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十七章 陶宇中枪

第四十七章 陶宇中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一干人来到会议室坐下,早有厂办的小秘书给大家倒上了茶水。贺永新?15??戴胜华等人都从兜里掏出烟来,敬给各位省厅领导,大家互相谦让着点着了烟,整个会议室很快就烟雾缭绕起来,少数不抽烟的女干部虽然嘴里在骂着众人,脸上却带着笑,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没办法,这就是时代特色,二手烟危害之类的概念,在那时候根本就不存在。

    宾主间互相说了一下口水话之后,李惠东清了清咳子,把话头引入了正题:

    “徐书记,贺厂长,这次你们新民厂上报的材料,厅里非常重视。这次我们三个厅长一起过来,就体现出了这种重视。兄弟省市的机械系统在落实国家经委通知方面,已经走在前头了,如果不是出了你们新民厂这样一个典型,咱们明州说不定在整个系统内就要垫底了。

    按照常规的做法,你们上报了材料,省厅需要先派人来检查,明确了你们的经验之后,再召开现场会,向全系统推广。但现在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很快就要到年底,如果我们在年底之前不能把工作铺开,省厅就很难向机械部提交今年的年终总结。

    所以呢,我们就把检查和推广的工作合二为一。今天我们几个先到一步,先听听你们的汇报,大家商定一个口径,明天再由你们向其他单位的领导做经验介绍,你们看怎么样?”

    李惠东话音落下,旁边的蔡德明笑呵呵地补充了一句:“关于检查和推广合二为一这个意见,是我向李厅长建议的。我说,老贺是咱们系统内的老同志了,信用方面是完全可以放心的。既然是新民厂报上来的材料,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老蔡,你这就官僚了。”胡蕴石哪里会容许蔡德明给贺永新下套,他知道蔡德明与徐新坤是老熟人,想必是徐新坤知道捅了漏子,想让蔡德明给他解套。胡蕴石心想,你徐新坤有靠山,难道贺永新就没有靠山吗?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徐新坤弄出来的,要让贺永新背黑锅,那是休想。

    “刚才徐书记自己也说了,这份材料是他亲自写的,没好意思麻烦老贺他们。徐书记是部队出身,当兵的说话,讲究的就是个军中无戏言,所以徐书记报上来的材料,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胡蕴石说道。

    李惠东扫了二人一眼,心中好笑。这几个人相互的关系,李惠东是清楚的。在以往,都是蔡德明帮徐新坤争功,胡蕴石帮贺永新争功,像这样互相推让功劳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呢,什么时候大家的觉悟都这么高了?

    “看起来,新民厂的党政关系非常融洽啊。”李惠东说道,他看了看徐新坤,又看了看贺永新,问道:“那么,有关这次的经验,你们二位谁来做个汇报呢?”

    “生产的事情,一直是老贺抓的,还是请他汇报吧。”徐新坤答道。

    这就是一把手的权力了,就算是要互相甩锅,一把手也有先甩的权力,贺永新没法和他抢。对于徐新坤的这个态度,贺永新早有准备,看到李惠东向眼神转移到他这边,贺永新收起了此前的笑容,挤出几分沉重的神色,说道:

    “李厅长,蔡厅长,胡厅长,我要向省厅检讨,这一次的事情,恐怕有点出入。”

    “什么!”

    除了早已知道内情的蔡德明和胡蕴石之外,其他机械厅来的官员都傻眼了。你说什么,有出入?你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

    下属企业报给上级的材料,中间加点水分,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加水分倒反而奇怪了。其实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在大家都加水分的情况下,上级领导看下面的汇报材料,都是会本能地打个折扣的。如果你不加水分,那么打完折扣之后,你的成绩就泡汤了,这样的傻事,谁会愿意做呢?

    可加水分和公开承认有出入,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下级单位承认有出入,那就是水分加得太多了,以至于穿了帮,这种情况就恶劣了。

    新民厂给省厅报了份材料,大家以为捡到了宝,兴高采烈地跑来总结经验,明天还有一大批其他企业的领导浩浩荡荡地赶来学习,你在这个时候说有出入,还要做检讨,这不是拿一干省厅领导当傻瓜了吗?

    “贺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惠东的脸也黑了,公然欺骗领导,你们新民厂的领导活腻了!

