理,提了一大堆不着调的要求,这一次更是自己捅了个大漏子,我有什么办法?”

    “这一次的事情,李厅长对你也有看法了,你要注意。”胡蕴石提醒道。

    贺永新叹道:“是啊,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这是难免的事情。都怪这个姓徐的,好端端惹出这么一件事情来。”

    “老贺,我还是觉得有些不踏实,你觉得徐新坤这么镇定,是不是藏着什么后招啊?”胡蕴石说道。

    “什么后招?”贺永新不屑地说道,“他也就是有个跟班,是生产科的余淳安,倒是有点本事的,没准给他支了点招,所以他觉得自己还算是懂一点了。其实,余淳安对全面质量管理的事情了解得也不多,半瓶子醋的本事,再教给徐新坤,就更不靠谱了?说穿了,就是徐新坤根本不知道工业生产是怎么回事,否则他早就吓得尿裤子了。”

    “哈哈,老贺啊,你这张嘴,真是……”胡蕴石用手指着贺永新,无可奈何地评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