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十四章 省厅要来检查

第四十四章 省厅要来检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几天之后的一个早晨,徐新坤刚刚走进办公室,便见贺永新神色紧张地跟了进来,他掩上房门,对徐新坤说道:

    “老徐,我刚刚得到消息,说省厅正准备下星期在咱们厂召开一个现场会,表彰和推广咱们厂开展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经验。”

    “是吗?”徐新坤露出满脸惊讶的样子,“我怎么没接到通知?”

    “我是听一位省厅的老领导打电话来说的,估计正式的通知一会就该下达了。”贺永新道。

    “那咱们可得好好准备一下了,会来多少人,都有哪些厅领导会过来?”徐新坤道,“接待工作一定要做好,这可是关系到咱们厂在整个系统内形象的大事,咱们要不要开个班子会,讨论一下接待规格的问题。”

    “现在还不是讨论接待工作的时候!”贺永新急了。如果徐新坤不是厂里名义上的一把手,贺永新都恨不得拍桌子冲他呵斥一通。这个转业军人,真是啥都不懂啊,听说省厅领导要来,就乐得忘了北了,还什么接待规格呢。人家是来表彰和推广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可新民厂哪搞过这方面的工作,省厅领导来了一看,不就啥事都穿帮了吗?

    看到贺永新气急败坏的样子,徐新坤心中暗爽,脸上却表现得颇为懵懂,问道:“怎么,老贺,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贺永新耐住性子说道,“我刚才说的事情,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楚?省厅下来不是检查别的工作,而是要表彰我们开展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

    “这项工作咱们早就开展了呀,而且也做得不错吧?”徐新坤道,“我记得咱们专门组织班子成员学习过国家经委的文件,在会上还专门指定陶宇负责编制开展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方案。前几天我专门问过陶宇,他说搞得差不多了,这可是他亲口跟我说的。”

    徐新坤说的学习文件,还是今年三月份的事情。当时,国家经委颁发了一个《工业企业全面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并向全国工业系统下发了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切实加强对这一工作的领导,认真改变若干产品质量低劣的状况,努力生产更多的优质产品,为满足我国生产建设、人民生活和对外贸易的需要作出贡献”。

    配合这份通知,中央各工业部委都下发了诸如“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经济委员会关于颁发《工业企业全面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的通知”,省地县各级主管部门又在上述标题上加上了“关于深入学习……的通知”之类的外套。这样一级一级传递下去,文件传到新民厂的时候,光标题就已经有好几行了,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的冷笑话了。

    不管这个笑话有多冷,作为下级企业,这类文件都是必须当成圣旨来组织学习的,而且还需要把学习的结果反馈给下发文件的部门。在那一次,新民厂由徐新坤主持,在全体厂领导和中层干部中间进行了两天的学习讨论。不过,由于贺永新等人对于这项工作没有太大的兴趣,而徐新坤自己又不懂质量管理是怎么回事,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因此那次学习最终也就成了走过场,大家在一起聊天打浑的时间,远远多于研究文件的时间。

    作为学习文件之后的一个举措,厂务会决定要组织人员编写新民厂开展全面质量管理工作的详细方案,这件事最终落到了生产科长陶宇的身上。按照工作计划安排,陶宇现在应当已经把方案编制出来了,而且已经进行了实施。

    但徐新坤心里明白,陶宇接到任务之后,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半年多时间过去,那个详细方案还只字未写,更谈不上什么推行的问题。不过,他是很乐意在贺永新面前装装傻的,反正生产的事情是由贺永新负责的,陶宇也是贺永新的铁杆心腹。方案没编出来,至少陶宇是难脱其责的。

    前几天,徐新坤还真的向陶宇求证过这件事情,而陶宇也拍着胸脯说已经搞得差不多了。依陶宇的想法,方案不方案的,反正这个外来的书记也看不懂,自己随便敷衍一下,不就过去了吗?

    见徐新坤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贺永新气得牙都痒了。他哪里看不出徐新坤是故意这样说的,就算徐新坤不懂生产,作为党委书记,他在厂里还是有几个耳目的,难道真的不知道陶宇是什么货色?他说向陶宇问过这件事情,难道会听不出陶宇只是在糊弄他?说徐新坤不懂工业,还说得过去,但要说他智商、情商双欠费,贺永新是绝对不相信的,能够在部队里当上团政委,转业后当上一厂的党委书记的人,这点政治智慧还没有吗?

