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十六章 徐新坤是昏了头了

第四十六章 徐新坤是昏了头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要阻止现场会的召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由徐新坤向机械厅要求撤回汇报材料,说明材料中有些内容不实,需要修改后重新上报。而这个修改的时间就可以拖得很长,直到让所有的人都假装忘记了这件事,然后就可以不了了之了。

    除了徐新坤之外,其他人都没法去撤回这份材料,否则就是惹火上身。以贺永新来说,如果他去向省厅说这份材料不实,那省厅就要问了:人家徐新坤说事情已经搞好了,你说没有搞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厂长,是负责生产工作的,为什么这样一个方案搞了大半年还没有搞好呢?

    贺永新是无法回答这些问题的,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提也就罢了,徐新坤开了头,他再给泼凉水,省厅领导能对他没有看法吗?

    可现在的情况是,唯一能够让事情不变得更糟糕的人,却是处心积虑要推动这件事的人。甚至于在省厅那边,还有徐新坤的内线,在帮着煽风点火,这样一来,现场会的事就无法逆转了,一个个电话从各兄弟企业那里打到了贺永新的办公桌上,都是祝贺、羡慕以及说风凉话的,所有的人都认定,这件事一定是贺永新想出风头,而且估计还真的能出风头。省厅正在犯愁找不出一个典型案例的时候,新民厂及时救驾,贺永新肯定要得到厅长的表扬了。

    只有贺永新自己知道什么叫压力山大,自从得到消息之后,他的脸就一直是阴沉着,看谁都像是反贼的样子。

    “老贺,你说这个徐新坤是不是疯了?他整这样一出,不怕把自己给折进去了?”戴胜华私底下这样与贺永新议论道。

    “谁知道啊。”贺永新叹道,“他把话说得太满了,我想圆过来都难。李厅长可不是好糊弄的,什么事情是真是假,哪能瞒得过他那双眼睛。”

    “这件事,得有人来担责任啊。”戴胜华提醒道。

    贺永新道:“直接责任,肯定是陶宇了。三月份的会议纪要上写得清清楚楚的,他的责任跑不掉。实在不行,就把他调到劳动服务公司去当经理吧,这个生产科长是肯定要摘掉的。”

    “可惜了,老陶这些年鞍前马后的,可是做了不少事情。”戴胜华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意思。

    贺永新恨恨道:“这家伙上了徐新坤的当,徐新坤问他情况,他不知道是个套,随口就说已经弄好了。徐新坤把材料往上一报,就相当于把这件事坐实了,他想赖账也赖不掉。”

    “除了陶宇,领导这边呢?”戴胜华又怯怯地问道,能够有资格来扛这个雷的厂领导,不外乎三个人,一是徐新坤自己,二是贺永新,第三就是他戴胜华了。因为他是分管生产的副厂长,出来顶锅也是合乎情理的。

    贺永新拍拍戴胜华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这回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担。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失职问题,而是冒功欺骗了省厅。等到其他厂子的领导一来,丢人的不光是咱们新民厂,还有省厅领导呢。这么大的事,只能是我或者徐新坤来担。徐新坤打的好算盘,估计是想让我去顶缸。我可没这么傻,到时候,大家把话在省厅领导面前一说,我看领导会把责任落到谁头上。”

    “就是!”戴胜华听说贺永新没打算让自己背锅,心下大定,他赶紧附和道,“徐新坤不懂生产,这是众所周知的。这一次的笑话,也是因为他外行才导致的,最起码,他连陶宇说的方案都没有看到,就敢写材料向省厅报功,这不是不懂行,又是什么?老贺你在咱们系统里也是个老人了,我相信,到时候大家都会为你说话的。”

    贺永新道:“我看徐新坤是昏了头了,想用这样的办法来弄倒我。现在虽然从上到下都在提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咱们厂不还没这么搞吗?生产上的事情,他徐新坤还是要插手的,这个责任,他跑不掉。”

    “那咱们要不要做点准备?”戴胜华又问道。

    “当然要做。”贺永新道,“我已经交代陶宇了,让他抓紧时间凑一份材料出来,勉强看得过去就行了。我还让他做好了思想准备,先向省厅领导做检讨,主动要求撤销他的生产科长职务。我给他吃了定心丸,只要徐新坤滚蛋了,一年之后,我还会把他提回来。”

    “老贺你真是宝刀不老啊,徐新坤想跟你老贺玩手腕,真是差着火候呢。”戴胜华笑着拍了一记马屁。

    贺永新淡然道:“这叫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徐新坤在部队的时候,听说是很有几把刷子的,可到了地方上,就由不得他了。”

