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九章 欢迎小冯

第三十九章 欢迎小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桂华在金工车间领了一个加工好的配油盘,自己到铣床上开了两条槽。【愛↑去△小↓說△網w  qu 】余淳安给何桂华画的只是一个草图,但何桂华有丰富的经验,知道尺寸该如何把握。韩江月跟在何桂华身边打下手,对于自己师傅的精湛手艺也是叹为观止,连声感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学得像师傅一样出色。

    两个人带着开了卸荷槽的配油盘回到装配车间,何桂华让韩江月把余淳安等人都叫了回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液压泵重新装好,搬到试车台进行测试,发现噪声果然下降了不少,虽说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但也足够让众人欢欣鼓舞了。

    “太好了!看来问题就出在配油盘上!”

    韩江月蹦得比谁都高,看来她是属鱼的,记忆只有六秒,这么会工夫,她就把与冯啸辰赌气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冯处长真是了不起啊,我们琢磨了好几个礼拜的事情,让冯处长一句话就给解决了。”何桂华看向冯啸辰,发自内心地夸奖道。

    韩江月这才想起修改配油盘的建议是冯啸辰提出的,她稍稍怔了一下,然后转头瞥了冯啸辰一眼,板着脸道:“嗯,这回算你蒙中了。”

    “承让,承让。”冯啸辰向韩江月拱着手,一副得瑟的样子,结果自然又是换来了韩江月的一个白眼。不过,有了前面的铺垫,韩江月也真的很难再反感冯啸辰了,她只是觉得冯啸辰那副嘻皮笑脸的轻浮表情太让人讨厌了,可人家真的有本事,她又能指责什么呢?

    余淳安没有在意两个小年轻的打情骂俏,他侧着耳朵认真地听着液压泵工作的声音,说道:“小冯,我觉得还是有些啸叫声,预压槽和预胀槽的角度还需要再优化一下。”

    “那是肯定的。”冯啸辰道,“这个角度是需要精确计算的,可能要用到流体力学方面的一些模型,我可就不懂了。”

    “没关系,我懂一些,回头我好好算算。”余淳安说道。

    “余科长,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你就请我们大家大吃一顿,这个赌还算不算数?”韩江月笑着向余淳安问道。

    “当然算数!”余淳安认真地说道,“我正准备跟大家说呢,一会下班以后,咱们到红旗餐厅,我请客。不过,主要是感谢一下小冯。没有他给我们出的主意,我们还不知道要摸索多久呢。”

    “感谢就不必了,如果大家肯赏光的话,我请大家吃饭吧。地点你们挑,我负责买单。”冯啸辰说道。他这趟出来,吃住都是由新民厂负责的,而林重那边还会按照规定给他算出差补助,所以他相当于有了一笔外快,这就使得他有底气说请客吃饭的事情了。

    穿越到这个时代,冯啸辰感觉最不方便的就是经济上的拮据了。与同时代的其他年轻人相比,他的情况还算是好一点的,起码父母都有工作,家里还有爷爷留下来的一笔遗产。但饶是如此,与后世那种出门随便打车、一言不合就能请人吃饭的生活方式相比,现在这种数着工资精打细算的日子真是太艰难了。

    这也是他执意要让弟弟冯凌宇去当个体户的原因,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在他离开京城前往明州的时候,他已经收到了弟弟写来的信,说他与陈抒涵合办的小餐馆已经开业了,生意似乎还不错。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葛齐又踩着点出现在车间门口,等着带冯啸辰去食堂吃饭。冯啸辰告诉他,自己晚上已经有约了,是余淳安请客,葛齐的眼睛瞪得比配油盘还大,在他印象中,余淳安似乎从来没有给过哪个外来的领导什么好脸,这个冯处长到底是何方妖孽,居然能够在短短不到一天时间里就征服了这个冷面孤星。

    众人都有自行车,只有冯啸辰没车,只能继续蹭余淳安的车坐。他倒是有心想骑韩江月的车,让小姑娘坐自己的后座,可念头刚起就赶紧打消了。他的脸皮倒是有这么厚,但那个时代并不接受这种强行把妹的举动,他如果这样做的话,恐怕会被众师傅们视为轻浮,也会被小姑娘拒之千里。

    一干人骑着车出了厂门,骑行了两三里路,来到塘阜县城。昨天冯啸辰坐着吉普车从火车站前往新民厂,走的是县城外的公路,并没有进城,现在是他第一次到塘阜县城来。说是县城,其实只有一条主街,两边有些粮店、副食店啥的,偶尔能看到一两家个体饭馆,门脸也是小小的,极尽低调。