    那么,徐新坤这样装傻,目的又是什么呢?贺永新在心里暗暗地盘算着。

    “徐书记,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方案这个事情,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咱们这几个月的生产任务很忙,老陶一直都在抓生产的事情,哪有时间搞这个方案?他跟你说已经搞完了,我估计也就是一个草稿吧,离能够正式向省厅汇报,还差着一些火候呢。”贺永新说道。

    徐新坤作出惊诧的神色,道:“什么,你是说陶宇到现在还没把方案做完?”

    “不是没有做完,而是还非常不成熟,或者干脆说吧,就是根本不能用。”贺永新向徐新坤交了底。这是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如果他不跟徐新坤说清楚,万一省厅领导来的时候徐新坤吹牛吹过头,可就被动了。

    “怎么会这样呢!”徐新坤把眼一立,“陶宇是干什么吃的!工作忙,如果抽不出时间来做方案,他可以向厂部、厂党委说明一下嘛,我们可以安排其他的同志来做这项工作。交代给他的事情,他怎么能够这样玩忽职守呢!而且前两天他还亲口跟我说,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这不是欺骗组织吗!”

    贺永新的脸抽了抽,不知道该如何申辩才好了。徐新坤的确有资格这样发飚,因为他是一把手,陶宇没有完成厂务会交付的任务,那就是把一个天大的把柄送到了他的手上,他借此发难是完全合理的,甚至于他想以此为借口来把陶宇弄下去,贺永新也很难找出阻止的理由。

    “老徐,现在不是谈责任的时候。”贺永新决定岔开话题了,“老陶这件事,事出有因,当然他自己的工作态度也是有问题的,回头厂务会可以狠狠地批评了。可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应付省厅的检查。我有一点没弄明白,省厅为什么会把我们选为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的先进单位,我们并没有向省厅报过这方面的材料啊。”

    “这件事我倒是知道。”徐新坤平静地说道,“这个材料是我让办公室报上去的,主要是汇报了一下咱们厂开展质量管理工作的情况。”

    “你报上去的!”贺永新的眼睛瞪得滚圆,心里羊驼狂奔。从接到那位老领导的电话,他就在猜测省厅为什么要在新民厂开现场会,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徐新坤招来的。

    “老徐,你向省厅报材料,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贺永新抱怨道。

    徐新坤看了看贺永新,淡淡地说道:“哦,那是我忽略了吧。”

    身为一把手,向省厅报一份材料,还需要征求二把手的意见吗?贺永新这个指责,原本就站不住脚,徐新坤这个回答,已经算是给了贺永新面子了。

    贺永新也知道自己的话里有破绽,他硬着头皮说道:“徐书记,生产这方面的事情,主要是我在分管,你可能不太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你报这个材料之前,如果跟我通通气,咱们也不会这样被动了。”

    徐新坤道:“上报先进材料,属于宣传方面的工作,这是党委的事情,所以我就犯了点官僚错误,搞独断专行了。我当时是专门向陶宇问过的,他也说这事没问题,所以我就让党办报上去了。我哪想得到陶宇那边竟然会这样懈怠,这不是成了咱们新民厂集体欺骗省厅了吗?”

    装,你丫再装!贺永新在心里恨恨地念道。他才不相信徐新坤是什么受了蒙蔽,或者犯了官僚,他肯定就是存心想惹出点事情来。不过,贺永新到现在还是没弄明白,欺骗省厅这件事,即使可以让陶宇背锅,难道徐新坤自己就能逃脱干系吗?要知道,省厅说的可是在新民厂召开现场会,系统内许多企业的领导都会来参观,届时新民厂掉了链子,省厅会轻飘飘地只处罚一个生产科长了事?

    难道徐新坤这小子不想干了,想把大家都拖下水吗?贺永新想道。

    “老徐,你上报的材料,都写了些什么?”贺永新问道。现在再指责徐新坤也没意义了,他还是先了解一下徐新坤都说了啥,以便判断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有多糟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