    几天时间匆匆而过,贺永新和徐新坤双方都在做着准备,等着图穷匕见的那一刻。厂里的普通工人不清楚领导之间的这些猫腻,他们只知道下一周厂里会有重要的活动,各车间都抽调了人员参加厂区的大扫除工作,车间里不少陈年的垃圾也都被紧急清运走了,机器设备都用油布擦过,看起来镫明瓦亮,真有几分搞过全面质量管理的模样。

    冯啸辰在新民厂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两台新的液压阀已经造好,即将发运到林重去。冯啸辰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在新民厂耗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徐新坤救场。不过,厂招待所他是没法再住下去了,倒不是新民厂要轰他走,而是招待所要腾出来接待省厅和兄弟企业的领导,冯啸辰被安排到了县政府招待所去住,费用倒是依然由新民厂来负担的。照戴胜华的说法,这么大一个厂子,真不缺这点钱,你特喵爱在这呆着,就呆着吧。

    星期一,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

    下午三点多钟,一辆伏尔加牌小轿车和两辆国产吉普车鱼贯开进了新民厂的厂区,停在厂部办公楼前。车门打开,机械厅厅长李惠东,副厅长蔡德明、胡蕴石以及几名省厅的处长、副处长先后下车。早已等候在办公楼里的徐新坤、贺永新以及一干行政干部赶紧撑着伞迎上前去,先把领导们接到办公楼里,然后才开始按着官职大小,互相握手寒暄。

    “贺厂长,你们干得好啊。”

    在与徐新坤握过手之后,李惠东来到贺永新的面前,一边与他握手,一边夸奖道。

    “李厅长过奖了,我们真没做什么。”贺永新回答道,在以往,他这样说就是一种谦虚,而此时,他的话却是充满了真诚。他很想抱着李惠东的大腿说道:厅长啊,我们真的没做什么,我们都是被徐新坤那个老小子给坑了。

    “全面质量管理,是国家经委今年推进的重点工作。机械厅系统内,新民厂在这方面是走在前列的,这就是你贺厂长的功劳了。”李惠东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甚至不在乎徐新坤就站在他的身旁。系统内谁不清楚,徐新坤不懂生产,贺永新才是行家,新民厂在全面质量管理上搞出了名堂,不是贺永新的功劳,还能是谁的?

    “老李,你这话就有些官僚了。”副厅长胡蕴石插话了,“我听说,徐书记到新民厂之后,积极推进管理工作,他自己虽然在工业战线上是个新兵,但一直都以老兵的标准在严格要求自己。我问过老贺了,他说这一次新民厂搞全面质量管理的工作,主要是徐书记在抓,上报省厅的材料,也是徐书记亲自写的,都没让秘书插手呢。”

    这位胡蕴石,正是贺永新在省厅的倚靠,有关省厅要在新民厂开现场的消息,最早就是由胡蕴石透露给贺永新的。在今天之前,贺永新已经和胡蕴石交了底,说这件事完全就是徐新坤弄出来的乌龙,责任必须由徐新坤来背。胡蕴石在这个时候夸奖徐新坤,正是要坐实他的责任。

    “是吗?”李惠东有些诧异,他扭过头看看徐新坤,问道:“徐书记,这件事真的是你主抓的?”

    “哪里哪里,胡厅长太过奖了。”徐新坤连连摆手,“大家都知道的嘛,我是当兵的出身,工业的事情懂得很少,厂里的生产,主要是老贺、老戴他们在抓,我也就是从原则上把握一下而已,具体业务我是完全不懂的。”

    “徐书记太谦虚了。”贺永新岂容徐新坤狡辩,他说道:“徐书记特别爱钻研,为了搞全面质量管理的工作,他还专门买了书,跟着电视大学在学习呢。这次的汇报材料,每一个字都是徐书记亲自写的,我们想帮忙,他都不让呢。”

    “徐书记,是这样吗?”李惠东向徐新坤求证道。

    徐新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写材料的事情,倒是真的。我看贺厂长他们平时业务也比较忙,我是个闲人,就自己写了。李厅长也知道的,我在部队是搞政治工作的,写写画画的事情,倒是比较擅长。”

    “嗯,能够把这样一份材料写好,也非常不容易了。”李惠东道,他看了看周围,笑着说道:“大家也别站在这里聊了,徐书记,贺厂长,咱们是不是到会议室去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