    红旗餐厅是塘阜县政府招待所的产业,据何桂华介绍,说这是塘阜县档次最高的餐厅。以往,县城里的居民以及周边工厂的职工遇到有特别大的喜事时,才会到这里来吃饭。这两年机关和企业都涨了点工资,职工手上有点活钱了,来这里吃饭的人逐渐增加,尤其是一些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不知道节俭,不时会来打打牙祭。

    餐厅里的装饰在冯啸辰看来乏善可陈,但对于习惯了工厂食堂的众人来说,就算是很豪华了。头顶上有吊扇,墙上有壁灯,餐桌上有塑料的桌布,地上还铺着瓷砖,难怪何桂华会称它为高档餐厅。

    一行人找了张桌子坐下,服务员送来一张手写的菜单,上面的小楷字颇有几分功力,据说是县里一位书法名家的杰作。这也就是县政府招待所才能干得出来的事情,说是暴殄天物也不为过了。

    “冯处长,你看看,喜欢吃点什么菜?”叶建生热情地把菜单递到了冯啸辰的面前,等着他先点菜。

    冯啸辰转手便把菜单推到了韩江月的面前,笑着说道:“女士优先。”

    “哼!”韩江月条件反射地又哼了一声,让人怀疑她今天是不是犯了严重的鼻炎。其实,在她那一脸的冷漠之下,掩饰着的却是一丝朦胧的思绪:

    不愧是京城来的干部,讲起技术的时候,浑身都是霸气,可在这种私下的场合,又有点小说里写的那种绅士风度,省城里那些纨绔跟他一比,简直就是渣了……

    刹那间,小姑娘的心莫名地悸动了。

    点菜的事情最终还是由何桂华一手操办了,一则是因为在这一干人中他是年纪最大,也最有威望的,二则是他曾经在这里吃过好几位徒弟的喜酒,对菜品有几分熟悉。余下的余淳安等人最多也就有过一两次在这里吃饭的经历,看着菜单只觉得眼睛不够用,根本谈不上如何选择了。

    酒菜很快就送上来了,县城第一高档餐厅也的确不负盛名,几个菜算得上是色香味俱全。与冯啸辰后世吃过的那些高档宴席相比,这些菜在厨艺技巧上或许略逊一筹,但难得的是原料纯正,搁在后世都可以标上“绿色无公害”之类的标签。肉食嚼着颇为劲道,蔬菜则带着一股田园的清香,让人拿起筷子就停不下来了。

    “冯处长,我敬你一杯,像你这样又年轻又有学问的处长,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何桂华举起酒杯,开始向冯啸辰敬酒。这老爷子是新民厂的技术权威,早些年也是经历过不少场面的,懂得不少规矩,不像余淳安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冯啸辰却是用手捂着杯口,笑嘻嘻地说道:“何师傅,这酒我不能喝。”

    “为什么?”众人都有些诧异,这个冯处长刚才还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现在怎么会拒绝何桂华的酒呢?

    冯啸辰道:“何师傅这杯酒,我想问问名目。如果是何师傅提携晚辈小冯,那我自当先干为敬。如果是敬冯处长的,那就算了,在这酒桌上,一个处长根本就狗屁不是。”

    “这……”

    何桂华愣了一下,才想明白冯啸辰的意思。他迟疑了一下,扭头去看余淳安。余淳安摆摆手道:“何师傅,你就照小冯说的,别把他当成处长。他这个处长没架子,而且真的有本事,值得深交。”

    “哈哈,那我就不好意思了。”何桂华笑了起来,举着杯子重新说道:“小冯,我敬你一杯,欢迎你到我们新民厂来。”

    “多谢何师傅。”冯啸辰立马站了起来,高高地举着杯子道:“我初来乍到,认识各位师傅,非常高兴。如果大家不嫌弃我小冯年轻不懂事,那我就借这杯酒敬各位师傅。”

    “欢迎小冯!”

    “小冯好样的!”

    叶建生和邹苏林也都站了起来,端着杯子说着热情的话。工人的心思是很简单的,他们觉得,冯啸辰不摆官架子,那就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而如果是在官场里,上司跟你说什么不要称呼官衔之类的话,你也就当成空气好了,你如果真敢对着处长叫老张老李的,就等着坐一辈子冷板凳吧。

    “你呢,小丫头,也举下杯吧?”

    冯啸辰把目光转向韩江月,用调侃的口吻说道。

    “冯啸辰,你别落到我手里!”

    韩江月站起身来,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警告道,旁边的众人早已哈哈大笑起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