    贺永新还是那副沉痛的表情,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年三月份,省厅下发了关于落实国家经委文件精神的通知之后,徐书记带领我们全体厂领导和中层干部进行了学习,并且确定了在新民厂循序渐进推进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原则。在会上,安排生产科长陶宇负责制订全厂的全面质量管理方案,当时我们对这项工作的难度考虑有所欠缺,定下的时间比较紧,同时也没有给陶科长提供必要的支持。”

    “你是说,你们的方案没有编制出来?”李惠东一下子就听懂了贺永新的意思,逼问道。

    “陶科长,你来解释吧。”贺永新给了坐在旁边的陶宇一个示意。

    陶宇早就做好了当一颗弃子的准备,从徐新坤引爆这颗原子弹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是难辞其咎了,只是陪着自己一块下地狱的是徐新坤还是贺永新,还要看他的表现。如果是徐新坤被拖下水,贺永新能留下来,那么他陶宇就有翻身出头之日,甚至可能比现在的处境还好。反之,如果倒下去的是贺永新,那他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明白了这些,陶宇也就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站起身来,先是忏悔了一番自己的失职,强烈要求省厅领导和厂领导追究自己的责任,表示自己愿意去车间当一个普通工人,哪怕是搬运工也行。在说完这些之后,他把矛头一转,直接对准了徐新坤:

    “李厅长,在这一次的事情中,我犯的最大错误,在于没有向徐书记说明详细的情况。我没有料到徐书记对生产过程不了解,他可能是低估了建立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的难度,所以一直以为我们厂在这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他问我是否编制完成了方案,我回答说差不多了,其实是说我已经做了一些基础工作,可以开始着手编制,结果他错理解成了方案已经完成,这才出现了向省厅作出不实汇报的情况。”

    “新坤同志,是这样吗?”李惠东把目光投向了徐新坤。

    徐新坤的脸色胀得通红,他没有回答李惠东的质问,而是转向陶宇,语气严厉地问道:“陶科长,你说的都是真的?”

    “完全是真的。”

    “前几天,我问你方案是否编制好了,你说已经编好了,这是不是事实?”

    “徐书记,这个可能是我用词不当,其实要编这样一个方案,难度是比较大的。”

    “用词不当?编好了和没编好,这涉及到用词不当的问题吗?”

    “嗯,徐书记,我承认,我犯了错误,我请示厂党委严肃处理。”陶宇知道争下去是没意义的,李惠东这些人又不傻,哪里听不出他在强词夺理。与其给省厅领导留下一个坏印象再下台,不如自己表态要求处分,这就叫以退为进。

    “贺厂长,你的看法呢?”徐新坤向贺永新问道。

    贺永新点点头道:“陶宇的错误还是比较清楚的,一是没能及时完成厂务会交待的任务,就算是存在困难,也应当提前向厂里说明,这样就不会让徐书记产生误会了。第二就是欺骗组织的问题,不管他的本意是什么,或者是不是用词不当,造成的影响是非常恶劣的。我建议,应当对陶宇进行严肃处理。”

    “那就照陶宇自己要求的,撤销生产科长的职务,让他到车间去工作吧。”徐新坤道。

    “我同意。”贺永新点了点头。

    “我也同意。”戴胜华也点头了。在坐的还有几位厂里的副书记和副厂长,看到书记和厂长的意见都达成一致了,大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纷纷表示赞同。

    李惠东沉着脸不说话,撤一个中层干部的事情,新民厂自己是有权力的,只要最后向省厅做一个备案就可以了。徐新坤和贺永新在这个场合里当面决定撤陶宇的职,显然是在向省厅表示一种态度,以安抚省厅的情绪,这一点李惠东也是理解的。可是,惹出这么大的乌龙,仅仅让一名生产科长来背锅,能交代得过去吗?

    “这件事,我也要向省厅做检讨。”徐新坤道,“我调查研究不够,不知道陶宇阳奉阴违,欺骗了组织,这是我这个党委书记用人不当,请李厅长和各位领导批评。”

    “徐书记,现在不是谈你用人失误的时候。”胡蕴石发话了,“现在的问题是,既然陶宇说的完成了方案编制是假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你们厂的经验就是假的。那么明天的现场会怎么办?我们几个厅长和各位处长都来了,你想让我们听什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